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傳絕技(2)


接着,林福成老人簡單地講述了他的不幸經歷。他幾十年來一心一意致力於武技,以為學有
所成就能出人頭地,怎知門派繁多,靠武術謀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相反他半生窮困潦倒,
日子一天過得不如一天,最後竟流浪街頭,靠玩耍點小技,賣點治咳嗽的生草藥糊口,過着
半賣藝半乞讨的生活。
林福成講完自己的經歷後,感慨地說:“過去有人說過,凡是練武的人,如果想以它來維護
生計,那一定難如願的。從我的遭遇證明,這話說得一點不假。”
黃麒英說:“這個行當的苦況,我們都嘗過了。我們有祖傳的跌打良方,並以此研製出了武
夫大力丸和刀傷散,僥倖有碗飯吃而已。” 黃麒英話鋒一轉,轉身對黃飛鴻說:“林師傅
受教於鐵橋三名家,可惜沒把絕技派上用場,有機會你得好好向林師傅學學。”
林福成歎了口氣,未置可否。
黃麒英寬慰老人:“人生的際遇,不能以一時的得失沉浮而論。這就好比河裡的水,如果沒
有微波盪漾,哪裡會有可觀之處?失意可以成為得意的基礎,更何況您還深懷絕技呢!”
黃麒英讓黃飛鴻站起來:“敬老人家一杯,拜他為師。”
林福成連忙制止:“不敢當,不敢當!”
黃飛鴻斟滿了兩杯白酒,站起來遞了一杯給林福成,自己也捧上一杯,過去小跪在林福成面
前,很認真地說:“請您飲下這杯拜師酒,收飛鴻為徒!”說完,他先幹為敬,一口氣把自
己杯中的酒喝光。
見林福成還猶豫不決,黃飛鴻說:“您要是不收我為徒,我就不起來了!”
林福成見狀,連忙叫黃飛鴻起來:“既然你們父子如此心誠,我就收下飛鴻了。”說完也一
口把酒幹了。飛鴻、黃麒英又各敬了林福成幾杯,他都把酒喝了。有點激動的林福成,喝酒
時不小心把酒盪出來不少,落在胸前和衣袖上。
林福成之所以有點激動,因為幾十年來從沒人把他當上賓給他敬酒,更沒人提出拜他為師。
在人們眼裡,他隻不過是個乞丐而已。多喝了兩杯,自然話又多了起來,林福成對黃麒英說
: “老夫我已經六七十歲了,距死期也不遠,懷藝至今,有一技從未傳授他人,這就是我
平生最擅長的鐵線拳法。現在感你們的恩,願將所有的武藝傳給飛鴻,希望你們不嫌我人
老武藝拙劣。”
黃麒英早就知道“鐵線拳法”是鐵橋三的絕技,向來不輕易傳人。如今碰上林福成願意收
徒傳授此絕技,正求之不得。黃麒英吩咐飛鴻:“還不快叩謝師傅!”
黃飛鴻跪在地上,叫過一聲“師傅”後,給林福成叩了三個頭。
行過大禮,又說道:“飛鴻不才,還望師傅多多指教!”
林福成笑着扶起飛鴻說:“不要這樣。老夫既然願意做你的師傅,何必行此俗禮。老夫所傳
授的武技,不同於一般拳師,需要一定的基礎才能學習。你父子的武功,我早有所聞。你長
期受父親的指教,武技必然有一定的基礎。你先表演一下以前學的功夫給我看,我判斷一下
你能否學習我的技藝。”
遵照師傅意旨,飛鴻當即找了塊空地,脫下外衣,束緊腰帶開始表演。他運掌揮拳,把父親
傳授與他的功夫演繹得淋漓盡緻。
表演完之後,林福成對他說:“從你的表演來看,基礎不錯,足以做我的弟子。但我要指出
的是,你的馬步還略嫌不足,還稍有動搖不夠穩,進退之間不夠老到。凡是入門學武藝,不
能不先練習馬步。馬步是全身的基礎,稍不牢固,任憑你進攻手法如何神妙,也難以迎敵。
馬步不牢固,就好像天上的浮雲,水中的浮萍,沒有根基,随處飄盪,别人不打,你自己也
會跌倒。”
黃麒英點頭道:“您老說得極是,飛鴻切記。”
林福成接着說:“學習鐵線拳法,不但能使馬步穩固,而且還能壯身健體。我師傅鐵橋三很
看重鐵線拳法,此拳法輕易不傳人。因為師傅特别垂愛於我,我才學到此法。現在我傳授給
你,希望你用心學習,不要辜負我的心血。”
飛鴻表示:“弟子一定牢記師傅教誨!”從酒館出來,天色已晚,夜幕像一張大網籠罩着大
地,巷子四周的人家早已萬家燈火。黃麒英父子想送林福成回住處,林極力推卻:“我暫住
在普君圩,路不算近。再說一個討飯人的家破舊不堪,看到那髒亂狀況,你們心裡也會難受
。就讓我老頭子自己回去吧!”
飛鴻說:“師傅既然是一個人,不如今天就别回住處了,幹脆到我家去住如何?”
黃麒英也熱情相邀:“我借了飛鴻舅公的一間大院子,雖然房子破舊些,但住處有那麼寬,
到我那去認個門,以後要常來常往的。”
盛情難卻,林福成當晚便随黃麒英父子來到他們在九曲巷的住處。這座小屋本來是黃麒英表
舅的,不久前表舅全家遷往廣州城謀生,留下空屋一座。正好黃麒英父子要到佛山來開闢市
場,表舅就讓他們家住在這裡,這樣既可以為他看守這棟舊屋子,又解決了飛鴻一家人的燃
眉之急,還免得花錢去租房。
回到黃家,林福成見過飛鴻母親阿嫻,彼此聊了幾句,而後林福成便沖涼休息了。飛鴻因為
意外找到一位身懷絕技的老人為師,心裡異常興奮,硬纏著黃麒英給他講師公鐵橋三的事兒
。“那就給你講幾段吧!” 黃麒英邊吸煙,邊給飛鴻講了起來……
鐵橋三原名叫梁坤,廣東南海人,說起來與飛鴻父子還是同鄉。他從小酷愛武術,四處尋師
學藝,後來遇到洪拳鉅子、福建莆田少林寺和尚-覺因,拜覺因大師為師,並進入廣州白雲
山能仁寺帶發修行。跟覺因大師學了七年,把覺因的真功夫全學到手。據說覺因大師在一百
一十歲高齡圓寂後,鐵橋三失去了依託,於是下山生活。有一天他漫步於長堤,看見有人憑
武技賭博,場面熱鬧非凡,鐵橋三也過去湊熱鬧。“不是要比功力嗎,你們瞧我的!”鐵橋
三“雄心”頓時起來了,他一個手臂上吊掛六個人,居然能面不改色而從容地慢走上百步。
在場的人都說他的鐵臂有神力,無不歎服,他也因此聲名大振。因為在家排行第三,人們因
此稱他為“鐵橋三”。
後來鐵橋三仗義行俠,收徒授藝,有許多為人稱道的義舉。到光緒年間,他的武功到了爐火
純青的地步,被列為晚清‘“廣東十虎”之首。鐵橋三住在廣州海幢寺時,曾與寺裡和尚塵
異、修己、智圓等互相傳授拳棍武術,他從和尚那裡學得“鼠尾棍法”。因為鐵橋三名氣大
,廣州富商蔡贊、富家子弟伍熙官相繼把他聘為教練,後來育善堂中醫施雨良及區珠、林福
成等人也拜他為師,這些人都學到了鐵線拳法。鐵橋三曾經視鐵線拳為洪拳至寶,不讓弟子
隨便傳人。
“喂,老爸,能不能講點故事性強的事情來聽聽?” 飛鴻打斷黃麒英的話,提出自己要求
。黃麒英只得應付飛鴻,講了一個《鐵橋三赴宴》的故事——
有一次,鐵橋三赴友人的宴會,有個叫胡海的武術教頭想把他打敗,宴會還沒散席便要與
鐵橋三較量。當下雙方擺開陣勢,鐵橋三先取守勢,隻用雙手招架,胡海便無計可施。兩
三個回合後,鐵橋三轉守為攻,他看準機會,三一進馬,便破胡海門戶。再把手一揮,胡
海便被打倒在地。但胡海並不死心,又來一個“黑虎掏心”直取鐵橋三。早有防備的鐵橋
三閃身避開鐵爪,一個“龍馬揚蹄”把胡海踢了個四腳朝天。衆人哈哈大笑,胡海滿面羞
愧,無地自容,只好悻悻離去。胡海的師弟假裝上前扶鐵橋三入座,想出其不意將他掀翻
。但鐵橋三紋絲不動,功底極深。胡海老想報複,便找到另一個武功高強的教頭馬南,說
鐵橋三在背後罵馬南是個肥豬,不堪一擊,說得馬南火冒三丈想找鐵橋三算賬。
馬南與胡海合計之後,派了一個人來找鐵橋三,說是馬南派他來請鐵橋三去赴宴的,並呈
上馬南親筆寫的請柬。鐵橋三見來人說話時神色有些緊張,便多留了個心眼。他跟著來人
上路,來到江邊,看見一隻小船停在那裡,有個船家模樣的人站在船尾。上船後鐵橋三覺
得此船可疑,便暗發功力,使船頭慢慢下沉,一會兒便沒入水準線下了。忽然,鐵橋三覺
得耳後有風聲,迅捷將身一側,擡起腳一腳將企圖推他下水的人打下江中。仔細一看,江
中人原來是那個送請柬的人。
鐵橋三哈哈大笑,一個鷂子翻身飛上岸。回頭看時,那隻小船已在江中沉沒了,被打下水
的那人狼狽地爬上岸來。原來胡海、馬南兩教頭想欺鐵橋三不識水性,企圖騙他上船,讓
他在水中出醜,重演《水滸傳》“浪裡白條”張順鬥“黑旋風”李逵那一幕,誰知鐵橋三
未上當。鐵橋三正要問那人為何害自己時,隻見胡、馬二位教頭從江邊大樹後走了出來,
齊向鐵橋三拱手,表示折服。當下胡、馬在附近找了個酒店,設宴向鐵橋三賠禮道歉。從
此以後,鐵橋三更加出名了。
“時候不早了,飛鴻,你也該洗洗睡覺了。”
黃麒英催飛鴻休息,飛鴻餘興未盡,又問鐵橋三後來的情況,黃麒英假裝不知:“以後你
問你師傅不就知道了,他是鐵橋三的得意弟子。”
當夜再沒有多餘的話。次日起來,飛鴻先給林福成倒好洗臉水,然後招呼他吃早飯,師徒
之間日漸親密。黃麒英與飛鴻、林福成約定,白天飛鴻依舊出去演技賣藥,晚上讓林福成
來教他武功。為此,英父子讓林福成住在自己家。
“住在這,吃你的,這樣不太好,我還是教完武藝後回去吧!”
“您願住就住,願意回就回去,隨你吧!” 黃麒英知道林福成的生活困難,把賣藝積攢的
幾兩白銀拿出來送給林福成,林不肯接受,雙方推來推去,最後還是飛鴻說服了他,林收
下銀子後再次表達了感謝之意。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