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武林風範


飛鴻不問江湖事,守着妻兒以賣藥為生,倒也自得天倫之樂。然而,“月有陰晴圓缺,人有
悲歡離合”。樂極生悲之事,又一次降臨到飛鴻頭上。此事不但令飛鴻本人大惑不解,親朋
好友以及認識他的人都認為老天對他不公。
那日飛鴻正在教漢森習武,忽聞岑氏身體不舒服,飛鴻於是讓漢森自己先練功,趕忙過去探
望。岑氏躺在床上,對飛鴻說:“不打緊的,躺一下就會好的。”
飛鴻忙問她哪裡不適?並執意要帶她去看病。岑氏說,也許是因為最近太忙,身體比較累才
導致抵抗力下降生病的,休息休息就會好的。她讓飛鴻去忙他的事:“咱家中八九張嘴,還
等着你賺錢養活呢!”一大群孩子,忙不完的家務事,真是多虧了有岑氏這個賢妻良母。飛
鴻讓岑氏稍稍休息一下,自己出去找醫生。
醫生來看過之後,問了問岑氏的病況,開了幾副藥給她吃。飛鴻問醫生:“内人的病情打不
打緊?”
醫生說:“體虛,調養調養就會好的,不打緊。”
過了兩天,岑氏的病情果然見好,飛鴻一顆懸着的心,這才落了下來。就在這當兒,有位昔
日武林朋友來拉飛鴻到軍中任職。飛鴻對此早已心灰意冷,當即婉言予以拒絕。
那位朋友還不肯罷休,就大談特談清政府推行的“新政”之好處。自1901年那拉氏在西安
頒布“變法”上諭推行所謂“新政”以來,至今已有四五個年頭,廣東方面確實有所變化。
飛鴻知道的有,1903年在北京成立練兵處,廣東則成立警務總局。同時袁世凱充任練兵大臣
,計劃在全國編練新軍36鎮(師),廣東原計劃編練兩鎮新軍,後來只編練一個鎮。不久一
些地方機構被裁撤,包括粵海關監督和廣東巡撫。飛鴻對清政府的腐敗,已有切身感受。他
心裡清楚,這種換湯不換藥的“新政”,除了加強總督的權力,並無任何質的改變。
“你看我家裡事這麼多,哪裡有空去軍中任職。再說那點微薄的收入,豈能養活得了我這八
九張嘴?我還是賣我的藥更實在,老兄,你就别為我費心了!”
見飛鴻態度如此堅決,那位朋友只好作罷。
在過去的一些徒弟及其徒子徒孫的關照下,“寶芝林”的跌打損傷藥生意還不錯,勉強還能
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因此飛鴻更不願為“五斗米”折腰去軍中當差。他想,隻要岑氏把家中
的事忙好,他還可以外出幫人治傷看病,生活一定會一天天好起來的。儘管飛鴻對未來充滿
信心,但他擔憂的事還是發生了!過了一段時間,岑氏再次感到身體不適。這次飛鴻不敢怠
慢,趕緊讓她到廣州的一家醫院去看病。
醫生對岑氏作了全面檢查,通知家屬讓她住院。聽說要住院,飛鴻一下子意識到病情的嚴重
性,趕緊向醫生打聽岑氏的病情。醫生只告訴他,問題較嚴重,具體情況要觀察一段時間才
能下結論。
徒弟們聽說師母住院後,都來探望。他們有錢的出錢支援,手頭緊的則出力幫助,使飛鴻輕
鬆了不少。然而,衆人的努力還是未能挽回岑氏的病情和生命,不久岑氏還是帶着對親人的
眷戀離開了人世。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飛鴻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但岑氏病卒後,他還是忍不住
流下了傷心的淚。他責問老天:你為什麼對我如此不公?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剝奪我
妻的生命?難道我黃飛鴻命裡注定就只能做鰥夫嗎?!飛鴻不信這個邪,但他又不能不面對
眼前的事實。
岑氏去世後,飛鴻又當爹又當媽,一時間忙得不可開交。孩子太小,吵吵鬧鬧,使他更深切
地體會到“為人父”的滋味。夜深人靜時,他才得以靜下心來。想想自己這些日子操持家務
事的艱難,更覺得岑氏所起作用之大。
沒過多久,飛鴻接到陸正剛的來信。打開一看,才知陸正剛又邀他去香港攻擂。原來有個西
方大力士來到香港,在香港的各大中、英文報紙上頻頻刊登廣告,自稱自己為世界大力士,
願與天下武林人士一決高下。揚言若有人打敗他,奉送一盤白銀。陸正剛的信中還附了一張
廣告,從廣告上可看到洋人設擂的地址在西環太平戲院。
據陸正剛信中稱,這些廣告刊出後,在香港開武館的華人先後有不少人參加了擂台賽,現已
有好幾位中國武師敗下陣來。擂台擺了一個多月,竟沒有一個人是他對手。陸正剛的意思是
希望飛鴻能來香港攻擂,為華人争面子。陸正剛信中還提到,此事可以産生重大影響,也可
以為自己的門派增聲譽,兩全其美之事不要讓别人占去了。
看完來信,飛鴻苦笑着說:“正剛真是個好事者,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務、店務纏身,怎麼
又來信相邀。再說,我早已不問江湖之事。”話雖這麼說,飛鴻考慮到此事涉及到與洋人比
武為華人争面子之事,卻也不能坐視不管。於是,他將在廣州的幾個徒弟召集起來,想商量
出一個兩全其美的對策來。
林世榮到外地有事去了,淩雲階因事與人結仇已去香港,陳殿標在廣西開館授徒還沒回到廣
東。在廣州的鄧芳、鄧秀瓊等人到了飛鴻的“寶芝林”店裡。師徒經過商量,大家認為還是
飛鴻去一趟香港為好。鄧芳等人表示他們沒有絕對把握取勝,無法光大師門揚威香江;不去
又令正剛等居港華人失望,因此只有飛鴻親自走一趟。
“家裡怎麼辦?”
聽師父這麼一說,鄧秀瓊當即表示:“師傅放心去香港吧,店裡和家裡由我們打理幾日,把
孩子們交給我,我能照料好他們。”既然徒弟們都這麼說,飛鴻決定到香港去,屆時見機行
事。他安排好了家中之事,立即動身前往香港。
已有一段時間沒在一起叙舊的陸正剛,見師父等人到港,自然十分高興。他選了一家酒店,
為飛鴻等人設宴洗塵。此時已在香港紅磡船塢教拳的淩雲階也被叫了過來。席間飛鴻問起比
武之事,陸正剛將一些具體情況詳細告訴了他。
陸正剛說:“各武館報名的人很多,前幾天攻擂的都失敗了。據說近日又有陳館、何館、龍
館、範館以及一些未設館授徒的武林人士報名,這些報名者中以胡鏡初最為引人注目。胡鏡
初武館開了很久,門徒超過百人,胡的武名很響,大家對他的期望也很大。”
停了片刻,陸正剛接着說:“除了胡鏡初,還有阮學系的徒弟劉忠亦報名參賽。這個劉忠名
氣不大,本來不為人們重視。但阮學系是蔡李佛一派的高手,劉忠為他的首徒,技藝和他師
傅應該相差不會太大,所以也令人關注。”
飛鴻表示:“這次到香港,是否參加與洋人比武還沒有最後決定,要到時候看情況再說。”
聽了他這番話,陸正剛不以為然,他認為:“要是别人只看不比試,還說得過去。而您是大
名鼎鼎的黃飛鴻師傅,水坑口大笪地與人惡鬥、制服洋犬洋人這幾件事,使全港華人誰人不
知您的威名呀!您來觀戰,做個袖手旁觀者,别人還會以為您不敢攻擂呢,這讓我們這些做
徒弟的多沒面子!”
“話雖這麼說,我還是到現場先看看再說。”飛鴻覺得,陸正剛等人所見,只是他們的一方
見聞,與自己到場觀戰,很可能有出入。西方的拳術與我國的拳技有很大不同,不了解對方
怎麼行?再說一些比試的規矩也不太清楚,所以決定先去看看,然後報名比賽也不遲。
陸正剛覺得飛鴻說得不無道理,就陪飛鴻等人先到西環太平戲院去觀戰。第一天去觀戰,他
們發現前往觀戰的人還真不少,門票很快就賣完了。飛鴻等人好不容易搶到幾張門票,到場
内一看,戲院内已是座無虛席。
擂台前有兩排座位,是留給報名參賽者坐的。飛鴻一眼望去,台上幾位已報名參賽的人鬥
志昂揚,精神抖擻,都有志在必勝之神情。
鐘聲一響,台上的布幕慢慢上卷,台下響起一片掌聲。緊接着,一個華人翻譯和一個身材特
别魁梧的洋人出現在台上。洋人向觀衆鞠躬之後,叽哩喳啦說了幾句話,翻譯將他的話譯成
華語,大致說他(洋人)致力於拳術已有十多年,曾漫遊世界各國,各國人士都承認他為大
力士。這次漫遊至香港,按慣例先表演拙技,然後再比武。比試一天進行三場,每場三個回
合,歡迎中國拳師和大力士來切磋技藝。
洋人說完,又向觀衆鞠了一躬,然後退到後面。只見他脫去上衣,露出一身壯實的肌肉,接
着兩手略一伸縮,他身上便鼓起一塊塊的肌肉。末了,只見他深吸一口氣,將胸一挺,胸脯
立即挺高了數寸。觀衆見狀,不由得感歎他的體魄之壯,暗暗為參賽的華人拳師捏着一把汗
:要想打敗他,不容易啊!
翻譯又一次介紹起洋大力士來,飛鴻聽見他說:“這位大力士體重二百四十多磅,他的力氣
超過千磅。不信,大家先看他的表演!”翻譯剛說完,只見洋人從旁邊取來一塊鐵版,向鐵
板發力。這塊鐵版約有三四尺長,厚度約四五分。洋人半跑式地運氣,將鐵版彎曲在左臂上
。只聽一聲大吼,這塊鐵版被他全部彎曲纏繞在手臂上。觀衆報以熱烈的掌聲,洋人鞠躬還
禮。淩雲階對飛鴻說:“這番鬼看樣子是有幾斤蠻力!”
陸正剛則說:“何以見得人家的就是蠻力呢?” 飛鴻示意他們不要争論,繼續往下看。
接下來是賽拳。翻譯到台前說:“現在按報名的先後秩序,請華人武師登台與洋大力士比試
。第一場由大力士與華人拳師‘光頭樹’一決高下;第二場由大力士與華人拳師陳炳比試;
第三場由大力士與華人拳師‘阿牛龔’狹路相逢……”
鐘聲再次響起,第一場比賽開始。‘光頭樹’不敢貿然出擊,以防守為主。洋大力士左拳打
來,他提左臂迎架,並抓住機會用右拳猛擊洋人的臉。誰知這洋力士竟不躲避不擋架,反而
用臉主動去迎拳。正當飛鴻等人暗自吃驚時,只見台上的洋力士趁‘光頭樹’不備用右拳橫
掃對方的頭部,措手不及的‘光頭樹’被打暈在台上,裁判見‘光頭樹’倒地不起,跑到他
的旁邊數秒,叫過“10”之後他還起不來,於是判他落敗。
洋人的打法,更像西方職業拳擊,飛鴻已掌握了他打法中的某些特點。第二場開始後,陳炳
先下手為強,主動發起進攻,拳頭如雨點般瀉向洋大力士。這洋人雖壯,但左跳右跳,躲閃
起來相當靈活。躲過陳炳的攻勢後,雙方進入相持階段。忽然,洋人用左鈎拳快速攻向陳的
臉頰,陳炳躲閃不及,中拳後倒退了好幾步,雖未倒下但眼角流出了血。裁判見狀,認為陳
受傷影響視線,不宜繼續比賽,因此中止了比賽,判陳炳失敗。
第三場比賽的鐘聲一響,‘阿牛龔’與洋人便展開角鬥。他吸取‘光頭樹’與陳炳落敗的教
訓,打得異常謹慎。洋人則不同,連勝兩場使他認為中國武術不過如此,因此頻頻出拳攻擊
‘阿牛龔’。‘阿牛龔’不輕易出擊,他左右跳動避其鋒芒,意在消耗對方體力。裁判提醒
‘阿牛龔’:“根據規則,三分鐘内不出拳,就判你敗北。”經這一提醒,‘阿牛龔’只好
出擊,他用左拳攻擊對方下頷,右手直取其胸。洋人右拳從上壓落,化解他的攻勢,左鈎拳
從側面打向‘阿牛龔’頭部,‘阿牛龔’防他的左鈎拳,他右手重拳又來了,左右開弓,沒
幾下就將‘阿牛龔’打倒了。‘阿牛龔’沒能在規定的時間站起來,同樣以失敗告終。
回去的路上,飛鴻的徒弟對這三場比賽評頭品足,一些觀衆對此也議論紛紛。有的說他們三
人敗就敗在馬步不行,進退遲鈍;也有的說這三人的橋手太短,攻擊力不夠。說來說去,觀
衆中很多人認為只有胡鏡初能與洋大力士一決雌雄。
回到陸正剛的住處,大家還在回味當天的比賽。陸正剛問飛鴻:“洋人連敗三人,其過程您
已看了,您認為洋人勝在哪裡,他們三人又敗在什麼地方?”
飛鴻回答說:“綜合今天比賽的情況來看,那個大力士身手敏捷,他出拳快而且重,這是他
的特點。尤其是他的左鈎拳非常老道,具有相當大的殺傷力。值得注意的是,此人進攻時善
於故露破綻,誘對手迫近,而後乘機出拳攻其不備,這是他的長處。至於中國武師的敗因,
與他們不習慣戴手套有很大關系。西方人練拳擊,平時都戴皮手套,中國人練武術,有誰會
戴着手套練呢?這是一個習慣問題。”
陸正剛又問:“如果您上台去比試,也要您戴上手套,您将用什麼辦法對付呢?”
飛鴻略想了一下,告訴正剛:“以我之見,上台比試應該用〝左右獻花〞架式來抵擋他的左
鈎拳,破對方則用〝三星哨錘〞、〝豹形插掌〞等方法,才能取勝。”淩雲階忍不住地問:
“為何不用您的絕技‘雙虎爪’、‘無影腳’等手法呢?”陸正剛也投來徵詢的目光。
飛鴻解釋說,這是由比賽的規則決定的:“洋人賽拳,有很多規則限制,如頭不能撞,肘不
能摧,腳不能踢,只能用拳頭打。如用虎爪,手上套有皮套,發揮不了作用。無影腳更用不
上,因為規則上不讓用腳踢。”陸正剛問:“師父,您已看過比賽,是否決定參賽?”
飛鴻直言相告:“現在還沒定,等看過胡鏡初的比賽勝負如何再說。”徒弟們知道,如果胡
鏡初敗下陣來,師傅為給華人争口氣必定上台。
第二天,飛鴻等人又一次來到太平戲院觀戰。同前一天一樣,場内座無虛席。因為今天胡鏡
初等人要上台,看的人更多。大家都認為只有胡鏡初能替華人挽回面子,故特意來為他捧場
。一些沒買到門票的人,急得在外直跺腳。
翻譯上台宣布比賽名單與順序,胡鏡初果然在挑戰者之列,不過他排在第三個出場。不出衆
人所料,前兩位華人拳師上台與洋大力士角鬥,沒打幾個回合就敗下陣來。飛鴻仔細地看着
台上的比賽,一招一式都銘記於心。他要找到對方的破綻,以便打敗對手為華人争光。畢竟
把全部希望繫於胡鏡初一身,也不太合乎情理。飛鴻對陳殿標、陸正剛說:“如果胡鏡初敗
了,咱師徒就準備報名吧!”
翻譯又一次走到台前,大聲宣布:“接下來由本港著名拳術大師胡鏡初,與大力士決賽!”
話音剛落,台下拍掌的、呐喊的彙成一片嘈雜聲,大家都為胡鏡初助威。
胡鏡初赤膊登台,露出一身結結實實的肌肉,旋即坐於台側的椅上。他坐姿特别,兩足分開
,就像站“四平大馬”,讓人一看就知他是功夫不淺的武林人士。
“叮當”一聲鈴響,裁判起立,將兩位角鬥士引入台中央。雙方在台上握手為禮,眼中卻蘊
含殺機。又一陣鈴聲響起,比試開始了!胡鏡初知道,此戰的成敗,直接關系到自己的聲譽
,因此不敢怠慢,全力以赴對付洋大力士。他運足氣力,向對手頻頻進攻,用盡橋手,密集
出擊,一時略占上風。洋大力士見他果然不同於前幾個挑戰者,也特别謹慎應戰。胡鏡初拳
拳相逼,他左右閃躲。胡趁機進逼,用快手發拳直奔對方胸前。拳去如風,大力士中拳後倒
退了好幾步。觀衆見狀,報以熱烈的掌聲和喝彩聲。
誰料風雲突變,只見大力士虛晃一招,然後抓住空隙用左鈎拳向胡鏡初頭部掃去,沒及防範
的胡鏡初中拳後倒在台上。洋人見狀,站在胡的身邊,垂手不再攻擊。裁判走過去數秒,當
衆人以為胡失敗在即時,聽到裁判數到“6”的胡鏡初翻身起立,與洋人再戰。
洋大力士心理上占了優勢,他不再躲閃,而是發動猛攻,鐵拳像雨點般打向胡鏡初。沒多久
,胡又一次中拳倒地。裁判再次舉起手數起了“1,2,3……”胡鏡初又一次站起來,準備
厮殺。洋大力士有點迫不及待,搶前向胡鏡初迎面就是一拳。這一拳出力兇猛,胡鏡初被打
倒跌出好幾米遠,並一蹶不能再起。
滿懷信心的觀衆失望而歸。
陸正剛禁不住對飛鴻說:“師父曾說看胡鏡初打得如何再決定是否參賽,現在胡師傅已被打
敗,您報不報名?您要是不願報名,弟子我要去報名了,不能看着華人拳師個個受辱!”
淩雲階說:“師兄不要着急,讓師傅考慮一下再說,明天我們去打頭陣。”
徒弟們個個在‘激’自己上拳台比武,飛鴻心裡豈會不知,他心平氣和地對他們說:“我說
過的話是算數的,胡師傅已敗,我怎會自食其言而不上拳台呢?明天我就報名參賽,你們就
不必多慮了。”
次日上午,飛鴻果真到戲院去報名參賽。此時報名者已越來越少,聽說大名鼎鼎的黃飛鴻師
也報名參賽,這個消息立即傳播開來,許多住得很偏遠的人也趕來觀看這場決戰。比賽開始
前,翻譯宣布:“今天參加決鬥的有司徒真、趙北、黃飛鴻3人,加上昨天報名的劉忠,總
共4人,洋大力士決定破例打4場。劉忠要求第三個出場,其他按報名先後上場,黃飛鴻為最
後一場。”
司徒真第一個上場,他腰束紅布帶,帶上懸掛着幾枚貝殼,這種打扮非常引人注目。比試開
始後,司徒真用腳頓台,對着天空大喊了幾聲‘師父’,衆人不解其意。大力士揮拳向他打
去,司徒真又喊了一聲‘師父’,挺胸迎拳,被擊中後他不但沒倒下,反而將大力士彈擊出
數步之遠。衆人感到驚奇,大力士更是暗吃一驚。司徒真見洋人呆立於台上,乘勢出拳迅捷
攻向對方面頰。大力士將頭一偏,順勢用右拳向司徒頭部橫掃。司徒又叫了聲‘師父’,頭
雖中拳,卻也安然無恙。
正當大家拍掌歡呼時,大力士用左鈎拳偷襲司徒真成功,司徒真頓足叫‘師傅’已不起作用
,轟然一聲倒在台上,嘴裡和鼻孔裡都出血了。原來他一分神之後,氣功失去作用了。裁判
見他口鼻流血,中止了比賽,判司徒落敗。
翻譯上台宣布,第二個上場的是趙北。叫了幾遍,不見有人上台,翻譯只好通知劉忠準備上
場。原來趙北見司徒真之慘狀,畏懼洋大力士之重拳,不敢上台與他比武。
劉忠是著名的蔡李佛拳的傳人(也有資料說他是鴻勝館的),他認為不打敗這個洋鬼子,有
辱於中國人,便毅然報名攻擂。他連看了幾天比賽,深知這個洋人大多以長手取勝,要打敗
他,必須用“哨撞沖插”等方法,這一點與飛鴻英雄所見略同。坐在前面等待上台比賽時,
劉忠虛心地向身邊的飛鴻師傅請教。當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飛鴻時,飛鴻連連點頭:“你說
的不錯,咱們想到一塊去了。對付這種西洋拳術,就是要用‘哨錘’、‘沖插’之類的方法
。看來,今天有你上去就行了,用不着我黃飛鴻出馬了!”
劉忠說:“您畢竟是前輩,又得南少林真傳,上台之前,希望您還能多指點指點,這樣就會
多一分取勝把握。”飛鴻對劉忠這位後生非常看重,他師出名門,悟性又好,尤其是能摒棄
門派之見虛心求教,更令人佩服。於是,飛鴻將自己的一些設想告訴了他,並叮囑他特别要
注意防洋人的左鈎拳:“記住,他喜歡故露破綻來誘你進攻,然後乘人不備用他拿手的左鈎
拳打對手的頭部,要想方設法封閉他左邊的攻擊之路,不要讓他的左鈎拳發揮出來!”
有了飛鴻的指點,劉忠信心大增。比賽一開始,他就抱着為敗者雪恥的念頭猛攻對手。大力
士見劉忠出手不凡,也很謹慎應對。觀衆開始對劉忠並不抱太大希望,而寄希望於下一個上
場的黃飛鴻。誰料劉忠在第一個回合中占盡上風,令衆人刮目相看。
第一個回合結束,雙方回到座位略事休息。飛鴻又在劉忠耳邊嘀咕了一陣,劉忠不住地點頭
。鈴聲再次響起,雙方離座再鬥。大力士轉守為攻,突然運拳猛擊劉忠之臉,劉忠急忙躲過
。因提防這是對方的誘敵之計,不敢過於側重防守,動作略遲被大力士的拳背擦過,劉忠被
帶倒於地。但他很快躍起,縱步上前,用自己擅長的“沖錘法”,向大力士胸部狠勁打去。
劉忠這一“沖錘”,勢大力猛,銳不可擋。大力士中拳之後,竟然倒于台上。“轟然”一聲
巨響,巨人倒下去了,裁判趕忙過來數秒:“1,2,3,……”,一直數到“10”,大力士
還沒起來。裁判於是拉着劉忠的手,高高舉了起來。劉忠勝了,觀衆歡呼雀躍,有的手舞足
蹈,有的抛鞋擲帽。當劉忠從人群中尋找飛鴻時,他已和他的弟子們離座走了。


陸正剛等人都說太可惜了,讓劉忠揀了個便宜,怪師傅報名遲了。飛鴻笑了笑,開導他們說
:“只要有人能為華人争回面子,不管是誰都是可喜可賀之事,為什麼非要是我才開心呢!
”事後劉忠到陸正剛處感謝飛鴻指點,陸正剛才知原來還有這麼回事,更加敬佩師傅的武德
。而此時,飛鴻早已經離開香港回廣州去了。
回到廣州後,飛鴻深居簡出,仍以賣藥為生。看着孩子們一個個長大,他心裡說不出有多高
興。這種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就過了五六年。在這五六年中,廣東的形勢正發生着巨大的變
化,革命黨人活動日益頻繁。
早在清政府編練新軍時,一些革命黨人就以見習軍官的身份,在新軍中擴大革命影響。
1907年6月,清政府批準陸軍部所擬《巡防營暫行章程》,廣東據此成立巡防營,該營中就
有不少革命黨人,而順德的巡防營,哨兵中十之八九是革命黨人。1908年11月,光緒帝和
那拉氏相繼死去,年僅3歲的宣統帝繼位,由醇親王載灃攝政。為緩和矛盾,下詔“重申實
行預備立憲”,令各省成立咨議局。
1909年2月廣東成立咨議局籌備處,而後選出咨議局議員94人,正式成立咨議局。革命黨
人利用合法身份,在廣東開展反清活動。
孫中山於1905年8月在東京成立同盟會後,積極在廣東發展革命勢力,並組織了多次起義。
其中的廣州起義雖然失敗了,但卻産生了深遠的影響。
1911年,劉永福加入同盟會,加入到推翻封建王朝的反清鬥爭行列之中。飛鴻對劉永福一
直非常敬佩,但他並不知道劉永福秘密加入了同盟會。劉永福的晚年,仍然關心國事,體恤
民瘼。1907年,廣西欽州三那(那桑、那黎、那彭)群衆在劉思裕的領導下,舉行了聲勢
浩大的抗捐活動,劉永福對此予以同情和支持。辛亥革命前夕,全國的革命形勢一片大好,
廣東作為革命策源地,形勢更為喜人。應廣東都督胡漢民的邀請,劉永福出任廣東民團總長
。劉永福上任不久,就來找飛鴻,希望他能出任廣東民團總教練。
劉永福出面相邀,飛鴻不便直言相推託。他對劉永福解釋說:“您知道,我早已退出江湖多
年,也不過問政治。再說父親臨終前,一再叮囑我要棄武從醫,我豈能違背父訓呀!”
劉永福耐心地勸他:“此一時彼一時,過去我們都走過彎路,為清廷效力過。現在孫先生領
導的革命黨要建立民主新政權,我們能坐視不管嗎?我想,如果令尊黃麒英師傅還在,也一
定會支持你的。”飛鴻堅持不再問江湖之事,讓劉永福去另請高明。
劉永福不急不躁,繼續拉他出山:“民團雖不是一支正規軍,但卻是一支不可小視的力量,
革命需要它!如果你不去掌握它,可能就會被别人利用它,甚至被反動勢力利用。你是希望
廣東乃至全國一天天變好,還是回到過去暗無天日的生活中?毫無疑問是希望新生,不推翻
清廷,哪來新生呢?”
飛鴻被劉永福說得無話可說。劉永福抛出了他的殺手鐧:“你我共事一場,在台灣結下生死
交。不為別的,就算是老朽我個人請你幫忙,你也不至於不給我這個面子吧?”一番話說得
飛鴻無法再拒絕劉的要求,於是1911年8月飛鴻應劉永福的邀請,出任廣東民團總教練一職
,任期為兩年。劉永福任民團總長期間,與飛鴻師徒交往密切,還為陳殿標推薦任職。廣東
的民軍一向較多,早在1857年12月英法聯軍占領廣州後,城郊人民紛紛團練募勇自衛,設
局於石井。此後各地反抗侵略者的民軍紛紛成立,發動了多次起義,給帝國主義和腐敗的清
王朝以沉重打擊。
武昌起義在10月10日爆發,並一舉取得成功。
廣東革命黨人急起直追,注重招收綠林豪傑,發展會黨群衆,在省城、東江、北江、西江和
潮梅地區,廣泛組織民軍。11月1日陳炯明、鄧鏗率民軍3000人在淡水起義,四天後新軍營
長、同盟會員任鶴年發動香山起義。與此同時,番禺、新會、順德等地均爆發起義,11月9
日省城光複。
省城光複的第二天,胡漢民從香港回到廣州,就任都督,宣佈成立廣東軍政府。當時城內外
留下大批反正的新軍、防營、旗營、綠營等,與民軍時有矛盾。民軍頭領居功自傲,其他軍
隊則視他們為綠林草寇。對這種狀況,劉永福與飛鴻均表示擔憂。
果然,沒過多久,民軍的現狀促使軍政府做出了錯誤決定,他們解散了民軍。民軍對威懾濟
軍及李準舊部發揮了很大作用,但普遍存在素質較差,紀律鬆弛的缺點,一些民軍首領居功
自傲,引起軍政府的不滿。起初軍政府成立“民團督辦處”,先委任劉永福為民團總局局長
,以圖統一各民軍。但劉永福年事已高,無法威懾民軍。軍政府因此讓黃世仲代替劉永福為
民團總局局長,黃世仲不懂軍事,同樣駕馭不了民軍。
飛鴻在劉永福的民團總局局長一職被解除後,自動解除了廣東民團總教練一職。但後來對民
軍迫餉鬧事,卻時有耳聞。胡漢民對民軍不是因勢利導,而是採取殺雞嚇猴的辦法,革去
“蘭”營鎮統陸蘭清之職,並槍決了”石”字營統領石錦泉,引起軍心浮動。
接替劉永福任職的黃世仲更慘。陳炯明代理都督時,自任廣東軍團協會會長,以裁軍為名,
剪除異己,扶植個人勢力。辦報出身的老同盟會員、著有《洪秀全演義》等長篇小說的黃世
仲,在廣東威望頗高,當時還是民團總局的局長,公開反對陳炯明“裁減他人部隊,擴充自
己實力”的裁兵計劃。
1912年4月9日,陳炯明悍然派人將他逮捕,不經審訊,先行槍決,再發佈告,說他“串通
民軍統領,冒領軍餉,私圖分肥”云云。
黃世仲提出“裁弱留強”的方針,本來是正確的,但陳炯明卻妄加罪名,槍決黃世仲。接著
陳炯明又以“綏靖”為名,大肆遣散民軍。劉永福辭職回家,飛鴻也重新幹起了他的老本行
——行醫售藥。他不想過問江湖之事,然而卻時常會發生身不由己的事。
1912年的一天,一位三欄行的熟人找上門來,開口就要飛鴻伸張正義。飛鴻讓他坐下,給
他倒了杯茶,讓他慢慢說。這位熟人講了他的同事馮如燦遭歹徒勒索被毆打受傷一事。
原來,魚欄夥計馮如燦(人稱“賣魚燦”)在魚欄賣魚時,碰上幾個蠻不講理的惡徒,他們
想強要他的魚,又不願付分文。天下哪有這等好事!“賣魚燦”心想,你們這不是光天化日
之下明搶嗎?身強力壯且學過幾天功夫的馮如燦不願被他們白拿,就軟中帶硬地說:“不是
我不想給,而是我沒法交賬。你們高擡貴手,大家都好過,不然的話……”
“不然怎麼樣?他媽的,不給你點厲害你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為首的那個歹徒說著就要
掀馮如燦的魚檔。
〝賣魚燦〞血氣方剛,把刀一舉:“慢,要踢我的檔位,先問問它同意不同意!”
為首的歹徒看見明晃晃的剖魚刀,不敢上前,他往後退了一步說:“算你有種,算你厲害,
咱們走著瞧!”一揮手,帶著幾個歹徒悻悻離去。
這位熟人告訴飛鴻:“我們知道那幫傢伙是不好惹的,勸‘賣魚燦’向他們認個錯,孝敬他
們幾條魚,也就算了。誰知‘賣魚燦’卻偏偏那麼強,他說憑什麼要孝敬這夥王八蛋?‘養
成了他們白占白拿的習慣,將來他們天天都會來伸手要。我絕不向他們低頭!”
飛鴻讚歎說:“世道太亂,壞人倡狂。‘賣魚燦’不向歹徒低頭是對的!”
魚欄熟人告訴飛鴻,“賣魚燦”不聽大家的勸,真的遭到那夥歹徒的暗算。有一天他走在路
上,七八個人圍上來對他拳打腳踢。“賣魚燦”奮起反抗,給他們還以顔色。但終因寡不敵
衆,被歹徒毆打成重傷。“那夥歹徒將‘賣魚燦’打成重傷,反而倒打一耙,硬說‘賣魚燦
’打傷了他們的弟兄,要賠償他們的藥費等損失。而且他們還獅子大開口,張口就要500塊
大洋。”
飛鴻一拍桌子:“真是豈有此理!”
“三欄行”的這位熟人趁機說:“三四十年前,您就是我們的武術教練,我們‘三欄行’中
一些年紀大的人,對您教武一事記憶猶新,一直懷有崇敬之情。現在行裡年輕人與您不太熟
,但也久聞您的大名,知道您是一位仗義行俠、除暴安良的義士。‘賣魚燦’的事發生後,
大家推舉我來找您,希望您能出面救人,使‘賣魚燦’早日擺脫歹徒的迫害。”
聽著熟人的話,飛鴻陷入沉思之中。管不管這樁事呢?自己早已退出江湖,不願多管江湖恩
怨;如果坐視不管,等於放任邪惡勢力欺淩良民,助長邪氣!
“您是大名鼎鼎的俠義之士,總不會任憑歹徒欺壓善良之人吧?那夥歹徒說了,10天之內不
把500塊大洋送去,不要‘賣魚燦’的小命,也要砍下他一條腿。”
飛鴻說:“這事您讓我考慮考慮吧!”
對方用“激將法”想“激” 飛鴻出馬:“三欄行的人都知道我來找您,如果您不出面,
‘賣魚燦’要受害不說,別人還會認為您沒有正義感。即使不這樣認為,也會認為您老了,
怕自己不是人家的對手而不敢管事。”
“不用再將我的軍了,我答應出面。但不是為別的,主要是不想讓歹徒太倡狂,想盡我微薄
之力,匡扶正義。”
到了第10天,那夥歹徒見“賣魚燦”沒去孝敬他們,便氣勢洶洶地找上門來。他們一見馮
如燦就罵:“你這臭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今天咱們一定得了斷這事,你是要命還是
願意放血(出錢)?”s
飛鴻從裡屋出來,強忍憤怒對他們說:“大家都要活命,有事好商量。”
為首的那家夥把臉一沉:“你他媽是什麼人?你有什麼資格和我們打商量?”
飛鴻說:“我叫黃飛鴻,是馮如燦的親戚。”
衆歹徒一起拔刀出來:“你想怎麼樣?”
飛鴻根本沒把這夥人放在眼裡,他對為首的那傢伙說:“這件事是你們挑起的,責任不在我
親戚這裡。所以我勸你們雙方都算了,就算給我黃飛鴻一個面子。”
為首的那家夥說:“黃飛鴻?好像聽說過。要給你面子也可以,這500塊大洋就由你代他出
吧!想不放血,你做夢!”
碰上這樣無聊之歹徒,飛鴻知道講理是講不通了。他不甘示弱地說:“要是我想做鐵公雞,
一分錢也不出呢?”
“那就剝下你的皮!”
已經忍無可忍的飛鴻大吼一聲:“來吧!今天不收拾你們幾個,就算我黃飛鴻太孬!”飛鴻
邊說邊往外走,將他們引到外面的一片空地上。為首的那傢伙一揮手:“弟兄們,給我上!
他一把年紀了,沒什麼了不得!”幾個歹徒剛上前,就被飛鴻掃倒在地。為首的那傢伙揮刀
砍來,飛鴻將他的刀一腳踢飛。此刀被踢之後,直刺另一個歹徒的大腿。飛鴻左右開弓,先
將同來的其他幾個歹徒打趴在地,然後全力對付為首的那傢伙。這個手上有兩下子的歹徒不
肯認輸,與飛鴻展開決鬥。飛鴻見他出招兇狠,決定給他點顔色瞧瞧,讓他知道厲害才行。
只見飛鴻施展“虎鶴雙形拳”與對手交鋒,打得這傢伙只有招架之力。但他卻不自量力,仍
想頑抗到底。“嗒”的一聲,飛鴻用力折斷了對方的手臂,然後飛起一拳將這傢伙打得摔出
好幾米遠。倒地之後歹徒掏出匕首擲向飛鴻,飛鴻將匕首接過來擲向歹徒,匕首不偏不倚插
在了他的兩腿之間的地上。歹徒嚇得只好求饒,表示今後再也不敢為難“賣魚燦”了。
“你敢再作惡,下次非廢了你不可!”飛鴻大喊一聲“滾吧!”那些傷勢較輕的傢伙扶起為
首的歹徒,趕緊溜之大吉。
“義救賣魚燦”一事在羊城很快傳開,市民們對飛鴻見義勇為嚴懲歹徒大加讚揚。飛鴻此後
為生計所迫再出江湖,誰也未曾想到卻讓他遇上了一樁天命姻緣……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