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英雄-2

鄭大雄不耐煩地說:“近來社會上都在傳說,你兒子說他的棍法世界上無人可敵,我的
‘左手釣魚棍’也就更不是他的對手。因此我特意約他出來比試讓我開開眼界。現在既然你
們踐約相會,其他不必多說,動手較量吧!”說完他便抓棍在手,擺開架式,準備開戰。
飛鴻也取棍擺開架式,兩人遙相對應,雙方都在尋找機會。鄭大雄忽然将棍下垂,飛鴻
一見這架式,知道這就是釣魚棍法,牢記父親的教誨,飛鴻不敢貿然進攻,先采取守勢,側
立露單膊,握棍以觀其變。鄭大雄也知道飛鴻采取守勢而且防守嚴密,但他欺負對方是個少
年,認為飛鴻年輕經驗不足,不是自己的對手,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将他打翻在地。因此他將
棍一擡起,用“標龍槍法”向飛鴻發起猛烈進攻。
面對鄭大雄咄咄逼人的架式,飛鴻沉着應戰,揮舞手中之棍左抵右擋。鄭大雄見飛鴻應
戰,立即使出他師傅秘密傳授給他的十分狠毒的“金雞食米法”想快速取勝。這一招十分毒
辣,能一發三擊:先擊棍沿想打落飛鴻之棍,實則想重創飛鴻握棍之手;如果未擊中,則順
勢下刺其腳;再落空,則起棍上挑對方下身。鄭大雄滿以為此招一出,飛鴻難逃此劫。不料
飛鴻久受父親熏陶,身手已非常靈活。看見對方棍沿着自己棍殺落,飛鴻急忙以“獨馬單槍
法”應戰,縮前手在胸前,並將前腳提起;鄭大雄的大棍落下,並未擊中他任何地方。
鄭大雄第一擊落空,順勢下擊飛鴻之腳,但飛鴻馬已提起,鄭的第二擊也落空,第三擊
更無法實施。攻勢既已落空,不及防守的鄭大雄卻露出了破綻。飛鴻抓住機會乘隙搶進,用
“四象棍法”直取其胸。鄭大雄躲閃不及,肩膀上已挨了一棍。觀衆中有人大叫一聲:“好
!”,還有人為飛鴻鼓起掌來。
不想輸給一個小孩的鄭大雄鼓起餘勇,忍着巨痛繼續迎戰飛鴻,不停地揮舞手中之棍向
飛鴻斜點,準備破釜沉舟與對手決一雌雄。但飛鴻眼明手快,迅捷扭步側身讓過,然後揮棍
猛擊鄭大雄之棍杆。此時鄭大雄傷臂疼痛,哪能擋得住飛鴻猛抽過來之棍,他的棍很快被打
落在地。觀衆又是一片喝彩聲,麒英也忍不住為自己的兒子叫好!
說時遲,那時快,飛鴻打落鄭大雄手中之棍後,鄭大雄見勢不妙,轉身要逃走,年少氣
盛的飛鴻挺棍直追。
黃麒英見狀,擔心鄭大雄再受攻擊,趕緊制止兒子:“飛鴻,勝負已分,不要再追了!”
鄭大雄雖然是武館教頭,但技藝卻不如年僅12歲的黃飛鴻,只好羞愧地帶着自己一班人
馬灰溜溜地走了。餘下的一些看熱鬧的人,都誇飛鴻武藝高強,在麒英面前對飛鴻贊譽有加。
“想不到,小小少年,如此了不得!”
“真是‘虎父無犬子’呀!”
“黃師傅,你家出了個少年英雄,可喜可賀呀!”
“……”

黃麒英嘴裡說:“過獎了!過獎了!”,心裡卻由衷地高興。望着興奮不已的飛鴻,麒英
自言自語道:看來這小子在學武方面,還真是個可塑之材!好好培養培養,投拜名師,將來也
許真能有所建樹。
“少年英雄,你真是了不起!什麼時候教我兩招?”人群中有幾個少年要跟飛鴻學武,飛
鴻搖了搖頭。
一位中年人說:“我平日裡也喜歡打兩拳,不為别的,就為健身強體。對武術有點愛好,
平時也看這位小英雄的演技。看演技時總有點遺憾:表演得很不錯,就不知道是不是花拳繡腿
。如今親眼目睹了小英雄以小搏大,從心底裡佩服。”
“真金不怕火煉嘛!”
黃麒英對大家說:“今天小兒勝鄭師傅,實屬僥幸,大家如此誇飛鴻,實在擔當不起,我
在這裡先謝謝大家,同時也希望大家不要稱小兒為‘英雄’,武林到處是高手,秘招絕技往往
深藏不露,還夠他去學呢!”
盡管麒英不希望大家叫飛鴻為“少年英雄”,但飛鴻打敗武館教頭一事還是一傳十、十傳
百,很快在當地傳開了,大家把12歲的飛鴻描繪成了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少年英雄”,其美
名不經而走,使武林中人對飛鴻父子刮目相看。
鄭大雄被飛鴻打敗以後,心裡十分沮喪。回去的路上他邊走邊想:今天敗在一個乳臭未幹
的小孩手下,比敗在一個健壯的大人手下更感到羞恥,如果不報此仇,將來在武林還有何臉面
?又如何能有立足之地?走到半路上,他讓其他随行人員先回去,自己徑直來到積金巷拜見他
的師傅高大金。
見過面後,鄭大雄一臉沮喪依然未盡。見他全身衣衫不整,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高大金
忙問他為何這麼狼狽?
鄭大雄唉聲歎氣地說:“唉,别提了!弟子我將遠走他鄉,下次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拜見師
傅了!”
高大金聽了他這話,有點愕然。他很快回過神來,詢問其中的原因:“你開館授徒不是幹
得很好的嗎,為什麼要遠走他鄉!”
“唉,有辱師門,我真不好意思說。
高大金急於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加大嗓門說:“别繞圈子了,怎麼回事你快說!
鄭大雄這才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自己的師傅,末了補充說:“弟子敗於少年黃
飛鴻之手,實在沒有面子留在廣州城,所以要遠走他鄉。
“勝敗乃兵家常事,亦是武林中常有的事,僅為這點事何須遠走他鄉。”高大金安慰鄭大
雄說:“有志氣,你下次再打敗他就行了吧!”
鄭大雄搖頭說:“話是這麼說,但今天的情況不同一般。因為黃飛鴻還是個十二三歲的孩
子,我卻是武館教頭。敗在他手下,我假如不遠走,不就永遠成了他人的笑柄嗎?
  高大金回答說:“既然黃飛鴻是個十二三歲的孩童,而你是個壯漢,就是有什麼小事觸犯
了你,你本來也不應該與他計較。好了,現在你受到侮辱,不但你沒有面子,我的聲譽也受到
影響。”
鄭大雄擺出一幅可憐兮兮的樣子,小聲問高大金:“事已至此,師傅,你說還有什麼比遠
走更好的辦法呢?”
  “事已至此,你是我徒弟,我不能看着不管。”
高大金問:“黃飛鴻是誰的兒子?他是幹什麼的?他家住哪?這些你都知道嗎?”
聽師傅這麼一說,鄭大雄知道“有戲”了,連忙把自己所知的情況全部竹筒倒豆子般倒了
出來:“他是黃麒英的兒子,黃麒英就是那個在靖遠街開設生草藥店的人,這父子倆經常在街
頭演技賣藥,把别人的生意都搶走了。”
高大金畢竟是正統的武林中人,獲悉黃麒英父子是武林同道中人後,對這件事的處理變得
謹慎起來。盡管鄭大雄開始已經對他講了大緻的情況,他還是想把前因後果了解得更清楚些再
去找飛鴻父子。
高大金歎了口氣,感慨地說:“你已經長這麼大年紀了,為什麼還這麼不懂事理!他們父
子二人是街頭賣武之人,你是武館教頭,即使打勝了對你又有什麼好處?你為什麼這麼不自重
自愛?你們比武,好比用瓷器去撞爛瓦缽。既然你和他們發生摩擦,其中必有原因,你老老實
實告訴我。”
鄭大雄見師傅問比武的緣由,一下子又來了義憤,他憤憤不平地對高大金說:“黃飛鴻在
賣藝時,不但神吹自己的棍法如何高超,並且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狂貶‘左手釣魚棍法’。師傅
與弟子,因為練‘左手釣魚棍法’已名聲在外,怎能容忍他在大庭廣衆之下,說這麼難聽的話
詆毀這一棍法呢!”
略微沉默了一下,高大金再問:“黃飛鴻所說的話,是你親耳聽見的,還是從别人那傳過
給你聽的呢?”
鄭大雄十分肯定地說:“當然是真的囉,是我的徒弟親耳聽來的。”說這話時,鄭大雄臉
上露出義憤填膺的神情:“這件事對我們關系很大,如果任由他們诋毀,則‘左手釣魚棍法’
就永遠不為人所重視,也沒有人來學它了,我們的武館隻有關門一條路。”
高大金覺得鄭大雄的話也並非全無道理,出於維護自己在武林中的面子,盡管他不想挑起
事端,也不能不出面討個“說法”。因此他按鄭大雄所告訴的地址,直接往靖遠街黃麒英所開
的生草藥店而來。找到了黃氏開的藥店,高大金環顧店内,隻見到處堆的都是生草藥,顯得異
常雜亂。再看麒英店内的擺設,家具桌椅都十分破舊,高大金不禁生出幾分同情之心。他覺得
應該理解飛鴻父子為何上街演技賣藥之舉,他們實出無奈啊!
“黃麒英先生在家嗎?”
聽到問話聲,麒英以為來了買藥的顧客,趕忙出來迎接,當他看到是一位素不相識的人時
,和藹地回道:“先生則不敢當,在下黃麒英,不知尊駕光臨有何賜教?”
“我叫高大金,今天來是想會會你的兒子黃飛鴻的。”
飛鴻打敗鄭大雄後,常有人慕名上門找他。麒英不知對方來意,就試探着問:“小兒是個
乳臭未幹的孩子,不知你為何要見他?
高大金鼻子裡“哼”了一聲,說:“你兒子好生厲害,差點打死了我徒弟,因此特地上門
來看看他如何勇猛!”
聽到高大金這麼一說,英已猜出他是為鄭大雄一事而來,故知道他是鄭大雄的師傅無疑。
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則,麒英對高大金說:“我的孩子與鄭大雄師傅比武,鄭師傅
隻受了點輕傷,為什麼說差點打死了呢?”
高大金冷冷地說:“我徒弟氣憤得想死。”
麒英耐心地解釋:“我與小兒在街頭賣藥,實乃貧窮所迫,為生計想換取一兩口稀粥,自問
沒有得罪你的徒弟,不知他為何要輕信讒言,要挑起事端?我們都是武林中人,自然應該愛惜同
類,不該再挑起事端。你是通達明理之人,希望你能原諒我小兒的年幼無知。”
“此事總得有個說法,不能就這樣了結,”高大金說:“如果不是你兒子當衆诋毀‘左手釣魚棍
法’,我徒弟怎麼會約他比武見高低?這次我來是看看你兒子的武藝如何,決不能罷手回去。”
飛鴻正好從外面回家,聽說來人要找他比武,又聽對方提到“左手釣魚棍法”,心裡已明白
了八九分。年輕氣盛的飛鴻不客氣地說:“你徒弟武藝平平,卻好惹是生非,你當師傅的不好好
管教,反而給他護短,你像個師傅嗎?”
麒英把臉一沉:“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給我滾到一邊去!”
父親不發脾氣的時候,什麼玩笑都可以開,一旦他認真起來,飛鴻還是有三分畏懼的。見麒
英一副威嚴之樣,飛鴻隻得收斂孩童那股任性之氣,但他嘴裡卻還在嘟嚷:“比就比,誰怕誰!

麒英繼續給高大金解釋:“按當時的情況而論,我兒子在表演武技時,自稱自贊的話肯定是
說過一些的。這沒什麼奇怪,賣武乞食不容易,如果我把自己功夫貶得一無所長,怎麼能引起觀
衆的注意,又有誰會買我的藥品呢?至于你的‘左手釣魚棍法’,孩子確實沒有加以詆毀,我可
以對天發誓。你找上門來,一定是有人中傷小兒才勞你尊駕的。話說回來,我說的是真是假,終
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停了一下,麒英接着說:“上面說的這些姑且不談,我兒子今年才12歲,是一個街頭賣藝混
飯吃的孩子,而您卻是大名鼎鼎的武師,不但地位如此懸殊,而且年紀相差這麼大,即使你打赢
了,人家也會譏笑你以長欺幼,有損你的英名,這樣做反而得不償失。既然如此,又何苦非要這
樣做呢?”
高大金若有所思,沉默不言。
“這件事發生在同行之中,同為武林中人我不想看到同行相互自殘,被人家當笑料,你不是
不了解世間事情的人,為什麼不仔細想想呢?這件事既然已發生了,總要有個解決的辦法,誰對
誰錯,都不要再去深究,我先向你賠禮道歉,再讓我兒子飛鴻來賠罪謝過,你看行嗎?”
麒英誠懇謙遜的態度,使高大金心中之氣漸漸平息,主動賠禮道歉更使他為之感動。
高大金也說:“如果能互相諒解,也就不會有今天這次相聚了。
麒英見高大金已經心平氣和,就抱拳對他說:“高師傅能海量包涵,寬恕飛鴻的冒犯,令我
十分欽佩。我本人非常願意與你做個朋友,相互切磋武藝,使我們父子都得到長進,不知你是否
會嫌我們太笨?”
“哪裡,哪裡,黃師傅不要這樣說。武林中人,相互切磋交流,共同提高武藝,是件好事,
何樂而不為呢!我很願意交你這樣的同行朋友。”
當下麒英叫過飛鴻,讓他向高大金賠禮。飛鴻心裡雖一百個不願意,但礙於老爸的面子,也
只得上前。他雙手抱拳向高大金行了個禮,對高大金說:“日前與你的高徒比武,飛鴻多有得罪
,大人不計小孩之過,還望前輩海涵恕罪。”
高大金仔細打量飛鴻,看在眼裡喜在心裡,他用讚許的口吻對英說:“好一個少年英雄,果
然名不虛傳!黃師傅,好好培養,令郎將來一定能成大器!”
“過獎,過獎!”飛鴻父子異口同聲地說。
“在下武館還有事,不便多留,就此告辭吧!”高大金臨走前說:“不打不相識,我們今天
雖然沒比武,也算相識了,今後常來武館指教指教。”
麒英說:“高師傅不必客氣,有空一定帶犬子登門求教!”
雙方謙讓一番,訂交而别。
一場眼見就要發生的惡鬥就這樣化解了。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