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醒獅采青(4)


梁寬、陸正剛表示,一定認真照辦,保證不負師望、不辱師門。飛鴻又對陸正剛說:“這次
出舞,還需很多人表演助興,這些助舞的人只有在本地找。正剛到香港這麼多年,與行業中
人熟悉,助舞的人由你去找。”
陸正剛說:“這個不成問題,光我的武館和符祥武館的徒弟加在一起就有上百人。”
轉眼到了二月初二,飛鴻率領舞獅隊來到昌隆藥莊。鑼鼓聲響起來,一排穿長衣服的人提著
燈籠在前面開路,燈籠上寫著“進香”兩個大字。儀仗隊緊隨其後,再後面是擡著各種祭神
之物的人,其中三支又粗又長的大香,特別引人注目。一些紙做的花草人物,也顯得繽紛奪
目。昌隆藥莊的老版和他的妻妾抱著兒子乘興隨行,飛鴻他們的舞獅隊伍跟在後面。
上次梁恩回去後就把黃飛鴻準備親自舞獅助興的事傳了出去,附近居民久聞黃飛鴻大名,卻
未曾見過一面,都來看熱鬧。舞獅隊威武雄壯,前面有兩面大旗開路,旗上繡著“西樵務本
山房”六個大字。護獅健兒,個個精神抖擻,肩上扛著刀槍棍棒。隊伍隨舞隨行,來到文武
廟。
文武廟一帶,人山人海。昌隆藥莊的東家帶著家人入廟進香,一切禮數完了之後,司祝人員
出廟點燃爆竹,並高呼“醒獅起舞”。鼓樂聲再次響起,梁寬捧起獅頭起舞,與正剛配合,
開始了他們精彩的表演。
醒獅先是盤旋了幾圈,接著從盤旋中快速退了幾步,獅頭奔向廟門點頭緻敬。連續做了三次
這樣的動作後,醒獅踩著鼓點做出各式各樣的動作。舞姿優美,喝彩聲不斷,很多人以為場
上舞獅的是黃飛鴻大師。等看清舞獅子者最多20歲左右時,又懷疑這不是黃飛鴻,於是有幾
個人在私下議論:“那年輕人是不是黃飛鴻?”
醒獅接著在場上表演滾球技藝。梁寬見一球緩緩滾來,即施展渾身解數,將兩足往前一夾,
將球搓揉玩弄。一會兒俯首銜之,往外拋擲;一會兒又用前爪玩球,擺出各種花樣。表演完
滾球技藝,再表演采青、醉青功夫。因所設之青難度不太大,梁寬功夫又好,因而不費多大
力氣,便博得一片喝采聲。廟內執事之人,獎勵了錦旗果酒等物品。到此為止,昌隆藥莊老
版的酬神活動結束,大家各自回去。
梁寬似乎還未盡表演之興,讓同來的人一路舞獅回去。居民們紛紛出來看熱鬧,有的人家還
從樓上扔下點燃的爆竹以助興。梁寬看到這種情況,認為有利於為師傅樹威名,表演得更加
起勁。大約來到擺花街的時候,有一戶有錢的人家在他家三樓的屋簷,懸青等待舞獅者來采
。青的下麵,系有銀牌、港幣等物。醒獅還未到之前,這戶人家就讓人點燃爆竹將醒獅引導
。梁寬聽爆竹接二連三地響,知道一定是有人懸青待采。循聲而至,果然不出所料。
又是一陣震耳的爆竹聲響過,透過彌漫的硝煙,梁寬仰望過去,隻見樓上所懸之青距地面有
數丈之高。距地面過高,以“企膊”疊人采法是不行的,而且同來的人又是臨時組合的,配
合不好也難成功,而且會出笑話。
機智的梁寬有意將獅子舞到飛鴻面前,飛鴻也知其求救之意,悄悄地說了一句:“上次在舞
獅大會上我是如何采高青的,你還記得嗎?
一語點醒夢中人。梁寬會意,迅速用錦繡纏成雙飛錘,將飛錘纏得像繡球形狀,然後將它帶
在身上。繡球綁上繩子,在他手中飛舞一陣後,梁寬執獅頭準備采青。大家見梁寬親自導獅
采青,振奮精神以更密集的鼓點助威。
只見梁寬帶獅隊到懸掛“青”的下麵時,讓獅子擡頭張嘴,自己用力將“繡球”旋轉後甩向
懸著的青,三樓的“青”被他甩出的“繡球”纏住。刹那間,梁寬用力將繩子一拉,所懸掛
的“青”立即隨他的手動而掉下。下麵獅口大張,獅子躍起用口接住此青。
香港人看過各種采青,卻從未見過如此精彩的絕技。掌聲雷動,喝彩聲此起彼伏。梁寬拿了
人家送的錦旗,興高采烈地回陸正剛的武館。
符祥和他的弟子們親眼目睹了黃飛鴻弟子梁寬的獅藝,對他大加贊賞,梁寬與大家在一起喝
酒慶賀,彼此增進了友誼。晚上,昌隆藥莊的司理梁恩來到陸正剛武館,再次轉達昌隆藥莊
老版的謝意。
梁恩握著梁寬的手說:“你的技藝令人佩服,真是嚴師出高徒,我為黃師傅有這樣的高徒而
高興,同時也為我自己高興。
陸正剛問:“為你自己高興,此話怎講?”
梁恩說:“你忘了,我梁恩姓梁,梁寬也姓梁,我們五百年前是一家。我們梁家出了這麼個
高徒,能不高興嗎?”梁恩一番話,說得大家都笑了。
梁寬也笑著說:“咱們說不定不到五百年前就是一家了!既如此,兄長在上,小弟敬你一杯
酒!”
飛鴻見梁寬能說會道,心下也很高興。梁寬此番到香港,結識了不少新朋友,為他日後到香
港發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礎。離開廣州也有一段時間了,飛鴻與梁寬在廣州都有許多事情要
辦,師徒倆於是告別了陸正剛、符祥和梁恩等人,不日回到廣州。
回到廣州後,梁寬照常去“和盛”韭菜欄教授武藝。“和盛”的工人大多血氣方剛,這些涉
世不深的小夥子見梁寬在香港獲錦旗多面,作為梁寬的徒弟,覺得自己臉上也增了不少光。
為幫師傅揚名,同時也為自己臉上貼金,他們商議後將梁寬所獲錦旗拿去北帝廟的戲臺上“
曬標”。
所謂“曬標”,即將旗幟掛在外面,張揚所獲得的榮譽。這件事他們先徵求了梁寬的意見,
梁寬年輕好勝,也認為這樣可以更好地為自己的師傅樹威名,就同意了他們的做法。
“曬標”當天,梁寬所教的“和盛”店工人還舞獅助慶,此舉引得省城許多武林中人都來觀
看。有個叫袁福的拳師,對梁寬及其門徒的做法很是不滿,認為這是目中無人,不懲戒一下
不足以使他們知道天高地厚。
回去以後,袁福讓人找來了他所認識的幾個教頭,把梁寬等人的所作所為說了一遍,並表示
自己要去懲戒一下梁寬,讓他知道天外有天。
大家沒有吭聲,過了一會有位教頭提醒袁福說:“梁寬是黃飛鴻的高徒,武藝肯定不錯,你
已四十多歲了,他卻在二十左右。如果打贏了他,什麼都好說;如果敗在他拳下,我們這些
老前輩將來還有誰尊敬?你要三思而後行呀!”
袁福不聽勸告,面露怒色說:“難道就任他狂妄自大,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嗎?
那位武師又說:“也不是,可以派人讓梁寬關門,這樣不緻於發生打鬥。”他的意思,無非
採取先禮後兵的手法。袁福聽從了他的建議,派徒弟往梁寬教武的地方,轉達了讓梁寬關門
的意思。
梁寬聽後大怒,站起來抓住來人的衣襟問:“什麼人這麼狂妄要我關門?”對方如實相告,
梁寬讓他回去告訴袁福,想看看他有什麼本事能讓他關門歇業!
晚上梁寬教武時,袁福進來不露聲色地觀看。看了一會,他站起來說:“梁師傅,你所教的
這些東西,是舞臺上的花架子,還是柔軟體操?”
梁寬早已注意到這位陌生的看客,猜出他必是袁福無疑,就反唇相譏地說:“不管它是什麼
,學了總是有用的,你想拜師學嗎?”
袁福說:“你門口的牌子應該摘下來,換成教柔軟體操的牌子才對。
“我看你是存心要來踢我盤的,是不是?”
袁福說:“是又怎麼樣?梁寬,你若不在北帝廟曬標,我就不來踢你的盤了!”
梁寬厲聲回答說:“我敢授徒,又怎麼會害怕你來踢盤呢,有本事你放馬過來打吧!”
話不投機,拳腳相見。袁福邁步上前,掄拳便打,他用平生最擅長的沖拳,朝梁寬當胸就是
一拳。梁寬急忙用“退馬穿橋”應戰,化解這來勢兇狠之拳。一拳不中,袁福有點吃驚,他
看準目標再來一拳,梁寬攘臂穿搭對方橋手,再次化解袁福的攻勢。
袁福不熟悉梁寬的手段,反而認為這是對方害怕他拳法厲害而退守。這一招其實是黃飛鴻教
的絕技之一,叫“退馬穿橋”,以退為進的手法。隻要對方進攻露出破綻,此手法必有轉守
為攻緻勝之時。
正當袁福再次揮拳向梁寬猛攻的時候,梁寬突然將“退馬穿橋”轉化為“雙虎爪法”,反手
抓攫對方之手,先封閉其變化,再發手壓迫他的肩膊,發力一推,袁福措手不及,當即被推
倒在地。
衆目睽睽之下受此一辱,袁福身為武師面子往哪擱?所以他起來後帶著怒火,再次找梁寬要
拼命。梁寬見他不識相,就想給他點厲害看看。見他再衝上來,這次梁寬主動進攻,運拳朝
他胸口打去。
袁福見梁寬打來,急忙用輾手夾梁寬橋手,便想點梁寬的穴位。梁寬武功高強,立即奮力將
手抽回,先消解他的攻勢,同時偷偷地將腳插入他的馬內。再用腿向其馬用力勾撥,雙手向
他胸前猛推。上下同時發力,令袁福立足難穩。只聽見梁寬大喝一聲:“趴下!”袁福應聲
被打倒在地。
連跌兩次,袁福無臉再戰,灰溜溜地走了。“和盛”的工人歡天喜地,將梁寬擡起來拋了又
拋,梁寬和他的徒弟為之慶賀。
這件事不久傳到飛鴻和黃麒英耳朵裡。飛鴻認為收梁寬為徒,確實使武館名聲大振,第七甫
水腳和瀾橋兩處武館的生意都紅紅火火。而黃麒英卻不這樣看這個問題,他對梁寬有自己的
看法。

父子不同的看法,會否影響到梁寬?欲知後事如何發展,且聽下章分解。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