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義薄雲天(2)


旁觀的人見飛鴻將中年人打得退了幾步,都拍手叫好。這位中年人是個老江湖,剛一交手就
嚐到飛鴻厲害,因此怕吃虧不敢再打。他嘴上卻仍然非常強硬,他指著飛鴻說:“你小子敢
把姓名報上來嗎?”
飛鴻微笑著回答:“為什麼不敢,告訴你吧,我姓黃,名叫黃飛鴻!”
“黃飛鴻?是不是打敗洋人洋狗那位?”
“好像是,我看蠻像的!”
觀衆議論紛紛,飛鴻裝著沒聽見。
那位賣藥的中年人又說:“黃飛鴻,算你膽大。你明天敢不敢再到這個地方來?”
“笑話,這裡又沒老虎,我有什麼可怕的。就是真的有老虎會吃人,我也一定來!”
中年人不說話,心裡憋了一團氣,撿起攤邊的草藥,頭也不回地走了。
賣水馬蹄的老人彭玉過來對飛鴻說:“好後生,息事甯人算了。明天可不能來,這賣藥的蠻
不講理,今天丟了面子,明天他要是帶一群人來,你怎麼打得過那麼多人,我擔心你會吃虧
的!”
旁邊的小販也說:“是啊,小心為妙啊!”
彭玉又說:“我不和他爭這個地攤了,這種人我惹不起。你也不要爭這個面子,還是趕緊躲
開他吧!”
天下哪有這種道理,正氣難道怕邪氣?飛鴻偏不信這個邪!他對老人說:“大伯你不用為我
擔心,有理走遍天下。我不怕他人多,明天我一定來,看他能拿我怎樣。”
聽話聽音,從中年人臨走時說的話,飛鴻也知道他一定會邀人來尋仇。至於是邀武林高手,
還是邀一大群打手,這就難以推斷。既然已經答應了來,就要講信義,否則被人看不起。
第二天,飛鴻夾著一根鼠尾棍,坦然來到大笪地的小商販市場。當他來到前一天與中年人論
理的地方,那人早已糾集他的同鄉數十人,埋伏在附近等飛鴻出現。這夥人開始以為飛鴻不
敢來,等看見飛鴻大搖大擺過來後,都被他的鎮定怔住了。
大笪地的小販們知道今天這裡有一場惡鬥,怕禍及自己,紛紛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此地。飛鴻
見大家都走,看看周圍不見有人,還以為那中年人昨天臨走的話是嚇嚇自己而已。他正要返
身回去,只聽得一聲口哨響,立即從四周殺出十幾個持刀握棍的人,將他團團圍住。
好在飛鴻早有準備,帶了棍棒出來。見對方來勢兇猛,飛鴻急忙揮棍抵禦。他將手中那根大
棍舞得“呼呼”直響,圍攻他的人中有兩個躲閃不及的,當即被掃倒在地。對方仗著人多勢
衆,好像不顧生死,輪番上來圍攻飛鴻,前僕後繼,一般人見了肯定會被嚇倒。飛鴻擔心還
有埋伏的人,就想早點收拾這些與他打鬥的人,免得打到後來體力不支。所以他改用“五郎
八卦棍法”應戰。隻見他運棍如風,所向披靡,很快就殺出一條血路。
飛鴻打了一陣,且戰且退,想盡快突圍。這時候圍攻飛鴻的人看見飛鴻沿水坑口直奔大馬路
,生怕飛鴻一走了之,急忙出來阻擊。有三個挺棍的人沖在最前面,他們三人舉棍成“品”
字形將飛鴻圍住,向飛鴻進攻,他們後面還有追擊者。飛鴻意識到,此番大戰沒有人死傷,
他是很難殺出馬路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把心一橫,使出殺手鐧對打。飛鴻奮力舉起手
中的棍棒,向“品”字形的三人橫掃。勢大力猛,當即三人中就有兩人被擊中而倒地。正要
拔步奔出大馬路,飛鴻發現對方人數並不見減少,好像從哪又冒出些人來。於是他用“四象
漏彈棍法”又掃倒幾個。眼看就要奔出大馬路,橫街巷子裡又撲出十幾個人,一起向飛鴻攻
擊。
飛鴻前後受敵,擔心自己再次被圍困在中間脫不了身,急忙用“旋風翻滾棍法”沖殺。對方
雖然人多,畢竟武藝不如飛鴻,幾個回合下來,又被飛鴻殺出一條路來,抓住這難得的機會
,他終於衝出了大馬路。
附近的商店見雙方打鬥得如此激烈,恐怕發生命案,便鳴笛報警。還有人擔心歹徒趁亂搶劫
,也鳴笛報警。一時警笛聲聲,亂成一片。
一會兒大隊員警趕來,見打鬥者就抓,參加這次鬥毆的人紛紛奔路而逃,場面更加混亂。混
亂之中,飛鴻逃進一條巷子裡,想找個地方先避一避再說。然而他走進的是條掘頭巷,前面
沒了出路。再看看巷子裡的人家,都因為附近發生廝殺害怕禍及自家,把門窗關得緊緊的。
怎麼辦?要是對方再殺出十幾人來,或是員警進來抓人,那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飛鴻不想
束手待斃,繼續尋找藏身之處,他邊走邊張望,不覺到了巷子尾。正當他走投無路之際,見
左邊二樓有一扇窗戶半開,一個少女探頭張望,像是正用手向他示意,讓他上樓避難。
二樓的窗戶距地下有一丈多高,少女又沒有繩索垂下,怎麼能上去呢?情急生智,只見飛鴻
後退兩步,蓄勢後向前急跑,然後用手中的棍插地,身子騰空一躍,借勢跳上二樓,迅速從
窗口進了屋內。
那少女隨即關閉了窗戶,讓飛鴻蹲在窗下。過了很久,街上的喧鬧聲已漸漸變得寂靜,飛鴻
估計圍攻他的人和員警都走了,連忙上前向少女表示感謝:“飛鴻叩謝姑娘救命之恩!”
“不必客氣,我在樓上看見大馬路上那麼多人圍攻你,他們以衆欺寡,我看不過去,正好你
往我這邊過來了,順便救你,舉手之勞。”
飛鴻又問:“敢問姑娘尊姓大名?我銘記在心,日後定當圖報。”
少女笑笑後回答:“我姓陸,叫阿寬。”
飛鴻再次向阿寬表示感謝,然後從阿寬家的後門出來。因怕有人跟蹤連累陸正剛,他沒回陸
的武館,連夜坐船回到廣州。
第二天回到廣州自己的武館,正巧父親黃麒英也在,飛鴻喜出望外。見面之後,飛鴻忙問黃
麒英何時來的、家人一切可好等等。
黃麒英回答說:“聽說你要去香港會正剛,我屢聽人說梁寬守館喜歡惹事,因此不太放心,
在你去香港兩三天後,我就來了。家裡人都好,不用你牽掛。我看你這副狼狽樣,好像臉都
沒洗似的,是不是在香港那邊又惹什麼事啦?”
父親認真追問,飛鴻不敢隱瞞,只得如實將香港發生的事講了一遍。“因為陸正剛去了澳門
,加上也怕牽連他,所以連夜逃回來,所以成了這副狼狽樣。”
黃麒英聽後,責怪兒子說:“你為什麼一遇不平事就魯莽行事,惹禍上身?!要知道,世界
上的不平之事很多,我們能鏟除所有的不平之事嗎?身處在複雜的社會之中,這種事到處都
是,壞人到處為非作歹,你能一一替人除掉它嗎?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你要記住,武術家貴
就貴在有涵養,待人接物尤其需要溫和。即使武功再高,也只能用來自衛,不是到了萬不得
已的時候,不能輕易出手。如果違背這些,就容易起紛爭招來禍事。今天你能打敗他們那麼
多人,想過沒有哪天他們也可以打敗你?過去的教訓,為什麼那麼快就忘記了?”
飛鴻見父親聲色俱厲,不敢多說什麼,就在父親面前低下頭求他饒恕。黃麒英叫他把頭擡起
來,接著說:“陸阿寬姑娘見義勇為,不忍看到你被那夥人打死,所以招手讓你藏身于她閨
房之中。但你要考慮到她還是個姑娘家,你也剛剛20出頭。孤男寡女,她將你招入房內,容
易引起人家說閒話。假如她的父母怪她,那她豈不有冤說不清?你也應該替人家著想,免得
人家受此委曲。”
父親說得有道理,但飛鴻一時卻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就征詢父親的意見:“這件事您說該
怎麼處理才好呢?”
黃麒英回答:“我明天寫封信讓人送給她的父母,把情況跟他們講清楚。也許解釋清楚了,
人家就不見怪了。另外我還想認阿寬為義女來報答她對你的恩德。到阿寬結婚的時候,我父
子倆也要前往祝賀。這樣做的話,人家才不會亂說閑話。”
飛鴻點頭贊成。他回廣州的第二天,黃麒英父子備了份厚禮,讓人帶到香港去,並寫了封信
給阿寬的父母,稱贊了阿寬見義勇為的品德。飛鴻對黃麒英說:“禮品和信就托人交給正剛
吧,正剛在那邊這麼久,混得熟些。由他出面去可以代表咱們一方,這樣一舉兩得。”
黃麒英同意飛鴻的做法,就把陸正剛在香港的地址告訴了去香港送禮和送信的朋友。
陸正剛從澳門回到香港,不見了師父,責怪自己的徒弟沒跟好。他擔心師父出什麼岔兒,就
讓徒弟們到處找。徒弟們從大笪地小販那裡打聽到那晚發生在這裡的生死搏鬥,從小販們描
述的外貌上,陸正剛斷定這位英勇無比的人就是師父黃飛鴻。
可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師父他到底在哪呢?陸正剛百思不得其解。他又去找符祥,把這
事跟他說了。符祥安慰他說:“我幾年前曾和黃師傅交過手,去年鬥狼狗和洋鬼子你也親眼
見了,他武功高強,對付幾十個人沒什麼大問題。再說,黃師傅這次決鬥是有備而來,更不
必為他擔心。”
陸正剛覺得符祥的話雖然有理,但畢竟是自己的師父遇上這種麻煩事,還是免不了為他擔心
。好在沒過幾天,廣州方面派來送禮品和書信的人就找到陸正剛的武館來了。明白事情經過
後,陸正剛這才鬆了一口氣。
按照飛鴻父子所托,陸正剛親自上門去向阿寬姑娘道謝。阿寬父母看過來信後,知道女兒所
救的是打敗洋狗和洋鬼子的黃飛鴻師傅,也就沒有對阿寬加以責備。同時,對飛鴻路見不平
敢於抑強扶弱的做法,還誇贊了幾句。至於黃麒英提到要認阿寬為義女一事,陸家沒有答應
,也沒反對。
阿寬的父母得知陸正剛也姓陸,就笑著說:“咱們都姓陸,本來就是一家人嘛!”
陸正剛插話說:“既然五百年前是一家,現在幹脆就讓我認阿寬為妹妹,怎麼樣?”
阿寬說:“好哇,有你這樣的哥哥,我還可以去學學拳腳呢!”
阿寬同意,她父母也不好反對。這樣陸正剛便認了陸阿寬為誼妹,阿寬後來定期到陸的武館
學武。
飛鴻在香港力拼幾十人一事,不久就在粵港兩地流傳開了。第七甫水腳的武館經常門庭若市
,令飛鴻應接不暇。有不少路遠的人也到這邊來學武,還有的專程來買飛鴻制的跌打損傷藥
。飛鴻發現有不少學徒都來自西關,據他們反映那邊還有很多人想學武。於是飛鴻決定在廣
州西關一帶再開一個武館。
1877年,即飛鴻力戰香港幾十人的同年,他在西關瀾橋附近開設武館,教徒授藝兼醫刀傷跌
打。想到父親年紀不小了,飛鴻不想讓他再去忙碌了,準備讓他在自己的武館中幫忙指點指
點。
因事多太忙,三欄教頭席位就由愛徒梁寬代替。
有了梧桐樹,引來金鳳凰。且欲知後事如何,且聽後續分解。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