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力戰群匪(5)


飛鴻已從他的話中聽出了道,估計陸正剛要走。果然,陸正剛說:“您帶了這麼多徒弟,都
擠在廣州附近,我想也不是個辦法。考慮了許久,我決定到香港去發展,一來可以見世面開
闊眼界,二來也可將師父的武藝和聲名遠播。”
“這是件好事嘛!”飛鴻說:“你在我這裡學武,也有許多年了,武藝長進了不少。該教你
的,我大都教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只要感情在,師徒間還可以經常走動嘛!”
正剛聽了這話,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說:“師父這樣說,正剛心裡就好受些了。這件事我
還會去稟告師公,希望得到他老人家的同意。”
黃麒英收到陸正剛帶去的口信,特意回信一封帶給陸正剛。信中他表示同意正剛去香港發展
,希望他把黃家的藥丸藥散在香港也打開銷售市場。
陸正剛走時,飛鴻給他送行。對他去香港開館一事該注意的事項,反反複複地叮囑。正剛上
船的時候,拉著飛鴻的手說:“您就放心吧,我在那邊還有親戚朋友。”
陸正剛走後,飛鴻有一段時間很不習慣,好在還有梁寬等弟子常在武館陪伴,師徒間學武聊
天,倒也不會感到寂寞。飛鴻設館授徒,在不長的一段時間裡,發生了好幾起踢盤事件,都
被他打退了。因此他的名聲更大,愛好武術的人紛紛上門拜師。不久,陳殿標、淩雲階、帥
老彥、帥老鬱等人相繼拜飛鴻為師,飛鴻的徒弟中又多了幾位不俗的高手。飛鴻自己忙不過
來,考慮到梁寬學藝刻苦,功夫已學得不錯,飛鴻便讓梁寬擔任武館助教一職,並讓他辭去
了打鐵店學徒一職,搬到武館來居住。
光陰似箭,轉眼又半年過去了。這半年對飛鴻來說過得是飛快的,可對陸正剛來說卻並不輕
鬆。初到香港這塊地方,盡管有幾個親友,畢竟人生地不熟,要重新打開一個局面並非易事
。但不管怎麼說,經過半年的努力,陸正剛總算把店面租下來了,武館也辦起來了。又過了
一段時間,陸正剛托人從香港帶了封信給飛鴻。信中說,他在香港大笪地辦起了武館,生草
藥店鋪也開張了,盡管一切剛剛起步,但總算走上了正軌,希望師父有空的話到香港來看看
,敘敘離別之情。
飛鴻從未去過香港,收到陸正剛的信後,禁不住有點心動。他請示父親說:“兒子很想去香
港會晤正剛,不知老爸以為如何?”
黃麒英想,飛鴻的徒弟都開武館了,飛鴻都要成師公了,沒有必要像過去那樣,還把他當小
孩子看。黃麒英同意飛鴻去香港看看,讓他長長見識。
那時去香港,大多靠水路前往。得到父親允許後,飛鴻立即買了船票直航香港。
輪船終於靠了岸,飛鴻生平第一次登上了港島。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其歷史可上
溯到新石器中期,最早生活在這裡的居民是百越族的一支,他們以捕魚獵獸為生,不從事農
業生産。秦始皇在西元前214年派出南征軍擊敗了百越族,將嶺南納入秦朝版圖。以後中原
文化傳至嶺南,香港人不再固守單一的漁獵,而是漁獵農耕並重。晉代香港歸東莞郡寶安縣
管轄,唐肅宗時又隸屬廣州郡東莞縣……對香港的曆史,飛鴻略知一些。
而今物是人非,香港還是過去這塊土地,但經過兩次鴉片戰爭,飛鴻腳踩的這塊土地已經成
為英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對於近年的歷史,飛鴻是比較清楚的。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腐敗
無能的清廷於1842年8月29日簽訂《南京條約》,將香港割讓給英國以求和。然而靠割地賠
款來苟安,絕對不可能長治久安。帝國主義的欲望是永遠得不到滿足的,1856年10月,也即
飛鴻剛出世兩個月左右,英國又找藉口挑起了第二次鴉片戰爭。到1860年以後,英帝國主義
侵佔了港島以及南九龍半島,並準備霸佔整個九龍半島。
自從1841年1月26日英軍正式占領香港島,港島到處都可以看到紅頭髮藍眼睛的“番鬼”
(外國佬)。飛鴻走在香港大街上,看到的是米字旗,聽到的是“嘰裡渣啦”的英國話,心
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這是中國的領土啊,腐敗的清廷,你怎麼拱手就送人了?!
按照陸正剛提供的地址,飛鴻一路找過去,終於找到了設在荷裡活道的陸正剛武館。師徒相
見,自然是萬分高興。師徒倆握手,接著互道了分別後的情況。
陸正剛這間武館,前座出售跌打藥,後座則是練武場,屋的一角則是臥室。陸正剛嫌外面太
吵,有礙和師父聊天,就把飛鴻帶到內屋。他吩咐人置辦了好酒好菜為飛鴻接風洗塵,然後
繼續陪飛鴻聊天。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