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勇鬥洋犬(2)


飛鴻先示範了兩遍,整套動作既吸取佛家拳的淩厲攻勢,又吸收洪家拳的嚴密守勢,拳勢威
武,剛柔並用,長短兼施,後來成為黃飛鴻這一門派的代表性拳法。飛鴻讓梁寬練習幾遍,
悟性高的梁寬演示得非常好。飛鴻很高興,不停地誇梁寬:“好!就這樣,不錯!”
梁寬最近難得看到飛鴻如此高興,他知道因為香港洋狗的事一直壓在他心上。如今見師傅高
興,他便想孝敬一下師父。師父喜歡吃叉燒包,他托人打聽何處的叉燒包最好。有人告訴他
第四甫有家叫桂香樓的,叉燒包美味可口,全廣州無店可比。於是,他打定主意去桂香樓買
叉燒包。此地離第四甫並不太遠,梁寬於是直奔桂香樓。剛到桂香樓口,就聽得裡面人聲鼎
沸,有不少顧客紛紛下樓。梁寬年輕好事,知道裡面出事了還要去探個究竟。上樓後,看見
裡面有個人正在拍桌子大罵,旁邊好幾個人在向他解釋和賠不是。沒走的食客則交頭接耳,
議論紛紛。


梁寬悄悄地問旁邊的食客到底怎麼回事,有人告訴他:別管閑事,否則惹火上身。別人越是
這麼說,梁寬就越想過問。終於還是被他從一位食客那裡問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拍桌子罵人的叫周南,在第二甫遠馨包辦筵席酒家做廚師,拜這裡的麥洪為師。麥洪武藝不
錯,就是收徒弟不重人品,只要繳納學徒費,雞鳴狗盜之徒全收。周南在那種環境中學藝,
自然沾上了不少惡習。原來他就有武功基礎,再跟麥洪學習,不過兩三年時間,他的武藝就
成了麥洪徒弟中最高的了。麥洪把他當成左右手,他更加倡狂,經常在外欺負善良人,一兩
句話不投機就大打出手。
這次周南帶了他養的一隻鵪鶉來品茶,為給鵪鶉驅寒,他潑掉茶樓裝在茶盅中的茶葉,將鵪
鶉放在茶盅裡,蓋上茶杯蓋子。倒茶水的夥計給他倒水泡茶,不知杯中有鵪鶉,打開茶杯蓋
後,鵪鶉飛走了。周南大罵,要夥計賠他的鳥,並說不賠的話要砸爛店裡的一切。老闆不在
,掌櫃的不敢擅自作主賠付,因此他大吵大鬧。
這種邪惡歪徒,說不定是故意找碴敲詐。梁寬忍不住上前說:“揭蓋沖水是夥計的職責,鵪
鶉鳥飛走了也不過值二三十個銅錢,為此生氣不值得。你不是個傻子,你認為我說的在理不
在理?”
見有人敢多事,周南一拳打在桌上:“你是什麼人,敢向老子替夥計說情?你小子既想主持
公道,這鳥就由你來賠好了!”
梁寬見周南如此倡狂,有點看不過去,就說:“既然你這麼不講道理,我也就不必跟你客氣
了!告訴你,我叫梁寬,今天就是想主持公道。你把鳥放在茶盅裡,那是你自己的錯,不用
賠!”
周南一聽這話,更加生氣。他說:“公道與不公道,都在我的拳頭上。你小子想主持公道,
得先問問我的拳頭才行!”
梁寬怒火頓起,他把拳頭一揮說:“既然如此,不妨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本少爺的拳頭!”
周南兩眼冒火,不再多說,搶先向梁寬一拳打去。梁寬跟飛鴻學武這麼久,正想找機會檢驗
一下武藝。見周南一拳打來,梁寬以虎鶴雙形拳中的“美人照鏡”式應對,他將臂往上一提
,同時往下一割,先使周南的馬步跟著牽動,緊接著梁寬左拳隨割勢迅速打出。
周南差點被這一拳擊中,他急忙退馬回避。吃驚之餘,他意識到今天碰到對手了。在衆目睽
睽之下,為顧及面子,他於是又揮拳撲向梁寬。


梁寬見狀,邊迎架邊轉化成勾彈腳法:右手先向對方橋手一圈,帶下對方之手;左手向他胸
部一推,同時偷偷將腳插入對方馬內,往外用力一彈。這勾彈腳法是飛鴻教他的“殺手鐧”
之一,上下夾攻,厲害非同一般!周南豈能抵擋得住,踉踉蹌蹌地跌倒在樓上。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