少年英雄-1

街頭賣藝使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收入漸漸增多,卻招來同行之妒。武館教頭鄭大雄為攆走飛
鴻父子,借口飛鴻貶損了他的“左手釣魚棍法”,與飛鴻比武競技。12歲的飛鴻大戰武館教
頭,竟一舉擊敗對手,被譽為“少年英雄”!落敗的鄭大雄搬來他的師傅高大金,高大金找
上門來要找飛鴻比武雪恥,眼看一場惡鬥不可避免地就要發生……
話說黃麒英看到觀衆中有幾個神情異樣的人,心裡不由得警覺起來。父子倆收工回到家,飛
鴻沖涼去了,英卻一直在回憶那幾張異樣神情的臉孔。
“不會是仇家來尋釁吧?”黃麒英在江湖行走這麼多年,又是以拳腳混飯吃的人,自然免不
了會得罪一些人。但左思右想,他還是想不起近年來與誰構怨結仇。
飛鴻沖完涼來叫他去,發現他還坐在那裡抽悶煙,飛鴻禁不住問:“黃師傅,你在想什麼心
思呀?”黃麒英擡起頭,用煙筒指了指飛鴻說:“你這傻小子,老拿你自己老爸開玩笑,看
我今天怎麼罰你練功!”
“練功嘛,你不罰我也得練,無所謂啦!不過我倒真想弄明白,老爸到底遇到什麼頭痛的事
?”
飛鴻每天只顧表演,因為年幼閱曆不深,并沒察覺觀衆中有“異類”。行走江湖,防人之心
不可無。麒英認為有必要讓飛鴻知道一點,也好平時多留個心眼,於是就實話實說:“你沒
發現看表演的人中有人對你的表演不以為然嗎?”
飛鴻問:“何以見得?”
“近日設檔擺攤,有人混入觀衆中,當你表演完,别人喝彩,他則側目抿嘴,擺出一副蔑視
你的樣子。可能這兩天會遇上麻煩,你事事小心點。”“什麼人如此大膽,敢來砸我的場子
?我黃飛鴻天不怕地不怕,叫他來吧!何況我還有一位武功高強的老爸,是吧?”
麒英笑道:“你小子倒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要是遇上江湖陰險奸人怎麼辦?”
飛鴻對“奸人”具體指什麼人不理解,就問:“你說的江湖奸人是指什麼人?”
“就是奸詐小人呗。咱父子倆演技賣藥,每天收入比一般擺攤賣藥的人多,不免引起同行的
妒忌,他們搞些搗亂也就難免了。如果真是這麼回事,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我怕就怕是
江湖上的仇人來尋仇。”
“仇人?你在江湖上得罪過人嗎?”麒英看着天真的孩子,認真地回答說:“武林中人要講
武德,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練武的誰沒有過幾回。正氣總是要壓住邪氣的,不必怕它。如果
說我有什麼仇人的話,除非是很多年前的那件事結下的仇…”
飛鴻很想知道關於這件“結仇”的事,麒英就給他講了很多年以前的一段恩怨…
說起來這件事已相隔了20年,但每每提及它,麒英總是感慨萬千!…

廣州第十甫有一座洪聖大王廟,每年2月13日廟裡都要舉行祭神儀式,每隔三年要捧神巡遊
一次。該廟毗鄰上、下九甫,當年有很多富商雲集,廟裡邀請各行商家參加慶典,儀式非常
隆重。那年麒英和師傅陸阿采前來廟會看戲,因為看戲的人多,師徒倆往前擠想占據一個好
位置。正擠着忽然有人一掌從後劈來,沒提防的陸阿采挨了一掌。功夫高強的陸阿采屹然不
動,對方又一掌打來,陸阿采火了,用肘輕輕地向後一撞,就聽見後面“哎喲”一聲。回頭
看時,隻見那用掌打他的人正用手按着胸口,口吐鮮血。
受傷者的同夥見狀,群起指責陸阿采“無故傷人”。阿采與之論理,話不投機,越吵越兇。
對方仗着人多勢衆,動手圍攻陸阿采。在這種情勢之下,陸阿采不得不奮起抵抗,黃麒英見
師傅遭圍攻,哪有袖手旁觀之理,師徒於是與衆敵展開搏鬥。對方人多,将師徒倆圍住,拳
腳齊上,來勢兇猛。原來這是一幫肉鋪賣肉的工人,他們異常齊心,陸阿采怕相持久了對自
己不利,就用五行拳法開路奮力突圍。他的五行拳果然厲害,中者倒下一片。好不容易殺出
重圍,回頭一看,麒英又困在裡面,於是陸阿采再殺回頭,幫助麒英一起殺出一條血路。麒
英感覺背後有風吹來,麒英急忙躲開,隻見二道刀光從他身邊閃過。麒英知道已處生死關頭
,便奮力用腳猛踢對方的腿腳,由于勢大力沉,竟将一人足脛踢斷。那人倒地,刀掉在一旁
。黃麒英一腳将刀挑起,利索地抓在手中,有刀開路所向披靡。等後面大批殺豬賣肉的人趕
來,師徒倆早已鑽進小巷離開了危險之地。
“事後聽說那幫人都找我們尋仇,後來你師爺陸阿采開了武館,威名遠揚,那些人懾於他的
威名,也不敢再來找麻煩了。此事不會20年後又起事端吧?”飛鴻搖搖頭:“不至於吧,雖
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雖然師爺過世了,但你老人家也武藝高強,誰敢自找楣頭?”

黃麒英敲掉煙灰,準備去沖涼。他站起來後對飛鴻說:“江湖上風風雨雨,這點事算不
了什麼,日後遇事多留個心眼就是了!”
二天,飛鴻父子照常設場演武賣藥。一連幾天,都有人混入觀衆中,側目抿嘴做出蔑視
飛鴻技藝的樣子。飛鴻經父親提醒後,也特别留意了這些人。每當看到他們做出不以為然的
表情時,飛鴻心裡就罵:哼,你們又算什麼東西?有本事來跟我比試比試!心裡這麼想,表
面上卻裝着毫無察覺的樣子,照常表演武技和賣藥。賣完藥,飛鴻收了攤早早回家。
幾天下來,不見任何動靜,黃麒英也就不把它當一回事了。其實他哪裡知道,確實有人
想搞他父子的名堂。搗亂的那些人中為首的叫梁賢,是當地有名的武師鄭大雄的徒弟。
梁賢見飛鴻父子每日演技賣藥收入頗多,心生妒意,但他也深知麒英武藝高強,不敢輕
舉妄動,便糾集一夥演武賣藥者商讨對策。 “我們每天擺攤賣藥,收入都不如黃麒英父子
,現在他們父子越來越有人緣,生意越做越紅火,長此以往可不行。照這樣下去,将來咱們
恐怕就隻能喝西北風了。”
梁賢停了一下,接着說:“不管大家承認不承認,黃氏父子已經成了我們心中的一塊石
頭。這塊石頭不搬走,将來我們的飯碗就會被他們父子砸掉。各位有什麼好的法子,不妨提
出來商量。”
在座的一人說:“這塊石頭當然應該想辦法搬掉,不然我們連一碗井水也沒得喝。不過
,如果我們動手驅逐黃氏父子,就會招緻别人說閑話。同行是仇人,别人會說我們容不下黃
氏父子。你梁兄出面就不同了,不會有這種嫌疑。你是鄭大雄的徒弟,現在奉師傅之命設場
演技,所推銷的是師傅的藥品,而不是你自己的藥品。你可以回去告訴你師傅,就說最近藥
品銷量銳減,原因是黃氏父子擺攤演技,自稱棍法世間無雙,詆毀你師傅的武功,因此影響
了師傅藥品的銷量,這樣一來,可以借你師傅之手除掉黃飛鴻父子。”
鄭大雄的武功以“左手釣魚棍法”最有名氣,這在當地許多人都有耳聞。當下梁賢依計
而行,採用“激将法”,在鄭大雄面前說飛鴻父子當衆如何诋毀“左手釣魚棍法”,導緻鄭
氏藥丸銷路不暢,銷量日減。
“黃麒英我倒聽說過其人,黃飛鴻一個毛孩子有多大能耐,竟敢如此放肆!黃口孺子,
竟然如此目中無人,氣煞我了!”
鄭大雄果然一激就來氣。梁賢見狀,趁機火上加油:“是呀,他們父子算哪尊神?師傅
,徒弟說句不該說的話,如果你不拿出點厲害給他們瞧瞧,将來咱們的‘左手釣魚棍法’還
會有立足之地嗎?你的藥丸還想賣出去?武館還能開下去嗎?”
被梁賢這樣一激,鄭大雄當即拍着桌子說道:“豈有此理!明天我就要讓他們見識見識
我的“左手釣魚棍法”的厲害。去,給我拿紙筆來,我要給黃氏父子下戰書!”
很快,鄭大雄的戰書送到了黃麒英的手中。英打開來信一看,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端倪。
信中寫道:
黃麒英師傅台鑒:
嗣哲飛鴻,自稱棍法世無其俦,仆亦以此自負,明日晌午,請移玉步至西瓜園城基,一
較高下,藉以審察左手釣魚棍法,能及令郎之棍法否?
鄭大雄敬約

  看完挑戰書,黃麒英知道對方要求比武的目的是想破壞檔口生意。飛鴻平日演技之前,
並無誇大自己貶低他人之言辭,這一點麒英在現場,了解得也最清楚。既然對方存心要來找
麻煩,不應戰恐怕很難躲得過去。想到自己是大名鼎鼎的陸阿采的弟子,飛鴻則是南少林再
傳弟子,決不能丢臉辱及師門。于是麒英苦思冥想對付鄭大雄“左手釣魚棍法”的計策。
破棍法應該怎樣才行?麒英忽然想起師傅陸阿采的一番話:“凡操釣魚棍法者,其所操
守勢,棍必下垂,使敵無橋可乘。無橋則人不敢冒險搶進。凡遇此法,須誘其棍上起,使我
有進擊踏入之橋,然後用四象棍法進攻,他的守勢一定被我擊破。”
鄭大雄指名要與飛鴻比試,麒英只得指點飛鴻破敵之法。他告訴飛鴻:“武術中很講究
橋的作用。所謂橋,在明天的比武中就是這樣一種情況:他的棍先發,如果他不出棍,那麼
我的棍沒有着落點,沒有着落點也就是無橋。所以要記住,必須先引誘他出棍,他的棍向上
的時候也就形成我們進攻之橋。”
武術中的“橋”,經常與“手”聯系在一起,稱為“橋手”,實際上是進攻與防守中的
手段。黃麒英叮囑兒子:“明天較量,你一定要謹記‘四象’、‘陰陽’等法,不能亂用其
他方法。”當晚飛鴻反複練習破敵之招,一招一式練得十分認真。
夜,已經深了,四周一片寂靜,只有飛鴻運氣發力和舞棍的聲音在回響。麒英看着兒子
,不住地點頭。他讓飛鴻早點休息:“養精蓄銳,明天才有精神對付鄭大雄的‘左手釣魚棍
法’。”
次日中午,麒英、飛鴻父子帶着棍棒前往西瓜園城基踐約。聽說鄭大雄要與少年黃飛鴻
比武,梁賢等約了朋友來看黃氏父子的笑話,此時西瓜園城基已經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走近城基,遠遠的飛鴻就看見了平日在他演武時側目抿嘴的那幾個人。近了,又看見幾個臉
上帶殺氣的人早已等候在此。
一名大漢拱手上前問道:“來人是不是黃麒英黃師傅?所帶小孩是不是黃師傅令郎黃飛
鴻?”
黃麒英點頭回答:“正是本人與犬子。請問足下是不是鄭大雄鄭師傅?”大漢也颔首作
了肯定的回答。麒英用極為平靜的語氣說:“鄭師傅,小兒飛鴻雖然從小跟我走江湖,略知
拳棒,但並沒有觸犯他人,隻是将所學的技藝在街頭表演,以此混碗飯吃,不知鄭師傅為何
如此賞臉,非要約他來較技不可呢?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