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勇鬥洋犬(4)


一天中午,飛鴻正在午休,梁寬進來說:“師父,正剛師兄帶了一個人來拜訪您。”
聽說陸正剛來了,飛鴻趕忙起身迎客。只見陸正剛與一陌生人已坐在廳堂裡,飛鴻趕緊過去
與他們握手。陸正剛還沒開口,飛鴻已知其來意,但他不想主動道破此事。
陸正剛是個直性子人,寒暄幾句後,直奔主題:“無事不登三寶殿。你為什麼不問我為何而
來呢?我想不說出來你也知道了。”
他將帶來的陌生人介紹給飛鴻:“他叫符祥,年前師傅在香港水坑口一架,他也參加了打鬥
。我為什麼帶他來拜訪您,因為您還把年前那樁事放在心上,不敢到香港來。”
陸正剛接著說:“說實在的,開始他們這幫人不是不記恨您,但更欽佩您的武藝超群。現在
他們已經不記恨您了,我如寫信告訴您,您可能不會相信,所以我就帶符祥親自上門拜訪,
目的是讓您不要再有顧慮。”
符祥拱手向飛鴻表示歉意,說當時冒犯,還望多多原諒。他還說:“假如沒有這回事,哪裡
能知道您武功蓋世呢。俗話說得好,不打不相識,這也是武林中常有的事。日前聽陸師傅說
,您對過去那件事還有顧慮,不便來香港鬥洋犬,故特地隨他來拜訪您,就是要告訴您我們
在這件事上已達成一緻諒解,並向您致歉。”
飛鴻聽他這麼一說,心裡反而有點不好意思,就謙遜地說:“當時不自量力,冒犯了你們,
假如不是你們高擡貴手,我怎能生還。”雙方相互謙讓,於是前嫌盡釋。飛鴻為陸、符兩人
置酒筵接風洗塵,酒席上飛鴻問起歐洲人設擂臺讓狗與人鬥一事:“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符祥說:“這頭狼狗相當厲害,自從洋人在大笪地設擂臺以來,香港武林中人不少都敗在它
的爪牙下。我武館的教頭,也被這條狼狗咬得鮮血淋漓。我們武館向來以武勇而著稱,這一
點在全香港都有名。現在敗在一條狼狗下,武館聲譽受損不說,我們炎黃子孫的臉往何處擱
?想來想去,除了先生您之外,恐怕真的無人能制服這條狼狗。”
停了片刻,符祥接著說:“為了給旅港華人爭回臉面,所以我不顧冒失,隨陸師傅來見您,
請求您到香港來攻擂。此舉絕不是僅僅為我自己的武館著想,更重要的是要一洗華人的恥辱
啊!”
“我也是中國人,為華人雪恥,是義不容辭之事。香港之行,我去!”
既然武館教頭都不是狼狗的對手,飛鴻覺得此事不可蠻幹。要制服這頭畜牲,不先觀察它搏
鬥時的動作如何是很難辦的。飛鴻對陸正剛和符祥說:“據你們這麼說,這頭洋狗如不是久
經訓練,它的主人是不敢讓它與人搏鬥的。再說這條狼狗從外國來,它經歷的搏鬥場次也一
定很多。據我個人推測,它不僅爪子和牙齒厲害,個性也機敏,不是一般的好鬥之狗。我們
要先瞭解這條狼狗搏鬥的特點再打。”


飛鴻答應前往香港與惡狗一鬥,陸正剛與符祥自然高興。飛鴻還提出:“你武館的教頭當時
挫敗的情況,你一定親眼目睹了,能否將這條惡狗攻擊人的情形描述給我?”
符祥說,這條狗與人搏鬥時,開始前伏在地上蓄勢,然後奔上前像老虎一樣猛撲過來,它攻
擊人時有個特點,就是攻下門為多,偶然也有躍起咬人肩膀的時候。一旦被它咬住,它亂搖
亂擺,不到被咬的人鮮血橫流,它是絕不鬆口。最奇怪的是,這狼狗一見人流血,就站立不
動,被咬的人逃走,它也不追。
“這正好說明,這畜牲訓練有素。” 飛鴻表示:“與它搏鬥前,無論如何也要先看看它搏
鬥時的情形再說。”
飛鴻答應去香港,就已經使陸、符二人心滿意足,他們哪還敢多說什麼呢?第二天,飛鴻吩
咐梁寬代他負責打理武館的事,他隨陸正剛、符祥前往香港。到香港後,陸正剛好吃好喝招
待他,符祥武館內的那些人,都來與飛鴻見面。
又過了一天,飛鴻隨大家一起來到大笪地洋人擺擂臺的地方。到了現場,看見這裡用幾根大
木頭支撐著一個像蒙古包式的大帳篷,四周用繩子綁在地上。門口有幾個洋人操著洋鼓,搖
著鈴向路人不停招手以此招攬觀衆。場地外面,掛著一幅繪著大狼狗的大油畫。
洋人用一口不倫不類的漢語,邀請路人購票看人與狗搏鬥。由於此事被炒作,前來觀戰者還
真不少。陸正剛等買好票,飛鴻和大家一起到場內觀看。坐下沒多久,幕後鈴聲響起,很快
就看見一個高大的洋鬼子,帶著華人翻譯和他的大狼狗出現在擂臺上。
洋鬼子向觀衆脫下帽子算是禮節,然後“嘰哩哇啦”說了一頓算是開場白。華人翻譯轉譯說
:洋人說他帶著這條狼狗漫遊世界,曾和各國的勇士賽鬥,沒有人能贏它的。今天來到香港
,不論什麼人都可以與狼狗較量,但必須脫衣服赤膊上陣,不準暗藏利器及迷魂藥劑。贏了
可獲50港元,敗者只要交5港幣。
“至於搏鬥時,雙方死傷,各按天命,不得藉此以生枝節!聽清楚了沒有?”翻譯譯述完畢
,洋鬼子帶著狼狗繞場一周。轉到飛鴻這邊時,飛鴻發現這條狼狗健壯得像小牛犢。狼犬一
咧嘴,可以看見它的牙齒又尖又粗,狗眼暴出卻藏著兇光,一看就知道是英國的物種。飛鴻
想先看別人與它相鬥,靜候今天是否有人上場。
過了一會,台下有位身強力壯的漢子站起來,表示願意上臺鬥狗。洋鬼子把他叫上臺,打開
本子讓他簽名,洋鬼子自己也在上面署上名字,這就算雙方簽訂了協議了。接著,洋鬼子讓
那壯漢先交5港元做押金。
辦好了手續,壯漢先脫衣後緊腰帶,然後等待出擊。洋鬼子將狼狗帶到場地的左邊,搖鈴讓
雙方準備搏鬥。三聲鈴聲響過,人獸大戰開始了!壯漢揮拳打向狼狗頭部,那狗長長叫了一
聲敏捷地避開,再張開口撲上前來,想咬壯漢的腳。壯漢見狀,趕緊扭馬避開,並乘勢轉身
,再次快速用拳猛擊狼狗的頭。
但是這隻狼狗特別狡猾,看見壯漢劈拳過來,趕緊掉頭走開,躲過危險之後立即又回頭進攻
。趁壯漢一不留神,它反身撲上去猛咬壯漢的小腿。那人連忙俯下身舒張兩手想抓狼狗的頭
,然後像武松打虎一樣擊斃它,但狼狗卻低頭躲了過去。
陸正剛邊看邊對飛鴻說:“看上去這人的身手不凡,估計不要多久就將打敗這條狼狗,用不
著師父去搏鬥了。”
飛鴻搖頭說:“我的看法與你不一樣,我敢打賭這人必敗無疑。”
陸正剛問他為什麼,他就說:“這個人所有的攻勢,都是沖著狗頭而去,這種打法如果是對
人,不能說不行。但用來鬥狗,那就白費力了,而且容易讓狗鑽空子。因為狗的高度不如人
,要打它的頭,你必須俯身下去打,彎腰俯身的時候,人的中下門戶往往防守鬆弛,自露破
綻。相反,狼狗攻人,最擅長的就是下三路。你看壯漢打狗頭,幾次都被狗躲過去了,他還
不知改變打法而一味打狗頭,打不著狗總要讓狗抓住機會的,我敢肯定他不久就會被狗所咬
。”陸正剛聽後,覺得師父說的有道理。
擂臺上,人與狗相持了20分鐘之後,壯漢漸漸感到有些疲憊,汗如雨下,氣也喘起來了。那
條惡狗突然乘勢而起,猛撲過去咬壯漢的小腿。那人躲避不及,被狼狗咬住,痛得大叫一聲
,倒在地上。那狼狗未見血,還緊緊咬住他不放。洋鬼子得意地大笑起來,吹口哨將狗招回
,那狼狗這才鬆口,奔過來倚靠在他的腳下。
飛鴻在琢磨戰勝狼狗的辦法。後來又有幾個人到擂臺上與狼狗搏鬥,但都敗在狗爪之下。洋
鬼子非常得意,笑著問:“還有沒有人與我的愛犬賽鬥?”笑裡顯然含有鄙視之意,讓人聽
了極不舒服。於是人群中又有一大個子入場,誓與洋狗決一雌雄。
“叮當,叮當,叮當!”三聲鈴響之後,又一場人獸大戰拉開序幕。此時這條惡狗已接連咬
傷挫敗多人,它的兇殘性更大,還沒開鬥就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又粗又利的大牙。它目露兇
光,兇猛得像隻老虎。聽到鈴響,那狼狗就如有職業敏感似的向人猛撲過來。大個子見狀,
嚇得趕忙示意“認輸”,掉頭就跑。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