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藏龍伏鳳(3)


賓主寒暄之後,“鐵頭和尚”便向飛鴻師徒大談武技。這位和尚的頭削得青光發亮,一看就
是堅如磐石的一個鐵頭。飛鴻聽說過這位和尚的“鐵頭功”很了不起,禮節性地誇了幾句。
沒想到“鐵頭和尚”聽飛鴻誇他,越發來了勁,主動提出要表演一下給飛鴻師徒觀賞。飛鴻
想:見識見識也好!就對林世榮說:“好好瞧著,看看大師的功夫高深到何種程度!”
“鐵頭和尚”得意地一點頭,就開始了他的表演。他先拿來一塊青磚,往頭上一砸,磚頭立
即斷成三四塊小的磚。林世榮和飛鴻給“鐵頭和尚”鼓掌。
只見“鐵頭和尚”把幾塊小磚撿起來,排成一排放在一塊大青石上,然後雙手撐地倒立,再
用他那顆鐵頭去搗青石上的斷磚。一、二、三、四……一會兒功夫,幾塊斷磚被“鐵頭和尚
”搗成了粉渣。飛鴻師徒暗自稱絕,再一次報以熱烈的掌聲。“鐵頭和尚”起來後,不無得
意地說:“施主見笑了,見笑了!”
據“鐵頭和尚”介紹,他練“鐵頭功”先是用頭反複倒舂石臼,然後再在石臼中鋪上碎石,
直至變為粉渣為止。久而久之,練成了一門絕技。他自豪地稱:“老納這頭堅似鐵,故人稱
‘鐵頭和尚’。以之撞敵,無人能抵禦。”林世榮心裡不服,脫口而出:“大師的‘鐵頭功
’是很了得,但我師傅身懷絕技,也有萬夫之勇。” 飛鴻用眼示意,不讓林再往下說。
“鐵頭和尚”立即接上林世榮的話:“老納素聞黃飛鴻師傅武功高強,在粵港武林威震一方
,又師承少林鼻祖之嫡傳,但百聞不如一見,今天有幸與黃師傅會面,不如咱們切磋一下武
藝,讓老納長長見識,也可為山門增色。”
飛鴻見這“鐵頭和尚”有點目中無人,心想比就比吧,有什麼了不起!他雙手抱拳說:“既
然大師看得起我師徒倆,能給我們一個學習的機會,飛鴻這廂承讓了!”
林世榮插話說:“師傅在上,請聽徒弟一言。既然世榮在此,哪有您先上陣的道理。”他轉
身對“鐵頭和尚”說:“請大師見諒,我想檢驗一下從師學藝的效果,咱們倆先比試,我師
傅先在一旁觀看,正好可以找出我的不足。”
“鐵頭和尚”心裡說,誰先上我都不在乎,反正都不是我的對手!徒弟先上更好,三下五除
二就解決你。當師傅的想讓徒弟先上,無非想探我虛實罷了,我打他個措手不及,你能探出
什麼?
飛鴻見“鐵頭和尚”沒回答,便徵求他的意見:“大師以為如何?”
“鐵頭和尚”堆出笑容:“如此最好!”
飛鴻於是讓林世榮先上,他叮囑他不可以使用“殺手”,同時鬥智鬥勇要多動腦子。林世榮
表示:“徒弟明白,請師傅放心。”
二人擺開比武架式,飛鴻示意可以開始。“鐵頭和尚”先攻,他一頭向林世榮撞去,想迅速
撞倒林世榮。林即以虎鶴雙形拳之“月影手腳”套式破他,當場將他打出三尺之外。“鐵頭
和尚”跌倒在地,林世榮立即上前將他扶起,連忙說:“大師承讓了!”飛鴻也過去扶和尚
,幫他拍拍身上的灰。
飛鴻問“鐵頭和尚”:“大師與我的比試,是現在進行還是歇口氣再比?”
“鐵頭和尚”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黃師傅不僅自己武藝精湛,徒弟中也藏龍
伏虎,老納輸得心服口服。咱們之間的比試,我看就容老納修煉幾年再比吧!”
“大師過謙了,武藝要多切磋,有機會我們一定會再來拜訪求教的。”林世榮跟著師傅告辭
。回武館的路上,飛鴻告誡林世榮:“天外有天,練武人應該謙虛好學,‘鐵頭和尚’此次
比武雖然敗在你手下,但他也有他的長處。”林世榮不住地點頭。
舊時的廣東,武館林立,競爭也異常激烈。武館的收入,靠收學徒的學費隻是其中的一小部
分。和鏢局一樣,有的武館也接護鏢的業務。此外,一些營業場所需要保鏢,往往也從武館
請。賣跌打損傷藥這項傳統的業務,家家武館都有。還有一項業務,那就是獅藝表演,也是
武館必備的。逢年過節或碰上喜事,都有人來請舞獅。因此,飛鴻也很重視這項業務。還是
在十歲左右的時候,飛鴻就對舞獅發生了濃厚興趣。每年春節期間,各地的舞獅隊伍彙集在
一處,舉行聲勢浩大的舞獅大會,吸引四周許多鄉村的群衆來圍觀,飛鴻也常去看表演。
舞獅采青,往往也是武藝的表演,舞獅者如果沒有高超的輕功,很難在采青活動中獲勝。早
期的舞獅,除有掩護習武及娛樂作用外,另有驅逐疫鬼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