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懸壺濟世


1886年1月,在中法戰争中屢建奇功的黑旗軍將領劉永福被清政府收編後,率軍進入廣州。
廣州軍民對這位民族英雄和他的軍隊夾道歡迎,飛鴻目睹了這異常熱烈的一幕。
從吳全美的軍隊教完武技回到家,飛鴻每天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給父親熬藥。黃麒英的病一
天天加重,過完年後已經卧床不起。盡管有家人在身邊照料他,作為兒子的飛鴻還是不放心
。飛鴻甚至想辭掉軍中教練一職,專門陪伴在父親床邊。黃麒英覺得沒有必要這樣,不讓飛
鴻辭職。在黃麒英看來,飛鴻任軍中技擊教練,一是為國報效的需要,二來也是回報吳全美
的知遇之恩,所謂“士為知己者用”。
後來,黃麒英的病更加重了,飛鴻以父親病重為由,想辭去其軍中之職。吳全美不允,
飛鴻就向吳全美請假,專門侍侯父親。他四處找名醫來為黃麒英治病,但吃了很多藥,都不
見有什麼療效。盡管如此,飛鴻仍在四處打聽名醫,希望能将父親從死神那裡拉回來。
黃麒英自知難逃大劫,就讓飛鴻坐在他的病床邊。他對飛鴻說:“人都有生老病死的時候,
這是誰也免不了的。我年紀這麼大,死了也不算短命。你現在也到而立之年了,又創了一定
基業,我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但我有些話,還是要告誡你。我們父子倆在江湖上沉浮多年
,才擺脫街頭賣藝的生活,開館授徒,過上安定的日子。”
飛鴻對黃麒英說:“我在聽你講,你慢慢說。”
黃麒英接着說:“盡管現在我們衣食無憂,但終難出人頭地,這一點你要有清醒認識。我已
把治療跌打損傷的藥方教給了你,你已懂得治傷技術,並且替人家治了這麼多年傷病,也有
一定的經驗。我認為,以治病為業,要比靠拳頭混飯吃更好。
“靠拳頭掙飯吃,打打殺殺,結怨必然很多;以治病謀生,積善積德,可以廣結人緣。我想
讓你放棄教武藝,經營藥店同時給人治傷為生。因為教武藝得到的學徒費有限,一個徒弟跟
你學一個月下來,才給幾錢銀子,而你卻要花很大心血去教。
“退一步說,即使不計較收入低這一點,作為教人練武的師傅,經常還要被徒弟所牽連。”
飛鴻知道父親這話的意思,並不僅僅因為教武的收入低,的確有不少徒弟武德差,出去肇事
往往使他們的師傅受到連累的。有的是師傅為徒弟出頭,結果自己挨打;有的則是徒弟在外
鬥毆,師傅賠錢還壞了名聲。
黃麒英語重心長地說:“我靠武藝謀生數十年,在江湖上也有一定名氣,但我從來沒有開武
館教徒弟,只把武藝傳授給了你一個人,我的良苦用心你應該理解啊!”
黃麒英還提到飛鴻的徒弟梁寬,說不知道他在香港怎麼樣了,還說常為他喜歡惹事這一點擔
心。而後,黃麒英回到前面的話題上:“我很多次想跟你說,放棄教人練武的職業,但在你
還沒有一定的知名度時,我想你也不一定會接受,所以想說還是沒說。”
“現在你已經在武林中小有名氣了,生活也比以前安定了許多,我才提出來。”黃麒英說他
分析自己所患的病症,一天比一天厲害,估計離開人世已不會太久,所以在未死之後,更覺
得有必要把此事向飛鴻提出來。
臨終之前,黃麒英再一次叮囑飛鴻:“一定要放棄教武這行當,轉到經營藥店上來。賣藥雖
利潤較薄,也要比教武更有保障,更讓人放心。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希望你不
要忘記做父親的對你說的這些話。”
飛鴻畢恭畢敬地聽着,不覺流下了兩行淚水,父親一生對自己百般呵護,臨終前還在為他後
面的生活道路進行指點,怎能不令人動情呢!當時飛鴻就含淚表示,一定謹記父親的教誨,
改武從醫。過了幾天,黃麒英病逝。飛鴻悲痛欲絕,他按當時的風俗禮儀,舉行了喪葬儀式
,將父親安葬在廣州白雲山麓。
按照父親生前的遺囑,飛鴻忍痛關閉了第七甫水腳的武館。林世榮和鄧秀瓊等徒弟依依不捨
地離開了武館,臨走前林世榮問飛鴻:“為什麼非關閉武館不可?”飛鴻只好如實相告。戚
繼寬、鄧秀瓊等人表示:“我們永遠是您的徒弟,希望師父有空時繼續指導我們練功。”
飛鴻拉着林世榮的手說:“你師公的話說得有道理,希望你們能理解。這個武館停辦了,你
正好可以自己獨立開館。跟我學了這麼多年武藝,你的功夫,還有雲階、殿標他們的武技都
很不錯,完全可以獨立門戶。”
飛鴻轉身對他教的女徒弟鄧秀瓊說:“你對習武那麼執着,精神可貴。今後要堅持習武,就
算是強身健體也行。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向師兄求教,也可以直接來問我。
鄧秀瓊眼眶潮潮的,她懂事地點了點頭。
陳殿標問:“師公生前讓你改行開藥店,你準備在哪裡開?”
“還沒考慮好,現在你們的師公剛走,我哪有心情考慮這個問題,過段時間再說。”
淩雲階和林世榮都說:“師父要注意身體,節哀順變吧!”
徒弟們走後,飛鴻一個人呆在房裡,他回憶起兒時與父親一道上街賣藝的情景。這一切仿佛
就發生在昨天,然而父親說走就走了,看着父親留下的一些物品,睹物傷情,他禁不住又流
下了眼淚。
父親不主張自己以授武為業,飛鴻決定辭去軍中技擊教練一職。可是怎樣向吳全美開口呢?
飛鴻看來,吳全美待自己不薄,突然提出辭職,他難以開口,吳全美也未必會答應。
飛鴻猶豫之間,不覺過了一個月,當他打定主意向吳全美開口提出之時,吳全美也患重病在
身。沒幾天,吳全美去世,距黃麒英辭世僅一個多月。這樣,飛鴻就毫不猶豫地辭掉了軍中
技擊教練一職。
接連遇到親人和朋友去世這種事,飛鴻的心情很不好。家人見他不開心,就建議他出去走親
訪友,遊覽風景散散心。飛鴻覺得有道理,就往佛山投親訪友。


佛山米商的兒子吳友梅,是飛鴻的一個熟人,飛鴻到佛山拜訪他時,他正躲在家裡不敢出門
。飛鴻一問,才知道他被地痞徐華敲詐。原來吳友梅喜歡看戲,在看戲時認識了徐華。徐華
與煙花女子三姑娘相好,知道吳友梅家有錢,就想敲他一筆。他有意介紹吳友梅與三姑娘認
識,設下圈套讓吳友梅鑽。
三姑娘以讓吳友梅教她寫字為由,不斷用身體去撩撥吳友梅。晚上又留吳喝酒,喝得有幾分
醉的吳友梅,與三姑娘歡愛在一處。徐華敲門,進來後三人都很尴尬。此後徐華不停地向吳
友梅“借”錢。開始幾次,吳借給了他。後來識破了他的詭計後不借給他,徐華便原形畢露
,稱吳友梅橫刀奪愛,勾引朋友之妻,如果每月給他百金就不把此事張揚,否則不但張揚出
去,還要用尖刀奉陪!開始徐華還按月要錢,到後來十天就來要一次。吳友梅沒法支付了,
他就對吳說“我的尖刀已經磨好了,你只要一出門身上就會被紮幾個孔!”吳友梅從此便不
敢出門。
飛鴻聽了吳的叙說,批評吳不自重,同時出於朋友情份,表示願意出面為吳擺平此事。飛鴻
告誡吳友梅,此事解決之後你要好自為之。而後飛鴻讓吳出去喝茶,將徐華引出來,吳友梅
只好照辦。果然徐華很快就盯上了吳友梅,他把刀往外一拔,吳嚇得想逃走。
飛鴻見他拔刀,立即出手握住了徐華持刀的手臂,徐華感到被握的手臂像被錐刺一樣痛,手
中的刀墜落在地上。飛鴻警告他說:“你這混小子用殺雞都殺不了的鈍刀,想嚇唬我的朋友
,有我在,你就休想放肆!”
徐華瞪大眼睛看着飛鴻。飛鴻告誡他:“我是什麼人,諒你也不知道。現在可以明白告訴你
,我是廣州的黃飛鴻!”
徐華一聽,立即驚慌失色,他早聞飛鴻大名,知道其武藝高強,絕非等閒之輩,當時慌得不
知如何是好。見徐華臉色嚇青了,飛鴻對他說:“你不必如此害怕,我又不會吃人。我無非
是要調解你們倆的糾紛罷了。你為何要設陷阱詐我好友之財?為一個浪蕩女人而想殺人,殺
人償命,難道連這點道理你都不懂嗎?”
徐華不敢吭聲,飛鴻警告他:“你不要再起事端,否則我一動手,你就會體無完膚了!”徐
華獲知吳友梅是黃飛鴻的好友,哪敢再生事,只有唯唯諾諾點頭答應。一切糾紛就這樣化解
了。吳友梅千恩萬謝,非要留飛鴻在佛山多住幾日,飛鴻只得由他。
從佛山回到廣州,飛鴻開始籌劃開辦藥店一事。藥店與武館不同,選址更為重要。作為營業
商鋪,需要考慮人流量多少,還要考慮患者買藥是否方便等。太繁華的地段房租高,太偏僻
的地方又沒生意。考慮來考慮去,飛鴻決定地點還是放在一個適中的地段為妙,這樣便選中
了廣州仁安街的一處商鋪。
商店都有名號,許多“老字號”憑名號就可産生可觀效益,給自己的藥鋪取個什麼名字呢?
朋友們結合他醫館的特點,給他提了不少名稱作參考。飛鴻也認為要能體現自己藥店的特色
即治跌打損傷為主的草藥店。想來想去,他後來確定以“寶芝林”作為醫藥館名稱。
1886年的一天,“寶芝林”醫藥館在廣州西關仁安街隆重開業。林世榮帶着飛鴻的其他徒
弟前來舞獅祝賀,陳泰鈞提督也到場,加上其他朋友捧場,開業慶典搞得熱熱鬧鬧。
醫藥館門上寫着“寶芝林”三個字的牌子熠熠發光,門前懸掛着一副對聯,左聯為“寶劍出
鞘”,右聯為“芝草成林”。
陳泰鈞問飛鴻為何選擇在西關的仁安街開辦“寶芝林”,飛鴻說:“因為曾在西關開過瀾橋
武館,這一帶知道我黃飛鴻的人多,再說這裡商業發達,適合開店。”
陳泰鈞又問:“你父親黃麒英與你祖父黃鎮江曾開設‘泰康堂’,專營醫藥,你為什麼不用
祖上藥店之名呢?還有旁邊這副對聯,有什麼深刻含義?”
飛鴻回答說:“父親和祖父開的‘泰康堂’主要經營生草藥,藥店的影響不大,所以我想另
起爐灶。至於對聯的含義,你我都是習武出身,自然不如讀書人理解得快。前一聯,大意是
說我這個開藥店的是一介武夫,所經營的藥也和跌打損傷有關;後一聯的‘芝草’是用靈芝
來作比,大意是我這小店裡有些治病的良藥。是不是不夠謙虛呀,讓提督大人見笑了。”
“哪裡,哪裡!黃師傅治跌打損傷,是祖傳絕技,在廣州乃至整個廣東都鼎鼎有名。我相信
,你的‘寶芝林’一定會興旺發達的!”
“謝謝提督吉言,飛鴻敬您一杯!”
飛鴻的父輩開藥店時,就将百姓疾苦當成自己的疾苦對待。黃麒英開生草藥店時為缺衣少食
的窮苦人看病,分文不取還送藥。這種樂善好施的美德,使飛鴻從小就受到影響。現在他自
己當家作主開藥館了,怎麼能失掉祖傳的美德呢?
“寶芝林”開業後不久,飛鴻體諒窮苦大衆生活的艱難,就向社會獻出跌打藥酒良方。在
“寶芝林”門前的小廣告牌上,常貼着這樣的藥方:牛大力1兩,千斤拔1兩,半風荷1兩,
寬根藤1兩,田七5錢,金耳環5錢;以上諸藥浸酒1斤5兩,15天後可用于骨頭未折,皮肉未
開之一切跌打腫痛及練功積瘀、跌打損挫之傷。藥方還註明,此藥方的功效在于“活血散瘀
,消腫止痛”。
飛鴻貼出的這張藥方用藥不多,但勝在少而精,它配搭合理,恰到好處。相傳這是少林派拳
師陸阿采傳給黃麒英,再由黃麒英傳給飛鴻的。此後由飛鴻傳林世榮,由林世榮傳他的弟子
關坤等。該方藥簡而效驗,故一直沿用至今,為傷科通用良藥,治療練功中的傷瘀有奇效。
因為這個藥方用藥不多,使老百姓能用最少的錢達到治好傷病的目的。飛鴻不但公布藥方,
還教他們如何泡制使用,許多廣州的老百姓都知道這個藥方,西關一帶的苦工都打心底裡感
謝飛鴻,因為他們賣苦力常常免不了損傷,因而經常用到這個藥方。
一心一意懸壺濟世的飛鴻,對祖傳的一些藥方也加以研究,不斷改進。經過他的努力,“刀
傷散”和“武夫大力丸”的療效大大提高,其醫術和醫德,深得社會各方面人士的稱讚。
“寶芝林”開辦不久,聲名就大振。尤其是其醫治新舊患跌打創傷的“武夫大力丸”,與當
時著名的李廣海跌打丸、何竹林的跌打風濕膏、梁財信的跌打膏藥并稱為傷科“四大名藥”
,享譽省港澳!
林世榮、鄧秀瓊等徒弟經常到“寶芝林”來看望師父,有時也向飛鴻討教武技上的事。徒弟
們都很關心師傅,看到飛鴻還是孤身一人,都勸他要成個家。
鄧秀瓊說:“要是有師母關照您,我們也就不必老為您擔心了。”
飛鴻苦笑着說:“我謝謝你們的關心,你們不是不知道,師公剛去世不久,按風俗我也得守
孝呀!重孝三年,這是規矩。這事只有以後再說了。
林世榮告訴飛鴻,他想開武館授徒,為了生計,也為了不使師父教的武技絕招失傳。
飛鴻表示:“我一向支持你開館授徒,如果有什麼困難,我能解決的都會幫你解決。只是你
要記住一點,要讓你的徒弟們不要恃武滋事。”問及他的武館準備開在哪裡,林世榮說:
“我想離師父的‘寶芝林’近一些,就在西關附近吧!這樣有什麼問題要向師傅討教,也更
方便些。”
飛鴻也表示贊成,並讓林世榮稍坐幾分鐘等他一下。他自己找了紙筆,抄了兩張藥方給林世
榮。林世榮打開一看,上面寫着:
達摩藥洗方之一:地骨皮1兩,食鹽少許;以上二藥用水煮之,洗浴淋身,可滋養肌膚,
通暢血脈。
達摩藥洗方之二:蛇床子1兩,生甘草1兩,地骨皮1兩;以上三藥用水煮之,洗浴下部,亦
可滋養肌膚,通暢血脈。
飛鴻交藥方後告訴林世榮:“第一方藥的功用,凡修煉硬功,須逼力外洩,故容易動火,火
升則血枯。用這個藥方的好處在於,地骨皮可清洗洩熱,加鹽軟堅導滞,這是練功的人必備
良方。至於第二方藥的功用,主要在於練腰馬下盤功夫時,用此方洗用,效果顯著。”
林世榮過去也用過這些方子,但那時自己練功,沒有關注具體的藥。現在要開館授徒了,師
父想得如此周到,令他十分感激。
按下飛鴻師徒的事不表,單說黑旗將軍劉永福進廣州城後的事。這位大名鼎鼎的將軍在一次
出巡時,意外墜於馬下,跌斷了腿,動彈不得,整天卧在床上,痛苦異常。軍營中的醫官為
他治了十多天,一點療效也沒有,而且他的腿痛得一天比一天厲害。
提督陳泰鈞與劉永福交情不錯,當他知道劉永福受傷久治不癒後,立即想到了飛鴻。他派人
將飛鴻請來,據實相告:“我知道你治跌打損傷很有一套,想推薦你為我的好友劉永福治傷
。”
飛鴻一聽“劉永福”三字,立即問陳泰鈞:“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很熟,是不是黑旗將軍劉
永福?”
陳泰鈞說“正是”。
飛鴻又說:“劉將軍的軍營中有跌打名醫,為何不讓他們治療而捨近求遠來找我呢?”
陳泰鈞於是將劉永福軍營醫官治療不見效的情況如實告訴飛鴻。
飛鴻當即表示:“提督大人交待的任務,小人豈敢違抗。只是劉將軍的軍營中已有醫官,如
果我把將軍的腿給治好了,那麼軍醫官的飯碗豈不是保不住了?同是以行醫為謀生職業的人
,我怎忍心讓人家失業而影響他和他家人的生活呢!這種事我不敢做啊!”
陳泰鈞說:“你這種顧慮是多餘的。要知道,醫生的天職是為人治病解除痛苦,只要做到了
問心無愧就行了。況且,劉將軍是朝廷命官,他和他的軍隊負有保家衛國的職責,就是不考
慮他是我的朋友,也應該深明大義為國為民着想。把别人的飯碗看得太重,這樣顧慮太多,
是女人的所為,實在不足取。”
本來飛鴻是出於同情心才顧及同行飯碗的,現在被劉永福這位提督朋友陳泰鈞曉之以理,深
明大義,他聽後連連點頭稱是。在提督陳泰鈞的陪同下,飛鴻帶着藥箱來到劉永福的軍營,
侍衛帶他們進去為劉永福看病,陳泰鈞陪在一旁。
劉永福想起身相迎,陳泰鈞制止他:“不必這麼多禮了,你的傷還沒好呢!”
飛鴻一眼看去,劉永福長得異常英俊,濃眉大眼,耳長鼻高,大嘴寬唇,一看就是個久經沙
場的人。
劉永福也聽說過黃飛鴻的大名,這次因傷才得以幸會,他說:“過去我的軍醫用跌打藥治療
軍士的傷病總是藥到病除,不知為什麼這次我的病就不見效,有勞黃師傅了。”
“劉將軍不必客氣,替您治病這是我應該的。”
飛鴻為劉永福解開所敷的藥,細心地檢查他受傷的地方,並關切地問“痛不痛?”挨到痛的
地方,劉永福如實相告。
檢查完畢,劉永福急着問飛鴻:“傷情怎麼樣?”
飛鴻告訴他:“將軍的傷是較骨脫臼,這種傷是人體較骨中最難治的。因為這一骨位在臀部
,周圍筋多肉厚,治起來困難。如果只用藥物治療,受傷的地方很難複原,用貴重的藥也沒
用。”
劉永福問:“那怎麼辦?難道就沒法治?”
飛鴻安慰劉永福說:“大人不必擔心,總會有辦法的。我個人認為,您的傷要用藥治和推拿
療法一起用,才能盡快好起來。”
陳泰鈞在一旁聽後頻頻點頭。
劉永福說:“黃師傅說得很有道理,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呢?請為我動手推拿吧。”
飛鴻於是捲起袖子,為劉永福推拿。推完之後,再給他換上自己的跌打損傷藥。經過幾天的
治療,劉永福的傷情立即得到好轉。又過了幾天,他的傷病居然全好了。
“真神,七天就治好了,真的是個神醫!”
劉永福對飛鴻的醫術讚不絕口,當場寫了“術精藥妙”幾個字贈給飛鴻。為了表示謝意,他
決定送一塊橫匾給飛鴻,以表彰他的醫術。為此,劉永福還費了不少心思。首先是寫幾個什
麼字?行醫的人,當然喜歡宣揚醫術高明,而飛鴻開藥館兼行醫,要顧及這兩方面才行。想
來想去,劉永福最後決定送他“醫藝精通”四個字。劉永福是行伍出身,文化程度有限。他
想題這幾個字,當然應該請文壇或政界名流來題,才更有它的價值。所以他碰到的第二個問
題,是請誰來題寫的問題。陳泰鈞?不是最理想。對了,請張總督題寫,他大名鼎鼎,對黃
師傅更有幫助!
劉永福準備請兩廣總督張之洞親筆為他寫這幾個字送給飛鴻。這個張之洞不僅在廣東,當時
在全國都鼎鼎有名。1837年張之洞出生于貴州興義府他父親當官的地方,4歲讀私塾,15歲
應順天府鄉試,中一名舉人。1863年入都會試,中一甲三名,賜進士及第。十年後奉旨任
四川鄉試副考官,並於當年任四川學政。他整頓四川科考積弊,使該省科場面目一新。
1879年3月,張之洞補授國子監司業。同年清政府派大臣崇厚出使俄國,談判歸還伊犁問題
,崇厚簽訂了喪權辱國的《裡幾亞條約》,張之洞主張將崇厚交刑部問罪,並指斥袒護崇厚
的李鴻章擁兵畏戰。此奏折引起重大反響,兩宮及太后召見張之洞。
1884年法國侵略越南,桂、滇軍隊赴越支援。法軍入侵中國台灣、福建沿海一帶,形勢急迫
。張之洞調任兩廣總督後,視察外海、内河各炮及廣州城防陸軍營壘情況,籌辦沿海各州水
陸軍事防務。
劉永福與張之洞結下深厚友情,也正是這次中法戰争促成的。當時劉永福在越南抗法,張之
洞多次給朝廷上奏章,力主優用劉永福,給黑旗軍以合法地位,請派在閩的吏部主事唐景崧
回營募兵,出鎮南馮(今友誼關),與劉永福聯合禦敵。
清政府於8月對法宣戰,依據張之洞建議,授予劉永福“記名提督”銜,賞戴花翎,撥給
“黑旗軍”餉銀二萬兩及軍械等。劉永福與唐景崧部配合,在抗法戰争中起了重要作用。後
來張之洞又奏請朝廷起用老將馮子材,並送餉銀五萬兩。馮子材大敗法軍於鎮南關,並收復
諒山、長慶等地,大獲全勝。李鴻章聽從在廣東總稅務司任職的英國人赫德盅惑,奏請朝廷
停戰議和,導緻“中國不敗而敗,法國不勝而勝”。
張之洞任職兩廣期間,還於1887年奏請清廷同意,在廣州設立了廣東陸師學堂和廣東水師
學堂。陸師學堂聘用德國軍官教練,水師學堂聘用英國軍官教練,學習優秀的人還送到外國
去深造,可見他很重視先進技術與人才。儘管張之洞是個封建官吏,但在任人為賢這一點上
,卻有許多值得贊譽的事例。劉永福本是農民起義軍一領袖,失敗後帶領義軍殘部潛入越南
發展。張之洞能力主用他,使劉永福對張甚是感激,兩人的關系因此很不錯。當劉永福找到
張之洞,要他寫“醫藝精通”幾個字時,張之洞二話沒說就揮筆上陣。
沒過幾天,劉永福把張之洞寫的這幾個字鑲在木匾裡,派人敲鑼打鼓送到了“寶芝林”。飛
鴻知道這是兩廣總督張之洞的墨寶後,對它格外珍惜。
一天,劉永福設宴酬謝飛鴻,飛鴻推辭不掉就前往赴宴。為使酒宴氣氛熱烈,劉永福邀了不
少好友和下屬作陪。飛鴻到了以後,劉永福非常鄭重地讓飛鴻坐上席,把他奉為上賓。他還
親自為飛鴻倒酒,一次又一次地給飛鴻敬酒,使在座的都對飛鴻刮目相看。
酒喝得差不多的時候,劉永福指着遠處坐着的一位下屬對飛鴻說:“他是吉林人,名叫汪天
壽,祖上三代都以打獵為生。他從小得到家傳武技,拳棒都很精通,尤其最擅長的是魯智深
的醉拳。我了解他的武藝,所以聘他為軍中技擊教練。”
飛鴻邊聽邊看坐在遠處的汪天壽,只見對方身材魁梧,長得極為壯實,從外貌上看是個典型
的東北漢子。
劉永福接着說:“黃師傅您是嶺南武林高手,所以介紹你們相識,你們可以互相切磋武藝,
你們的武藝提高了,士兵也可間接受益。”說着,他讓汪天壽過來,介紹飛鴻與他認識。
飛鴻拱手行禮,汪天壽站在面前時,他見汪長得熊腰猿臂,燕額虎颔,一看就知是訓練有素
的武林高手。兩人都是武林中人,交談幾句之後,就談到武技上來。
飛鴻說:“據劉將軍介紹,您最擅長的是魯智深的醉拳,這絕技在南方極為少見,它的名稱
也很新穎,能否請您介紹一下以增長知識?”
汪天壽笑着說:“這點小技不值得一談,劉將軍太過獎了。既然黃師傅想知道,豈敢不告訴
您呢!這套拳是魯智深在五台山出家時所創,他喝醉酒闖山門用的手法。因為它步法走勢飄
忽不定,故稱之為醉拳。打法上不按規矩套路,比起武松的鴛鴦腿來更散漫無序。”
這位東北武師告訴飛鴻,醉拳之所以比其他拳法更注重跌仆,是因為這種東倒西歪的姿勢,
可以變化出種種聲東擊西、指前打後的招數來,借以誘敵,攻擊對手的破綻。練這種拳術,
先要將各種跌法練熟,然後參雜攻守各勢加以運用。
飛鴻聽後,獲益匪淺。醉拳變化多端,發揮自由的特點,如果能加以借鑒,不是一大新收獲
嗎?想到汪天壽三代都是獵戶,他家的武技肯定還有許多與衆不同的地方,飛鴻認為他所擅
長的就是自己不了解的。汪天壽為人随和,飛鴻與他成了朋友,有空就去拜訪他,向他學醉
拳等武技。
劉永福也是個很重才的將軍,飛鴻高超的醫術和他出衆的武藝,給劉永福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他想將飛鴻拉到他的軍營中來,更好地發揮飛鴻的作用,就讓陳泰鈞試探飛鴻。
“黃師傅,劉將軍的軍營裡,現在很需要像你這樣文武雙全的人才。當然,我所說的文,是
指你的醫術,而非著書立說。假如劉永福將軍需要你,你是否願意重返軍營?”
飛鴻很感激陳泰鈞對他的舉薦,如果不是陳泰鈞,他就不認識吳全美、劉永福等人。但父親
臨終前對他叮囑過,不要再以授武為業。因此他對陳泰鈞說:“感謝提督大人的好意,如果
劉將軍與我提出此事,我會認真考慮的。不過先父臨終前有言,不希望小人再以授武為生,
故辭去吳全美大人軍營的技擊教練一職。”
陳泰鈞問:“如果讓你擔任技擊教練,你就不去囉?”
飛鴻點點頭。陳泰鈞說:“授武也要區别對待,開館教徒授武是一種,到軍中任技擊教練又
是一種,兩者是不同的。前者乃江湖之道,故你争我奪,結怨就多。後者是為國效勞,沒有
江湖之争,也不至於結怨構仇。你應該區分對待。”這些道理,說起來飛鴻也懂,但他還是
沒有答應。
陳泰鈞見他不吭聲了,就說:“回去好好想想吧,我認為你會想通的。”
幾天後,劉永福正式出面找飛鴻,鄭重提出要聘請他擔任福字軍的軍醫官和技擊教練。
飛鴻說:“劉將軍,軍醫官一職和技擊教練,您的福字軍中不是早已有嗎?如果你認為軍醫
官治病不力還可理解,汪天壽師傅的武藝並不差呀!你讓我去的話,豈不砸了人家飯碗?”
劉永福回答:“這不是你考慮的問題,你只說你答應不答應?”
飛鴻表示要認真考慮考慮。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