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鐵血抗倭之台灣保衛戰


1888年,飛鴻就任劉永福“福字軍”軍醫官和技擊總教練。中日甲午戰争爆發,北洋海軍
被日軍消滅。清政府中的投降派議和,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及周圍島嶼。飛鴻随劉
永福的黑旗軍入台抗擊日本侵略者,他主動請纓要參加新竹保衛戰,在嘉義之戰中帶兵勇引
爆地雷。由於清政府不給槍械糧餉,抗日軍民彈盡糧絕,台南失陷之時他與劉永福回到廣州
。劉永福要聘飛鴻為軍醫官和福字軍技擊教練,因為他對飛鴻的武藝高強、醫術精通這兩點
特别賞識。飛鴻答應考慮,沒有明確答覆,劉永福決意再做飛鴻的工作。
那天劉永福又請飛鴻吃飯,飛鴻知道他的意圖,不能不去應酬。幾杯酒下肚,劉永福問飛鴻
:“事情考慮得怎麼樣了?”
飛鴻笑着說:“還沒最後定奪,不過您放心,這件事在今天的酒桌上一定做出決定,否則就
只準我爬回去,不讓走回去!”
劉永福一拍桌子,大叫一聲:“好!就這樣幹脆點才好!現在你我都擺出各自的理由來。你
先擺還是我先說?”
“那就我先吧!”飛鴻說:“我不是不願意跟着將軍幹,主要是先父臨終有言,不讓我再授
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真的怕砸了同行的飯碗。”
“還有嗎?”劉永福停了一下,見飛鴻搖了搖頭,他接着說:“沒有,那就輪到我說了。我
認為你應該出任我福字軍的軍醫官和技擊教練,第一條理由因為這是為國為民出力。如果僅
僅從個人考慮,我也情願當我的義軍首領。”劉永福講了他的人生經歷給飛鴻聽。
劉永福1837年生於廣西防城小峰,他家世代貧寒,為生活所迫一再遷徙。青年時代劉永福
依靠堂兄弟在平福開荒種地過活,當時清政府腐敗,災荒頻繁,農民起義風起雲湧。洪秀全
金田起義,群雄響應。劉永福兄弟於1857年蓄發加入天地會,投身農民起義行列。最初劉永
福在天地會首領吳淩雲的部屬鄭三的手下任先鋒,他率部打垮巫必靈為首的地方武裝,隊伍
迅速擴大。
清政府加緊圍剿廣西義軍,吳淩雲壯烈犧牲。1886年劉永福率兩百餘人與吳的義軍會合,
經過擴充整編,組成一個旗,劉永福被任命為旗頭,不久他坐上起義軍的第三把交椅。他看
到北帝廟周公像手執一面繪有“北鬥七星”圖案的黑色三角旗,就仿照黑旗作為自己隊伍的
旗幟,他的這支隊伍常舉黑旗作戰,因此被人們稱為“黑旗軍”。因與其他兩位義軍首領意
見不統一,1867年劉永福率自己部隊轉移到越南。以越南蘇圩為根據地,此後不斷擴大地
盤,最終將保勝至河陽的廣闊平原和深山密林作為根據地。黑旗軍在當地鏟除土匪惡霸,深
得越南人民讚譽和擁護。1867年法國侵略者強占了越南的南半部後,瘋狂向北部進攻,妄
想滅亡越南再入侵中國。劉永福的黑旗軍投入到抗法鬥争中。
“1873年12月,黑旗軍在河内郊外與法國殖民軍交戰,我們先佯敗誘敵,等敵人進入伏擊
圈,我們衝上去血搏,打得敵人敗不成軍。我的部下還殺死了敵人的頭兒安邺。誰知十年之
後,法國鬼子又發動侵越戰争。”
講起過去的事,劉永福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飛鴻知道後來劉永福和他的黑旗軍在抗法戰争中
,取得了紙橋戰役的勝利,進行了慘烈的懷德之戰、越南山西、臨洮保衛戰等。清政府采取
脅迫利誘、恩威兼施的手段,逼劉永福率部回國,1885年8月劉永福啟程回國,同年11月抵
南甯。1886年春清政府委任劉永福為閩粵南澳鎮總兵,從此他進入廣州。
“扯遠了,還是回到原來的話題上來吧!”劉永福說:“我說的第二條理由是,到軍中任職
比你開醫藥鋪好。令尊不希望你賣武授技,很大原因是收入沒保障,容易結怨惹是非,到我
的福字軍來,這些問題都解決了。生活有保障,也沒人敢找你麻煩。至於第三點,就是你擔
心砸同行飯碗的事,那更是多餘的。”
飛鴻問:“您如何安置那些人呢?”
劉永福回答:“這太好辦了,我的軍隊不在乎多一兩個士兵,也不在乎多個把軍醫官和技擊
教練。軍中能人越多越好哇!醫官照樣讓他當,汪天壽也照當他的技擊教練,我聘你為軍醫
官和福字軍技擊總教練,這總行了吧?”一番推心置腹的談話,打動了飛鴻,也使飛鴻更進
一步了解了劉永福的為人,增加了對他的崇敬感。飛鴻沒有理由再拒絕他的聘請,他向劉永
福表示:“恭敬不如從命,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福字軍的人了!”
“歡迎啦,我代表福字軍全體弟兄歡迎你。今後咱們好好合作,為國家,為老百姓多做點有
益的事。”就這樣,從1888年開始,飛鴻擔任劉永福的軍醫官和福字軍技擊總教練。在福
字軍中,飛鴻教士兵們練習拳腳,同時與汪天壽切磋武藝。他不擺架子,醉拳方面不如汪天
壽,他就請汪手把手地教。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他的醉拳進步神速,其領悟能力之強,令
汪天壽感到十分驚訝。
劉永福是一個受人尊敬的將軍,他非常關心下屬和士兵,飛鴻深有體會。那些随他久經沙場
的弟兄自不用說,就是新補充的士兵也同樣對他倍感親切。所以在他的軍中任職,飛鴻過得
較為愉快。
星移鬥轉,一眨眼不知不覺就過了五六年。


1894年6月,日本海軍在朝鮮牙山口外豐島海面襲擊中國運兵船,同時出動陸軍進攻駐牙山
附近成歡驿的清軍。8月1日,中日兩國同時宣戰,中日甲午戰争全面爆發。
8月6日,台灣防務吃緊,清政府命令劉永福幫辦台灣防務。
接到命令後,劉永福一面做出發準備,一面對士兵進行動員。
9月劉永福奉命率所部移駐台南。飛鴻随軍一起進發,開始了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征程。他的
愛徒戚繼寬,堅決要求随師父去抗擊倭寇,徵得劉永福同意後,戚繼寬也一同去了台灣。
劉永福決心與日本侵略者血戰到底,誓死保衛國家的每一寸土地。他先後在潮汕、台灣等地
招募新兵,將黑旗軍擴充至八營。然而此前的8月16日,日軍進攻朝鮮平壤,清軍敗績,總
兵左寶貴壯烈犧牲。兩天後北洋海軍與日本艦隊在黃海決戰,北洋海軍被日寇摧毀,緻遠艦
管帶鄧世昌殉國。
9月,日軍渡過鴨綠江攻入中國境内,10月占領大連旅順。原台灣布政使唐景崧升任台灣巡
撫,負責台灣全島防務。唐景崧採用“三路分守”的辦法,劉永福曾提出異議,劉主張在台
北重點設防,希望唐改變計劃,由他在台北幫辦,遭到斷然拒絕。劉永福氣憤之餘,對飛鴻
等將士大叫:“台灣遲早要敗在他手裡!”
飛鴻密切關注戰争局勢的發展,同時加緊了對新招募的士兵進行格鬥等方面的訓練,他對士
兵們說:“倭寇把鐵蹄踏到咱國土上來了,把刀架在了我們的脖子上,你們該怎麼辦?!”
士兵們紛紛表示要苦練殺敵本領。
局勢的發展對中國很不利,12月份日軍在山東半島榮成灣的龍須島登陸,第二年(1895年)
1月攻占威海衛,北洋海軍覆沒,丁汝昌、劉步蟾自殺殉國。
3月23日,賣國賊李鴻章與日本政府代表簽訂《馬關條約》,賠款2億兩白銀,把遼東半島
和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包括澎湖列島)割讓給日本。俄、德、法三國照會日本,勸
告其放棄遼東半島,日本被迫接受,清政府用3000萬兩銀子將半島贖回。
消息傳開,舉國激憤。清政府召唐景崧等官員回大陸,台灣愛國紳士丘逢甲等人見無法挽回
台灣,於5月25日宣布成立台灣民主國,推舉唐景崧為總統,劉永福為民主大將軍,建國號
為“永清”,表示永遠忠於清廷。唐在就任的當天,致電清政府:“台灣士民,義不服倭,
願為島國,永戴聖清。”
6月2日,在台灣基隆港外的一艘日本軍艦上,清政府代表李經芳(李鴻章之子)與日本政府
代表桦山資紀辦理了割台的交接手續。決心血戰的劉永福將軍,不斷給將士們鼓氣。同是6
月,飛鴻受命于危難之中,被唐景崧任命為殿前大將軍。
就在“台灣民主國”成立的同時,日軍開始進攻台灣!
6月4日日軍進攻基隆,迫近台北。當晚唐景崧化裝逃往淡水,兩天後乘德國輪船逃到廈門。
6月7日,日軍先頭部隊開進台北,丘逢甲、林朝棟等人相繼内渡。
“台灣民主國”曇花一現,僅存在了12天就名存實亡。就在台北淪陷的同時,劉永福在台
南草擬《盟的書》,發出聯合抗日的號召,表示為保衛國土“萬死不辭”。飛鴻也暗下決心
,堅決跟劉將軍血戰到底。
唐景崧逃走後,抗日鬥争群龍無首,台南民衆和官紳推舉劉永福為“台灣民主國總統”,領
導抗日。劉永福堅辭不受,仍以幫辦之職,統率各路人馬抗敵保國!由于負責中路防守的林
朝棟逃回大陸。6月12日,日軍近衛師團分東西兩路猛撲台中門戶新竹縣。日軍很快包圍新
竹,開戰前日方送來了勸降書。抗日軍民沒有理會他們這一套,加緊修築工事,準備決一死
戰。劉永福本來只負責守衛台南,現在實際上已成為全島抗日首領,他不能坐視新竹淪陷,
於是派手下的分統楊紫雲率領新楚軍,會同義軍吳湯興、徐骧、姜紹祖等人駐守。衆將領與
來自山區的農民一起阻止敵人,農民狩獵鍛煉出射擊準確的特長,殺得日軍傷亡慘重。
6月17日,日本在台北成立台灣總督府,由日軍首領桦山資紀任台灣首任總督。
新竹保衛戰打得十分艱苦,飛鴻聽到這一情況,主動向劉永福請求帶兵增援。劉永福手下的
黑旗軍得力幹將吳彭年、王德標等不贊成派飛鴻前往,他們認為飛鴻武藝高、醫術精,保衛
劉永福的安全更重要。再說,随着戰事的深入,會有越來越多的傷員等待他治療。
劉永福認為吳、王兩愛將從傷員考慮是有道理的,因此派别人前往支援新竹。日軍依靠人多
和武器精良,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瘋狂進攻,新竹守城軍隊終因糧械不濟,被迫後撤,6月22
日新竹失陷。新竹之戰,暴露了抗日軍隊軍械糧餉供應不足的問題。劉永福緊急召集有關人
員,商討解決軍械糧饷的辦法。台北失陷前,藩庫還存銀四十餘萬兩,火藥庫儲炮彈藥四萬
多磅,槍彈就更多了。台北失陷後,唐景崧帶走了一部分銀子,約有24萬兩庫銀“盡入遊兵
手”,其餘軍儲、電線、鐵路、機器制造(包括兵工廠)被日軍占有了。每想到這一點,劉
永福就罵唐景崧“混蛋”。
飛鴻從劉永福那裡,也了解了一些關於唐景崧的情況。唐景崧1841年生于廣西灌陽,是同
治年間進士,授吏部主事。1882年曾向朝廷請纓援越抗法,中法戰争期間招募“景字軍”
,與黑旗軍並肩戰鬥,故與劉永福結交。中法戰争後清政府晉升他為福建台灣道員(按察
使銜)。1887年台灣建省時他赴台,後升為台灣布政使。此前一年(1894年)升任台灣
巡撫。
福字軍的將士們對唐景崧恨得咬牙切齒,劉永福說:“當務之急是趕快籌糧餉,恨唐景崧
也沒有用。大家都談談自己的想法吧!
飛鴻、吳彭年、王德標等人都談了各自的看法。劉永福綜合大家的意見後,決定採取如下
對策:
一是向東南沿海督撫求援;
二是就地解決糧饷;
三是“兵民一氣”,相互援助。
早在割台前,清政府曾要求兩江總督調撥餉械濟台,如果能得到内地的援助當然更好,畢竟
台灣本地的財力、物力有限。到大陸去籌餉,能拿到的話就不是一筆小數目。必須有武藝高
強的人暗中護送來台灣。劉永福讓飛鴻從軍中挑幾個武藝高的人出來,陪同去東南沿海督撫
求援。
飛鴻了解軍中武藝高手的情況,很多高手就是他親手教出來的,他向劉永福表示:“這件事
我馬上就去辦,您放心吧!”
飛鴻當即找到徒弟戚繼寬,向他交代了任務:“籌集糧餉這件事關系到抗倭的成敗,劉將軍
把它交給我們,你帶幾個功夫好的士兵盡快出發吧!”戚繼寬領命而去。
新竹作為台中的門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台中淪陷將直接威脅台南。為了奪回新竹,7月
9日晚義軍向日軍發起反攻,但是由於走漏了消息,雙方激戰之後仍沒奪回新竹。
7月18日,姜紹祖、徐驤再攻新竹,終因寡不敵衆,姜紹祖率部在枕頭山阻擊敵人時彈盡被
俘,與部下七十餘人壯烈犧牲。
8月初,日軍增兵2萬向南逼近。8月9日以3個聯隊的兵力在3艘軍艦的配合下,向尖筆山和
頭份莊發起進攻。駐守頭份莊的楊紫雲部隊奮勇殺敵,大挫敵軍。後因漢奸為日軍引路,偷
襲楊部後路,使楊紫雲部處於孤軍奮戰局面,楊紫雲同大部分將士戰死疆場。J
“漢奸太可惡了!”連日來不斷聽到漢奸幫助日寇與我抗日軍民為敵之事,飛鴻恨不得將漢
奸們一個個碎屍萬段。侵略者踏上台島時,進入一座清軍彈藥庫,一名愛國士兵引爆炸藥,
當場炸死炸傷日軍兩百餘人,這位沒留下姓名的愛國士兵被俘後當天被日軍殘酷折磨致死。
也就在同一天,經營雜貨店的鹿港商人辜顯榮、大稻埕商人李春生等人,與一些西方記者和
商人趕往基隆,歡迎日軍進駐台北。
日軍攻打台北時,一名女漢奸還為日軍提供梯子登牆,真是豈有此理!
“一樣的米,養兩樣的人。這句話一點都沒說錯。”飛鴻想到義軍反攻新竹被走漏消息、日
軍偷襲頭份莊又有人帶路,這些敗類不除,不知要付出多大代價。因此,他向劉永福提出
“除奸”一事。
劉永福非常贊同,但他忙不過來,就委托飛鴻等人去布置實施。除奸任務艱巨,須深入敵占
區進行,要求除奸隊員槍法準、武藝高。飛鴻選了幾個精明強幹的台灣義軍士兵,讓他們去
執行這項任務。殺幾個漢奸,可以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8月13日,日軍集中兵力進犯苗栗。抗日義軍進行了英勇抵抗,雙方互有傷亡。由於武器落
後,義軍損失較重,被迫放棄苗栗,退守大甲溪。次日苗栗陷落,日軍企圖南下進攻彰化。
黑旗軍統領吳彭年和義軍首領徐驤在大甲溪伏擊日軍。8月22日打退敵人進攻,使日軍死傷
慘重。第二天日寇集結主力再攻,黑旗軍袁錦清營與湯人貴營迎敵,袁帶五十多人殺入敵陣
,殺死一批日軍,這些人全部為國戰死。
日軍占領台中以後,全力進攻彰化。由於多次遭到抗日軍民的沉重打擊,日軍傷亡不小。為
了減少己方傷亡,他們再次派人送信,勸劉永福軍隊投降。抗日將士表示要誓死保衛國土,
決不貪生投降!
8月28日,抗日部隊與日軍在彰化城東的八卦山展開肉搏戰,演繹了一場可歌可泣的慘烈血
戰。
中國武術對日本拳術、長矛拼刺刀,殺得難解難分。
湯人貴、沈福山等壯烈犧牲。
在山下追擊敵軍的吳彭年,冒死率黑旗軍300餘人前來支援,不幸中炮陣亡。這次肉搏戰,
日軍的近衛師團也傷亡一千多人,是日寇侵台以來損失最慘重的一次。飛鴻教的不少軍中徒
弟,在這場惡戰中為國捐軀。
八卦山戰役共五天,日軍占領該山最後還是靠漢奸、奸細帶路悄悄爬上山頂才得逞。抗日義
軍犧牲五百餘人,其中有不少黑旗軍頭領。日本陸軍少將山根信成,也被打死,罪有應得。
一天,派往大陸籌餉的戚繼寬和幾個士兵護衛回到軍營。從他們的口中,飛鴻知道了籌餉的
情況,肺都幾乎要氣炸!原來,腐敗賣國的清政府命令兩江總督等斷絕對台援助,清政府中
的主和派更是一再阻撓,“不得絲毫接濟台南”。李鴻章在上海扣留轉彙台灣作為軍費的款
項。
劉永福還請了為反割台而奔走的道員易順鼎去向南洋大臣調撥餉需,但南洋大臣懾於清政府
的禁令,分文不給。在當地,劉永福發動有錢人捐助,但卻收效甚微。看着兩手空空而歸的
籌款人,劉永福對飛鴻說:“你說這仗怎麼打呀?!”
9月11日,日本派出第二師團增援台灣,他們組成“南進軍司令部”。
10月8日,在海軍的配合下,日寇瘋狂攻打嘉義城。嘉義城是台南的門戶,如果攻下了嘉義
,台南危在旦夕。劉永福深知事關重大,牽出了他的愛犬——黑虎。黑旗軍將士都知道,此
舉意味着劉永福準備親臨一線,與日寇決一死戰。
關於劉永福的愛犬黑虎的故事,在黑旗軍中幾乎無人不知。在中法戰争中,黑虎發揮了重大
作用。據記載,在著名的諒山戰役中,黑虎一馬當先,總是衝在最前面。因為訓練有素,黑
虎專咬法國侵略軍扛旗士兵的喉嚨,致使法軍士兵望而生畏,個個不願扛旗。時至今日,在
廣東陸豐碣石鎮北郊,還有紀念劉永福愛犬黑虎的“義犬冢”。
話說黑旗軍將領見劉永福準備親自到嘉義前線去,個個都挺身而出要替他出征。沒有到最後
的時候,怎麼能讓統帥上陣?劉永福拗不過大家,就增派兵力前去增援已在嘉義守城的黑旗
軍將領蕭三發、王德標等人。在飛鴻的堅決要求下,劉永福同意讓他和援兵一起前往嘉義助
戰。
日軍重兵出擊,兵臨嘉義城下。敵人故伎重演,又一次勸降想動搖抗日將士的軍心。
飛鴻對送信的人說:“讓你的日本主子死了這份心吧!”
王德標警告說:“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但這是最後一次。回去告訴倭寇,誰下次再敢來勸降
,定斬不饒!”那位替日寇送信的人,嚇得趕緊溜走了。王德標、蕭三發和義軍黃榮邦等合
力抗擊敵人。守軍見敵人來勢兇猛,己方兵力不足,無法與他們硬拼,就商量出了用地雷消
滅敵人的辦法。他們預先在城外抗日義軍的營地中埋下許多地雷,用藥線將地雷連在一起,
並進行了巧妙的僞裝。一切準備就緒,抗日義軍撤出營地。
其實,大部分義軍並沒走遠,徐驤、林義成等人率義軍埋伏在營地兩側,準備打日軍的措手
不及。飛鴻随王德標率軍進入嘉義城,白天堅持與日軍對抗。夜幕漸漸降臨,台灣特有的竹
林牆中顯得一片寂靜。如果在夏天,厚厚的竹林中各種各樣的蟲鳥聲,會令人感到大自然如
此美妙。趁着夜幕的掩護,林義成帶領士兵突然向敵人發起進攻,日軍慌忙應戰。
打了一陣之後,林義成和他的士兵假裝敗退,“逃”進城内。日軍得意忘形,他們以為義軍
敗退,迅速占領了義軍營地。
嘉義城内,王德標和飛鴻召集了一批功夫好,又勇敢的士兵在向他們交待任務。因為飛鴻曾
擔任劉永福軍中的技擊總教練多年,熟悉武藝高強人員,這個挑選士兵執行引爆的任務自然
就落到了他頭上。
飛鴻對挑選出的士兵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平日你們跟我學技擊,今天就看你們的了
。日本鬼子人多,我們卻只能去幾個人,而且行動時還不能讓敵人發現,一旦發現了計劃就
功虧一篑。所以挑選你們,因為你們功夫不錯,我和統領相信你們。”
王德標問:“誰要是怕死不敢去,現在就出來,不要壞了大事。”士兵中沒有一個做孬種,
都表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那好,你們先休息一下,半夜出擊。”
挑選出來的士兵,是要去完成引爆地雷的任務。那時候科技沒有現在這樣發達,無法像今天
這樣用遙控技術引爆,只有派人去點火。考慮到這件事關係到大局,飛鴻告訴王德標,他準
備親自帶領士兵們去執行這項非同一般的任務。
“你去?那怎麼行呢!萬一出了什麼差錯,我怎麼向劉將軍交差呀?”
王德標不同意飛鴻親自出馬,飛鴻將此舉成敗的後果擺出來說服王德標。王德標終於被飛鴻
英勇無畏以及顧全大局的精神所折服,只得聽任飛鴻自去。
半夜時分,萬籟俱寂。“出發!”一聲令下。飛鴻帶領一批勇敢、敏捷的戰士出了城。他們
悄悄地摸到被日軍占領的營地附近,很快找到地雷的導火索。一聲模仿動物聲音的信號發出
,大家同時點燃了地雷的引線。
“轟隆”、“轟隆”,地雷連續爆炸,軍營火光沖天。睡夢中的日軍不知道他們的崗哨已被
飛鴻他們幹掉,正沉浸在美夢之中,突然而發的爆炸聲,使許多侵略者還沒來得及知道發生
了什麼事,就被地雷送上了西天。沒被炸死的,有的炸掉了手,有的炸斷了腳,有的被震聾
了耳朵,軍營中一片鬼哭狼嚎之聲。飛鴻和大家一樣,覺得十分解恨。
這一仗,日軍死傷七百多人。不僅如此,日軍在潰退中,又遭徐驤所部伏擊,死傷很多,狼
狽逃竄。吃了敗戰的日軍氣急敗壞,第二天集中兵力瘋狂向嘉義城大舉進攻。嘉義城炮聲隆
隆,硝煙彌漫。徐驤在城樓上持刀督戰,義軍奮勇殺敵。王德標、飛鴻、柏正才、簡成功等
人,也奮力率部與敵力戰。午後,西門首先被日軍攻破,敵人揮刀衝了進來,義軍與敵人展
開巷戰。由於力量對比懸殊,飛鴻等冒着日軍的炮火衝出重圍。
王德標等人堅持要飛鴻回到台南,保衛劉永福將軍,飛鴻只得照辦,立即趕回台南。
嘉義城失陷,台南地區暴露在日寇面前。
10月10日,在日本貞愛親王和台灣副總督高島丙之助的指揮下,以日軍混成第四旅為主力
的四萬餘人集結台南曾文溪,從海陸兩路包圍台南,曾文溪成為雙方決戰的主戰場。
10月13日,日本海軍開始進攻台南旗後炮台。兩天後日軍開始進攻台南城周圍的義軍。
日艦進攻台南城東南的打狗港,劉永福的養子劉成良率軍多次打退敵人的進攻。戰鬥進行得
非常激烈,台南義軍的糧餉供給已經十分困難。劉成良派人報告劉永福,炮台上的士兵已經
餓得站立不起來了,這仗沒法堅持下去了。飛鴻聽到這種情況,心裡也為將士們着急,可又
有什麼辦法呢?
打狗港炮台上的士兵實在餓得沒法再戰,劉成良見狀,再次請示劉永福怎麼辦?萬般無奈之
下,劉永福只好同意他們先撤回台南城内。
日軍準備從陸路攻占曾文溪後,立即調集海陸精銳部隊,再夾攻台南城。情況十分危急,劉
永福於10月18日召集部將會議,商討攻守對策。此時抗日義軍和黑旗軍官兵已經兩天沒吃
東西了,很多官兵餓得站不起來。部將們有氣無力地提出了幾個方案,但都不理想。
就在這個時候,日軍送來了“最後通牒:劉永福將軍閣下,貴軍若再不投降,將被我強大的
帝國軍隊徹底消滅!”當飛鴻將此“最後通牒”拿給劉永福看時,劉永福氣得當場便將它撕
得粉碎。他一聲令下:“已經警告過他們,還來勸降。把送信的給我斬了!”
10月19日,徐驤指揮殘存義軍在曾文溪與日軍苦戰,他高呼“大丈夫為國捐軀,死而無憾”
,衝向敵群,奮勇殺倭,直至殉國。此前曾有人勸義軍首領徐驤逃回大陸,徐發誓說:“絕
不偷生回營!”


在曾文溪戰役中,義軍統領徐驤、生員林昆崗、清軍統領王德標和簡精華等人先後殉國,抗
日義軍傷亡很大。曾文溪被攻占後,日軍大舉進攻安平炮台。為了鼓舞士氣,劉永福登上炮
台,黑虎緊随其後。劉永福親手點燃了大炮,“轟——”的一聲巨響,炮彈直飛向敵艦。
餓昏了的士兵們見劉永福親自在一線參戰,強打起精神,繼續向敵人開炮。
飛鴻心想,這打的什麼仗呀!糧餉槍彈都沒了,弟兄們靠什麼與日寇決一死戰?當天晚上,
日軍向台南發動了更猛烈的攻擊。城内已經彈盡糧絕,劉永福吩咐飛鴻:“組織敢死隊,準
備刺刀見紅!”命令好下,做起來就難了!在艱苦的惡戰中,士兵們已經筋疲力盡,有的餓
得連舉刀舉槍的力氣都沒有了。
飛鴻扶起一個他熟悉的士兵,問他有沒有力氣與日軍血搏。他告訴飛鴻:“我實在餓得沒有
一點力氣了。教官放心,我已準備好一顆地雷,随時準備與日本仔同歸於盡!
敢死隊都敢死,除了同歸於盡,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飛鴻也做好了準備,日本仔衝上來
,捅他一個夠本,滅他一雙就賺了!他要求士兵們站不起來也要準備好刀,要和敵人拼個你
死我活!

正當這個時候,飛鴻接到劉永福命令,讓大家分散突圍出去,能保存一點抗日力量就盡力保
存下來。原來在炮台上的劉永福準備回城指揮戰鬥,但當時城内已經十分混亂,不少日軍間
諜和漢奸已混入其中。劉永福的部下一致勸阻他:“各路日本兵都壓過來了,台南是絕對守
不住了,不能白白送死,您快走吧!”
劉永福不肯走,劉成良等人跪下求他。劉永福見大勢已去,只得聽從大家的建議。他派人送
信給飛鴻,叫他通知大家分散突圍,然後随他一起走。飛鴻處理完事情趕到劉永福身邊,見
劉永福仰天歎息。
大家催他快走,劉永福慟哭着說:“我拿什麼報效朝廷?我怎麼對得起台灣民衆?!”想到
自己的隊伍是因為彈盡糧絕才敗北,劉永福再次發出長歎:“内地官僚耽誤了我,我誤了台
灣民衆啊!”
劉永福決定讓飛鴻和他一起回大陸,他讓戚繼寬也一道走。戚繼寬堅決表示不離開台灣,他
對劉永福和飛鴻說:“我要留在這裡,把師父教我的武藝傳授給台灣人民,同大家一道繼續
與倭寇鬥争,直到將侵略者趕走!”飛鴻見他鐵了心,也只得由他。
劉永福勸他不動,於當天深夜帶着飛鴻、劉成良等十餘人乘小艇離開台南,然後搭上英國商
船“迪利斯”號内渡廈門。
10月21日,台南失陷。台南失陷後,台灣各地人民繼續堅持武裝抗日。他們在台北的深坑、
雲林鐵國山,嘉義與台南之間的番仔山、鳳山附近及屏東等山區先後建立根據地。在與日寇
的鬥争中,湧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如台北農民抗日武裝的領袖之一簡大獅,曾與
其他民衆武裝一起攻入台北市區,後來輾轉到廈門。
日寇殺其妻以洩憤,並向清政府索去他本人。
簡大獅就義前慷慨陳詞:“自從台灣割讓給日寇,大小官員内渡一空,無一人敢出頭創義舉
。而我只是大清的一介小民,卻能率領民衆與日本人血戰百次!我自覺得對於大清問心無愧
……生我願做大清的百姓,死也要做大清的鬼!”
不知清政府中的賣國賊聽了這番話,作何感想?慈禧太后後、李鴻章等賣國賊竟將這等愛國
志士送到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下,劉永福等人知道後義憤填膺,這是後話。
飛鴻和劉永福到廈門後,聽說清廷還在追究唐景崧自立“台灣民主國”並就任總統一事,便
和劉永福一起回到廣州。
11月28日,桦山資紀向日本大本營報告“全台完全平定”。然而他不可否認的是,劉永福和
台灣義軍用土槍土炮抗擊了用近代化武器裝備起來且訓練有素的日本侵略者達5個月之外,使
日軍近衛師團長北川能久親王、近衛第二旅團長山根信成在内的4800餘人被擊斃,5萬侵台日
軍中有2.7萬餘人因傷病回國。
經歷台灣保衛戰後,飛鴻對清政府的腐敗有了更深入更具體的認識,對時局他感到十分失望。
回到廣州後,飛鴻就過上了隐居般的生活。關於他的史料記載也就愈發少見。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