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開館授徒


老吳一把火燒了雷氏父子騙走的他的飯館,托人帶話給黃麒英後,獨自往粵北謀生去了。飛
鴻知道這事後,擔心雷家把仇恨轉到自己家人的身上,問黃麒英該怎麼辦?
“反正不是我們幹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說像雷氏父子這樣的人,你就是不惹他,他也會
找你麻煩的。沒什麼可怕的,每天照常上街去演技賣藥吧!”
飛鴻這次待在佛山兩年多,主要是因為跟林福成師傅學武技,現在該學的招式都學完了,剩
下的就靠自己去苦練了。因為許久沒在廣州待了,現在他又萌發了想回廣州的念頭。陸正剛
知道他有這種念頭後就說:“現在最好不要離開佛山,不然的話雷氏父子還真會以為你們和
那把火有關系呢!”
飛鴻覺得有道理,於是決定過兩個月再走。過了兩個月,沒見有什麼動靜,飛鴻于是和父親
商量:“佛山這個地方我們呆了這麼久,每天上街賣藝推銷咱家的藥,現在市場已經基本上
打開了。廣州也是個大市場,現在這裡的生意還可以了,我想回廣州去把那邊的生意做起來
。不知老爸以為如何?”
黃麒英看着漸漸長大的飛鴻,由衷地感到高興。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飛鴻十五
六歲了,也該讓他自己獨立闖蕩一下了。黃麒英想了片刻,對飛鴻說:“這樣也好,咱們父
子倆一個佛山,一個廣州,雙邊發展兩不誤。再說廣州到佛山這麼近,交通又方便,有事可
随時來回商量。”q
飛鴻說:“我走了之後,你要多加提防雷家那兩條狼狗!”
“不必為我擔心。你老爸學了那麼久的武藝,拜了那麼大名鼎鼎的師傅,幾個蟊賊不在話下
。倒是你一人在外,讓我頗不放心。”
陸正剛插話說:“我天天陪伴小英雄身邊,凡事總有個商量,您就不必牽掛了。再說他如今
的武功,恐怕三五個人未必是他的對手。”
飛鴻說:“老爸,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般纏綿起來了?你好好照顧我媽,有空再到西樵鄉下
去看看我哥造天,其他事就少管點吧。”
西元一八七二年,十六歲的飛鴻和父母道别後,帶着陸正剛回到廣州,開始了新的生活。飛
鴻回到廣州之初,依舊帶着陸正剛上街演武賣藥。當時中國經過兩次鴉片戰争的打擊,帝國
主義勢力越來越強大,廣東處在前沿,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的特征更明顯。走在廣州街頭,
經常可以看到仗勢欺人的洋人。在這動蕩不安的年代,許多人不得不習武以自衛防身。幫會
勢力也在這種社會環境中日漸增長,黑幫互相殘殺的事時有發生。社會的動蕩,反而為武師
提供了用武之地,廣州城内的武館一家接一家地開張,就是最好的佐證。
飛鴻還是像從前那樣,早晚練功,白天出去演技賣藥。廣州第七甫一帶有很多銅、鐵行的工
人,這些人平時幹的是力氣活,手上都有幾斤蠻力。同時也因為有幾斤力,不少銅鐵行的工
人對武術感興趣。每次飛鴻到這一帶演技賣藥,圍觀的人總是特别多,收入也很不錯。所以
,飛鴻經常到這一帶來,漸漸地和不少銅鐵行的工人都混熟了。
“黃師傅,幾年前你打敗武館教頭鄭大雄的事,我們都聽說了,現在看了你表演技藝,我們
更相信你的武藝,既然你年幼時可以打敗武師,你也可以開武館當教頭嘛!”
開武館固然是件好事,但要有人來學徒才行,否則武館的開支從哪來?銅鐵行的工人似乎看
出了飛鴻的心思,一再鼓動他自己開武館,他們說:“有困難,我們大家幫你解決。”
飛鴻很感激銅鐵行的工友。當時許多行業的工友都自發組織起來了,他們為了捍衛自己的權
益,往往以集體的方式向外抗争,學武藝自衛在各行各業的工友中已很普遍。銅鐵行的許多
工友,就提出過要跟飛鴻學武藝。
不管怎麼說,這麼大的一件事,總得和父母商量才行。銅鐵行工友一再要求他開武館,飛鴻
只得將此事禀告父母,想徵得他們的同意。
黃麒英接到飛鴻的禀告後,雖然有點擔心飛鴻年紀尚輕、社會閱曆不足,但最終還是同意了
這件事。這樣,銅鐵行工人集資為飛鴻在第七甫水腳開設了武館。從此,飛鴻結束了街頭賣
武的生涯。當時飛鴻只有16歲,是當地最年輕的武師。
武館開張那天,銅鐵行的工友們為飛鴻舉行了隆重的慶典活動。爆竹聲經久不息,舞獅的盡
情表演,引來了不少看熱鬧的。昔日“少年英雄”開武館啦!消息不脛而走。
當時的第七甫水腳,已有一家武館,館主名叫李澄波。這位武師最擅長“排手法”,能以短
手破長手。聽說附近銅鐵行的工人都聘飛鴻為行内武術教練,還集資為他在第七甫水腳租房
子開了武館,這新開的武館離他的武館又很近,李澄波妒意頓生。俗話說:“同行如敵人”
,自己的門前,豈能容忍他人搶風頭。
李澄波出於妒忌心理,逢人就說飛鴻是個街頭賣藝討飯吃的,哪裡懂得什麼武技!現在
竟敢開武館教徒弟,我真為跟他學藝的人感到悲哀。他還說:“他與我雖未發生什麼糾紛,
但我不忍心看到這麼多人被他的假功夫所害,不讓他在市中消失,就沒法讓被他蒙騙的人醒
悟。”
一陣狂貶飛鴻之後,李澄波來到飛鴻的武館,昂着頭旁若無人地進去,問大家:“誰是黃飛
鴻,趕快告訴我!”看到他這副架式,在場的人都有點驚愕不敢告訴他。
在江湖上混了這麼多年,飛鴻深諳個中陋習,凡初設武館者,一定會有人來踢盤搗亂。來人
既然這樣指名道姓要見自己,不是來踢盤又是幹什麼呢?我既然敢開館教武,又怕你這種人
幹什麼呢?
飛鴻這樣想,便慢慢走上前問:“你有什麼事要找黃飛鴻?”
李澄波說:“沒别的,只因我屢屢聽人稱他武藝嫻熟,現在在此開了武館,故前來領教而已
。”
“領教不敢當,我就是黃飛鴻。”
李澄波打量半天飛鴻的身段,好一會兒才說:“你就是黃飛鴻嗎?你的膽量之大,恐怕是空
前絕後了!你一年到頭在街上賣武,也夠維護日常開支,為何懵懵懂懂開武館教徒弟?如果
你有自知之明,應當知道江湖上賣武的那幾下拳腳,都是花架子,沒一點學頭。怎麼能昧著
良心用這種花架子來教人,誤人子弟。我為你著想,說幾句不太好聽的話,你真的還不如重
操舊業,到街頭打鑼賣武。”
聽見李澄波開口閉口,都是譏笑自己曾在街頭賣藝,不夠當武師的資格,飛鴻覺得李澄波的
話既唐突又刻薄。因為以前飛鴻確實是在街頭賣武的,聽見對方如此鄙視街頭賣武之人,飛
鴻禁不住怒氣直往上升,但表面上他還裝著不生氣的樣子,冷笑著回答說:
“街頭賣武的人,難道就沒有武技高強的嗎?你為何如此見識不廣,就拿我來說吧,雖然也
曾在街頭賣藝,但如無真本領,怎麼敢貿然開武館?如果你不相信,可當面一試來證明我所
說的不假。”
這句話軟中帶硬,任何人聽見了也知道是在挑戰,更何況李澄波本來就是有意來踢盤子的。
李澄波厲聲對飛鴻說:“黃飛鴻,你敢說這種大話!我手一動,你就會倒在地方像葫蘆亂滾
,你的武館也隨即要關門!”
飛鴻嗤之以鼻,告誡對方:“我如果沒有把握,就不會說這種話。現在再警告你一次,如果
還不自量力要與我動手,我在三步之內不把你放倒在門外,那我‘黃飛鴻’三個字,隨你倒
掛。”說完飛鴻已擺開一單虎爪架式,等對方上來進攻。
李澄波沖上前,想用圈捲法壓制對方,封閉飛鴻的變化,從而攻擊他的要害之處,瞅準機會
將對手打翻。飛鴻伸出“前鋒手”誘敵,假如對手上鈎,稍觸他的手,飛鴻則立即發生變化
。現在李澄波用重力搶壓,讓飛鴻有可乘之機,他立即轉化為雙虎爪法,接住李澄波的肘節
將他打退。
李澄波沒料到飛鴻會有這一招,受打擊後頹然要向後跌倒。飛鴻因事先講過三步之內要將他
打出門外,見對方搖搖欲墜,哪肯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他上前一步騰出腳來,神速出腳
對準李澄波猛踢過去。
這一招果真厲害異常,李澄波無法消解,被踢中後倒在門外。看上去踢得不輕,他倒下去的
樣子非常沉重。過了半天,還不見他站起來,飛鴻於是笑著對他說:
“街頭賣藝人的手腳,是不是全都是花拳繡腿?從今往後不要自視太高,更不能小看別人。
你放心走吧,我不會再打你。但小懲大戒,也是小人的福氣。”
李澄波滿面羞慚之色,悻悻地離開了。
當時在武館內的許多人見飛鴻三兩下手勢就將前來踢盤者打出門外,都在外邊描繪和傳述這
件事,不久全廣州的武術界都知道了。
李澄波的徒弟也不少,他們聽說這種事以後,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都來看望師傅,其實
是想瞭解事情的真相。徒弟們看見師傅萎靡不振地躺在床上,身上塗滿跌打藥,已猜出傳言
是真的。口裡雖然不說,心裡則鄙視他的武藝。這些人認為,即使再跟著李澄波學,學到的
功夫也不過如此而已。因此,很多徒弟從此以後不再上門跟他學武了。
一下子變得“門前冷落車馬稀”,李澄波也猜出了其中的緣故,因此心裡很恨飛鴻。他對天
發誓說:“等傷好了之後,如不去報此仇,那我就不是人!”
治傷治了一個多月,傷情徹底好了,回想起這件事,李澄波心裡還憤恨不平。他想複仇
,但武藝不高,自己也知道並非飛鴻的對手,如果貿然再找上門去,只會再遭重創。想來想
去,隻有求助別的門派武藝高強的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找誰幫忙更合適呢?
李澄波在腦海裡將武林中平時與自己關系較好的人都搜索了一遍,驀然想到了郭四。為什麼
選中郭四?因為李澄波知道郭四這個人的性格比較鹵莽,遇事最容易沖動,如果用“激將法
”去激他,一定可以利用他來報仇。
李澄波在背後幹的這些事,飛鴻一點也不知道,他只顧教銅鐵行的人習武。
打定主意後,李澄波就去拜訪郭四。他用話激郭四:“您的功夫出神入化,真稱得上舉世無
雙,誰敢對你不欽佩?沒想到,黃飛鴻這小子,就像吃錯藥似的,口出狂言竟敢詆毀您的武
藝。”
郭四一聽,忙問:“他說我什麼?你快說!”見郭四上了圈套,李澄波暗自高興,但表面上
他仍裝出一副氣憤的樣子,對郭四說:“他說您的技藝好比小孩子的兒戲,真正打鬥起來一
點用也沒有,如果敢和他較量,彈指可讓您連翻幾個跟鬥。我是因為他的話有損于老朋友的
聲譽,越想越覺得他太無禮,所以才來告訴您。至於怎樣與他理論一番,那是您的事。”
本來就以鹵莽出名的郭四,聽了這番話後非常生氣,也不辨別這些話的真假,就讓李澄波給
他帶路。李澄波得逞,心裡自是異常高興,他也不管老朋友的勝負,拿起郭四慣用的棍棒,
直奔飛鴻的武館而來。
此時飛鴻正在教徒弟們練武,看見兩人帶棍進來,其中還有上次踢盤被挫敗的那人,心裡已
明白了八九分。但對方還沒向自己挑釁,他不便先發起事端,就靜觀其變。
進武館內後,李澄波遠遠地指著飛鴻對郭四說:“他就是狂貶您的小子黃飛鴻!”
郭四上前拍著胸瞪著眼怒斥飛鴻:“我與你各處一方,毫無關系,為什麼誹謗你爺爺我?難
道從來沒聽說過‘棍王’郭四爺嗎?來吧,今天我與你比個高低,誰高誰低,立馬可見,不
要全憑一張嘴胡說八道。”
看見郭四與李澄波同來,飛鴻知道郭一定是被李煽風點火“激將”而來的,既然他是為言所
惑,飛鴻於是向他解釋說:“咱們彼此從來沒見過面,我也不瞭解你,為什麼要以難聽的話
誹謗你呢,希望你仔細想想這個問題,不要被人家所利用。”
郭四說:“世上的事,不可能空穴來風。如果你沒說過,誰敢編出這話來。不用多解釋了,
解釋也沒用,我既然來了,除了較量之外,絕沒有其他解決的辦法。”說完,把李澄波帶來
的棍棒握在手上。
飛鴻看見他已抄傢伙,為防他突然襲擊,也趕忙拿起棍棒,雙方一觸即發。怒氣未消的郭四
先發起進攻,他來不及審視飛鴻所布的是哪種守勢,就以“蜻蜓點水棍法”,快速搗向飛鴻
胸前。飛鴻用棍迎擊將其棍擋住,並抓住機會反攻以“削竹連枝棍法”,抓住兩棍相交的那
一刹那,突然運棍沿對方棍杆斜削郭四先鋒手之指。假如被他削到,就不能再握棍,打敗對
手不需多久。
郭四畢竟有“棍王”之稱,他的功夫也相當老到。只見他急忙將棍往後一割,先避開攻來之
勢,扭馬斜走,反過棍來攻擊飛鴻的兩脅。飛鴻見對方棍勢兇惡,也急斜伏用棍往上迎架,
從而轉化成“披身伏虎”架式,運棍橫掃對手。郭四連忙垂下棍保護自己的腳,飛鴻見狀乘
機用“下穿魚棍法”攻擊,舉棍插到郭四兩隻持棍手中間,奮力往外一撥!
這一招果然厲害,由於飛鴻用力太猛,郭四把持不住,手中的棍飛落在地上。手中沒了棍,
“棍王”就不成其為“棍王”了,如何敢再打下去。郭四急忙奪門而逃,李澄波見狀只得跟
著他一起逃走。
自從打敗李澄波、郭四後,飛鴻的名聲越來越大,慕名而來投師的人非常多,不到一個月,
已是學徒盈門。
看到上門拜師的人如此之多,陸正剛早已按捺不住學武拜師之心。他到飛鴻這裡以“打雜”
的身分留下來,目的就是要學武藝,跟著飛鴻上街賣藝也有這麼長時間,耳濡目染也學到了
不少招式。但他覺得自己沒有正式拜師,沒名沒分的,將來終究是件憾事。武林中人講究師
出何門,這是衆所周知的事。飛鴻師承諸多名師,武藝之高已多次得到證實,若能拜在他的
門下,也是三生有幸。
陸正剛這樣想,就找到飛鴻說:“我也要拜你為師,請你收我為徒吧!”
飛鴻聽到這話,笑道:“怕被人家搶了大師兄的位置呀?我早就把你當成自己人了,你不會
把我當外人吧?”
“話雖這麼說,但凡事總得有個說法。我沒有正式拜師,沒有舉行正式的拜師儀式,畢竟名
不正言不順。你要是不嫌我愚笨,那就請你答應我的要求吧!”
飛鴻見正剛說得這麼認真,態度這麼誠懇,就答應了他的請求。陸正剛準備請酒拜師,飛鴻
說:“拜師酒就免了吧,你又不是新來的,以後好好學就行了。”
陸正剛見飛鴻這麼說,心裡甚是高興。當著衆人的面,他說:“拜師酒可以免,拜師禮節不
能免。就請師傅坐好,受弟子正剛一拜吧!”飛鴻只得依他,搬了張椅子坐在那裡。準備就
緒,陸正剛跪在飛鴻面前叩了個頭,算是正式拜了師。
武林中講究門派,許多人認為師傅的絕技往往只傳給自己的得意弟子,以光耀門派。如果連
弟子的資格都沒取得,怎麼能得到師傅的真傳呢?陸正剛行了拜師之禮,一顆心總算放了下
來。
廣州的三欄行(即果欄、菜欄、魚欄)是一個較龐大的行業,他們從事的是人們日常生活必
不可少的的買賣,天天與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時常會有大大小小的糾紛發生。三欄行內部
比較團結,行中都有練武的風氣。飛鴻打敗幾個武師的事傳到三欄行中,三欄行中的人都很
敬佩飛鴻,他們想請飛鴻當武術教頭。
一天,三欄行的代表找到了飛鴻的武館,準備當面提出這件事。代表進了武館門,問哪位是
黃飛鴻大師傅?陸正剛朝裡屋喊了一聲:“師傅,有人找!”飛鴻聽到喊聲,放下手中的武
術書籍走出來,對三欄行的代表說:“我就是黃飛鴻,請問找我有什麼事?”
代表見到飛鴻,多少感到有點意外。飛鴻中等個,長得結結實實,一雙濃眉大眼,顯得炯炯
有神。一看就知道,這是一位練武之人。令他們感到有點意外的是,黃飛鴻大師傅怎麼這麼
年輕?他那對眼珠東轉西轉的,臉上顯然還帶著幾分稚氣。
“沒想到,黃師傅這麼年輕,真是年輕有為,後生可畏呀!”
飛鴻不好意思地說:“謝謝誇獎,年輕有為不敢當,開館混口飯吃,還望多多關照!”
客氣一番後,飛鴻接著說:“言歸正傳,你們幾位來找我,是不是想跟我學武?”
其中一位代表說:“讓你猜對了,但想跟你學武的不是幾位,而是一大群人。”
另一位代表告訴飛鴻:“我們是三欄行的,代表行內的同仁來找黃師傅,想聘請你做行中的
武術教頭,不知你是否肯賞臉?”
同來的一位代表說:“薪水的事好商量,隻要你肯屈就,我們一定會讓你滿意。”
飛鴻見對方彬彬有禮,也就欣然答應去做三欄行的武術教練:“至於薪金的事,你們看著給
就行了。身外之物,不必太當回事。”
見飛鴻如此爽快就答應下來,代表們心下也很高興。臨走之前,一位代表忍不住還要問飛鴻
:“恕我冒昧,敢問黃師傅今年多大了?”
飛鴻用手一比劃:“18啦!”陸正剛插嘴說:“不是嫌我師傅太年輕吧?告訴你們,我師傅
12歲就打敗過武師鄭大雄博得‘少年英雄’的美名!”
“多嘴!” 飛鴻制止陸正剛往下說:“哪有像你這樣黃婆賣瓜的,不怕人家笑話?”
代表們一起回答說:“黃師傅的武功如雷貫耳,實力非凡自不必多說,正因為如此我們才特
地上門請尊駕光臨指教,請不要多心。”
“哪裡,哪裡,不過徒弟的一句玩笑話而已,不必當真。”
問飛鴻年紀的那位代表也說:“因為黃師傅年輕有為,我才更想知道他的年紀。本人對黃師
傅由衷敬佩,別無他意,請原諒我的冒昧。”就這樣,飛鴻不久成為廣州三欄行的武術教練
。那年是1872年,飛鴻18歲。
徒弟多了,武館熱鬧起來,飛鴻比以前也忙了許多。他與父母商量,讓他們也到廣州來。他
對父母說:“光靠賣武是不夠的,我們家在佛山的藥店辦的很好,而廣州是個大城市,潛力
很大。所以,應該考慮把廣州的藥店開得更大更有名。”
不久,黃麒英聽從了兒子的建議,與飛鴻母親回到廣州。
盡管做了教頭,但飛鴻年輕,所以與其他武館教頭的風格大不相同,他從來不擺架子,不以
師傅自居。他常說師傅與徒弟之間,亦是朋友,假如有尊卑高低之分,有鴻溝之隔,就無法
加深友情。
向徒弟授技之餘,飛鴻喜歡坐下來與鄰居閒聊。他是武林中人,三句不離本行,經常談到武
林故事與武技方面的內容。他所談的,有許多新奇的東西,大家也樂意聽他講。有時他講得
精彩,來往的過路人也有駐足聽講的。
昌隆打鐵鋪有個學徒叫梁寬,偶然路過聽到飛鴻講述武林之事,也留下來邊納涼邊聽他講。
以後每次只要下班路過,都來聽飛鴻談論武藝,而且一定聽飛鴻講完才回鐵鋪去。久而久之
,他與飛鴻就混熟了。
飛鴻飯後休閒,樂得有朋友一起聊天放鬆。有時他也聽別人談天,交換見聞,他的武館門口
,有時就像說書場所一樣。有一天晚飯後他剛到門口,就見梁寬已坐在那等候,就笑著問他
:“阿寬,你是個鐵鋪學徒,應該專心學打鐵這行才對,將來才有所成就。我們這裡所談的
,聽了再多對你又有什麼好處?”
梁寬回答:“黃師傅,你所講的武技等事,比起我師傅教我打鐵的事,我聽起來更感興趣,
留在我腦海中的印跡更深。”
飛鴻對此感到奇怪,問他為什麼喜歡聽武術技擊之事,能否告訴其中的緣故。梁寬告訴飛鴻
,他沒聽飛鴻講武林中事之前,早已對此有濃厚興趣。每次路過市區,碰到演技的,不到散
場他不會離去。
沒等他說完,飛鴻打斷他的話,告訴他:“你錯了,不應該這樣。你不看看,我就懂一些武
藝,對自己又有多大好處。你現在學打鐵,學成了有一技之長,到哪不可混碗飯吃?”
梁寬說:“我認為技擊最值得學,武藝不也是一技之長嗎?如學到真功夫,不也是哪裡都可
以謀生呀!”
飛鴻聽後,微微點了點頭:“你所說的,也有一定道理,但學武這行,必須本身有相當的功
底才可以。我看你不過十三四歲,還沒達到足夠的力量,不要心生雜念,否則學打鐵也永遠
不會有成功出頭之日。”
梁寬不服氣地說:“希望你不要因為我年紀小,就懷疑我的潛力。我雖然是個學徒,但是在
鐵鋪内打鐵,我所舉的鐵錘重量有十多斤,運用時要有相當力氣才行。一般人用鐵錘連錘三
下燒紅了的鐵,就出汗喘氣,我可以連錘十多次,還不用休息,鋪内人都誇我力大。”
停了一下,梁寬接着說:“我的兩隻手也有特别之處,那就是手指特别有力,能把彎曲的鐵
釘拉直。黃師傅,你說我夠不夠學武之力?”
飛鴻仔細打量了一下這位少年,見他額角高寬,手腳粗壯,看樣子是塊打鐵的好料。如今聽
他說得神乎其神,就想試試他到底有幾斤力氣。他打趣說:“阿寬,現在沒有别人在場,我
伸出一隻手,随你如何扳壓,你能將我的手垂下,不但我承認你有力,還帶你去喝茶,請你
飽吃一頓。”一向以力大自負的梁寬,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他沖着飛鴻一笑:“
一言為定!”當飛鴻豎起手後,他就將手卡在飛鴻手上,口數三下,暗自發力。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梁寬也未能將飛鴻的手扳下。殊不知飛鴻因練鐵線拳法,橋手已經鍛煉
得非同一般,他的手臂有如銅澆鐵鑄,梁寬才十三四歲,僅憑幾斤蠻力豈能撼動。梁寬不服
,認為自己用一隻手去壓不下來,是輕敵之緣故,他要兩隻手一齊上,再比一次,飛鴻同意
了。結果憋足勁的梁寬臉漲得通紅,身上出了汗,還是沒能贏飛鴻。
飛鴻開玩笑說:“看來這頓茶飯,你是沒法享受了。”阿寬表示服輸,叩了一個頭,對飛鴻
說:“黃師傅,我很想吃你這頓飯,因為快一年沒吃過酒店的飯了。但我沒有口福吃你這頓
飯,我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正說著,從牆角邊走出一人,那人冷笑著對飛鴻說:“你多少歲了,還與小孩鬥臂力!阿寬
連皮帶骨不到百斤,哪是你對手。有本事找健壯者比試。”說話時,露出一副輕蔑的態度。
飛鴻開始不知道對方是故意來挑釁的,忙解釋說這是與阿寬開開玩笑而已。
來人並不寬容飛鴻:“你和小孩比試,太不自重了。如果實在想與人較量,我願意奉陪!”
年輕的飛鴻,修煉還不是很深,看到對方如此無禮很討厭,就大聲叱之:“你敢冷言冷語譏
諷我?我一動手就可以讓你亡魂喪膽。報上狗名來,我才好動手。”
對方厲聲回答:“你老爺姓徐名百川,是著名教頭大舊二的大徒弟,你天天晚上在這裡妄談
武技,我特地來試試你是否名符其實!”
徐百川邊說邊揮拳向飛鴻迎面打去,飛鴻側身躲過,先讓對方落空,然後從側面發拳攻擊其
脅。徐百川學藝不精,對飛鴻發自側面的拳頭無法消解,中拳後倒退了好幾步。雖未倒地,
然而挑戰時的威風已蕩然無存。
梁寬在一旁暗自驚歎飛鴻的功夫,飛鴻見徐百川連退幾步那狼狽相,嘲笑說:“原來著名教
頭的首徒如此不堪一擊,就像水泡過的豆腐一樣。光有一張吹牛大嘴有何用?我隻是輕輕一
擊你就這樣,假如我用全力,那你骨頭都要拆散了。”
當面被挖苦,令徐百川受不了,他不顧一切揮拳再打向飛鴻,飛鴻本來就討厭這種挑釁者,
他趁徐進拳之際,用橋手一撥,將對方手臂斜擺,同時左手向徐的肩膀胳膊壓逼。二力交替
作用,再猛地一推,徐百川被重力推倒,跌倒在幾尺之外。
飛鴻警告徐百川:“以後不要再自稱是著名教頭的高徒,大言不慚往往會有辱你師傅。你回
去包跌打藥吧!”
技不如人的徐百川,還有什麼話好說,慚愧地掩面而逃。梁寬見飛鴻三兩下就打得徐百川敗
走,大開眼界之餘傾慕之心更加強烈。以後更是從打鐵鋪一下班,就到武館門口等飛鴻。飛
鴻問他怎麼來得這麼勤,他說:“一天不見你,就會若有所失。”飛鴻撫摸著他的頭說:
“你如果喜歡聽武林中的事,我有空一定給你講。”
且說徐百川被飛鴻打敗後,心中很氣,決計報仇,就想向師傅求援。考慮到這一恥辱是自己
惹來的,不敢如實將經過告訴師傅大舊二。他想如果不添油加醋,師傅一定不會替自己出頭
,就編了一段謊話去騙他師傅。他向大舊二討要跌打損傷藥。
徐百川還假裝要給藥費,大舊二說“師徒之間不必計較”這點小錢,執意不收。徐百川於是
請大舊二去喝茶。
大舊二喜歡吃叉燒包,徐百川投其所好,買來熱氣騰騰的叉燒包,自己卻不吃。大舊二忙問
這是為什麼?徐百川告訴他師傅:“弟子有病,吃多了麵食怕對胃不好。”大舊二忙問他害
的是什麼病?徐百川回答說“跌打損傷病”。
大舊二原以為徐百川要跌打損傷藥是代親友要的,聽了這話才明白是徐百川自己受傷了。
“你的傷是跌傷的,還是被人打傷的?你告訴我,我好替你治療,不要留下後患。”
聽了師傅這番話,徐百川故作歎息地說:“如果不是您再三詢問,我真的不敢告訴您。我這
傷是被黃飛鴻打的。”
大舊二問:“黃飛鴻為什麼事打你?”
徐百川編了這樣一件事給大舊二聽:前些天偶然在市區看見黃飛鴻打一個小孩,小孩跪地求
饒後黃飛鴻還在摑他的耳光。任何人見了這種事也會忍不住的,於是就上前勸說。誰知黃飛
鴻不但不聽,反而認為這多管閑事,於是我就說“你要摑就朝我來吧”,黃飛鴻真的就向我
摑來。我先警告他別胡亂動手,告訴他我是大舊二的徒弟。他聽了之後反而仰天大笑說“你
不說是大舊二的徒弟還可饒恕;既然你說是大舊二的徒弟,那我還要多打你幾拳!”就這樣
,我與黃飛鴻在街上動了手……j
“只怪我學藝時間太短,不是黃飛鴻的對手,連中他數拳,所以得了這身病,還有辱師門。
師傅待我病好之後,再懲罰我吧!”
大舊二聽了他的話,氣不打一處來,血往腦門上升。“黃飛鴻小子,敢目中無人,告訴我他
住哪裡,我自有懲治他的辦法!”j
徐百川告訴大舊二,黃飛鴻住第七甫水腳。大舊二於是二話不說,帶著徐百川便找上門來。
上次徐百川落敗走後,飛鴻想到自己曾奚落他,他一定會告訴他師傅來找麻煩。果然不出所
料,大舊二跟在徐百川後面朝第七甫水腳而來。恰好梁寬奉店主之命出來買東西,看見大舊
二師徒面帶怒色朝飛鴻武館方向而來,急忙抄近道趕來給飛鴻報信,目的是讓飛鴻早作準備
。飛鴻向梁寬表示感謝,並說改天請他上茶館吃一頓。
兩人正說著話,大舊二師徒已進了武館大門。“黃飛鴻在不在?如果在趕快出來見我!”
大舊二剛進門就喊,聲音像老虎的咆哮聲一樣。
飛鴻帶著梁寬出來,見兩個人叉手站在廳裡,一個是徐百川,一個是陌生人。飛鴻問他們來
訪為何事,陌生人說:“黃飛鴻,你自己做的事還假裝不知,這不是明知故問嗎?告訴你,
我名叫大舊二,是徐百川的師傅,今天來找你是因為你當著我徒弟的面,污辱了我。我要看
看你的拳頭到底有多大!”
飛鴻開玩笑戲他:“我的拳頭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因此也沒什麼好看的,你怎麼不嫌麻煩
專程來看我的拳頭?”j
“你以為我真的是來看你的拳頭嗎?我是來看你死的時候是怎樣一種狀態!”
話不投機半句多,大舊二手隨言動,一拳向飛鴻當胸打去。
飛鴻側身一閃,笑著說:“你這無知匹夫,敢向我動手。我可與你立約,三招之內我就要把
你打趴下,否則我永世不姓黃!”
飛鴻說完,舒展左手向他面前一揚,誘他迎架。大舊二以為飛鴻舉手攻來,立即揮動手臂遮
擋,卻不知這是飛鴻的誘敵之計。見他出手招架,飛鴻迅速用右手向他橋手肘節一撥,左手
再回來壓迫他的肩膀,順勢發力向他一推,大舊二措手不及,砰然倒地。
這一絕技是飛鴻練了很久的“雙虎爪”,厲害得很。大舊二認為自己是武館教頭,如今與黃
飛鴻剛一交手就被打倒,如不再較量,那武館就別想開下去了,隻有關門一條路。從名譽及
切身利益考慮,他翻身躍起,掄起拳頭又一次向飛鴻撲來。這一拳異常兇猛,一般人肯定只
有躲開其鋒芒再說。但飛鴻武技高超,知道兇猛之拳更有機會可乘,不但不躲避反而舉拳迎
架。兩臂相接,雙方都感到對手的力量之大。飛鴻馬步移前,反手攫握對方肘節,另一隻手
突然又壓向他的肩膀,再順勢一推,大舊二又一次跌倒在地。
飛鴻對倒在地上的大舊二說:“你我本來無怨無仇,所以我用這一手法放倒你就算了,如果
我用拳打你,你想會是什麼結果?小懲大戒,讓你知道我黃飛鴻不是‘泡過的豆腐’,你走
吧!”
大舊二連跌兩次,還有什麼話好說,只有和徐百川一道離開了飛鴻的武館。
目睹飛鴻打敗大舊二師徒,梁寬知道飛鴻功力極深。但見他打敗大舊二用的是和打敗徐百川
相同的技藝,就問他:“你是不是隻會這一種制敵取勝的方法?” 飛鴻說:“這叫雙虎爪,
這種拳法練得較熟,運用起來得心應手,其他方法我也會。”飛鴻舉了黑虎爪、單虎爪等例
子,並念了一首虎爪歌訣給梁寬聽。梁寬認真聽,他講得更起勁。講了一大堆拳法,梁寬聽
後方知飛鴻博採衆長,無非沒使出其他拳法而已。
想拜飛鴻為師的梁寬又問:“您練虎形拳十多年獲得成功,我比較笨,如果練它二十多年,
能否像你一樣練成功?”
聽他這話,飛鴻覺得這少年天真可愛,就用手撫摸他的額頭說:“如果能專心致志,哪有不
成功的道理。”
梁寬於是拜倒在地上說:“您既然這麼說,我這就拜師了!”接連叩了三個頭。
飛鴻讓他起來:“別把頭磕破了,我收你為徒就是了。”
考慮到梁寬家有老母要奉養,飛鴻對他說:“你還是不要放棄打鐵好,白天打鐵,晚上來武
館學武,那就一舉兩得了。”
“謝謝恩師,梁寬遵命!”從此,梁寬便成為飛鴻武館中年紀雖小、悟性卻最高的半工半學
的徒弟。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