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軍中教頭


婚後飛鴻與羅姑娘互敬互愛,日子本來過得挺美滿的。但樂極生悲,文文靜靜的羅姑娘不
知為何體弱多病,新婚燕爾多次出現不適,令飛鴻及其家人蒙上一層淡淡的陰影。眼見新
娘子形容憔悴,飛鴻內心著急。黃麒英對飛鴻說,或許是兒媳不適新婚生活,過段時間就
會好起來的。飛鴻覺得,父親這是在寬慰自己。不管怎麼說,有病就得去找醫生看病,他
於是帶著羅姑娘求醫。
醫生把了把羅姑娘的血脈,問了問她有關病症,然後給她開了一大堆中藥。醫生認為她體
質太虛弱,需要補一補,讓飛鴻平時在飲食上多注意這方面的調養。吃了藥不見效,飛鴻
又帶著羅姑娘找過別的醫生再看病。醫生換了又換,藥也吃了不少,病情不但不見好轉,
反而有加重的跡象。過了一段時間,羅姑娘居然被病魔折磨得臥床不起,飛鴻只好把醫生
請到家裡來為她治病。
不知羅姑娘患的是什麼病,請了很多醫生給她看病都回天無術。當醫生讓飛鴻準備後事時
,飛鴻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婚姻是一種緣份,盡管與羅姑娘在一起的時間不長,這
一打擊對飛鴻來說還是不小。
婚後三個月,羅姑娘病逝。飛鴻按當地風俗,將她厚葬。此後有一段較長的時間,心裡都
很難過。
就在飛鴻面臨喪妻之痛時,國家內憂外患也在進一步加重。清政府腐敗無能,使得帝國主
義勢力在中國越來越大,洋人在中國的國土上公然欺壓中國人的事時有發生。在洋務運動
的促進下,東南沿海的水師發展很快,廣東水師就是當時一支影響很大的軍隊。
廣州水師湧現了許多抗擊帝國主義侵略的英雄人物,前提督關天培就是其中一位。這位水
師提督在抗擊英帝國主義的海戰中親自上陣,英勇犧牲,成為了許多有志青年崇敬的對象
。鴉片戰爭之後,帝國主義對中國的經濟、文化侵略有增無減,廣東人民抗擊帝國主義侵
略的鬥爭此起彼伏,許多愛國青年參加到廣州水師中,想借此為保家衛國出力。
武林中的不少朋友,都在為國家效力,飛鴻也深受影響,他的一些徒弟、徒孫要到軍隊中
去,他給予積極支持。盡管飛鴻小時候只讀過兩三年私塾,但他也懂得“國家興亡,匹夫
有責”這樣的道理。
1882年,廣州水師方面的頭兒聞知飛鴻武功高強、品德高尚後,特地派人徵詢飛鴻本人意
見,想聘請他為廣州水師的武術教練。飛鴻想,這正是自己報效國家的機會,豈有不允之
理!他爽快地接受了廣州水師的聘請,從此開始了他的軍中教頭生涯。
廣州水師的配製不怎樣,艦船雖然多,卻小而亂,但水師們習武的熱情卻很高。飛鴻盡心
盡力地教他們武藝,彼此間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水師們也覺得這位教頭和藹可親,他們都
親切地叫飛鴻為“師父”,而不稱他為“教官”。
有一天,廣州將軍衙門張榜,對外招納賢才。飛鴻看過招賢榜後,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去報
了名,準備參加將軍衙門的招考。出乎許多人的意料,他居然考取了廣州將軍衙門的“靖
汛大旗手”一職。“靖汛大旗手”雖然不是朝廷設置的官職,而只是地方衙門所設之官,
並且職權也很有限,但從這件事上反映出飛鴻當時為國出力的積極態度。
1884年,張之洞出任兩廣總督。考察廣州水師之後,張之洞意識到整個廣東水師的不足,
這就是艦艇數量雖多,但噸位很小,只能對付內河與近海的作戰。為了改變這種狀況,他
出面訂造了“廣甲”、“廣乙”等一大批大艦,使廣東水師的實力有所增強。艦艇數量增
多,噸位擴大了,所需的水兵數量也隨之增加。身為廣州水師武術教頭的飛鴻,比過去忙
了許多,他要教的人多了,精力自然也要投入更多。盡管如此,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執教,
認認真真地傳授他的武技。
五月的一天,傳來法國派遠東艦隊司令孤拔率艦隊侵入福建馬尾、福建水師全軍覆沒的消
息,廣東水師進入高度緊張狀態。廣州水師跟飛鴻學武的水兵告訴飛鴻,中國與法國不久
將展開一場大戰。果然沒過多久,此事不幸被言中。7月。清政府下詔對法宣戰。法國艦
隊占領台灣基隆炮臺,封鎖了台灣海峽,海上告急!
“這些強盜,竟然把軍艦開到咱們國家來了,占我領土還殺我同胞,真是豈有此理!”
“一定要把侵略者趕出去!”水兵們義憤填膺,飛鴻深受感染。
中法戰爭起源於此前一年(1883年),當年法軍占領了河內、南定,越南國王請黑旗軍領
袖劉永福率他的將士助越抗法。這年4月,黑旗軍與法軍在越南河內城西的紙橋展開激戰。
英勇善戰的黑旗軍在劉永福的指揮下,大敗法軍,擊斃法軍司令李維業中校。
說到劉永福時,水兵們都誇他了不起,飛鴻對他也肅然起敬。當時誰也沒預測到,一年半
之後劉永福將和廣州結緣。更令飛鴻沒想到的是,這個劉永福日後將和自己同生死共患難
,與自己結下不解之緣。
此後,不斷傳來劉永福打敗法軍的消息,飛鴻與廣州水師的水兵們深受鼓舞。
1885年,廣州河南(珠江南岸)的金花廟準備舉行酬神活動,該廟的主事人把這件事看得
很重,此前每逢酬神,都要舉行隆重的慶祝活動。除了張燈結彩,請許多演唱的人,往往
還要在廟前的空地上搭一座彩棚,邀請當地知名的武師來表演助興。當時飛鴻在武林的名
氣已經相當大,廟中的主事人向來對他很敬重,所以也將他作為邀請的對象。
金花廟酬神那天,管弦齊奏,鼓樂喧天,遊人如織,熱鬧非凡。此情此景,絕不遜色于廣
州河北(珠江北岸)的洪聖廟和華光廟搞的酬神慶典活動。當時珠江上還沒有建長堤,更
無壯觀的大橋連接兩岸,南北交通主要靠船隻。河面上大大小小的船隻並靠在一起,形成
一道奇特的景觀。還有那大小不同的紫洞艇,專門為遊客遊玩而準備,生意也很不錯。碰
巧遇上金花廟的酬神慶典,有很多人都雇了船停泊在金花廟前的河面上,借此看熱鬧。
正巧那天提督陳泰鈞和他的下屬也在這裡雇了船一起遊玩消遣。聽見對面鑼鼓震天響,陳
泰鈞忙問船家怎麼回事。船家告訴他,這是河南岸的金花廟在舉行酬神活動,請了很多有
名的武師來表演武藝和獅藝。聽船家這麼一說,陳泰鈞興趣一下就上來了,他讓船家將船
靠過去,在金花廟岸邊停了下來。船停穩後,陳泰鈞與他的同僚和下屬站在船頭看熱鬧。
遠遠的,隻見金花廟前的彩棚中,有一個身強力壯的大漢,正捧出獅頭起舞。陳泰鈞看了
片刻,發現此人的舞獅技藝與衆不同,他動作利索灑脫,難度很高,舞獅技藝高出其他人
很多。
武師們表演完獅藝,緊接著展示各自的武技。他們依次輪流上場表演,那位獅藝超群的大
漢也上場演技。陳泰鈞看他表演武技,深深地被他所吸引。大漢的手法和步法都很好,出
拳出掌特別有力,其他武師雖然也不錯,但都不如他。因為對場上那位武藝不錯的大漢非
常欣賞,陳泰鈞禁不住向身邊的人問了一句:“有誰認得場上表演的那個大漢?”恰好身
邊有一人認識他,便告訴陳泰鈞:“回稟提督大人,場上那位大漢叫黃飛鴻。
“什麼,他就是黃飛鴻?”
陳泰鈞早就聽說過黃飛鴻這個人,知道他武功獅藝都不錯,但一直沒緣見面。現在碰上了
,陳泰鈞有一股很強烈的要求,那就是會會黃飛鴻。他對手下人說:“誰上岸去,把黃飛
鴻給我叫來!”
陳泰鈞的侍從接到命令,立即上岸到金花廟前的彩棚,請飛鴻到船上一敘。開始飛鴻認為
請他到遊船上去的人並不相識,就婉言回絕了對方。
侍從見飛鴻不過去,便更加懇切地請他。他對飛鴻說:“黃師傅,請你關照我一下吧,你
要是不過去,我交不了差呀!”
飛鴻覺得他這話說得蹊蹺,忙問:“此話怎講?你為什麼會交不了差?
“你不知道,在遊船上想會你的人,是我們的提督陳泰鈞呀!”侍從本來不想托出陳泰鈞
的,見飛鴻不想去才說了出來。
飛鴻還是不太想去,他才不把提督當成吃人的老虎呢!侍從纏著飛鴻,又說了許多好話,
飛鴻實在不能再推卻,就穿好外衣跟著侍從來到遊船見陳泰鈞。
到了船上後,發現侍衛多、防備森嚴,飛鴻這才真切感覺到對方是個非同一般的大官。見
了陳泰鈞,他長長地作了個揖以示緻敬。陳泰鈞沒有擺提督的架子,也回了個客禮。
陳泰鈞是當地的武官,說話直來直去,一點也不假虛飾。他對飛鴻說:“我是一介武夫,對
武藝高超的人特別尊敬。早就聽說過黃師傅的大名,今天又看了你表演的武技和獅藝,所以
很想與你聊聊。”
飛鴻說:“我雖然從小習武,但武功很一般,大人身為武官,還請多多指教。”
兩人雖然是初次相識,但都是學武出身,三句不離本行,話自然就多了起來。有了共同的話
題,談起來也使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許多。沒談幾句,陳泰鈞就開始對飛鴻學武一事刨根
問底:“黃師傅的武技是從哪裡學來的?”
飛鴻如實相告:“小人很小的時候就受家庭的影響,祖父和父親都習武,為了生計12歲就和
父親上街賣藝售藥。長大以後又浪跡江湖,跟很多人學過武功。沒想到我的這點雕蟲小技,
竟然得到大人您的垂顧,真是令飛鴻深感榮幸。”
珠江水在汩汩地流著,陳泰鈞很有耐心地聽飛鴻講著。等飛鴻講完了,他才說:“要練成一
技之長,很不容易。你花了那麼多功夫去練習,怪不得武技能達到這樣的境地。”
與陳泰鈞相比,飛鴻在陌生人面前顯得稍微要拘束些。他趁陳泰鈞停下來的片刻,對陳說:
“有幸認識提督大人,飛鴻感到三生有幸。我擔心的是我在這裡閑呆,會不會破壞大人的雅
興。如果沒別的事,飛鴻想就此告辭。”
“急什麼嘛!”陳泰鈞拉著飛鴻的手說:“我也是很早就習武的,小時候就拜師學習。我師
傅私下傳授一招數給我,十多年來沒遇到過真正的對手。今天你來了,我想獻獻醜,和你共
同探究一下這招數,看看它為什麼沒人能破得了,不知你覺得如何?”
陳泰鈞的這番話,顯然是在給飛鴻下“戰書”,飛鴻心裡哪會不明白?盡管陳泰鈞說得那麼
厲害,飛鴻心裡絲毫都不害怕他所謂的“秘招”。但飛鴻又覺得,他是大官,自己是一介市
民,不便與他比試。於是飛鴻謙虛地說:“小人這點雕蟲小技,怎麼敢抱著萬一取勝的僥幸
心理與大人比試呢!大人稍微彈一下手指,我肯定就倒地了,根本用不著比試。”
陳泰鈞笑著說:“黃師傅,你不會不給下官這點面子吧!”他的意思很明確,就是不許飛鴻
推辭。說完,他從座位上起來,直接來到飛鴻面前,就要動手比試。
因為彼此地位懸殊,飛鴻哪敢與陳泰鈞比武。贏了他,讓他丟了面子,不知將會招來什麼禍
事;輸給他,自己臉上沒面子,直接影響武館的生意。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比!想到此,飛鴻
拱手說:“不敢,不敢,小人怎敢與提督大人交手。”
這位提督此時正在興頭上,見飛鴻掃他的興,頓時還真的有點不高興。他認真地對飛鴻說:
“你別敗我的興好不好?否則我真會不高興了。”
迫於無奈,飛鴻只好硬著頭皮上陣。
雙方開始比試,飛鴻與陳泰鈞周旋,只守不攻。陳泰鈞發拳向飛鴻上中門戶打去,武官出身
的他,出拳異常兇猛。但剛剛與飛鴻手臂相碰,就感到了對方的手臂堅實如鐵。
陳泰鈞暗吃一驚:此人絕非一般的武師!以前隻聽別人說他如何如何厲害,今天看他在廟前
彩棚表演動作套路老道,多少還有點疑為“花架子”之嫌,現在一碰就讓陳泰鈞知道對方的
實力。曾拜好幾位名家為師的陳泰鈞,武術造詣也頗深,所以一交手就能探出對方的斤兩。
他自己平生最擅長的是“展手”,與他較量的人大多敗在他的“展手”之下,因此陳泰鈞被
人譽為“鐵展手”。俗話說“熟能生巧”。陳泰鈞勤練“展手”,實戰中又廣泛運用,使他
的“展手”功夫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他的手法變化莫測,無論對手如何攻來,不管對方用
什麼方法,他都能用他的“展手”破之。交手時,如果被他這一手法所展,沒有能逃脫失敗
結局的。
今天與飛鴻交手,他也準備再施其“展手”。因為飛鴻不是一般的對手,不施展自己的絕技
恐怕難以取勝。打定主意後,陳泰鈞再次向飛鴻發起攻擊。果然不出所料,飛鴻的拳頭剛出
擊,就被陳泰鈞的展手節制,如同被鐵版夾住似的,進退不得。
陳泰鈞臉上露出了別人不易覺察的得意之色,一旁的左右侍衛在不停地為他叫好。飛鴻心裡
很矛盾,他不甘心就此認輸,又不能將對手挫敗而下不了臺。眼看自己的手被對方節制失去
自由,又擔心對方再生變招最後導緻自己失敗,毀了自己在武林中的聲譽,因此他不得不振
作精神認真對付。為自己的榮譽而戰!飛鴻很快做出抉擇,他迅速將手勢轉化成“搖龍歸洞
”手法,將被夾之手奮力抽回,以破解陳泰鈞的展勢,同時悄悄地將腿偷入陳泰鈞的馬內。
身手敏捷的飛鴻用腿往外一彈,兩手再向懷內一扳,使出了他著名的“鈎外彈三星腳法”。
陳泰鈞眼見飛鴻改變招式,急忙脫手自救,但卻為時已晚矣,他的全部變化都被飛鴻控制封
閉,來不及消解飛鴻的攻勢。受飛鴻的“鈎外彈三星腳法”一擊,陳泰鈞馬步一搖晃,身體
欲往後跌倒。考慮到他是個大官,為了顧全他的面子,飛鴻怎麼敢讓他真的倒下去呢!只見
飛鴻迅速出手,暗中將他掖住,使陳泰鈞不緻於跌倒出醜。陳泰鈞乃道中人,對此怎會不知
道。
飛鴻見目的已達到,想就此打住,免得再打下去弄出麻煩來。他拱手對陳泰鈞施禮說:“大
人真是神功神技,小人佩服,真是佩服,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在一旁觀戰的,大多不是習武的人。正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他們只見飛鴻、
陳泰鈞二人在場上打來打去,似乎彼此不分勝負。這裡面的門道,他們是一個人也沒看出來
。陳泰鈞則不同,他武功不錯,修行也深,對飛鴻施救,只有他心知肚明。
陳泰鈞意識到,飛鴻的武藝確實比自己高出一籌,這位武師不但武藝高強,還能顧全自己的
面子,可見他的武德修養也不錯。想到這些,他對飛鴻心悅誠服。
陳泰鈞發自內心地贊揚飛鴻說:“您的絕技確實名不虛傳,今天使我受益匪淺呀!不打不相
識,我陳泰鈞就願意交你這樣的朋友。今天我請客,大家好好敘一敘。希望黃師傅賞臉。”
看得出來陳泰鈞是誠心實意的,既然如此,飛鴻“盛情難卻”之下只有留下來。於是陳泰鈞
備了一桌酒菜,與飛鴻高高興興地開懷而飲。酒過一巡,陳泰鈞委婉地想問飛鴻破解他手段
的方法。因為還有其他人在座,飛鴻怕說出來暴露了陳落敗的事實,因而不想說,就用眼睛
向陳示意。陳泰鈞立即明白過來,把酒杯一舉:“來來來,大家再幹一杯!”
等其他客人吃完走了以後,陳泰鈞將飛鴻留下來,兩人繼續未完的話題。武林人士相聚,自
然還是三句不離本行。飛鴻說:“提督大人的兩臂堅實如鐵,一定是小時候就苦練功夫,平
時又堅持苦練的結果。然而,恕飛鴻直言,現在的練武習拳者,學得種類多卻不追求深妙的
東西,一味致力於練習硬功與力量,只求獲得堅實如鐵的美名。”
陳泰鈞認真地聽飛鴻說著。飛鴻喝了一口茶,繼續往下說:“依小人的愚見,即使能將自己
某些部位鍛練得堅實如鐵,而缺乏奇妙的變化,也是沒有多大作用的。而且天長日久形成習
慣,很難改變。這種人出手總是過於僵硬,過於剛。剛為柔所克,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常理
。以剛才我倆的較量而言,我的手剛攻進,大人立即就用全力來對付,這種手法雖然是以橫
制直,但卻對步馬毫無防備。所以我的手雖然被您所展而不得脫,但卻摸到大人的打法是全
用於手上,不顧及樁步,這樣一來為我偷襲您的下路留有餘地。”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飛鴻接著說:“我的打法很簡單,先抽回被展之手,消解被動局面,然後借此作掩護,在你
不留意時將腿偷進你的馬步內。做到這一點您基本上就要被打敗,更何況我用了上扳下彈的
辦法。從這一點來說,大人手臂力雖大,卻又怎麼能不被我抓住可乘之機呢!”
陳泰鈞對飛鴻的解說,佩服得五體投地。他覺得飛鴻的身手不凡,手臂也一定與衆不同,拉
過來一看,果然也是堅實如鐵。他邊看邊點頭贊歎說:“您之所以能在武林中享有盛名,原
來也來之不易啊!”
賓主談得很投機,雙方喝酒也喝得很開心,末了,飛鴻與陳泰鈞高興而別。
與飛鴻分別之後,陳泰鈞對飛鴻的武藝武德銘記於心,讚賞之餘覺得像這樣一個人才,不把
他的本領發揮出來為國家所用,實在太可惜。所以他寫了封信給記名提督吳全美,極力推薦
飛鴻。
記名提督吳全美,也是清軍中的名將。中法戰爭期間,他在廣東的清軍任頭領。其實,吳全
美早在此前,因和向榮一起進攻太平天國就已在清軍中出名。1854年春,他與總兵葉長春率
水師與太平軍水師決戰于鎮江,雙方死傷慘重,吳全美也因此一戰成名,深得清廷重任。
1882年,清政府聽從吏部補主事唐景崧的建議,作出暗助劉永福抗法的決策。同時下諭令雲
南籌兵佈防,以便與廣西邊防軍遙相響應。這年8月,西線清軍以“剿辦土匪”的名義越過
邊境進入越南。清廷同時密諭廣東各兵輪流進行整頓,而由吳全美統領,赴到北部灣廉州、
瓊州一帶操防,並不時駛往越南洋面,刺探確切消息。中法戰爭正式爆發後,吳全美被授予
記名提督,負責廣東沿海的防衛。
吳全美到廣東任職,轉眼就過去了兩年多,1885年4月,李鴻章和法國公使巴德諾在天津簽
訂《中法會訂越南條約》(即《中法新約》),中法戰爭宣告結束。吳全美繼續留在廣東任
職,他在軍中的地位更加鞏固。收到提督陳泰鈞的推薦信,吳全美會意地笑了笑,心想真是
“英雄所見略同”呀!吳全美早已傾慕飛鴻的武技,知道他在武林的盛名,本來就有啟用飛
鴻之意。現在一拍即合,他當即讓人將飛鴻請到他的府上。
聽說記名提督吳全美“有請”,飛鴻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又不好不去,所以心裡像
懸著十五隻吊桶七上八下。及至見了吳全美,見他面帶笑容,這才放下一半的心。
吳全美說:“黃飛鴻,知道我叫你來幹什麼嗎?”
飛鴻答:“小人不知道,請大人明告。”吳全美說:“陳提督陳大人向我推薦你,我想聘
請你為軍中技擊教練,不知你意下如何?”
技擊教練一職,是定期在將軍所部教士兵學習武術,要求不是很高,但工薪也不多。和武術
教頭相比,沒有太大的區別。當年飛鴻的父親黃麒英在鎮粵將軍所部任此職,每月才白銀三
兩六錢,不夠補貼家用,飛鴻父子還得上街賣藝。
吳全美見飛鴻還在考慮,他沒有急著催他表態。
飛鴻告訴吳全美:“小人曾受聘於廣州水師,擔任其武術教頭。”
“那不一樣,你那是臨時性的。我既然誠心誠意請你,在工薪方面也會考慮多給一些,還有
,你可以享受和在冊軍官一樣的待遇。”
吳全美還給飛鴻講了一通大道理:“現在國家內憂外患,太平軍剿滅才多久,外國蟊賊又不
斷蠶食我大清國土。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你雖練就一身好功夫,如果不出來報效國家,不
把這身絕技發揮作用,與一般的百姓又有什麼區別呢!”一番話說得飛鴻點頭稱是。
飛鴻看看面前這個老頭,心想他還真有兩下子,能武還能文的!當時飛鴻就答應下來。吳全
美說:“你能答應,我很高興。明天你就來上任,到軍務部門領套官服,名正言順地做我們
的技擊教練。”
第二天,飛鴻到吳全美所轄的軍中報到。他領了一套官服,穿在身上,覺得挺合身的,到鏡
子邊照了照,越看越滿意。
吳全美讓飛鴻坐在椅子上別動,飛鴻不知他的用意,正在納悶之時,吳全美請的畫師進來了
。吳全美吩咐畫師:“好好給我們的軍中技擊教練畫張像,畫好了重重有賞!”
飛鴻端坐在那裡,任畫師為自己繪肖像。畫師繪制好後給他看,他覺得畫得非常好。畫上的
飛鴻身穿官服,方寬的大臉,長著一對羅漢眉,眉長至垂下,耳朵又大又長。看到自己這樣
威武雄壯,飛鴻打心底裡高興。
上任的第一天,吳全美一身官服穿戴得非常整齊,親自陪同飛鴻到軍中。他對士兵們介紹說
:“今天,我把在武林中大名鼎鼎的黃飛鴻黃師傅給你們請來了。從今天起,他將擔任你們
的武術教練,希望大家好好地跟著他學技藝。”
士兵中有不少人聽說過飛鴻和他的傳奇故事的,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歡迎飛鴻。
擔任軍中技擊教練後,飛鴻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士兵的武術上。他覺得教士兵習武與教一般的
老百姓不同,軍隊面對的是國家的敵人,因此意義更大。正因為如此,他在教廣州水師和吳
全美的部隊時,教得格外認真,花費了很多的心血。
顧此就會失彼。因忙於軍中教武,使他自己所開的幾家武館無暇兼顧。第七甫水腳武館的生
意,主要由林世榮代管,他有時間也去教教徒弟們。而西關瀾橋武館的生意,卻一時找不到
合適的人來照看。
林世榮對飛鴻說:“要不就這樣吧,第七甫水腳這裡由師公撐著,我到西關瀾橋去。師父,
你覺得怎麼樣?”這本來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但飛鴻沒有同意這樣做,因為他知道父親的身
體狀況已不容樂觀,再讓他受累後果不堪設想。一時拿不出更好的辦法,飛鴻對林世榮說:
“容我考慮一下再說吧!”
西關一帶人員複雜,這裡既有不少工廠和商販攤點,還有不少外國商人居住。矛盾錯綜複雜
,糾紛常常發生。在這裡開武館授徒,如果不管教好那幫徒弟,很容易在外惹事生非。此外
,一些外國武士經常出入這一帶,為他們的商人充當保鏢。這些保鏢閑著沒事時,常常又喜
歡到中國的武館挑釁。沒有相當的武藝和處世不驚的魄力,恐怕很難在此立住腳。
飛鴻想來想去,決定關閉瀾橋武館。
關閉武館這可不是件小事,在圈內外都會引起反響。對於這個決定,飛鴻覺得應該徵求一下
父親的意見,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黃麒英。黃麒英認為,軍中技擊教練與自己的武館誰重
誰輕,當然得由飛鴻自己定奪。這個問題解決了,一切都好辦。既然飛鴻選擇了軍中技擊教
練,那就應該停辦瀾橋的武館。
“我這身體,沒法子幫你。而你要是收徒太多,自己又無暇指教,他們在外鬧出什麼事來,
豈不毀了你做師父的名聲?要是徒弟們都集中到這邊來,我還可以適當指教,你也不必兼顧
兩個武館。”
飛鴻說:“老爸的話,正合我的心意。隻是停辦瀾橋武館,江湖上的人會怎樣看我黃飛鴻?
他們會不會認為我辦不下去而不得不關門?”
黃麒英安慰飛鴻:“有些問題,不必考慮太多,如果幹什麼事都顧慮重重,那就什麼事也辦
不成了。行內人士大都知道你到軍中任職一事,江湖上你名氣也不小,再說武館的興衰平時
也可見一斑。此前瀾橋武館紅紅火火,這是人人皆知的事,你大可不必有什麼顧慮。”既然
父親也這麼說,飛鴻便下定了決心。
林世榮見了飛鴻,告訴他一個消息:雷善德被人殺了!
“好啊,大快人心!” 飛鴻高興之餘,問林世榮:“你從哪知道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世榮回答:“從武林朋友那獲悉的,情況千真萬確。”至於是怎麼被殺的,林世榮對具體
情況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聽說因為鬥蟋蟀請人做“護草”,雷善德又“玩老千”,被對方查
出後不肯付錢,雙方“護草”一場混戰。雷善德請的“護草”被打成重傷,雷出了對手的錢
後卻不肯付自己“護草”的錢。“護草”受傷治病花錢不少,卻拿不到雷善德一分一厘,越
想越氣,傷好之後再向雷討要,雷不給,“護草”一氣之下就把雷善德給殺了。雷善德被殺
後,他老子氣得也一命嗚呼。
“大快人心啊!”
“這個護草不會是陳來吧?”
林世榮搖搖頭:“他又沒被師父打成重傷,再說他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不可能是他的。”
幾天後,飛鴻正式停辦了瀾橋武館,並出告示讓學徒到第七甫水腳習武。瀾橋武館停辦後,
飛鴻致力於軍中教職,不久家庭再遭變故。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