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禪城恩怨(3)
果然老吳店裡不久就出了事。有一對討飯的母女來到店門口要飯,老吳讓他們進來,端了
兩碗飯和一些菜給她們吃。吃過不久,不知為何母女倆雙雙昏倒在地不省人事。老吳慌了
手腳,四處找郎中,好不容易才請到一位。郎中摸了摸脈,搖搖頭說:“不行了,中毒太
深。”這對討飯的母女死了,老吳被當作投毒殺人犯抓進了大牢。
“雷義仁這惡棍假惺惺地說要找他親家把我放出來,騙得我老婆相信了他。雷義仁說打點
衙門的人要許多錢,結果把我這幾年積攢的錢全騙去了,事卻沒辦成。”
飛鴻問:“後來呢?”
後來,老吳的老婆去找雷義仁,雷義仁有點不耐煩地說:“你花的錢太少了,人命大案區
區幾文錢能行嗎?你不趕快活動,遲了你男人的命都難保!”
老吳的老婆說:“我男人是冤枉的,我們與那討飯的根本不認得,平日無冤無仇,怎麼會
害他們呢?”
雷善德扯着嗓門叫道:“你跟我們訴冤有屁用!想保命就别捨不得花錢!是錢重要還是命
重要?你自己考慮吧!”
“我們家真的再拿不出錢了,雷老爺,求你幫幫忙,將來一定報答你。”
雷善德說:“沒錢,不是還有店鋪嗎?是命要緊還是店鋪要緊?”
“是啊,你要考慮好。錢我有,我可以替你先拿出來,但你必須以店鋪做抵押。”
無奈之下,救夫心切的吳妻隻得同意這樣做。雷氏讓吳妻立下字據,吳妻大字不識幾個,
雷氏就讓他家的賬房先生代擬。寫好後念給吳妻聽,大意是吳家向雷氏借1000塊大洋做活
動經費,一年之内還清,到期不還則店面歸雷家所有。走投無路的吳妻隻有在上面按了手
印,她想隻要丈夫能早點出來,勤勤懇懇幹上一年再四處籌借一些,應該不是大問題。退
一萬步說,即使賠了店鋪,也要搭救丈夫呀!
一晃幾個月過去了,還是不見自己的男人出來,吳妻情急之下又去找雷氏父子。那天雷善
德不在家,只有雷義仁在。雷義仁見吳妻有幾分姿色,頓時邪念驟起。他一反過去不耐煩
的樣子,十分熱情地讓吳妻坐下,對她說:“你心裡着急,我能理解。沒有男人的日子,
不好受是吧?”說話時直盯着吳妻,目光中帶着幾分淫蕩。
“ 我錢也花了,店鋪也押了,這事你到底給我辦了沒有?為什麼這麼久沒有一點消息?”
“ 嗨,我天天都在找人幫忙。不過這事最近遇到點特殊情況,不抓緊就要出大事了。”
吳妻忙問要出什麼大事,雷義仁說:“ 你男人性命難保呀!”
雷義仁以大廳說話不便為由,將吳妻帶到一間沒人的房間,然後接着說:“ 聽說這事不久
就要開庭審理,我那親家親口告訴我的。你看怎麼辦?”
“ 求求你盡快想辦法救他出來,只要能救出我男人,你要什麼東西我都給。”
雷義仁淫笑道:“那好,你就把你給我吧!”說着就動手抱吳妻。吳妻不肯,拼命推開他。
雷義仁威脅說:“ 你男人的命不要了是吧?我親家救他要費大勁,想要他的命可是不費吹
灰之力!”被他這麼一嚇唬,吳妻慌了。雷義仁趁機強行扒了吳妻的衣服,滿足了自己的獸
慾。此後,為了達到長期占有吳妻的目的,雷義仁總是找這個借口或那個借口不去疏通官府
,讓老吳呆在大牢裡。
吳妻後來終於看清了雷義仁父子的真面目,對依靠他們解救自己的男人不抱任何幻想。想到
自己的全部積蓄和店鋪被雷氏騙去,自己還被雷義仁糟蹋,丈夫出來無望,她把這些事告訴
了一個最貼心的姐妹後,上吊自殺了。後來親朋好友見吳妻上吊後,猜到其中有冤屈,衆多
親友一起湊錢找人疏通,官府以“殺人證據不足”為由,才將老吳放了出來,但此時距他被
抓進大牢已經一年多。出來後家破人亡的事實,使他不得不去官府告雷氏父子,但吳妻的那
位貼心姐妹將實情告訴他後,死也不敢出面指控雷氏父子。拿不出證據、找不到證人作證,
官府對老吳的狀子不予受理。
老吳見店鋪已被強占,就去找雷氏父子論理。雷氏父子拿出吳妻按了手印的字據說:“ 你
老婆為找人救你,問我家借了一千塊大洋,現在已超過還錢日期,店鋪自動轉歸我家所有
。不服,去衙門告我!”
店鋪討不回來,老吳就站在店面門口向過往行人訴說雷氏父子強取豪奪、逼死人命的經過。
雷氏父子認為他造謠中傷,還影響了他家的生意,就請來打手狠狠地打老吳。
雷善德對打手們說:“ 給我下點猛藥,治死了我擔着,沒你們的事!”有了他這句承諾,
打手們還能輕饒老吳嗎?一頓毒打之後,老吳倒在地上動彈不得。後來好心的親友從别人那
裡得知了這一情況,才把他擡回家來,現在老吳住的是親戚的房子。
“衙門真的就沒有公理可講了嗎?”
飛鴻聽了老吳的敍述,義憤填膺,忍不住問了這麼一句。老吳說:“自古衙門八字開,有理
無錢莫進來。我們沒錢,告也告不過有錢人家。我受重傷後,親友不平,擡著我去衙門告狀
,衙門老爺說我欠人家的錢,還去無理取鬧,不是看到我傷成這樣,還要加打我版子呢!”
黃麒英說:“ 雷氏父子表面上裝出一副大善人的樣子,原來禽獸不如!現在是什麼世道!”
老吳接上去說:“這佛山我也待不住了,只要我在這,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我想提醒你們,
既然雷氏父子盯上了你們家祖傳的藥方,那是絕對不肯輕易罷休的。”
飛鴻把拳頭一舉:“那就讓他們來吧,我正想為民除害呢!”
“你還小,不瞭解世事艱險。常言道‘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今後還應該多加小心才是。”
黃麒英對老吳說:“謝謝你的提醒,你好好養傷,養好傷到別處謀生也好。”飛鴻見父親留下
了幾塊錢放在桌上,提醒父親說:“多留幾副藥下來吧!忙起來要過好幾天才有空來呢!”
從老吳那裡回到家,飛鴻忍不住把這事告訴了師傅林福成。林福成聽後也咬牙切齒:“我真恨
不得一拳將這對豺狼父子打死!”過了一會他又問:“那母女倆中毒而死,不會是雷氏父子讓
人下的毒吧?”
“ 老吳也一直這樣懷疑,但找不到確鑿的證據,也就拿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黃麒英答完
林福成的話,轉身對飛鴻說:“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好好練功,有真本事就不怕邪惡勢力!”
轉眼又過了半個月。雷氏父子見黃麒英沒有去找他們,知道假借合作騙取飛鴻家祖傳秘方一事
泡了湯。本來他們想騙到藥方以後再趕走飛鴻父子,這個陰謀未能得逞,他們很不甘心,又開
始策劃新的伎倆。雷氏父子派人到飛鴻設場售藥的地方,假扮成一般的群衆買回了飛鴻家研製
的“大力丸”五粒和“刀傷散”十包,然後請懂行的人來研究這些藥中的成分。主要成分弄清
楚以後,雷氏父子找了當地一家藥廠,合夥生産了仿製飛鴻家“ 武夫大力丸 ”和“ 刀傷散
”的藥品。為了混淆視聽,他們分別給兩種藥丸藥散取了與飛鴻家的藥相近的名稱,一個叫
“ 壯力丸 ”,一個叫“ 跌傷散 ”。
這兩種藥放到市場上去賣,價錢比飛鴻家的藥還便宜,顯然這是雷氏父子為擠垮飛鴻家而採取
的“ 放血 ”買賣,一旦飛鴻家支撐不住後,他便要變本加厲地漲回去,把過去的損失撈回來
。為了擴大“ 壯力丸 ”和“ 跌傷散 ”的知名度,雷氏父子在仁德堂門口大做宣傳,還派人
拿著印好的宣傳單上街四處張貼。然而許多人一看是雷氏父子生産的藥,都搖頭表示不敢恭維
。因為以前仁德堂賣出的一些藥,藥效都不行,現在又推出新産品誰敢輕易信任它呢?
這一招不見效,雷氏父子又出新招,他們特地請了幾位賣藝的人上街演技賣藥,想學飛鴻父子
那一套。因為他賣的藥便宜,有人從街頭演技的人那裡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買了幾粒所謂的
“ 壯力丸 ”和幾包“ 跌傷散 ”。拿回去一試,藥效很差,找到賣藥的人要退貨還錢,從此
以後再也沒人敢買他們的“ 壯力丸 ”和“ 跌傷散 ”了。對此,雷氏父子百思不得其解。
“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照他們的藥料生産的藥沒人買?為什麼?”
雷義仁對雷善德發火:“ 你問我,我還要問你呢?你請的什麼內行人,狗屎!”
雷氏父子不知道,要仿製“ 武夫大力丸 ”和“ 刀傷散 ”談何容易!既是人家祖傳的秘方,
必有秘而不宣的難解之料。這兩種藥丸藥散中,各有一、二種配藥,是很難化驗出來的。加上
配料的比例要求十分精確,和雷氏合夥的那家小藥廠的藥匠藥藝不高,他們生産出來的仿製品
當然藥效要相差甚遠。
不甘心失敗的雷氏父子決定孤注一擲,給飛鴻父子一點厲害看看。
那天飛鴻正在街頭表演,突然氣勢洶洶地闖進一夥人來,為首的一人嘴叨着煙卷,手裡搖着一
把大扇,沖進場内朝着飛鴻大喊一聲:“小子何許人,敢在爺的地盤上耍猴?”
黃麒英一聽,就知來者不善。他見飛鴻要和來者論理,忙搶在飛鴻前面,陪上笑臉:“在下黃
麒英和犬子黃飛鴻,乃本地西樵人氏,在此演武賣藥,如有得罪之處,還望多多包涵!”
“黃麒英,你好大狗膽!”
飛鴻見對方出言不遜,立即反擊:“你是什麼鳥人,竟敢如此無禮?”
“小子,等我教訓教訓你,你就知道大爺是什麼人了!”為首的家夥一揮手,跟來的十幾個人
立即就要動手。
“慢——”黃麒英喊了一聲,從容地走到為首的那人面前說:“看來今天不領教一下你們的武
藝是過不了坎了,但凡事總有個說法,既然你們蠻不講理要動手,那就先立個生死狀吧!”
為首的那家夥叫道:“立就立,誰怕你!”
黃麒英說:“一對一,誰挑戰我都行,要是你們一起上,混戰之中自相殘殺造成生死,在下概
不墊付棺材錢!”
“大爺我好歹也練過幾年功夫,一對一就一對一,我單挑你!”
“那好,立下生死狀吧!”
當下兩人立字為據,簽下“生死由命”的狀子。看到來者氣勢洶洶的樣子,飛鴻不知他到底有
多大本事,深為父親捏了一把汗。黃麒英心裡早有底了,大凡占地為霸的小地痞,手上雖有兩
下子,但武藝絕對不高深,真正武功高強的人,不會做這種令人鄙視的街頭小霸王,武功越高
的人隐藏得越深。
本來就有不少人看飛鴻武技表演,聽說有人來砸場子,圍觀看熱鬧的人更多了。對方見黃麒英
遲遲不動手,立即來勁地叫道:“怎麼,不敢了吧?那好,爺爺我留你條狗命!記住,你既然
認輸了,就從佛山這塊地盤上滾走,永遠不得再踏進佛山半步!”
黃麒英馬步一立,迸出六個字:“少廢話,你來吧!”
那莽漢原以為能嚇得住黃麒英,沒想到對方根本不把自己當回事,怒從中來,揮拳便打。黃麒
英不知對方功底到底如何,先以守為主,探測對方實力。兩三招對決之後,他已知對方不過
“半桶水”而已,於是轉守為攻,他施展自己拿手的“工字伏虎拳”打得莽漢無力還手。
莽漢好不容易才找到個機會出拳,黃麒英用“工字伏虎拳”的第十五式“四抛標串撐天指”迎
擊,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他又轉換成洪拳的“貓兒洗面”,兩掌變爪直奔對手門面。莽漢一驚
趕緊護門面,黃麒英虛晃一槍用腿將他掃倒在地。
“小子們,給我上!”
被黃麒英踩在地上的莽漢向他的手下發出了救援聲。立即就有兩人揮刀沖在前面,朝黃麒英撲
了過來。飛鴻將手中的棍棒舞得“呼呼”響,使那兩人不得近前。那兩家夥于是轉而圍攻飛鴻
,飛鴻毫無懼色,用“五郎八卦棍”兩三個回合,先後把兩人打倒在地。其他同夥見狀,一時
都不敢上前。他們看到飛鴻僅僅是個小孩都如此厲害,大人要是把真功夫全放出來,今天還有
命回家嗎?
黃麒英鬆開腳,命令地上的莽漢:“起來,再打!反正立下了生死狀,今天不弄個你死我活,
這江湖恩怨就不得終了。”
莽漢自知不是黃麒英對手,賴着不動。
飛鴻過來說:“剛才你說我們輸了要滾出佛山,現在你要是認輸,我可饒你一命,但必須留下
你兩隻豬耳朵做紀念,你看着辦!”
“好漢,咱們前世無冤,後世無仇,為什麼要跟我過不去呢?”
黃麒英說:“這話我正要問你呢!快說,誰讓你來踢我場子的?”
莽漢閉口不說話,飛鴻嚇他說:“不說也行,耳朵也給你留着,我現在把你關鍵的東西割下來
,讓你變成皇宮裡的公公!”
圍觀的人群中發出一陣哄笑。
“還不說,那我就動手了!” 飛鴻掏出匕首,就去扒莽漢的褲子。
莽漢以為他要動真格的了,嚇得趕緊說:“高擡貴手,我說,我說!”他朝人群中掃視了一番
,這才吞吞吐吐地說:“是雷善德讓我幹的!”
飛鴻把匕首往莽漢脖子上一架:“他們給了你多少錢?”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