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江湖隐士
前言:執意退出武林的飛鴻,從台灣抗日回到廣州後,在“寶芝林”門口貼上“千金不傳”
武功的大字。梁寬之死,使他傷心難過。1896年他娶馬氏,生二女二子,不久馬氏病亡。
不想過問江湖之事的飛鴻在韶關,卻與三個“地頭蛇”不打不相識。馬氏去世後,他被媒人
帶去相親,新婚之日才發現,原來新娘岑氏與他此前有緣……

台灣抗倭的慘痛事實,使飛鴻感到憤怨和失望。當時為了阻止日本侵略者侵占台灣,台灣鄉
民和紳士擁護唐景崧為“總統”,飛鴻也被任命為“殿前大将軍”。這完全是出於不讓台灣
被日寇侵吞的目的,不得已而為之。更何況唐景崧還致電清政府,表明“永戴聖清”這一點
。但為了討好日寇,清政府派李鴻章率淮軍前去圍剿,令唐景崧也只好南逃廣州。飛鴻當時
一心想的是跟随劉永福抗擊日本仔,對功名利祿毫無掛齒。既然劉永福擔任民主大將軍,他
也就接受了這個所謂的“殿前大將軍”。唐景崧本意,可能是要飛鴻為他打頭陣,但他逃跑
得比兔子還快,飛鴻這個職位名存實亡。“殿前大將軍”名不見經傳史籍,清政府卻仍要對
之耿耿於懷。為免遭迫害,心灰意冷的飛鴻決意隐居廣州,再不過問政治。
回到廣州,飛鴻仍以經營藥鋪為業。有一天,兩個20歲出頭的青年到“寶芝林”來找飛鴻,
飛鴻出來問他們有什麼事。飛鴻見他們不回答,就轉身回裡屋去。
“你是不是黃飛鴻?”
那兩人見飛鴻欲走,連忙把他叫住。
飛鴻說:“我是不是黃飛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找黃飛鴻幹什麼?”
其中的高個子說:“都說他武藝蓋世,我們想拜他為師。”
飛鴻笑着說:“聽說他早就不收徒弟了。”
其中的矮個子說:“你是黃飛鴻師傅的哥哥還是弟弟?能不能幫忙讓黃飛鴻師傅收下我們?
幫成了的話,咱們就是一家人啦,我們還會重重地謝你。”
飛鴻順着他的竹杆往下溜:“我弟弟的武功雖然還可以,但不像你們想像的那樣厲害。再說
他既然聽了我父親臨終叮囑,不賣藝授武,我勸他也沒用,這個忙我幫不上。”
高個子說:“你哥什麼時候回來?噢,對不起,他是你弟弟。請問你弟弟什麼時候回來?”
飛鴻搖搖頭,表示不清楚。高個子接着說:“不管他什麼時候回來,我們都在這裡等他,一
定要當面跟他說,求他收下我們。”
看到這兩人這麼大的決心,飛鴻斷定必有原因,就問:“你們為什麼非學武不可?”
矮個子說:“我們倆雖為異姓,但親如兄弟。李大哥和我都在一家店鋪做工,平時很合得來
。他的未婚妻被老闆看上了,老闆勾引她,結果那女人看中了老闆的錢,竟然跟了老闆,甩
了我們李大哥。李大哥去找老版論理,被老闆的保镖打得三四天起不了床。所以,我們要習
武報仇。”
飛鴻想,原來是這麼回事!他問矮個子:“這事是他個人的事,你怎麼也要學武?”
矮個子回答說,這世道太壞,到處是不平的事,說不定哪天就輪到自己頭上,學好武藝有備
無患。
高個子說:“我們聽說黃飛鴻師傅為人特别正直,路見不平一定會拔刀相助。所以我們非等
他回來不可。哪怕是他不肯收我們為徒,我也要請他為我去討個公道!”
“你與那女人結婚了沒有?”
高個子說:“剛好上沒多久呢,誰料半路上被橫刀奪愛,哪結得成婚!”
飛鴻勸高個子說:“天下女人有的是,她既然嫌貧愛富,咱們窮人家不要這種人做老婆也罷
。黃飛鴻是我親弟弟,不瞞你們說,他在台灣打日本仔時受了傷,而且傷得還不輕,現在回
南海西樵老家養傷去了。你們别等了,回去吧!”
矮個子信以為真,就對高個子說:“李大哥,咱們走吧,黃飛鴻師傅自己都那樣子了,怎麼
能教我們武技呢?”高個子極其失望地跟着矮個子走了。
飛鴻想,這一招還真靈!下次再有人來拜師,我也用這招對付他!林世榮、陳殿標、鄧秀瓊
等人來看望師父,聽飛鴻這麼一說,大家笑開了懷。林世榮等來看望師父,久别重逢,大家
先談了談各自的情況。從林世榮那裡,飛鴻得到兩個消息:
一是林世榮的武館早已開張,而且生意還不錯;
二是飛鴻的徒弟梁寬不久前因病去世。
對於林世榮的武藝,飛鴻是心裡有底的。不久前廣州東較場上的一次大比武,使林世榮聲名
彰顯。原來廣州的武館越來越多,各師其法,各行其道,互相不服,經常産生摩擦。廣州府
主事為了弘揚國粹,交流武藝,在東較場舉辦了一次大型武術比賽。已經開武館的林世榮當
然不會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毫不猶豫地報了名參加比武。
比武場上,林世榮越戰越勇,他將師父教給他的洪拳演繹得出神入化,台下不斷叫絕。在一
連勝了十幾個人後,他最後奪得了這次大比武的第一名。報章上對此事大加宣傳,林世榮譽
滿羊城。所謂“嚴師出高徒”,就連他的師父黃飛鴻也被記者擡了出來,跟着沾光。經此大
比武,前來跟他學武的人就更多。看來飛鴻不必替林世榮擔憂,倒是梁寬讓他放心不下。
梁寬到香港後,與内地師兄弟們來往不太多,甚至連飛鴻也很少有他的消息。據陸正剛等人
說,他在香港混得很不錯。後來又到馬來西亞等地以黃飛鴻正宗弟子的名義開館授徒,在當
地名噪一時。梁寬是飛鴻的得意門生,悟性好又勤練,武藝高強自然不愁生計。但飛鴻知道
,梁寬的缺點是天生好色,加上太好強,而且我行我素,一般人休想管得住他這匹野馬。掐
指一算,梁寬死時年僅25歲,真可惜!飛鴻對梁寬有一種偏愛,感情也比一般的徒弟要深很
多。如今他走了,這麼年輕就走了,飛鴻心裡傷感之情由然而生。
“梁寬得的什麼病,怎麼說死就死呢?”
林世榮說,具體什麼病他也不清楚,要日後問陸正剛。
陳殿標說:“據外邊傳來的小道消息,有人說梁寬師兄是得梅毒死的。也有的說是因色勞過
度,在一次舞獅中逞強硬舞,最終吐血而死。”
對於梁寬這匹野馬,得梅毒並不會令人感到驚訝。盡管當時得梅毒也是很難治的,而且很多
人羞於找大夫治,但梅毒並非一下子就可致人於死地,到了晚期才沒法治。因此梁寬之死,
第二種死因的可能更大些。“這種事傳出去不好,不管是真是假,你們在外都不要對别人說
。”“知道了,師父。”徒弟們見師父孤身一人,希望他成個家。
飛鴻覺得自己馬上就40歲了,是該生兒育女了。他對徒弟們說:“謝謝你們關心,大家的好
意我會認真考慮的。”
談來談去,又談到最近不斷有人來上門拜師學武一事,飛鴻說:“真不知道如何才能省卻這
些麻煩。有的人纏着你,吵得頭都大了。”
鄧秀瓊雖在徒弟中最小,腦子卻挺靈,她給飛鴻建議:“師父執意不收徒,這事也好辦,您
把他們介紹到林師兄那裡去學,不是一舉兩得的事嘛!”大家都覺得這個建議不錯,飛鴻也
誇鄧秀瓊有辦法。
前來學徒的好打發,介紹到林世榮那就行了,可前來比武的怎麼對付呢?飛鴻還真碰到過這
種事,一位從北方來的武師,慕名找到飛鴻的“寶芝林”,提出要與飛鴻比武。飛鴻不想再
與他人争高下,仍然用以前騙兩個小夥子的辦法,告訴來人黃飛鴻受傷回老家養傷去了。
北方來客說:“你不要騙我了,我也是習武多年的人。一看就知道,在下武功非凡,想必你
就是黃飛鴻師傅?”
飛鴻見對方看破了自己的招術,不再吭聲。
北方武師說:“北有霍元甲,南有黃飛鴻。這是武林中人人皆知的事。我此番前來,決無邪
念,不過想與黃師傅比試一番,點到為止。如果黃師傅功高於我,我準備跪拜為師。”看得
出來,此人是真正的武林人士。飛鴻請他坐下來喝杯茶,然後把自己不授武的原因告訴了對
方。他說得十分誠懇,對方相信了。
北方武師說:“黃大俠執意要退出江湖,我輩不無遺憾。江湖險惡,你能超然度外,令我佩
服有加。既然如此,在下告辭了!”北方武師雙手一抱拳,轉身就走了。
飛鴻回了一個抱拳禮,目送對方遠去。他憑感覺,斷定這位北方武師不但功夫好,武德也修
煉得很深。同道中人,有的非要和你見個高低,像他這麼通達的人還算難得。
為了省卻求師習武者的纏糾,飛鴻決定在“寶芝林”門上注明,他想貼張公告,又覺得沒有
必要如此鄭重其事。看到門上的對聯,他有了主意,決定換聯以表心迹。
“寶芝林”原來懸掛的對聯為“寶劍出鞘,芝草成林”,據說也改成過“寶劍沖霄漢,芝花
遍上林”。此聯被認為動靜俱宜,能醫能武,頗有武術宗師之風範。正因為如此,一心要與
武術脫去關係的飛鴻決定改掉它。考慮清楚後,飛鴻把它改成了“武藝功夫,難以傳授;千
金不傳,求師莫問。”貼在原來對聯的位置上。這一改,對聯味沒有了,但意思卻表達得很
清楚。
做一個名武師,有太多太多的煩惱,有時飛鴻真的很想像自己的哥哥造天那樣,做一個不懂
武藝的平常之人,享盡天倫之樂。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為伴侶,生幾個孩子,快快樂樂地度
過一生,那該有多好!也許是天意,飛鴻有此想法,正巧就有人熱情地為他張羅婚事。媒人
為他介紹了一個寡婦,飛鴻不太滿意,沒成。後來熱情的媒人又給他介紹了一個姓馬的姑娘
。了解了對方的情況後,雙方都感到滿意,於是飛鴻將馬氏娶回家,過起了常人的生活。
人生有許多樂趣,天倫之樂就是其中極為寶貴的一樂。婚後,飛鴻與馬氏相敬相愛,和和睦
睦地生活,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幸福。不久馬氏給他生下孩子,又令他品嘗了“為人父”的快
樂。在此後的幾年中,馬氏為他先後生下二女二子。大兒子下地,飛鴻笑得合不攏嘴,他給
大兒子取名叫漢林。二兒子下來,他則給他取名為漢森。林、森,都是樹木構成,大有渴望
兒子成材之意。
非常時期,飛鴻成了地地道道的隐士。他很愛自己的孩子,尤其是漢森小時候長得特别可愛
,他更是視為掌上明珠,經常抱在手上。有時到朋友家中串串門,他也抱着漢森去。
飛鴻不願意介入江湖之事,但有時一些人與事卻會主動找上門來,令人左右為難。
有一天,飛鴻的“寶芝林”來了一對夫婦,這對夫婦抱了一隻七八斤重的肥鵝,說是來謝謝
飛鴻的。飛鴻有點摸不着頭腦,正納悶之際,那位婦人說:“幾個月前,你不收錢還治好了
我男人的傷病,那時沒什麼東西謝你。現在這隻鵝養大了,所以特地抱來,感謝你的大恩大
德。”
飛鴻過去為很多人治過病,那些實在沒錢的人,他分文不收,還送藥給他們。得過飛鴻幫助
的人不在少數,所以他哪裡記得住那麼多人。他不肯收這隻鵝,可這對夫婦說什麼也要他收
下,實在沒法子,他就回給他們“利是”(紅包)。把一隻鵝養這麼大不容易,一定要吃掉
不少飼料。飛鴻覺得不能讓這對夫婦損失太大,所以才回“利是”給他們。
孩子們見了這隻鵝想抱着玩,又怕鵝會啄人,不知如何是好。飛鴻本想留着給孩子們玩,可
又沒精力去照料它,眼見鵝一天天變瘦,他覺得不如殺掉它吃了更好。為了讓鵝燒得更美味
可口,他把鵝送到附近的燒味店讓他們代燒。自己順道買兩瓶酒,準備把幾個徒弟叫過來,
大家美美地飽食一頓。買好酒往回走,在巷子轉彎的地方,他被一個從巷子裡匆匆走出來的
人撞了個滿懷。飛鴻所買的酒,全被摔破流在地上。飛鴻正想說對方幾句,但一看這個人的
臉孔,卻又好像在哪見過。對方見了飛鴻,也上下打量了半天。
過了片刻,那人問:“你是不是黃麒英的公子黃飛鴻師傅?”奇怪,他怎麼認識我父子倆?
飛鴻點了點頭,說:“是的,本人正是黃飛鴻。請問,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哈哈一笑說:“一别這麼多年,如果不是碰損了你的酒,我們可能終身難相聚了。看來
今天相遇,真是過去的緣份哪!”
停了一下,他問飛鴻:“我是誰,你還能想起來嗎?”
飛鴻仔細打量了一下對方,仍然回憶不起來,就說:“真不好意思,我覺得您眼熟,但就是
想不起您的尊姓大名來。”
那人說:“這也難怪,闊别這麼多年,彼此的面容已不是過去的模樣,認不出我也就不足為
奇了。恩人,我是老吳呀!”
老吳?哪個老吳?飛鴻終於想起來了——佛山老吳。
“幾十年了,當時你和你父親一起在街頭演技賣藥,路見不平常為貧苦人出頭。我被雷善德
父子逼得走投無路,還是你們父子倆為我治好的傷呢!”
“您知道嗎?雷善德賴人家的錢被人殺了,他老子也被氣死了。”
“我聽說了。”
飛鴻說:“這麼多年,不知老叔在哪過的?”
老吳歎了口氣說:“我逃出佛山,在外流浪多年,在街頭賣點草藥之類的東西。後來我女兒
嫁給了一個生意人,女婿見我漸漸老了,不忍心看到我還在街頭擺地攤子,就帶着我到韶關
開藥店。店裡由我負責,生活雖平淡,總算不用到街頭去擺攤覓食了。”
“可喜可賀,老叔,寶號的生意一定很可觀吧?”
“本來是還可以的,吃飽一家人毫無問題。但幹什麼都難哪,我們開藥鋪的地方,有幾條地
頭蛇,稍未如他們的意,生意就做不成。”
飛鴻聽老吳這麼一說,就知道他所說的地頭蛇,實際上就是地痞流氓、市井無賴。他問老吳
:“這幾個地痞流氓,是要你們按月送錢孝敬他們,還是用别的方式來敲詐你們?是不是不
孝敬就不讓你們安穩做生意?”
老吳說:“不是這麼回事,他們雖號稱地頭蛇,他們做事絕不像市井無賴那樣恃強淩弱,敲
詐善良人。他們幾個都是有錢人家的子弟,他們的父母把他們慣壞了。由於父母管教無方,
養成了他們不良行為,常常以戲弄他人為樂。碰上他們,你討好他奉承他,他們就不惡作劇
,否則會常常遭到他們的騷擾。”
聽老吳這麼一說,飛鴻有點替他不平,就問:“這地頭蛇有幾條?他們有什麼本事,敢這樣
肆無忌憚地擾亂别人?”
“一共有三條,”老吳告訴飛鴻:“一個叫沈得勝,一個叫殷世書,還有一個殷世善。兩個
姓殷的是當地有錢人的公子,這兄弟倆喜愛武術,到處請名師到他家教武。兄弟倆還有一種
古怪的性格,凡是來教他們的武師,開價越高他們越喜歡,他們越認為對方武功非凡。如果
與他們比武,將他打翻,他不但不會生氣,還會送巨款請來當教練。”他把三條地頭蛇的情
況跟飛鴻大致講了講,從他們的表現來看,這幾個家夥略懂武技。因為有“半桶水”,他們
便以老師自居。老吳還告訴飛鴻,不少想混飯吃的人知道他們好為人師,常常在比武時故意
輸給他們一招半式,這兄弟倆一高興就把對方留下,所以養了不少沒真本事的飯桶,也花了
他們不少錢。
“沈得勝倒是有點真本領的人,他把殷氏兄弟養的一批飯桶武師全打敗了,殷氏兄弟於是把
他留在身邊。”飛鴻覺得在路邊談久了不雅觀,也影響人家過路,就邀老吳到“寶芝林”一
叙。老吳說了一句“那好吧”,欣然而往。
到了“寶芝林”,飛鴻給老吳泡好茶,老吳繼續說韶關地頭蛇的事。沈德勝原是鄭州西南一
山上的綠林,因分贓不均而内讧,沈才南下來到韶關的。到了韶關,與殷氏兄弟氣味相投,
所以成為地頭蛇之一。了解到這三人的情況後,飛鴻認為他們三人都稱不上“地頭蛇”。殷
氏兄弟雖是本地人,但是武功不高,沈得勝武藝高些又不是本地人。只有手上有兩下子又是
當地的霸王,才是人們常說的“地頭蛇”。
“老叔,他們三人經常到你的藥鋪搗亂,我並非多管閑事的人,但欺負到您頭上,我不能坐
視不管。我正好沒多少事,要不我陪您到韶關一趟,看看他們到底是龍還是蛇。”老吳聽飛
鴻這麼一說,正是求之不得。飛鴻武藝高,這在很早以前他就了解的。如果飛鴻過去把三個
地頭蛇鎮住了,今後做生意就更順暢了。即使不能鎮住他們,也可警告他們不要欺人太甚。
老吳相信,飛鴻的功夫對付他們足足有餘。
第二天,飛鴻與老吳啟程,來到韶關老吳的藥鋪。老吳熱情款待了飛鴻,還帶飛鴻到市區走
了走,領略了當地的風景名勝。但住了幾天,不見地頭蛇來騷擾。
那天老吳正準備陪飛鴻出去吃東西,有幾個人衝進他的店裡來。老吳見了,趕忙笑臉相迎,
又是讓坐,又是倒茶,還對其中一位說:“大少爺來店裡有什麼事呀?”
那人說:“我經常有空,你又不是不知道。沒事走走,僅當作遊玩消遣吧!”
老吳趕緊給那人點煙,在他身邊忙前忙後,非常殷勤,就像照料貴賓一樣。開始,飛鴻還以
為這人是老吳生意上的客戶,待看到這位大少爺帶這麼多随從之後,知道這是個地痞之類的
人物,說不定就是地頭蛇之一。
為了證實這位大少爺的身份,飛鴻找了個借口將老吳叫到内屋,詢問他是不是地頭蛇。
老吳說:“這就是地頭蛇之一,名叫殷世書。這些同來的人,都是他的黨羽。他既然來了,
凡事都要小心,盡量不要惹他生氣鬧事,不然店鋪就會被搗亂。”老吳說完,就退出去了。
老吳在藥鋪繼續招待殷世書,飛鴻知道來人身份後,有意出來看他如何表演。殷世書說說笑
笑,談笑間突然指着店内掛的一塊小木牌對老吳說:“你的店裡怎麼掛這塊木牌,木牌上刻
的是不吉利的話。”
老吳随他所指看去,那牌上刻着“内看參茸”四個字,這四個字哪有什麼不吉利呀。於是他
對殷世書笑笑,告訴他木牌上的字沒有不吉利的含義。殷世書不高興地說:“木牌上刻着
‘丙着慘耳’四字,明明不吉利,我講給你聽吧:丙屬火,俗稱丙着,也即是火燒全店,難
道吉利嗎?丙着慘耳,就是火燒全店真慘的意思。”
老吳知道這個富家子弟曾請過許多有名的老師在家教他,哪會不認識“内看參茸”幾個字,
分明是借故找碴嘛!老吳為少惹事,故意順着他:“假如不是大少爺您提醒,我真不知道這
塊木牌所刻的字不吉利,我立即把它取下來。”
飛鴻目睹了這一切,知道殷世書要掀起波瀾了,他於是起座對殷說:“這位仁兄說木牌上的
字不吉利,其實是自己讀錯了字,木牌上刻的是‘内看參茸’,意思是名貴的人參、鹿茸之
類的藥材放在裡面,有意要的話到裡面看貨。並非你念的‘丙着慘耳’,有何不吉利呀!”
從來沒人敢當面指出殷世書的錯誤,現在飛鴻指出來了,殷感到驚奇。他見飛鴻面生,想必
他不知道我是本地的地頭蛇!殷世書想,如果不給他點厲害看看,他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睛
。殷世書說:“不是你說的話,我不知讀錯了木牌上的字。多謝你指正,獎賞你五元!”邊
說邊掄起巴掌向飛鴻摑過去。
飛鴻見對方動手,舉起左臂迎架,右掌同時打出,迅捷推向殷世書之胸。他連消帶打,用的
是“穿心掌法”。見飛鴻敢向自己動手,毫無防備的殷大吃一驚。因為沒有防備,飛鴻推掌
過來,殷躲閃不及,當時便中掌倒在地上。
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打跌,丢了面子的殷世書自然不肯罷休。為維護“地頭蛇”的稱號,他
運掌向飛鴻打去。飛鴻早已知道他的底細,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見他打來他並不迎架,移
馬側身,用“還魂掌法”從側面發掌打他的頭顱,殷世書又一次被打倒在地。連跌兩次,殷
世書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飛鴻的對手,大喊帶來的随從向飛鴻圍攻。飛鴻一點都不畏懼,揮動
雙拳,左右開弓,打得他們嗷嗷直叫。他聲東擊西,指前打後,打得這幫花架子幫手人仰馬
翻。奪門而逃的、頭上流血的,醜態百出。
殷世書見勢不妙,也奪門逃出,他邊逃邊對飛鴻說:“算你厲害!”又對老吳說:“吳老版
,你不能讓這小子走了,不然你這店將被我砸成粉末,别說我沒跟你打招呼!”說完帶着他
的随從人員悻悻地走了。
老吳說:“飛鴻師傅,你要連累我了,這次得罪了他,將如何收場?”
飛鴻說:“老叔您放心,大丈夫自己做事自己擔,我絕不離開這裡半步。等他叫人來吧!”
沒過多久,殷世書果然和殷世善、沈德勝帶着十多人氣勢洶洶地來了。看到三條地頭蛇來找
麻煩,鄰居住戶都為老吳捏着一把汗。
只見飛鴻挺身而出,厲聲對他們說:“你們這幫傢伙到這裡想幹什麼?我可不怕你們人多勢
衆,即使再多一倍,我也照樣收拾你們!”
殷世書咬牙切齒地對殷世善說:“這小子死到臨頭,還像瘋狗一樣狂叫,你去拆他的骨!”
殷世善曾聽殷世書談起剛才被打得七零八落的事,現在又見飛鴻鎮定自若,料定飛鴻必是那
“藝高人膽大”之人。他眼珠子一轉:既然沈得勝一同來了,他是我兄弟倆的老師,平時自
稱有多高的武功,何不讓他出馬?打定主意,殷世善命令沈德勝先上。
沈得勝吃人家的用人家的,豈敢不從命,聽到殷世善發話,上前對着飛鴻就是一拳。飛鴻見
他打來的這拳快速有力,也不敢小看,立即退前馬為後馬,以“鐵門闩”應戰。他左手緊握
右腕,先向來勢沉壓,進而用拳撞對方下颔,再乘機將拳往外沖去。一發三擊,連消帶打,
令沈德勝應接不暇。但沈得勝畢竟是土匪出身,手上也有幾下功夫。他見飛鴻攻守敏捷,也
敢輕視,偷偷地移步後用“鞭拳”向飛鴻猛擊。這種鞭拳,從旁邊打去,來勢兇猛,防守稍
有不當,往往會被打翻。
飛鴻見狀,急忙將右腿踩左方馬,化成新穎的“攬枝”架式,趁馬步變換時右拳從下出擊,
打對方肘節。這種反攻方法,被稱為“單撲翼”法。沈得勝見飛鴻變勢,攻自己的肘節,也
擔心自己的橋手受損,趕忙撤回出擊之手,準備改變方式再攻。兵貴神速,飛鴻豈能任其變
化自如!他抓住機會轉身用“火箭拳法”,猛擊向沈得勝的中下部位。沈見狀,急走小門回
避,用拳掩護。飛鴻實際上是虛晃一槍,見沈中計,再次迅速變勢。只見飛鴻將後馬一擺,
側身從下出拳,令沈得勝猝不及防。沈得勝小腹中了一記重拳,踉蹌兩步後頹然倒在地上。
在殷氏兄弟面前出醜,沈得勝臉上掛不住。這個傢伙的腰間藏有袖珍飛镖,用以防備打不過
對方時用。他偷偷地取出飛鏢,向飛鴻擲去。要是換上别人,肯定會遭他的暗算,但飛鴻目
光敏銳,見沈得勝一揚手,就估計他要使暗器,急忙先閃身躲過。
飛鴻一閃身,那飛鏢擊中了殷世書的耳朵,鮮血直流。嬌生慣養的殷世書,哪能受得了這般
痛苦,捂着耳朵嗷嗷直叫。趁這當兒,沈得勝瞄準飛鴻,再發第二支飛鏢。飛鏢直奔飛鴻頭
部而來,飛鴻身子往下一蹲,飛鏢直奔殷世善而去。殷世善嚇得面如土色,好在他也學過幾
天武術,情急之中知道閃身躲避,這支鏢於是飛墜在地上。
沈得勝連發二鏢,未擊中目標,趕緊發出第三支飛鏢。這支鏢照著飛鴻喉嚨奔去,早有防備
的飛鴻眼明手快,飛快將鏢接在手內,同時假裝中鏢倒在地上。
沈德勝見狀,哈哈大笑說:“你小子還能躲嗎?”
話音未落,只見一支飛鏢從下飛來。
沈德勝大吃一驚,趕忙躲閃。他知道,這一定是飛鴻回敬他的!飛鴻一個“鯉魚打挺”翻身
起來,抱拳對沈說:“沈師傅,來而不往非禮也。回敬一鏢,意在結交!”
飛鴻並不想傷沈得勝,他萌生退出江湖之念後,心態變化很大。若是年輕時,遇到沈得勝這
樣用暗器傷人,飛鴻非收拾他不可。
沈得勝並不知道飛鴻用心良苦,反而說:“你小子還挺會油嘴滑舌的,都成敵對之人了,還
談什麼結交的事!”
“常言說‘不打不相識’,以武結交也是武林中常有的事。假如我有什麼冒犯的地方,敬希
沈師傅諒解。” 飛鴻邊說邊拱手向沈施禮。
飛鴻這樣做,完全是為老吳考慮,不想給老吳日後留下禍根。自己是外來人,拍拍屁股隨時
可走,老吳卻要在這裡開店生活,如果將三個地頭蛇整苦了,他們找不到飛鴻就會遷怒於老
吳,不斷地找老吳的麻煩。
三個地頭蛇其實心中都有數,他們的武藝加在一起也打不過飛鴻。現在既然飛鴻主動向他們
施禮謝過,而且是當著衆人的面謝過,知道這是飛鴻給台階他們下,心裡對飛鴻漸生佩服之
情,氣也就平了。沈得勝說:“既然不打不相識,今天打也打了,大家因此也相識了,今後
就成朋友了。”殷氏兄弟也附和,說了些客氣話。
老吳見飛鴻化干戈為玉帛,暗自佩服他隨機應變能力。生意人畢竟精明,老吳對殷氏兄弟和
沈得勝說:“大家有緣相識,中午我做東,好好敘一敘!”
殷世書問:“敢問這位朋友尊姓大名?”
飛鴻說:“在下早已退出江湖,姓名已不重要,酒桌上自當告訴諸位。”因衆人在場,飛鴻
不想讓人知道他就是黃飛鴻。
酒席很豐盛,大家吃得都很開心。老吳告訴三條地頭蛇,飛鴻是他的遠房親戚,名叫黃錫祥
。報飛鴻另一個名字給他們,真是恰到好處,既沒騙人,又為飛鴻打了掩護。三條地頭蛇都
誇飛鴻武藝高強,殷氏兄弟還提出要拜飛鴻為師。飛鴻謙虛地說:“剛才承讓,才沒被打翻
,以後有機會,共同切磋武技,怎敢妄為人師。既是朋友,在下黃錫祥有一事相托,日後請
對我的遠親老吳多多關照!”
“小事一樁,有我們三人在,誰敢來此搗亂,看我們不剝他的皮!”
聽殷世書這麼說,沈得勝也表白說:“吳老版以後有什麼事,盡管找我好了。誰敢欺負你,
我豁出這二百斤去也要幫你擺平!”
老吳非常高興,連聲說:“謝謝,謝謝!”其實他心裡很清楚,真正要謝的是飛鴻,這輩子
欠黃麒英、飛鴻父子的太多了。幫老吳處理完事後,飛鴻念家便匆匆回到廣州。孩子們幾天
不見老爸,就像很多年不見似的,一起湧上來,問他到哪去了。這種家庭的溫馨,使飛鴻又
一次感受到天倫之樂。只是好景不常,飛鴻回來不久,妻子馬氏感到身體不舒服,去看病,
大夫又說沒什麼大毛病,但吃了幾副藥,卻總是不見好。中醫不行,就看西醫;西醫無效,
再吃中藥。最後還是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直至臥床不起。
一種不祥之感襲上飛鴻的心頭,他想起了前妻羅氏。羅氏也是久治不愈,婚後三個月就撒手
人寰。如今馬氏又臨此境,令飛鴻心有餘悸。不幸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馬氏撇下四個孩子
,也離飛鴻而去。
馬氏留下四個孩子,飛鴻又當爹又當媽,忙得不亦樂乎。盡管有時徒弟鄧秀瓊等人會過來幫
襯一下,但徒弟們有他們自己的事,飛鴻不好老麻煩他們。無奈之下,只有自己苦苦支撐這
個家。苦中也有樂趣,看到孩子們一個個長得那麼可愛,心頭的煩悶便會煙消雲散。
過了幾個月,飛鴻因事到城西的洞神坊去,在路上遇到媒婆二嬸。飛鴻早就知道她以作媒為
業,就跟她開玩笑說:“二嬸,手頭有沒有新貨色?”
二嬸想了片刻,回答說:“有是有一位剛死掉男人的女子,長得雖然不是很美,但她性格溫
順,人很賢惠。做飯燒菜和針線活,凡是女人的事沒有不會的。如果你有意娶她,可以隨我
去看看人。”
飛鴻被她說得有點動心,真的跟著她去相親了。孩子一大堆,家裡亂糟糟的,沒個女人是不
行。再說自己被孩子拴住了,做不成藥鋪的生意,一家人吃飯都成問題。正因為如此,飛鴻
才跟二嬸走。
到了女方家裡,見了女方,飛鴻一看果然光彩照人。這位女子雖已為人母,卻依舊嬌羞欲滴
。飛鴻與對方見面之後,見對方低著頭入裡屋,就對媒婆二嬸說:“真的很不錯”。二嬸心
領神會,就進去問女方願不願意與飛鴻過。女方表示願意,要飛鴻選擇良辰吉日迎娶。
一切進行得很順利,不久飛鴻就把這位姓岑的女人娶回了家。
新婚之夜,仔細端詳新娘,飛鴻覺得好像在哪兒見過她,一時又想不起來,就抱著岑氏問:
“我們是否在哪見過?”
岑氏笑著說:“你就忘記了呀,幾個月前你到過我家避雨,還記得嗎?”
聽他這麼一說,飛鴻才想起來,確實有這麼回事。那次他途中遇上大雨,又見天上雷閃電鳴
,就到一戶人家的屋簷下避雨。雨越下越大,屋簷水濺濕了飛鴻的鞋和衣褲,無奈之下飛鴻
就到屋內避雨。站了一會,一個小男孩爬到他的腳下,用手拍飛鴻的腳,還“呀呀”學語。
飛鴻低頭看見這小孩長得又白又胖非常可愛,就逗他玩,這孩子居然想要他抱。
正當飛鴻與這戶人家的小孩逗著玩時,從屋裡面走出一個少婦,她說:“蝦仔,你不要打擾
這位阿伯。”聽到少婦的說話聲,這個胖小子立即爬過去依偎在他母親的膝下。那少婦抱起
小孩到裡屋去了。雨也停了,飛鴻急著趕回家去。沒想到,這位少婦就是現在的新娘子岑氏

“你的孩子現在在哪裡?”
飛鴻這麼一問,岑氏立即出現一絲痛苦的表情,她告訴飛鴻:“孩子已于兩個月前得病死了
!我真是個苦命人。”從岑氏口中,飛鴻後來知道了她的身世。她本來嫁給順德麥村的麥旺
,麥旺是做水手的。麥旺有個弟弟,與歹徒混在一起,後來成為江洋大盜。麥旺弟弟犯的案
堆積如山,官府屢次抓捕他,都被他逃脫。那些捕頭認為岑氏的男人是大盜的兄弟,認為他
是同夥,就把麥旺也抓了起來。後來官府嚴刑逼供,麥旺被活活打死在獄中。前夫死後,生
活沒有著落,孩子生病了也沒錢治。後來不得不因而改嫁。岑氏說到傷心處,禁不住流出了
眼淚。她對飛鴻說:“我命苦,希望你不會拋棄我。” 飛鴻同情岑氏,對她更加憐愛。
轉眼一年,岑氏為飛鴻生下兒子漢樞。
又過了一年多,岑氏又生下一子,飛鴻給他取名為漢熙。
飛鴻的家成了一個真正的大家庭。孩子多了,家庭負擔也重了許多。飛鴻為了一家人的生計
,四處尋找機會擴展“寶芝林”的生意。看到孩子們一天天長大,他心裡非常高興與滿足。
但是,想到自己40出頭了,退隱也多年,也想到父親把武藝傳給自己,又讓自己拜林福成等
為師,好不容易才練就一身硬功夫,如果不傳下去,今後黃家後代就要與武藝絕緣。飛鴻不
想讓自己的絕技失傳,他想有4個兒子,總得將武功傳給其中一人吧!那麼究竟傳給誰呢?
漢樞、漢熙還小,要傳也要等他們大一點再說。漢林和漢森,學武倒是正當時。但飛鴻不想
讓他們兄弟倆都習武,進入這個圈子有太多太多的恩怨。選其中一個習武,也是為了不使
“鐵線拳”、“無影腳”等絕技失傳。想來想去,最後飛鴻選擇了漢森。漢森剛好五六歲,
與自己當年習武時的年齡正相仿。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