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禪城恩怨(2)
“有啊,你看我只顧說話,差點把正事都忘了。是這麼回事,我的鄰居被人打成重傷,吃了
別人幾副藥都不見好。我想起你們功夫好、藥也好,就來找你們了。”
黃麒英聽他這麼一說,覺得治傷救人要緊,就對飛鴻說:“你一人在這先頂著,我去給傷者
看看,對症下藥才行。” 黃麒英說完,跟著那人就走了。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圍觀的群衆
議論紛紛。有的說:“這黃師傅人挺不錯,急人所急,心善又有醫德。”也有人說:“聽說
他們父子的武功都不俗,藥也不錯。”“真的,我聽說過他兒子打敗武師的事。”
傷者來找黃麒英父子去為鄰居治病,他與黃麒英的對話,無意間為飛鴻賣藥起了一個“現身
說法”的作用。開始圍觀的人中還有人懷疑傷者與黃麒英父子是一夥的,為賣藥而演雙簧。
後來有人認出那人確實是被誤傷後得到飛鴻父子救治者,帶頭買飛鴻的藥帶回去“以備急
用”。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跟著買飛鴻的藥。
近來一段時間,飛鴻父子上街賣藝售藥,每天的收獲都還不錯。銷量增加,制藥的工作也忙
了許多。每天從街上收工回家後,飛鴻在師傅林福成的指導下練武,黃麒英則忙於製作藥丸
藥散。
居住的這座屋幾乎要變成黃家的製藥房了,這裡已很像一個製藥作坊,屋裡擺滿了各種制藥
器具:有竹木製成的籮筐、筲箕、篩子、木桶、風箱、木棒等;有石陶製成的石磨、石舂、
瓦埕、石錘等;還有金屬製成的輾船、刀鋸、煮鑊、剪蒂機等。除此之外,熱風爐、榨汁機
、碎粉機、天平、大秤、放大鏡等,應有盡有。
製作藥丸藥散,配劑是關鍵。為確保質量,這道工序一直都是由黃麒英親自動手的。例如
“武夫大力丸”的鹿茸、人參、燕窩和蜂蜜,哪樣加多少,要配製得十分精確;“刀傷散”
的田七、紅花和沉香等,一斤一兩甚至一錢一厘都不能有差錯。黃麒英是個很嚴謹的人,隻
有自己親自操作才能放心。至於其他如洗藥、曬藥、切藥、煮制等工夫,則讓飛鴻和他母親
幹一些。
林福成想盡快把鐵線拳法教完,好讓飛鴻接下來學他的飛砣功夫。因此這段時間早晚抓得都
很緊,飛鴻也就少幹了很多切藥、榨汁、焙幹等事情,專心學武。
這一天林福成有事,飛鴻收工後便自己練習了“鐵線拳”中的第四式“老僧挑擔”、第五式
“驚鴻歙翼”以及第六式“左右寸橋”。練得一身大汗後,他想休息一下,就來幫父母幹活

每逢製藥丸、藥散時,飛鴻最喜歡爭著推輾船,此時也不例外。這種制藥的輾船是鐵鑄的,
長約兩尺,形狀很像一艘小船。船身中間有條深坑,碾粉時把藥材放在坑中,用一個鑄有鐵
柄的鐵軲轆在船坑上前後推動,反複用力就可把藥材碾壓粉碎。
飛鴻喜歡推輾船,因為他覺得幹這活既可以練內功,又可以邊幹邊談話。想起前些日子父親
曾跟那位被林師傅誤傷的人去救治一位重傷者,飛鴻禁不住問:
“老爸,那個傷者的傷情現在怎樣了?”
“傷得太厲害了,用了幾副藥倒是沒生命危險了,但傷情較重,不是一兩天能好的。”
“他為何被人打成那樣?什麼人這麼狠毒呀?”e
飛鴻邊幹活邊問。黃麒英說:“江湖恩怨,誰說得清楚。小孩子只管做好自己的事,不該管
的別多管閑事。”e父親這麼說,飛鴻也就不好多問了。黃麒英不想讓飛鴻知道,是不想讓
他捲入到其中去。被打成重傷的人叫老吳,是一個小生意人。黃麒英認為,不管在生意場上
有什麼糾紛,對方都不該將人打成這樣。飛鴻生性耿直,路見不平肯定要伸張正義的,他年
幼社會經驗欠缺,黃麒英怕兒子打抱不平惹來大麻煩甚至殺身之禍。
俗話說:“商場如戰場”, 黃麒英不想介入別人的糾紛中,但別人卻設下陷阱讓他鑽。
那是在飛鴻學完了“鐵錢拳”108個動作不久,已開始學飛砣技藝的飛鴻像往常一樣在白天
隨父親上街演技賣藥。飛鴻表演了拳術之後,又演示了一套“五郎八卦棍”,博得觀衆一片
喝彩聲。
飛鴻正要介紹祖傳的跌打良藥,人群中有人站了出來:“黃師傅,你家的藥不錯,都賣給我
吧!” 飛鴻循聲望去,看見一位中年男子已滿臉堆笑地站在他父親黃麒英面前。
那人對黃麒英說:“我叫雷善德,是仁德堂的主人。家父雷義仁,是佛山有名的善人。我們
也開藥鋪,給那些沒錢治病的人送藥。你們家的跌打損傷藥不錯,有多少我要多少。”
飛鴻父子一聽這話,心裡都很興奮。如果真的有多少他要多少,那豈不解決了大問題,以後
就不必天天上街賣藝售藥了。
“久仰仁德堂大名,久仰雷公父子大名。”
飛鴻父子上街賣藥,經常從仁德堂門口經過。這“仁德堂”原來是從雷氏父子的名字中,各
取一個字組成的。近兩天,他們看見仁德堂門前站滿了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窮人。他們排
著隊,手捧破缽在等待仁德堂主人給他們施粥。
雷善德遞上自己的帖子:“我不打擾你父子的生意,請你們盡快到仁德堂一聚,商量一
下藥價,或許我們還可以採取別的方式合作嘛!嘿嘿……嘿嘿……”飛鴻看見雷善德皮笑肉
不笑的樣子,覺得他臉上堆出的笑容實在太勉強,心裡對他産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反感。
晚上躺在床上休息時,英還在想這件事。雷氏父子自己開藥鋪,從我這裡倒手賣藥能賺
多少錢?藥價太高沒人買,太低了做二手生意沒多大賺頭。會不會還有別的企圖呢?
如果有,又是什麼企圖呢?黃麒英一時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也就不去多想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黃麒英準備坐觀其變。他帶著飛鴻繼續上街演技賣藥,同時
他暗地裡打聽雷氏父子的為人。
過了兩三天,雷善德見黃麒英父子沒有動靜,特地派人到飛鴻家來請他們,還鄭重其事
地寫了大紅請柬。黃麒英有點過意不去,就帶著飛鴻到仁德堂登門拜訪。
仁德堂的正廳供著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像,神像面前點了一排香,香煙嫋嫋把整個大廳
都籠上了一層香氣。飛鴻父子剛進門,早已等候在那裡的雷氏父子就雙手抱拳說:“貴客臨
門,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雷義仁吩咐下人準備豐盛的午飯招待飛鴻父子,黃麒英見狀連忙制止:“雷老不必客氣
,時候尚早,咱們商量完事,我們還得上街去賣藥混口飯吃。”
雷義仁說:“你們父子倆真是捧著金飯碗,不知如何覓食呀!憑著你們的武藝,完全可
以替有錢人當保鏢;憑著你家祖傳的藥方,也可以賣個好價錢。今天我請你們來,就是商量
這事的。”
雷善德也說:“你們開個價,把‘大力丸’和‘刀傷散’的藥方賣給我家,不就有錢花
了嗎?”
飛鴻父子聽了一驚:原來如此!
黃麒英說:“藥方是祖上傳下來的,賣掉藥方不就是背叛老祖宗嗎,我黃麒英再窮也不
幹這種事。上次你說要買我的藥,這次怎麼又變成買我家的藥方了呢?”
雷善德尷尬地笑笑“嘿嘿……,這個嘛……”
雷義仁見狀忙給他解圍:“其實都一樣,你要是不肯賣藥方,也可以採取合作的方式,
我們辦個藥廠,生産‘大力丸’和‘刀傷散’,你要幾成股份,可以提出來。”
飛鴻心直口快,立即打斷他的話:“你的意圖我知道,辦廠還不是想搞到我家的藥方。
告訴你,別打這個歪主意!”
“ 飛鴻,你怎能這樣無禮?!”黃麒英假裝十分生氣地兇了飛鴻一句,然後轉身對雷氏
父子說:“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至於合作辦廠的事情,容我回去好好想想,行嗎?”
雷義仁說:“好的好的,這對大家都有好處嘛,好好考慮一下,想好了來找我。”
雷善德面有不快之色,飛鴻父子要告辭,他不冷不熱地說了句“恕不遠送!”
從雷家仁德堂出來,黃麒英對飛鴻說:“時間還早,我們去看看老吳的傷好得怎麼樣了
吧!”飛鴻一言不發,跟著黃麒英往前走,他心裡還在想雷氏父子的事。到了老吳家,老吳
問黃麒英父子怎麼這麼早到他這兒來,因為平日黃麒英來給他治傷,都是利用下午收攤以後
的空閑來的。黃麒英直言相告:“仁德堂的雷氏父子請我們去談一筆生意,生意沒談妥時候
尚早,我和飛鴻就過來了。”
“ 你剛才說和仁德堂的雷氏父子談生意?
黃麒英回答:“是呀,你和他們很熟?”
“ 不僅是很熟啊,我和他們父子還有永世難忘的深仇大恨呢!”老吳說:“以前我對你
說,我的傷是生意場上的糾紛引發的,其實這哪是一般的糾紛,說白了就是雷氏父子強取豪
奪不成而報複我的結果啊!”
飛鴻聽說跟雷氏父子有關,就扶著老吳背靠床頭坐起,讓他從頭到尾把事情講述一下。
老吳憋了一口惡氣,一直沒處宣洩,於是一五一十地講了起來.........事情還得從兩年前
講起。那時候的老吳在仁德堂不遠處開了個小店,主要經營飲食業。雷義仁的仁德堂常要招
待生意上的客人,不時會到老吳的店裡來吃飯,一來二往老吳就和雷氏父子熟悉了。每年仁
德堂都會裝模作樣地搞幾次施粥給窮人的活動,熬粥的事也多交給老吳的店做,算是關照老
吳的生意。老吳人緣好,店裡生意不錯,很快便積了點錢。見店裡生意好,雷氏父子眼紅起
來,就想將其占歸己有。雷善德找到老吳說:“我們合夥經營怎麼樣?”老吳一聽就知道他
不懷好意,當場就婉言拒絕了他。雷義仁有位兒女親家在佛山鎮衙門裡任一官半職,經常帶
著衙役前呼後擁地到雷家走動,雷氏父子因此根本不把一般的百姓放在眼裡。有了這位兒女
親家做靠山,巧取豪奪更不擇手段。
老吳不願與他家“合夥經營”,雷善德當面警告說:“早點關門吧,否則到時候你會想
哭都哭不出來!”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