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醒獅采青(3)


觀衆議論紛紛。有人甚至提出讓飛鴻師徒再表演一次。飛鴻笑著對大家說:“再表演就沒必
要了,但我可以告訴大家,我是怎麼把青采下來的。”飛鴻說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飛砣
,他的飛砣上連著長長的一段細繩子,舞起來“呼呼”地響。舞完,他才說:“看清楚了嗎
?我剛才用它來采青。”其他武館的人都聽說過飛鴻練就了一手好的飛砣絕技,但卻從未見
識過。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大家不由得對飛鴻肅然起敬。大家都說,此次“舞獅大會
”錦標,非飛鴻武館莫屬。
大會主辦者宣佈:“舞獅大會冠軍為黃飛鴻武館!”觀衆一起歡呼鼓掌。梁寬上臺從主辦者
手中接過了象徵榮譽的錦旗。回到武館,徒弟們興猶未盡,還要飛鴻講述飛砣采青技藝。梁
寬代師傅解圍:“這是絕技,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講清楚的。要掌握這一絕招,關鍵還在練好
飛砣功夫!”
舞獅大會一舉奪標的事,很快傳到了香港。過了兩天,陸正剛寫信來讓師傅去香港遊玩。信
中說,春節期間香港有許多有特色的活動,另外還想請師傅指導一下武技和舞獅采青方面的
事情。既然陸正剛有請,飛鴻也正想出去走走,征得英同意後,他便隻身來到了香港。在香
港幾天,受到盛情款待。閑暇時間,飛鴻則指點陸正剛的徒弟練武及學獅藝,師徒三代其樂
融融。
那天飛鴻正準備向陸正剛提出回廣州,話未出口,有一人來拜訪陸正剛。陸正剛出來一看,
來人是昌隆藥材莊的司理梁恩。梁恩說他受東家之命來請陸師傅舞獅助興,陸正剛忙問他:
“有何喜事?”
梁恩說,他的東家去年在文武廟撿到“丁財炮”,此後便時來運轉,不但生意比以前更順利
更興旺,他的小妾還給他生了個兒子。一家人因此都認為這是神仙保佑,非要隆重酬謝神恩
不可。十餘天後就是二月初二,也即酬神還“炮”的日子,因為東家想搞得很隆重,非要有
瑞獅隨行來助興。早就知道陸正剛是黃飛鴻師傅的徒弟,獅藝非常高,所以特意來請。
梁恩最後補充說:“至於費用多少,這不成問題,都由我們東家負責。”
陸正剛說:“來得早真不如來得巧,看來你的東家真有神助。我師傅正好來香港,就住在我
這裡。我可介紹你們認識,請他相助。”
梁恩大喜過望。飛鴻與梁恩見過面,知道對方來意後,他對梁恩說:“這是酬神謝恩的重大
事情,你們委託的事我不敢推卻。但我隻身來香港,舞獅的器具一樣也沒帶,怎麼去舞呢,
我又如何敢輕易答應下來呢?”
梁恩聽了這話,心裡涼了半截,他說:“黃師傅如果是因為器具的緣故,這倒不必擔心,我
東家說了一切費用由他出,沒有器具加緊趕製就行了。”他擔心的是飛鴻找藉口不願接下此
事。
“匆匆忙忙做的器具,怕會出紕漏。我的意思是,你們不如另請高手更好。”
陸正剛摸不透師傅到底是怎麼想的,又不願錯過為武館揚名的機會,就勸師傅接下這單業務
。他說:“我和其他弟子都希望您能在舞獅方面揚名本港,再說我隨師傅學了舞獅多年,從
未一試身手,正好有這個鍛煉機會。成功了也可揚我師名,壯我武館威風。”
“既然如此,那就答應人家吧!”
飛鴻點頭答應,梁恩千謝萬謝。梁恩走後,飛鴻道出其中原委:他近日身體略感不適,狀態
不是太佳,怕影響獅藝的發揮。
陸正剛一聽,不免有點著急,忙問:“這可怎麼辦?”
早已胸有成竹的飛鴻說:“不必擔心,我早已想好了,讓梁寬來港代我舞獅。這小子悟性極
好,肯定能勝任的。到時候你就和他搭檔,讓他舞獅頭,你做助手。”
陸正剛一聽,馬上點頭贊同:“那就趕快托人帶信,讓梁寬來香港吧!”
飛鴻說:“記住叫他將器具帶來,一來可省東家點錢,二來不至做得匆忙出差錯。”
陸正剛讓飛鴻給梁寬寫信,自己與符祥等朋友聯系,看看近日有誰回廣州去。很快就找到了
回廣州的人,信就由人家代送給梁寬。
梁寬接到飛鴻的信,喜出望外。他也很想到香港這個花花世界看看,一直沒機會,現在機會
來了,還可以一試身手,哪有不高興之理。“和盛”店裡的工人把他送到碼頭,讓他搞完慶
典酬神活動,早點回來繼續教他們練武。
到香港後,梁寬好不容易找到陸正剛的武館,見過師傅師兄,陸正剛安排酒宴歡迎梁寬。酒
宴上,飛鴻對陸正剛、梁寬說:“這次出舞,是我門派在香港舞獅演技的頭一回,如果不能
讓昌隆東家滿意,就不僅僅令人家失望,對咱們的名譽也有損害。所以一定要加緊練習一下
,彼此的配合要默契。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