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醒獅采青(1)


前言:“舞獅大會”成為一展武館獅藝的焦點,各大武館紛紛舉行操練,以奪大會錦標為日
後武館的業務打下基礎。飛鴻在“舞獅大會”上先派出徒弟表演,采青時與另一家武館打了
個平手。為一決雌雄,他親自上馬,施展飛砣采青絕技,一舉征服在場觀衆,奪得大會錦標
!接著他到香港,為昌隆藥莊舉行的還願酬神助興。梁寬代師出馬,回廣州後卻惹來麻煩…

舞獅活動在廣州非常盛行,因為獅在古代是祥瑞靈物,象徵吉祥,帶來好運。同時獅還代表
正義,化戾氣為祥和,驅魔避邪。因此逢年過節,重大慶典及各大商號、銀行或機構開幕,
甚至豪門酒宴都紛紛以舞獅打鼓助興來增加熱鬧氣氛,以圖吉利。過去廣州的武館均設有
“獅子會”,教授拳術與練習舞獅。
眼看春節一天天迫近,各大武館聯合發起舉辦的“舞獅大會”很快就要舉行,飛鴻讓黃麒英
指導梁寬、陳殿標、淩雲階、戚繼寬等徒弟練習舞獅,自己和林世榮前往佛山購買獅頭。
佛山的舞獅在南粵大地名氣很大,廣州的舞獅俗稱“舞醒獅”,醒獅頭大都從佛山購入。佛
山的醒獅又被稱為“南獅”,是極富南方風格的一種獅形,它額高而窄,眼大而能轉動,口
闊帶筆,背寬鼻塌,面頰飽滿,牙齒能隱能露。這種造型威嚴雄壯、形神兼備的醒獅,深受
廣州市民的喜愛,所以廣州人喜歡到佛山買獅頭。
飛鴻師徒倆前往佛山途中,飛鴻給林世榮介紹了不少他所知道的關於舞獅的知識,林世榮對
此也很感興趣。世榮問:“師父,中國的舞獅活動據說發源於漢唐時代,民間舞獅以地域不
同分為南獅和北獅,南獅與北獅有什麼不同?”
“這個問題,我只能大致上給你講講。”
飛鴻告訴世榮,從造型上看南獅身披甲,有金、銀、紅、黃、黑、藍諸多顔色,五彩繽紛,
但以金、銀二色居多,外形誇張生動;北獅不如南獅龐大,全身以纓毛作獅被,純粹獸毛顔
色。
“從表演上看,南獅講求整體配合,突出表現獅的喜、怒、疑、驚、睡、醒等情感變化。一
般獅舞多有雙獅演出,也有多頭醒獅構成群舞的。北獅表演注重於撲、跌、翻滾、跳、躍及
搔癢等動作,神態逼真活現。北獅表演還有武士引舞相配合,在京鑼、京鈸和京鼓等的配合
下翩翩起舞,也非常好看。”
林世榮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對飛鴻說:“對了,上次師公正要給我講他與陸阿采師祖舞獅采
青的故事,因為梁寬兄弟與日本武士打鬥而沒講成,你知道不知道他們這方面的事?知道的
話給我講講吧!”
飛鴻常聽父親提起這件事,哪能不知道呢。旅途枯燥,講點趣事也可解煩。於是他便將他所
知道的關於黃麒英師徒采青的故事,講給了林世榮聽。
那是黃麒英與師父陸阿采因看戲和一夥人發生糾紛、引發生死大戰的第二年,因為兩人力敵
對方數十人,陸阿采聲名大振,便在廣州開設了武館,取名叫“樂善山房”。這年又碰上第
十甫的洪聖廟要奉神巡遊舉行慶典,廟裡請了各行各業參加慶典活動。黃麒英聽到這個消息
後,就鼓動師父也參加,借此為武館揚名。陸阿采同意黃麒英的建議,立即找來工匠趕制醒
獅。他所做的獅頭與衆不同。白眉白鬚藍鼻鐵角,背繡金線。這種獅頭標志,按武館的慣例
,是老前輩的標誌。黃麒英勸師父不要製作這樣的獅頭,畢竟師父太年輕,怕招來麻煩。陸
阿采不聽他的話,令其他徒弟帶好器械上場。
擡神巡遊慶典開始後,萬人空巷,爆竹聲、鼓樂聲齊鳴,熱鬧非凡。參加巡遊的瑞獅,除了
陸阿采的,還有陳館、何館、盧館、鄭館以及玉石行、果菜行、鮮魚行、花梨行等的瑞獅。
陳館的獅頭也很獨特:藍面青鼻、鐵角短須,頭頂結有英雄,全身黑白相間,很像一頭惡獸
。一看這頭獅的形態,就知陳館是逞強之人。
根據武館的慣例,舞獅沿途遇到“青”必須采下,以迎接吉利。“采青”是舞獅的表演高潮
,“青”一般用生菜,取諧音“生財”之意。各家瑞獅來到怡和行,看見該店三樓懸著一棵
“青”,青下掛著兩草袋,店主告訴大家袋裡放著上百兩銀子。盧館的獅子第一個到怡和行
,一看所懸之青離地面有數丈高,店家又寫明只許舞獅者施展個人技術採取,不許他人助其
采青。為了不出洋相,只好望而興歎,知趣離去。其他各家之獅,也是猶豫片刻,然後離開
。最依依不捨的,是陳館的舞獅者。
陸阿采與黃麒英率“樂善山房”的瑞獅,跟著爆竹聲來到怡和行。見狀之後黃麒英對師父說
,此青實在太難採,前面的獅隊都放棄了,我們放棄也不失面子。
陸阿采堅決表示:此青不能不採!
黃麒英問師父以什麼方法采?
陸阿采回答:輕功!
陸阿采的徒弟看到師父親自出馬,更加振奮,猛擊鼓以助聲威。
只見陸阿采踏著鑼鼓聲從容而出,與黃麒英走到獅頭,替下兩個徒弟。鑼鼓聲又一次震天而
起,陸阿采邁開架步,開始以“單腳鐮鈎法”起步,接著用“低莊蝦公法”取勢。左右盤旋
,獅子被他舞得像活的一樣。每一個動作,都和鑼聲鼓點十分吻合。觀看熱鬧的人,都被他
的高超技藝所歎服
舞獅舞得正酣,陸阿采突然回身將獅子頭挨近尾巴,用腳掃撥作搔癢狀,實際上他是在悄悄
告訴另一頭獅子的黃麒英運動到懸青之下,準備採青。黃麒英遵師所囑,到了懸青的下面,
擺開四平大馬,等待陸阿采奔來。陸阿采見狀,立即後退幾步,再奔向黃麒英站立的地方。
他縱身一躍,黃麒英伸出雙臂將他接在掌上。觀衆從未見過這種功夫,立即報以熱烈掌聲。
正當大家為阿采叫好時,只見黃麒英兩掌往上一拋,陸阿采乘勢再往上一縱,身體像飛鳥一
樣直奔三樓懸青。他眼明手快,取下懸青後放入獅子口中,然後順勢跳下,一氣呵成。
掌聲、喝彩聲超過了此前任何一個時期,附近的商店紛紛犒賞,獲得錦旗、錢物一大堆,陸
阿采和黃麒英師徒臉上綻開了成功的微笑。
此事招來同行嫉妒,陳館舞獅者指責陸阿采師徒有違武林慣例。陳館的人說他們之所以不採
此青,是因為怡和行的人仗著財大氣粗過分刁難,因為他們目中無人,陳館才不理睬他們,
而不是採不下。雙方發生爭執,對方領頭的陳阿牛出言不遜,還先動手想打陸阿采,陸阿采
忍無可忍將其打翻在地。
陸阿采怕傷及徒弟,令徒弟們先回去。陳阿牛起來後與陳館衆人圍攻陸阿采。陳館人多勢衆
,又都帶了傢伙,大有置陸阿采於死地不可的架式。陸阿采以一敵衆,與對方混戰,邊打邊
退,躲進雙英齋酒樓。陳館的人將酒樓團團包圍,他不想坐以待斃,提棍拼死沖出。正殺得
難解難分時,黃麒英趕來助戰,揮舞三節鞭掃倒一片。師徒倆於是奮力突圍,死裡逃生……
“沒想到,舞獅采青還會招來麻煩,”林世榮聽完飛鴻講的往事後,感慨地說:“不知師公
師祖他們後來怎樣與陳館人化解這段矛盾的?”
飛鴻說:“具體的事,你就要問師公了。”
師徒倆從佛山買回了醒獅頭,回到廣州又將獅子的其他部分配好,徒弟們很興奮。
淩雲階說:“這下好了,我們再不必用別的東西來代獅頭了,可以用真傢伙來練習了。”
梁寬說:“這你又外行了,新獅初舞是件大事,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來用的。”
陳殿標問:“為什麼?”
黃麒英回答說:“凡新獅初舞,按傳統的俗規,要進行一個莊重的儀式,這叫做‘開光點睛’
。這個儀式的舉行是很嚴肅的,開始要焚香、灑酒,同時要請一個德高望重又上有雙親、下
有子孫的人執行‘點睛’儀式。”
原來是這麼回事!飛鴻的徒弟們都在加緊操練,他們練得很認真,志在“舞獅大會”上一舉
奪標。
“開光點睛”的那一天終於到來了。飛鴻一聲令下,徒弟們立即行動起來,一大早就做好了
一切準備。飛鴻請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朋友來主持“點睛”儀式,武館上下熱鬧非凡。
“點睛”儀式開始,一排香被點上,香霧纏繞在四周,格外刺鼻。只見執行“點睛”的朋友
向上下灑了些酒,算是向天地敬酒。此後他又向東南方嚴肅地行了三個鞠躬禮。這時,鞭炮
齊鳴,鼓樂聲四起,大頭佛舞在獅子周圍跳起來,主持人用柚子葉或黃皮葉(民間認為這些
葉子可以祛除邪氣)為新獅打掃全身。據說這是給新獅以吉祥之氣,播福之力,也即是給新
獅以生命之源。打掃完新獅全身後,主持人再把這些葉子插在獅子的角旁,並用絲帶為它的
角裝飾了一番,這叫“簪花掛紅”。
完成“簪花掛紅”後,鳴鼓殺雞,滴雞血於盆中,將盆舉起向天示意。點睛的人,手執新筆
,神態嚴肅,場內氣氛也達到頂點。只見點睛人躬身獅前,眼定、手定,在獅子的右眼上點
上一筆,又在左眼上點上一筆。當點睛人把執筆的手揚起時,全場立即歡騰起來,鼓聲雷鳴
,鑼聲震耳。瞬間,新獅在地上蠕動,片刻又驀然騰起。在歡聲笑語之中,新獅舞動它那美
妙的身姿。
“舞獅大會”開幕前,飛鴻父子又一次向徒弟們交待注意事項,特別叮囑他們不要與別的武
館獅隊發生沖突。廣東的舞獅活動在民間開展得非常廣泛,也形成了許多門派,直接因舞獅
引起的沖突時有發生。獅頭撞獅頭的打鬥,在許多場面曾出現過。
春節剛過,“舞獅大會”便拉開了序幕。大年初一,就有不少獅子舞上街頭,給古老的羊城
帶來了新的活力。到了比賽那天,各大武館和商行果欄的舞獅都湧向賽場,更是把新年喜慶
的氣氛推向了高潮。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