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醒獅采青(2)


“舞獅大會”先是進行獅藝表演,各大門派的不同獅子盡顯風采,令市民們大飽眼福。參加
大會的獅子造型和套路很多。如:起勢、常態、奮起、疑進、抓癢、迎賓、施禮、驚躍、審
視、酣睡、出洞、發威、過山、上樓台等,表演得極為神似。場上表演的獅子,喜則歡而碎
步,怒則儀態萬千,哀則閉眼穩步,樂則躍而跨步。
南獅表演中很重“意”的舞法,它講求橋馬,善於抽象中傳神。就步法而言,有碎步、馬步
、弓步、虛步、行步、探步、插步、步和內外轉身擺腳等。這些步法,飛鴻全都教給了徒弟
們,他們在場上表演時得心應手,運用自如。
所有的步法,都要溶彙在一個“舞”字中,這種舞的最精彩部分,又在采青的獅舞上。采青
成為舞獅活動中的高潮,也是最扣人心弦之處。有許多新穎的舞姿被推了出來,如高臺蓮花
舞、花籃青舞、步步高舞、橋底咬青舞、獅子出洞舞、高臺群獅舞、獅子躍龍門舞、雙獅撲
青舞等等,花樣多,看得人眼花繚亂。
比賽的組織者在場上懸掛了高低不同的生菜作“青”,采青的難度往往與高度成正比,青越
高則越難采。采青獅也有不同的陣式,其中的梅花樁陣難度頗高。雖然有難度,但有一家武
館的醒獅就用這一陣式采青,博得觀衆陣陣掌聲。
又一家武館的醒獅亮相,這家武館弟子的輕功不錯,他們採用“一柱擎天”采高青,在竿頂
離足旋轉三圈後淩空飛躍,乾淨俐落采下高青,其動作之大膽、創新、驚險,令人歎為觀止
。輪到飛鴻武館的醒獅表演采青技藝了。觀衆久聞飛鴻大名,今天更想看一下他們的采青技
藝。
采青有采高青、地青、水青、蟹青、凳青和橋青等,其中采高青又叫“企膊”(站在肩膀上
),在衆多采青方式中最為高難。飛鴻派梁寬與林世榮配對上場,其他弟子則在場上做他們
的人梯。
梁寬舞獅頭,林世榮舞獅尾,他們站在三四層人肩上表演,高度不斷上升,而後他們沿著一
根竹標往上爬,一邊爬還要一邊舞耍動作。最後,他們一把將紮在竹竿頂尖上的“青”采了
下來。梁寬將“青”含在獅子嘴上,與林世榮邊舞邊下。下到地面上,再將青吐出來拋向主
席臺。
主席臺上的人接住了青。一般認為,主人接“青”後,表示接到了福和財。飛鴻武館的獅隊
表演完,觀衆同樣報以熱烈的掌聲。
比賽組委會認為前面那家武館表演的“一柱擎天”采高青與飛鴻武館表演的肩上采高青各有
千秋,不分上下,要雙方再比采青以示高下。飛鴻問徒弟們有沒有必要再比試,徒弟們異口
同聲地說:“應該一決高下!”
飛鴻想,既然來參加“舞獅大會”,就應該把自己的最高水準發揮出來,最要緊的是要為武
館爭得榮譽。他覺得梁寬學了這麼久,功夫已相當不錯,而林世榮學得時間短些,這方面技
藝要遜色點,於是他決定親自出馬,與梁寬表演采青絕技。
對方的醒獅先表演采青。有趣的是,他們這次模仿的是飛鴻武館剛才的采高青方法。由於該
武館的人輕功較好,表演起來也很到位。也許是奪標心切,造成心理上的緊張,采青的時候
他們第一次失手了,只得重來再采。
第二次還算順利,生菜被牢牢銜在獅子口中。按照舞獅采青的習俗,一次采下為最妙,第二
次采下則遜色很多。據此,本來已經分出了勝負,主辦者準備定飛鴻武館的醒獅奪標,對方
也表示同意。大會的負責人來徵詢飛鴻的意見,飛鴻覺得對方技藝相當不錯,隻因一時緊張
失手,丟了錦標,肯定不無遺憾。他想讓對方心服口服才行,因此決定還是上場表演。
“黃飛鴻師傅要親自登臺表演!
觀衆聽到這一消息,個個異常興奮,有人甚至高興得尖叫起來。鼓點密集,醒獅上場。飛鴻
舞獅頭,梁寬舞後面,師徒倆配合得相當默契,觀衆看到場上的獅子做出從酣睡到興奮的各
種各樣的神態,將喜怒哀樂表現得淋漓盡緻,不時報以熱烈的掌聲。輪到采高青了,大家都
拭目以待,看飛鴻有何絕招。這次采高青,根據飛鴻的要求,“青”懸掛得特別高,估計離
地面有十大幾米。徒弟們都為飛鴻捏了一把汗,生怕一不小心,丟了錦標不說,還有損飛鴻
聲譽。飛鴻與梁寬在徒弟們搭起的人牆上越舞越高,但獅子舞到三四層人上,離竹杆頂上的
“青”還有一大截。竹杆的尾部太細,承受不住兩個男子漢構成的獅子,怎樣才能取到竹竿
頂的生菜呢?
大家正在納悶時,只見從獅子口中飛出一物直奔竹杆頂上的“青”,那把生菜隨即下墜,只
見醒獅飛身躍起,一口將生菜銜入口中。
梁寬聽到師傅輕輕說了聲“行了!”知道大功告成。邊舞邊下,師徒倆神奇地完成了這麼高
難度的采青表演。獅子剛落地,青從口中飛出,直奔主席臺。
“真神哪,到底怎麼采下來的?”
“不知道,我也沒看清楚。”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astwind 的頭像
beastwind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