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藏龍伏鳳(5)


“我是日本隱者影子門掌門人山本英郎,剛才與閣下打鬥的是我師弟柳生郎。早聞黃飛鴻門
下弟子大大的厲害,果然藏龍伏虎。今天我山本英郎也想領教一下,怎麼樣?”
山本英郎抽出戰刀,只見寒光一閃,這位日本武士已擺出了挑戰架式。
影子門?梁寬一聽不由得一怔。據說這是日本一個出手狠毒的殺手劍派,梁寬過去曾聽人提
到過。據傳這派絕技為一套七十二路的影子劍法,這套劍法快如閃電,如影隨形變化多端,
許多人死在影子劍下還不知怎麼回事。日本武士既要挑戰,梁寬置生死於度外,他當即一揮
手:“到外面比試,別把飯店砸了。”
梁寬將對手引到外面的空地上後說道:“請!”
話音剛落,山本英郎的利劍已如箭般刺向梁寬。梁寬當時手中隻有一把雨傘,他便以傘代劍
,揮傘抵擋。“唰”的一聲,山本英郎突然變招,手中長劍如閃電般直刺梁寬下身。梁寬急
中生智,“啪”的一聲打開雨傘迎擊,硬是靠傘骨擋住了對手刺來的利劍。山本英郎一躍而
起,在空中旋轉幾圈後竟然落地變幻成三個山本英郎,他使的這一招叫“忍者幻法”,如果
分不清哪個是虛哪個是實,那是必敗無疑。
梁寬舉傘向三道黃光猛刺,一番苦戰之後三道黃光有兩道突然消失,落地定格的那一道正是
山本英郎。只見他定下身來後,面無表情握劍指向前方,身手一動不動。過了片刻,山本英
郎的額頭上流出一道血印,他霍然倒在地上。梁寬過去看時,他有氣無力地說:“你太厲害
了,破了我的幻影,我認輸,心服口服。”
等黃麒英和飛鴻等人趕來時,梁寬與日本武士的比試已結束。只見山本英郎豎起拇指在誇讚
梁寬。梁寬也不客氣,讓他們把飯錢先付了再說,兩個日本武士只得老老實實付了錢,山本
英郎在他師弟的攙扶下慢慢離去。
飛鴻問梁寬:“三個影子你怎麼判斷哪個是虛哪個是實的?”
梁寬說:“有兩個地上不見影子,那是虛的,所以我專攻那個地上有影子的,結果對了。”
原來梁寬分出虛實之後,用傘點了山本英郎的額頭,但他點到為止,沒用多大力。如果他下
狠勁,山本英郎早就命歸西天了。
香陶居的夥計和看熱鬧的食客都誇梁寬,說他長了中國人的志氣,滅了東洋鬼子的威風。黃
麒英、飛鴻在這種場合下不好多說什麼,叫上梁寬匆匆回武館。
回到武館,梁寬原以為又要挨師父、師公的批評,沒想到這回黃麒英和飛鴻都沒有責怪他。
飛鴻說:“外國人欺負我們的同胞,就應該這樣站出來滅他們的氣焰才對。”
黃麒英也說:“梁寬,今天做得最對的地方,在於你出手點到為止。日本武士服輸了,目的
也就達到了。如果今天你殺了一個日本武士,可能會招來想像不到的麻煩。”
林世榮聽了黃麒英的話,忍不住插了一句:“那些番鬼和東洋佬也太壞了,要是我,不殺他
也要打斷他隻腳才解恨。”
黃麒英說:“這就是剛出道的你與出道多年的梁寬之間的區別。你要好好修煉,練武人不可
沒有武德。”
梁寬打敗東洋影子門掌門人的消息,不久就在廣州傳開了。有不少人到西關來找梁寬,想拜
他為師。梁寬告訴他們:我還沒自立門戶呢!要投師就去找我師父黃飛鴻。
“原來你是黃師傅的高徒呀!”………“強將手下無弱兵,有其師必有其弟子。”………
人們對黃飛鴻這個徒弟刮目相看,自然對梁寬的師父黃飛鴻讚譽有加。前往瀾橋武館和第七
甫水腳武館投師的人比過去更多了,飛鴻一下子忙了起來。一天,飛鴻的武館來了一夥要拜
師學藝的人。有個壯實的小夥子,自我介紹說:“我叫戚繼寬,請黃師傅務必收我為徒。”
飛鴻問他為什麼要習武?
他回答說:“從自己個人來說,為了強身健體;從國家民族來說,為了除暴安良,必要的時
候為國赴湯蹈火!”
飛鴻覺得戚繼寬這小夥子眉宇間有一股凜然正氣,不像個只會說大話的人,就爽快地收下了
他。對其他前來習武的人一一問過情況後,他也將大部分人留了下來。正要收起報名登記本
時,不知從哪鑽出來一位小姑娘:“黃師傅,我也想拜您為師學武藝。”
飛鴻聞聲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個姑娘,不由得感到奇怪。他打量面前的姑娘,只見她身
材高大,手腳壯實,一看就是個練武的好苗子。可當時女性練武,一般都是偷偷摸摸地練,
哪有姑娘家大張旗鼓地出去拜師學武的。
“你叫什麼名字?多大啦?” 飛鴻問姑娘這些情況,是想摸個底。
姑娘如實相告:“我叫鄧秀瓊,今年15歲啦。”
飛鴻又問:“你來學武,家裡人知道嗎?他們同意不同意你學武?”
鄧秀瓊說:“家裡人不知道,知道了是不會太同意,”
說著她莞爾一笑:“卻又拿我沒辦法。”
飛鴻覺得這姑娘挺有個性的,如果對她認真培養,將來可能會學有所成的。
他接著問她:“你真的很想練武?”
鄧秀瓊回答:“那還有假!”
黃麒英過來,對著飛鴻的耳朵嘀咕了幾句。他的意思是,一個姑娘家和一夥男的混在一起學
武,將來會有很多麻煩,要飛鴻謹慎考慮收還是不收鄧秀瓊。鄧秀瓊見黃麒英對飛鴻嘀咕,
早已猜出了幾分,她過來對飛鴻說:“師傅是不是不想收我這個女徒弟?“
飛鴻沒有立即回答。
鄧秀瓊接著說:“我為什麼這麼想學武,就是因為這個世道太壞了。地痞流氓當道,洋人番
鬼橫行,許許多多男子都受盡欺淩,何況束手無措的弱女子!我不能看著壞人欺壓好人,更
不能眼看洋人侮辱我們的姐妹,所以要學武。您要是不收我,我到別人那裡拜師,
還是要學。”
鄧秀瓊的一番話,深深地打動了飛鴻。一個姑娘家能這樣想,已是難能可貴了,更何況她有
如此堅決的態度!
“你是個有骨氣的姑娘,我黃飛鴻收下你。”
鄧秀瓊聽飛鴻這麼一說,當即叩頭拜師。這樣,飛鴻便成為最先收授女弟子的武師之一,而
鄧秀瓊也成為他一生中惟一的女弟子。除了最先收女弟子,飛鴻還力排重男輕女之見,也是
最先組織女子獅隊的武師之一。後來鄧秀瓊在香港發展,在女子武林中屈指可數。她尊師重
義,成為武術界的楷模。
轉眼“舞獅大會”在即,飛鴻他們將如何面對?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