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義薄雲天(1)
前言:武林中人仗義行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成了常有之事。梁寬替和盛店工人打抱不
平,驅除了武林敗類。飛鴻自己在香港為小販彭玉主持公道,結果招來數十人圍攻。他施展
所學的各種絕招,殺開一條血路,卻不幸遁入一條死巷子。危急關頭,一位少女在樓上向他
招手示意……陸正剛從澳門回港,師父生死未卜,他將如何面對?



從廣州來的兩個人,是代梁寬來徵求飛鴻意見的。飛鴻從兩個陌生人口中瞭解到大緻情況後
,認為這不是件小事,便收拾東西匆匆回廣州。師傅回來,梁寬不知他到底同意不同意他請
示的事,心裡十五隻吊桶七上八下。飛鴻先不表態,讓梁寬先把這件事的前後經過詳細地介
紹一遍,因為他不能只聽兩個陌生人說的。
梁寬只得遵命,從頭到尾把事情的經過講給飛鴻聽。
原來,飛鴻把武館裡的事交由梁寬代理後趕往香港鬥惡犬,梁寬受命後不敢有絲毫怠慢。飛
鴻將一些跌打損傷藥的配製方法和一些武藝絕技都傳授給了梁寬,對梁寬的偏愛可見一般。
為了不讓師父擔心,飛鴻走後梁寬每天足不出館,邊守館賣藥邊指導師弟們習武。
大約是在飛鴻走後的第三天,有人到武館裡來請梁寬出去治傷,梁寬問傷者在何處,住在哪
裡?對方回答說,傷者住韭菜欄附近的榮華里,受傷部位是腿部,動彈不了,所以只好託他
來請醫師去診治。
救死扶傷是醫者的道義,師傅一向都以“義”字當先,梁寬謹記師訓,帶上藥箱就隨這個人
前往榮華里。到了傷者的住處,只見他躺在床上,不時地呻吟。梁寬邊檢查他的傷口,邊問
他怎麼受傷的?傷者有氣無力地說,是被人打傷的。
梁寬開始沒太在意,以為塗點跌打藥酒,吃幾粒跌打丸就會好的。沒想到給傷者塗藥時,一
挨到傷口對方痛得哇哇直叫。再一檢查,發現傷者的大腿骨已脫臼,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治
好。
“你傷得不輕呀,沒有較長的一段時間,恐怕好不了。”梁寬如實相告。
傷者難過地說:“真是這樣的話,我就要被餓死了。”據傷者介紹,他是一家商店的員工,
傷是他師傅打的。梁寬一驚:還有這麼狠毒的師傅?打傷了徒弟也不聞不問?梁寬要他把情
況詳細說說。
傷者說他叫尤忠,在“和盛”韭菜欄做工。老版因為工人們閑暇時經常聚賭,不忍心看到工
人們的血汗錢白白賭掉,就請了一個叫謝榮的武師教他們習武。這個謝榮非常貪婪,經常要
學徒的工人孝敬他,那些沒錢滿足他慾壑的人,在練武時常常被他藉故打傷,尤忠就是其中
一個。梁寬聽尤忠這麼一說,忍不住蹦出一句:“豈有此理!”照尤忠這麼說,這謝榮豈不
是武林中的敗類?梁寬當即表示不收尤忠的醫藥費,只要求尤忠帶他去會會謝榮。尤忠表示
,腿稍能動就可以帶梁寬去。由於梁寬精心治療,沒過幾天尤忠就可拄著拐杖行走,於是他
帶著梁寬來到練武的地方。
梁寬進去之後,先觀察武師謝榮如何教徒。坐了片刻,聽見謝榮問一工人:“阿成,我讓你
準備的跌打藥酒費用,準備了沒有?”
被問的工人說:“手頭較緊,等店主發了工資才能送到。”
謝榮面露怒色,讓阿成表演一下昨天教的“通天炮拳法”。藉故說阿成演示得不對,謝榮手
把手教拳時,扭著阿成的手將他摔傷。
尤忠的話沒有假!梁寬當時就上前指出謝榮用心狠毒。謝榮問梁寬是誰,敢在這裡指手畫腳
?梁寬報上姓名,再次譴責謝榮無德。謝榮說:“你要是來學的話,我也照樣摔你!”
“那就請你多指教了!”梁寬說完就上前,有意擺出一個“通天炮”架式讓謝榮來摔。一接
手,雙方便真刀真槍幹了起來。梁寬以白虎獻爪法攻擊,謝榮教武多年手腳也很靈活,躲過
虎爪後發掌猛推梁寬。梁寬在垂臂防守的同時,用腿橫掃對手。雙方打了好幾個回合,一時
未分勝負。
經過幾個回合,梁寬摸清了對手底細,用師傅教的“八分箭法”誘敵上鈎。謝榮以為梁寬已
處守勢,揮拳猛沖,只見梁寬左掌向他一穿,右拳從側出擊。未及提防的謝榮中了一記重拳
,正要變勢抵禦,梁寬的猛掌又來了,躲閃不及,又遭一擊。連受二擊,謝榮跌倒在地。學
武的工人們暗自為梁寬叫好。梁寬沒有乘勝猛打,而是問謝榮敢不敢再打?謝榮知道不是梁
寬對手,哪敢再戰,起來後指責梁寬不該來踢他的盤。
梁寬正色指出:“我不是來踢盤的,只是看不慣你這種卑鄙行為。前些天你打傷尤忠,今天
又見你藉故摔傷阿成,你無非要詐人家孝敬的錢而已。你用心歹毒,哪有這樣當師傅的?”
梁寬警告他,如果還要做人家的師傅,就要改掉這些壞品德,否則還會有更大的麻煩惹禍上
身!


飛鴻聽到這裡,問梁寬:“這事不就完了嗎?”
“沒有呢!”梁寬喝了口茶,繼續往下講。
謝榮臨走時,對梁寬恨得咬牙切齒,他表示一定會讓梁寬嘗到厲害,到時候來求他用跌打損
傷藥治傷。“和盛”店裡的工人們,都不滿謝榮的為人,雖然表面沒說,內心都憋了一股怨
氣。現在看到他被梁寬打翻,心想他武藝也不過如此,也就更瞧不起他了。輪到學武的時間
,這些工人都找理由出去不聽他的課。沒有人聽他的課,謝榮想賺這份錢也沒法賺,只好不
辭而別。
謝榮不當教練後,和盛店的工人就想請梁寬做教頭,梁寬覺得不妥,未答應。而謝榮落敗後
,耿耿於懷,挖空心思想找人來替自己雪恥。想到自己的好友“鐵錘渣”一拳能在牆上打個
洞,謝榮就去求他幫忙。
“鐵錘渣”聽說謝榮“無緣無故”被人踢盤砸了飯碗,也為謝榮憤憤不平。謝榮趁機添油加
醋,把梁寬的無禮描述了一番。作為謝的好友,不能坐視朋友有事而不管,“鐵錘渣”當即
表示要為謝榮擺平此事。為找到梁寬,他們先到“和盛”店找尤忠。尤忠見謝榮氣勢洶洶,
身邊還帶著人高馬大的人,心生害怕,就把梁寬的地址告訴了他們。謝榮和“鐵錘渣”直奔
第七甫水腳。
梁寬見謝榮帶一羅漢上門,知道是來複仇的,他沉住氣與他們周旋,拱手笑著說:“謝師傅
大駕光臨,不知為何事?”謝榮說:“誰與你嬉笑,我這次來是為取你的狗命的!”
年輕氣盛的梁寬聽他這麼一說,也就不再那麼客氣了,拍著胸脯說:“你敢說這種大話?我
一動手你就會重蹈韭菜欄的覆轍。你已經嘗過我拳頭的滋味,如果自不量力再打,你會傷得
比上次更重!”
“鐵錘渣”指著梁寬罵道:“你小子的拳頭什麼滋味,他嘗過了可我還沒嘗過,而我的拳頭
味道更好,你想嘗嘗嗎?”“鐵錘渣”說完,就向梁寬一拳打來。
梁寬出手迎架,兩臂相接,則感覺到對手拳重力大,非謝榮可比。遇上勁敵,梁寬不敢輕敵
,急忙蹲下身去,用腳橫掃對方馬步。見梁寬施展“掃把腳法”,“鐵錘渣”躍起躲避。梁
寬一擊不中,用力過猛,自己差點倒地。“鐵錘渣”深知要以“快”、“重”二字才能取勝
,隨即施以一頓快拳。梁寬忙用“貓兒洗面”應對,幾招之後再轉化“雙弓千字法”反攻。
“鐵錘渣”功夫也相當老道,他以“三星掛哨拳法”對付梁寬的“千字手”,一連三次發拳
,攻勢相當猛。梁寬畢竟是飛鴻高徒,他用“左右獻花”架式,分化攻來的“掛哨”手段,
然後用飛鴻教他的“無影腳”,騰腳向對方猛踢。“無影腳”飛鴻是不輕易傳人的,因為此
招太狠容易緻人於死地。梁寬初試“無影腳”,果然出手不凡,“鐵錘渣”中踢之後飛倒在
門外,躺在地上半天沒動靜。梁寬以為他死了,過去一看嘴裡還在有氣無力地呻吟,他這才
舒了一口氣。
此事被尤忠帶來觀戰的“和盛”店工人看得一清二楚,大家都誇梁寬武藝高強。而尤忠的傷
這麼快就被治好了許多,又知其治傷技術也很了不得。大家商量之後,還是想讓梁寬頂替謝
榮之職,當他們的教頭。他們派人來找梁寬,梁寬覺得盛情難卻,又不敢擅自作主,就把飛
鴻在香港的地址告訴了他們:“你們找我師傅去說吧!”
“和盛”店的人聽說飛鴻到香港去鬥惡犬,為華人爭氣,更佩服這師徒倆。他們估計一時半
會兒飛鴻回不了廣州,就派了店裡一名副掌櫃帶著一個同伴到香港找飛鴻。副掌櫃見過飛鴻
後開門見山地提出要聘梁寬為店裡工人的教頭,這就有了香港那一幕。
聽完梁寬的述說,飛鴻批評梁寬說:“都是武林中人,應該惺惺相惜,為什麼不能好好規勸
對方,而要去踢人家的盤呢?”
梁寬跪下說:“徒弟出於一時義憤,還請師父息怒。對謝榮這樣的敗類不加懲罰,有違武德
武道。師父願打願罰,徒弟悉聽尊便。”
飛鴻對梁寬說:“你說的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但你以後要記住,切莫恃武逞強,否則你我
就不再是師徒,我沒有你這樣的弟子!”
梁寬說:“徒弟記住了。”
飛鴻讓他起來:“好好想一想我說的話,年輕氣盛惹禍上身,到時候吃了虧後悔就遲了。”
話雖這麼說,飛鴻心裡還是能理解梁寬的。路見不平,換上自己也會拔刀相助,何況梁寬年
紀輕輕血氣方剛呢!沒過兩天,“和盛”店的副掌櫃和一幫工人又到武館來,請求飛鴻答應
讓梁寬出任他們的教頭,大家言辭懇切,飛鴻只好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轉眼過去了好幾個月。飛鴻見武館生意不錯,徒弟教了不少,跌打損傷藥也遠近聞名,
就想出去走走。正巧陸正剛來信,說他在香港也漸漸打開了局面,邀請師傅有空的話再到香
港來,多呆段時間好好玩玩。收到陸正剛的信後,飛鴻不日啟程。輪船駛出珠江口,前面出
現的是一片汪洋。藍藍的天,綠綠的海,給人以心曠神怡的感覺。飛鴻站在甲版上,遙見一
列海鷗在遠處飛翔,他的心也開始放飛。他想到了第一次去香港的情況,又回憶起不久前在
香港打狼狗和洋鬼子的事情。此番再去香港,又會發生什麼呢?輪船像一葉扁舟,在波濤洶
湧的大海中行駛了十多個小時。終於,遠處出現了一串長長的小山脈。再往前行,已經看見
了一棟棟聳立的樓宇。香港到了,旅客們下船上岸。陸正剛和幾個朋友在碼頭上接飛鴻,見
了面彼此難免寒暄一番,然後到酒店為飛鴻洗塵。
“這次既然是來散心的,師父就在香港好好玩玩。”
陸正剛的徒弟說:“是呀,我可以給師公當向導。”
到香港後的第二天,在陸正剛等人的陪同下,飛鴻開開心心地遊覽了太平山、淺水灣,參觀
了各大商場,還去看了香港曆史悠久的賽馬。他覺得香港變化真快,這次看到的比上次又有
不小的變化
“維多利亞港的夜色真美,香港真的是個美麗的城市,可恨的是讓洋人割占了。”正剛聽飛
鴻發感慨,也附和說:“是啊,清廷無能,賣我山河,讓我們這些華人被洋毛子吆喝,恥辱
啊!”
過了幾天,陸正剛有事要到澳門去,臨走前他對飛鴻說,他很快就會回來,要飛鴻等他回港
之後再返廣州。飛鴻答應了他,也就待在香港等他。一個人待了兩天,百無聊賴,於是飛鴻
決定獨自出去走走。陸正剛的徒弟要陪他,被他謝絕了:“你們忙你們的吧,香港我又不是
第一次來,這麼大一個人難道還怕丟了不成?”徒孫們只好由他,飛鴻就到附近的夜市去逛
。飛鴻往水坑口方向遊覽,這是個熱鬧的地方,娼門林立,遊人如織。該處附近的大笪地,
聚集了各種各樣的走江湖的人,說唱賣藝的、演武賣藥的、賣各種水果的,應有盡有。還有
不少來采購東西和看熱鬧的人,所以這裡遊人更多。飛鴻擠在人群中,東看西看興緻挺高。
不知不覺來到一個賣藥的檔位前,飛鴻蹲下來看人家的藥物。正看著,忽聽得一聲怒吼:“
這個攤位是我的,你不能在這裡擺攤子!”飛鴻回頭一看,旁邊一位賣藥的正呵斥另一個賣
水馬蹄的老人。
老人對吆喝他的中年人說:“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吧?我在這裡賣水馬蹄已經很長時間了,
這個攤位一直是我的,大家都可以證明。昨天晚上因我來遲了些,你占了我的攤位,我想反
正賣的不是一樣的東西,我也就在邊上擺攤子忍了。今天晚上我怕你再占我的位置,特意早
早就來了,你怎麼說我占了你的位?”
那賣藥的中年人還是堅持要老人讓開。飛鴻見中年人有欺老之嫌,就問老人:“你說的都是
真的嗎?”老人回答:“我叫彭玉,在這裡擺攤已經兩年多,不信你問問旁邊攤位的人。”
飛鴻還未開口問,那位中年人瞪著眼睛說:“這個攤位我昨天用了,那就是我的了!不管你
在這裡擺了多久的攤子,你都必須讓出來,否則我的拳頭可不認得你是誰!”
老人與他爭辯。中年人更生氣,用腳去掃彭玉老人攤子裡的馬蹄。這還不解氣,他一把抓住
老人胸襟,揮拳就打。彭玉見對方動手打他,就呼喊大家來主持公理。
飛鴻已經有點看不過去了,但他還是強忍心中之氣以觀事態發展。那中年人才不聽別人的勸
告呢,照舊揮拳打彭玉。
人們議論紛紛,都認為中年賣藥人蠻不講理。飛鴻問擺攤子的其他小販,老人所說的是否屬
實?大家早已看不慣中年人欺負善良人的行為,紛紛站出來作證。飛鴻聽了,知道事情都是
由中年人恃強欺善引起的,他於是主動上前為彭玉解難。
飛鴻對中年人說:“人家已在這裡擺了兩三年攤子,你何必要搶占人家的攤位呢?”那人不
吭聲,飛鴻接著說:“再說這裡的空餘地方還很多,為何非要這個攤位?其他地方擺攤子,
同樣可以做生意,爭吵不休有什麼好處?”
中年人盯著飛鴻看了半天,然後說道:“朋友,這種事與你毫無關系,不應該多嘴。禍從口
中來,你應該想到這一點。”n
中年人的話中有話,明顯是在威脅飛鴻。飛鴻想我偏偏“不識相”要多嘴呢!他對中年人說
:“凡事總要講個道理,如果碰上沒有道理的事,旁觀的人就不應該袖手旁觀。你今天的所
作所為,一點道理都沒有,也就難怪我多嘴了。”
中年人很沒耐心,勃然大怒說:“你小子不知道‘死’字如何寫是吧?老子兩隻拳頭,就是
道理!”邊說邊揮拳向飛鴻迎面打去。
見人就打,這人也太不講道理了!飛鴻心想,對這種人如果不予以懲戒,他就不知天高地厚
了!打定主意要給中年人一點厲害瞧瞧,飛鴻躲過他的第一拳後,就找機會整治他。
又一拳打過來,飛鴻揮拳相格,擋開他的拳頭,再次警告他說:“放下你的拳頭吧,何必以
武力相威脅呢。”那中年人被飛鴻猛“格”了一下,手臂感到有點發麻,而且連退了好幾步
。他心裡說:這小子還有兩下子!飛鴻練鐵線拳這麼多年,他的橋手堅實得像鐵一樣,他運
足氣力向對手猛格,當然威力不同一般。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