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禪城恩怨(4)
“雷善德只許諾了不會虧待我和我的弟兄們,請我們吃了一頓飯,說幹完事再領賞。你想想
他們家有人在衙門裡當官,不給錢我也不敢不幹呀!請饒我一次,下次決不為難好漢了。”
被飛鴻打翻在地的一人也說:“雷善德,别人私下裡都叫他雷狼狗,我們是被迫的。”
圍觀的人聽了這話,都在議論雷氏父子,都說“原來他是個假慈善家!”黃麒英從莽漢比武
前那句“輸了就從佛山這塊地盤上滾走”的話中,早已猜出這事與雷氏父子有關,現在證實
果真如此!
“給我滾走吧!别耽擱我演技賣藥!”
飛鴻一聲令下,那幫家伙趕緊灰溜溜地走了。這時圍觀的人中有人喊了一句:“黃師傅,好
樣的!”話音剛落,一位年輕人已經擠進到場中央來。
黃麒英問:“這位後生,我好像似曾相識,請問你是……”
看上去這位青年沒比飛鴻大多少,他自報家門:“我叫陸正剛,佛山本地人氏,人稱‘精怪
壽’。你之所以覺得我有點面熟似曾相識,因為我十分羨慕小英雄飛鴻的武技,只要他設場
演技,我一定在人群中觀看。”看熱鬧的人漸漸散去,陸正剛卻沒有離開之意。因為對飛鴻
的武藝敬佩一天比一天加深之故,等觀衆全走完後,他對飛鴻說:“你天天設場演技,很多
雜事沒人替你幹,我覺得你自己親自做雜事太勞累了。假如你不嫌我太笨,我願意聽你安排
做任何事,而且不要工錢,隻要有口飯吃就行。”
對他這番話飛鴻多少感到有點意外,他看着陸正剛,半天沒回答,好像是想從他臉上找到答
案似的。過了很長一會兒,飛鴻才說:“你所說的話讓我感動,但看你的相貌,不像江湖中
的人,可以做的事很多,為什麼要幫我做瑣事打下手呢?”
陸正剛直言不諱地回答:“我本來是個染布工人,天性疏懶,以至雇主不滿,借故將我解雇
了。在家閑賦好幾個月,還沒找到混飯吃的落腳點。因此更加貧困,幾乎到了兩天才有一頓
飯吃的地步。所以我願意給你打雜,以圖有頓飯吃,絕對沒有其他指望。”
飛鴻同情陸的遭遇,準備收留陸正剛,他將此事告訴父親黃麒英,黃麒英也表示贊同。因為
林福成已把“鐵線拳”和飛砣的功夫都傳授完了,他也離開了飛鴻家。家裡住得下,飛鴻就
把陸正剛帶回家裡住。從此以後陸正剛每天都跟着飛鴻出去賣藝,黃麒英抽出身來,專心去
製他的藥品。
每次出去演武賣藥,陸正剛鞍前馬後把一切都處理得井然有序,飛鴻覺得他并不像那次自我
介紹的那樣“天性疏懶”,相反是個挺勤快又靈光的人。也許當初是陸正剛的謙遜之言,也
許陸正剛是為了博得飛鴻同情而收留他才這樣說。對此中原因,飛鴻並不深究。後來才知道
,他是為學武又怕飛鴻不收他,才這麼做。
一個晴朗的下午,黃麒英獨自去看望老吳,因為他不久將離開佛山到外地謀生。當他走到老
吳寄宿的親友家時,從裡面竄出四個手持刀棍的大漢將他團團圍住。
雷善德也從旁邊鑽了出來:“黃麒英,原來是你給吳某治病做後台!你為何如此大膽,竟敢
和我雷府作對?”
黃麒英一本正經地回答:“我不管你們之間的恩恩怨怨,作為練武和行醫之人,治病救人是
我的職責,再說我也沒有和你們雷府作對,倒是你們父子心術不正!”
雷善德暴跳如雷:“你還敢胡說,給我打!”
四個大漢一起上,刀棍相加,把老吳親友家的東西打爛了不少。他們本來是雷氏父子請來對
付老吳的,偏巧他不在。現在跟黃麒英較真,他們哪裡是對手。幾個回合下來,四人都被斷
手斷腳打倒在地。
雷善德見勢不妙,抛下一句:“黃麒英,咱們走着瞧!”邊說邊溜了。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