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藏龍伏鳳(2)


飛鴻帶他到自己在瀾橋的武館,目的是調解雙方的矛盾,如果對方找到武館來,他好出面說
服。林世榮開始強得很,還不肯去,他大叫道:“我怕他什麼?想打就來!”飛鴻耐心地對
他說:“龍富記店老闆,在廣州城內有一定的後台,他今天被你挫敗,怎麼會肯就此罷休?
你孤立無援,不要因為小小的勝利而沾沾自喜,要知道這件事還沒了結。”
林世榮年輕氣盛,用手拍胸說:“謝謝你的忠告。我手能舉百斤,又練武多年,他如果再不
自量力要找麻煩,我定讓他飽嘗我拳頭滋味?”
飛鴻笑著對他說:“世榮呀,你兩隻拳頭能打幾下?即便是勇猛如虎,人多了你也要被擒。
要知道,練武人最要緊的是修養和能忍,不要逞一時之勇而招惹是非。雙拳難敵四手,我不
贊成你所說的。”
林世榮說:“依你說,我該怎麼辦?”
“你暫時留在我家,我自有解決的辦法。”
看到飛鴻誠心實意為自己排憂解難,林世榮感到飛鴻是個可交之人,就到他武館去了。
在飛鴻的武館,林世榮和飛鴻聊了半夜,談個人經曆,談武術之道,雙方談得十分投機。說
起籍貫,都屬於佛山南海,又增添了一份親切感。林世榮感慨地說:“黃師傅年長我幾歲,
見識好比長我幾十歲,我真是感到慚愧。”
“不必過謙,既投緣,以後多走動。”當夜雙方都有相見恨晚之感。
第二天,龍富記肉店老闆果然帶人追蹤找到武館,陪同而來的人中有一位是旗人,這位叫龍
某的現為南海縣衙門的差頭。由於這一身份,龍某具有相當的勢力。見了飛鴻,龍某粗聲粗
氣地說:“聽說‘豬肉榮’藏在你館中,請你把他交出來,不要因為他壞了義氣傷了我們之
間的和氣!”
飛鴻坦誠相告:“林世榮確實待在我這裡,但我要和你們講講道理。就這件事而言,過錯不
在他,而在於龍富記。世榮沒欠他的房租,他憑什麼亂說欠他房租而要扣留人家的床板?再
說一副床板值幾個錢,何至於要小題大作勞您大駕?他龍富記所作所為,不是太仗勢欺人了
嗎?”
龍某聽後,不再吭聲。飛鴻又說:“上面這些是非都不說,為人處世總是和為貴吧,小事不
應該推波助瀾把它鬧大。誰對誰非,別人也會說的。您也應當有同樣的看法吧?”
龍某知道飛鴻武藝高強,在江湖上名氣很大,他所認識的人也有不少有權勢的。既然如此,
應該見風使舵。於是龍某說:“我也是想息事寧人。大家都是明理人,我幫理不幫親了。當
事雙方今後不要再因此事而懷恨,大家還可以做朋友。”
飛鴻見狀,叫林世榮出來與對方見面。臨走前,龍某握著飛鴻的手說:“林世榮的事就這麼
了啦,你是一個胸懷大義的武師,我願意交你這樣的朋友!”說完,他一揮手,隨同來的人
跟他而去。
一場風波頃刻化解了。從這件小事上,林世榮看到了飛鴻的為人和處世能力,加深了對飛鴻
的瞭解。
床板風波平息後,林世榮繼續在肉店當他的夥計,但與飛鴻之間的走動增多了。林世榮經常
拜訪飛鴻,飛鴻有時也抽空去看林世榮。
有一次飛鴻去林世榮租住的地方看他,兩人談起練武方面的事情,飛鴻說:“你練武練了這
麼多年,身手相當不錯。今天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我們比試一下好玩,也可檢驗一下你的武
功造詣,不知我這個提議會不會不禮貌?”
林世榮說:“我早就有這種想法,只是不好提出來罷了,既然你提出來,正合我意。”
兩人於是開始較量。剛交手不久,林世榮就被飛鴻封死了武術套路的變化,而且幾次被飛鴻
打得搖搖欲墜,飛鴻不讓他摔倒,總是在快倒的時候出手救起。幾個回合下來,林世榮對飛
鴻的武藝已瞭若指掌,佩服得五體投地。
“不用比試了!”林世榮住了手,飛鴻也收馬歇拳。只見林世榮轉身跪拜於地,說:“我喜
歡武術已經很多年,聽到和看到的,沒有像師傅您這麼神奇的。感謝今天這次比試機會,不
然的話,我可能一輩子都被鄉下那些土拳師所誤導,學不到真正高超的武藝。請您收我為徒
弟,行嗎?”
飛鴻用手扶起跪在地上的林世榮說:“你既然有如此大的心願要提高武藝,我怎麼會吝嗇指
教呢。你誠心誠意跟我學武,今天我就收下你這個徒弟了!”
林世榮非常高興,再次叩頭表示感謝。從此他開始了十年如一日地跟飛鴻學武的曆程。由於
他勤奮好學,最終成為飛鴻衆多徒弟中武藝高強、影響最大的徒弟。
考慮到林世榮學過武,手上也有幾斤蠻力,飛鴻因材施教,重點教他武術套路。林世榮悟性
要略遜色於梁寬,但比梁寬更沉穩,學武也更能吃苦耐勞。
飛鴻先教他“五郎八卦棍”,林世榮練得有聲有色,師徒倆比試一番,飛鴻認為“達標”後
,再教他別的武藝。
過了一段時間,飛鴻將林福成傳授的“鐵線拳”教給林世榮。林世榮邊學邊與飛鴻聊起林福
成及鐵橋三的事,都有一見林福成的願望,可惜不知道最近林師傅到哪去了。
林世榮學武進步很快,沒過多久,飛鴻又教他“虎鶴雙形拳”。徒弟們知道,師傅此拳法一
般不輕易傳人,現在一下子傳授給林世榮這麼多絕技,小徒弟們甚至都有點嫉妒林世榮。
“虎鶴雙形拳剛柔並用,長短兼施。練習此拳切記,步法講究落地生根,身形注重挺拔端莊
。”飛鴻手把手教林世榮,使林世榮受益匪淺。後來他繼承師業,開館授徒,在省、港共有
徒弟一萬多人,他的名字在廣州、香港等地同樣響當當,這是後話。
一天林世榮隨師傅飛鴻到海幢寺遊覽,因為與該寺方丈熟悉,飛鴻便去拜訪方丈。恰好方丈
不在,一個綽號叫“鐵頭和尚”的僧人熱情地接待了師徒倆:“請施主這邊用茶。”
“鐵頭和尚”將飛鴻師徒請入客堂。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