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天命姻緣


飛鴻“義救賣魚燦”後,再次揚名廣州城。很長一段時間,一些人幾乎要忘記飛鴻了,因為
他退隱於家,不問江湖之事。既然重出江湖,飛鴻也就自然而然地參加一些武林中的活動,
與在廣州的幾位徒弟,交往比以前更加密切。開鋪售藥雖然日子過得比較平靜,但孩子多了
日子也變得拮據起來。辭職前,民團總教練一職的收入有限,為此飛鴻不得不參與一些其他
活動。過了一年多,恰好佛山鎮近郊的疊溶鄉,在風調雨順的年頭開展酬神打醮的民間節日
活動,久聞飛鴻大名的疊溶人,特意到廣州來請飛鴻前往該鄉表演助興。
飛鴻隱居多年,極少外出,很久沒回佛山了,他想回老家去看看,會會那裡的朋友。加上參
加表演助興有一些收入,於是便答應了下來。他迅速召集在廣州的門徒,率團來到疊溶舞獅
演武助興。酬神慶典那天,飛鴻和他的弟子們穿戴整齊,盛服登場。多年未見飛鴻的一些老
友,見年已五十多的飛鴻依舊精神抖擻,威風不減當年,不由得讚歎練武之功效。
聽說黃飛鴻師傅親自率舞獅隊來助興,當地人奔相走告,所以當飛鴻等人到達疊溶時,到處
都是圍著他們看熱鬧的人。
“擂鼓起獅!”
飛鴻一聲令下,弟子們立即行動起來。他們的醒獅一路狂舞,表演了踩梅花樁、過龍門以及
拆蟹等技藝。這些高超的技藝,在當時很少能看到,令當地鄉民大飽眼福。看過他們的舞獅
表演後,鄉民們言論紛紛:“舞得太妙了,真絕!”
“黃飛鴻就是黃飛鴻啊,果然名不虛傳!”
“百聞不如一見,晚上再看他武功表演。”……
聽到鄉民們的議論,飛鴻的徒弟們心裡樂滋滋的。按計劃,晚上還要進行獅子上樓台和武術
表演。武術表演時,飛鴻將親自上陣。表演的中心會場搭起了一個戲台,戲臺上佈置了幾幅
色彩鮮豔的圖畫,四周吊著的一盞盞大燈,把戲台周圍照得如同白晝一樣亮。因為鄉民早已
聽說飛鴻要上臺表演,吃過晚飯後他們便成群結隊來到這裡看熱鬧。
在這夥看熱鬧的鄉民中,有一老一少兩人也夾在其中。年少的村姑叫莫桂蘭,當時年方十七
八歲,年老的是莫桂蘭鄰家的二嬸,她們結伴而行,為的是一睹黃飛鴻大俠的風采。這莫桂
蘭雖是個村姑,卻也懂得幾下拳腳,她來看飛鴻表演,不像二嬸那樣完全是看熱鬧,畢竟她
對武術還有不小的興趣。莫桂蘭一個姑娘家為什麼習武?說來就話長了,這還得從她的身世
說起。
中日甲午戰爭前後出生于高州的莫桂蘭,自小生活在一個貧困的家庭。有材料說她因父母雙
亡後無依無靠,就輾轉來到佛山疊溶投親,平時做傭工為生。更多的報道說,她是因其伯父
沒兒女,小時候就過繼到伯父家。她想學繡花,因此才從高州到佛山來學藝的。有一點可以
肯定,莫桂蘭從小跟伯父學習了莫家拳術和跌打醫術。莫家拳也是廣東有名的拳術之一,相
傳在清代嘉慶十五年(1810年)由廣東海豐縣莫蔗蛟傳授給東莞縣火崗村的莫達樹、莫四
季、莫定如、莫清驕等人,後來經過他們的完善和發展,在廣東許多地方傳播開來,練習莫
家拳比較集中的地方有東莞、順德、新會、廣州等。
莫桂蘭的伯父對莫家拳情有獨鐘,在他看來,咱姓莫的不練莫家拳還練別的拳不成?先練好
莫家拳,才練其他拳。小時候莫桂蘭喜歡跟著伯父練功,莫家拳的練功方法分四步,循序漸
進地練習:第一步練沙袋,主要是為增強臂力和站樁;第二步用穿石履一對(每隻重6公斤)
來練習拉馬,結合兩手抓沙袋練習,練指掌和拳力;第三步身上纏沙袋,練習彈跳力,增強
下肢力量;第四步打大沙袋,以發展腿力為主,練習各種腿法。基本功練好了,才進入莫家
拳的套路練習。
兩年前到疊溶投靠親友的莫桂蘭,平時在親戚家學繡花,空閑時也練兩下功夫。她雖然也略
懂幾下莫家拳的套路,但更擅長的是舞劍。她的長劍揮舞起來,虎虎生風,非常瀟灑自如,
因此村裡人把她稱為“俠女”。莫桂蘭長得不太漂亮,但也還算可人。而天生性情潑辣,使
她“年逾花訊,卻還待字閨中”。鄰家二嬸與她很談得來,也很喜歡這位能幹的姑娘,多次
替她做媒,不知為什麼都被她婉言拒絕了。其實二嬸不知道,莫桂蘭心裡有自己的擇偶標準
。一般的凡夫俗子,她不一定看得上。
黃飛鴻的名字,莫桂蘭早就聽說過了,但她從未見過真人。她想看看人家當作大俠、充滿傳
奇色彩的黃飛鴻到底是個啥樣的人,更想看看大名鼎鼎的黃飛鴻到底有多高強的武藝。
偏偏二嬸是個好開玩笑的人,在去看演武的路上,二嬸開玩笑說:“桂蘭,一會兒到了戲台
下看表演,黃飛鴻上臺表演時,你敢不敢上臺摑他一巴掌?”
“為什麼要摑人家一巴掌?”
莫桂蘭不解地問。二嬸是個活得很快活的中年婦女,丈夫出洋謀生,不時有錢寄回給她,生
活綽綽有餘。所以平日無所憂慮,喜歡逗樂開心。她逗桂蘭說:“別人是沒膽量上臺去摑黃
飛鴻巴掌的,因為怕被黃飛鴻打扁。你不是被人稱為俠女嗎?我想看看你這俠女的膽量怎麼
樣。”邊說邊暗自發笑,她估計姑娘會中計。
二嬸裝出一副很認真的樣子對莫桂蘭說這事,莫桂蘭不知是拿她逗樂,也認真地說:“我要
是敢這麼做,你又怎麼樣?”
“你敢上臺打他小小一巴掌,我獎賞給你100兩銀子!”
莫桂蘭回應道:“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又有何難,你等著瞧吧!”說著,莫桂蘭拉起二
嬸就往台前擠。
當日飛鴻登臺演技,不時博得滿場喝彩。也是老天在作祟。黃飛鴻此時正在臺上表演瑤家武
藝中的“瑤家耙”,其中有一擡叫“鬼王拔扇”。在表演此招式時,只見他將耙一按,舉腳
一踢,竟將所穿布鞋踢飛了。由於他腳勁大,飛出的布鞋直奔台下的觀衆,竟不偏不倚打中
莫桂蘭的前額。正愁找不到機會上臺的莫桂蘭,乘機快步奔到臺上。她一手拿著飛鴻踢飛的
布鞋,另一隻手一巴掌打在飛鴻臉上。莫桂蘭這一巴掌,打得不重也不輕。飛鴻一時還沒反
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忙問:“姑娘為什麼動怒打人?”
莫桂蘭“怒氣沖沖”地說:“你算什麼名拳師,表演如此不謹慎,將鞋打到別人頭上。如果
是手中的武器脫手,豈不要傷及人命?”
徒弟們見師父挨了巴掌,還遭一頓臭罵,氣得和莫桂蘭論理。黃飛鴻一世英名,被一村姑當
衆羞辱,免不了要鬧出事端來。正當大家為莫桂蘭擔心時,卻見飛鴻制止了徒弟們與莫桂蘭
舌戰。只見飛鴻微笑著對莫桂蘭說:“姑娘說得很對,這一巴掌摑得有道理。我一時不慎,
姑娘用巴掌提醒我,也算是懲罰了我的過錯。還望姑娘息怒。”
飛鴻這麼一說,大家鬆了口氣。於是在衆目睽睽之下,莫桂蘭大搖大擺地走下臺來。目送莫
桂蘭下臺,徒弟們依然心存怒氣。飛鴻見這村姑膽識超群,敢在大庭廣衆之下與他論理,使
他佩服有加。
莫桂蘭下去後,飛鴻拱拳向觀衆道歉:“馬有失蹄,人有失手。在下向鄉親們有禮了:請多
包涵!請大家不要哄吵,現在繼續看我表演。”此時此刻,二嬸已經沒有心思再看表演了,
她後悔自己玩笑開大了。
天真純潔的莫桂蘭打贏了賭,開玩笑要二嬸付她100兩銀子。二嬸知道她是在開玩笑,打賭
的錢她是不會要的,便認真地對她說:“咱們先回家再說吧!”二嬸與莫桂蘭回到家,她將
晚上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莫桂蘭的親戚,末了她還說:“黃飛鴻在臺上表現出的大
度,我有點擔心他是裝出來的,因為當著這麼多的人他不好與一個女子計較。事後他會不會
因受羞辱而報複,這是我擔心的。”莫桂蘭的親戚對此也心有餘悸,生怕黃飛鴻帶人來尋仇
。因此,親友們都勸莫桂蘭先回高州老家躲避幾天。而莫桂蘭卻不這麼認為,她說:“我料
他是不會的,如果黃飛鴻在臺上認了錯,還要找我算賬,那他還能算威鎮江湖的俠義武師嗎
?”事後,莫桂蘭也覺得自己當時確實衝動了些。她倒不是擔心飛鴻報仇,而是覺得此舉不
像個姑娘家做的事,弄不好讓人家覺得自己缺家教。當時不知道哪來那麼大的勇氣,敢在
“太歲頭上動土”,真是鬼使神差!認識到自己有點過頭了的莫桂蘭,本想找飛鴻私下道個
歉。但作為一個姑娘家,她又有點不太好意思。她猶豫了一下,當她下定決心想去找飛鴻時
,飛鴻他們早已離開疊溶回廣州去了。
飛鴻回到廣州後,對莫桂蘭念念不忘,腦子裡經常浮現出這個上臺打了他一巴掌的姑娘的形
象。他認為這個姑娘有膽有識,還能說會道,與一般的姑娘不同。因為念念不忘,他便四處
打聽這個姑娘的情況,甚至寫信去問佛山的朋友,瞭解她的家庭情況。終於有一天,飛鴻忍
不住了,親自往疊溶找這個姑娘。那天他來到村頭,二嬸正好在村頭的井旁洗衣服。飛鴻不
認識二嬸,彬彬有禮的向二嬸打聽莫桂蘭的住處。二嬸卻認識他,仔細一看來人是黃飛鴻而
且打聽莫桂蘭的住處,她心裡不由得一驚:找上門來報複?看飛鴻一臉和氣樣,又不像是上
門找碴的。二嬸於是試探著問:“你好像是黃大俠黃飛鴻師傅吧?不知遠道而來找一個村姑
,為的是什麼事情?”
飛鴻坦言相告:“上次誤傷她,心裡過意不去,特意抽空來看她。我覺得這姑娘很不錯,想
和她交……交,交個朋友。”因為有點不好意思,平時說話一向很利索的飛鴻,竟也變得有
點結結巴巴。
二嬸早已看透了飛鴻的心思,她故意不點破他。這位熱心人對飛鴻說:“她就住我家隔壁,
你先到我家坐坐,我幫你去找她。”於是,衣服還沒洗完的二嬸就將飛鴻帶到自家客廳坐下
,敬奉香茶後派人告知莫桂蘭,說飛鴻來探望她。
等莫桂蘭準備好後,二嬸帶著飛鴻來到莫桂蘭住的地方。剛進門,就見莫桂蘭拱手相迎,滿
臉堆笑的她看上去非常可愛,與上次沖上臺打飛鴻巴掌的姑娘,儼然是兩個不同的人。
“不知黃師傅到訪,有失遠迎,請多包涵。”
飛鴻笑著說:“我們真是不打不相識。隻可惜當時忙於表演,未來得及請教姑娘芳名,失敬
之處,也請多包涵。”
“在下名叫莫桂蘭,請多多指教。”
兩人都練武,脾氣都直來直去。飛鴻說:“姑娘的芳名我早已打聽清楚了,所以才找上門來
,否則找也找不到的。”這樣一來二去的,飛鴻便和莫桂蘭相識了。
當飛鴻與莫桂蘭兩心相悅,他托人為媒向莫伯父提親時,卻費了一番周折。飛鴻向莫伯父提
出要娶莫桂蘭為繼室,伯父深知飛鴻的人品,一口答應。都知道飛鴻不但武藝高強,而且正
直,對舊社會泛濫的黃、賭、毒能做到一塵不染,真是難得。但莫桂蘭的伯母卻不同意這樁
婚姻,不為別的,就因飛鴻年紀太大。
莫桂蘭的伯母不願自己過繼到名下的女兒嫁個“伯爺公”。莫桂蘭孩提時代就到伯父家,沒
有兒女的伯父伯母把她視作掌上明珠。伯父更是將女兒當作兒子養,將家傳的莫家拳術教授
給她。為此伯母還反對過,說姑娘家學功夫太粗魯,有失體統。莫桂蘭只好偷偷地學習,經
過多年的磨煉,她不但學會了莫家拳,還學到了家傳的跌打醫術,16歲已成為精通醫術的跌
打醫師了。對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伯母能隨隨便便就同意她嫁一個長40歲的男人嗎?
伯父說:“婚姻大事,關鍵還是看她本人同意不同意。你就不要橫加干涉了,該提醒她的你
可以提醒。”
伯母卻說:“雖然現在是民國了,但婚姻大事自古以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個
規矩不能破。再說黃飛鴻死了三個老婆,都是病死的,人家都說他剋妻。我不願把自己的孩
子給這個五十出了大頭的人!”由於伯母的反對,這樁婚姻擱置了兩年。莫桂蘭當時她是心
甘情願與飛鴻結合的,只不過一個女子不好主動提出罷了。兩年後她伯母見她對飛鴻一往情
深,漸漸地也就想通了,答應了她與飛鴻的婚事。O
1915年,飛鴻與莫桂蘭喜結連理。
老夫少妻,飛鴻自然對莫桂蘭百般鐘愛與呵護。但他前面結過三次婚,盡管每次都是在前任
妻子去世後續娶的,人們卻都說他命中剋妻。飛鴻認為老天對她們不公,也對自己不公。為
了不致讓“剋妻”一說不幸而被言中,他在結婚前與莫桂蘭商議:大夥說我命中剋妻,我也
覺得有點奇怪,怎麼會發生這種巧合和怪事。所以我不想對外稱你為妻,而稱為妾。老天不
會剋了妻又剋妾,這也是為你著想。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莫桂蘭深知飛鴻的一番苦心,反正他家又沒別的妻妾,至於稱呼什麼又有什麼要緊呢?她對
飛鴻表示沒有意見。洞房花燭夜,飛鴻與莫桂蘭心情都久久難以平靜。飛鴻與莫桂蘭的婚姻
,與一般人的婚姻不同,兩人相差整整40歲。在當時又經過了兩年的擱置,而今有情人終
成眷屬,且帶有自由戀愛的性質,真是來之不易。
飛鴻想:桂蘭過門了,“寶芝林”有了個好幫手,一大群前妻生的孩子也有了照料他們的娘
,這是多麼好的事啊!他為自己高興,也為孩子們高興。
莫桂蘭對飛鴻說,家務事她全包下了,“寶芝林”也可以幫著打點,讓飛鴻騰出時間參加一
些必要的社會活動。但她也提了一條要求:“空閒時間,你可得教我武藝囉!
什麼‘虎鶴拳’、‘鐵線拳’,什麼‘無影腳’、‘武郎八卦棍’,我都想學。”
“行,咱們互相切磋。你們莫家拳也有不少東西值得借鑒,還有莫家的跌打良方……”
莫桂蘭嫁給飛鴻時只有19歲,而飛鴻已是59歲的人。因飛鴻年紀已老,故莫桂蘭未有所出。
沒生孩子的她,把飛鴻前妻所生的子女看作自己生的一樣,對他們非常好,孩子們不久便接
納了這個新媽媽。嫁給飛鴻後,莫桂蘭在事夫之餘悉心學習武藝。晨徒暮妾,他們是師徒也
是夫妻。從莫桂蘭那裡,飛鴻也學到了不少莫家拳知識。如瞭解到莫家拳的特點,主要在於
“手法緊密,拳勢剛猛,步法靈活,突出腿法,發勁有長勁和短勁。”
莫桂蘭曾告訴飛鴻:“此拳的套路,有徒手拳路和器械套路兩類。徒手拳路中又分為74式
莫家拳、21式人字張拳、28式白虎拳和39式橋頭拳。器械套路主要有落地棍和莫家大耙,
以後我慢慢給你演習。”
夫妻之間相互學習,共同長進。他們不但探究武藝之奧妙,還對跌打醫術進行了交流。莫桂
蘭把自己家傳的跌打術等良方,與“寶芝林”黃家的良方結合起來,研製出一種為窮苦百姓
歡迎的“大力丸”和“通脈散”。有了莫桂蘭這樣的賢內助,“寶芝林”生意更加紅火。
飛鴻常抽空指導莫桂蘭的武技,莫桂蘭聰明好學,武藝長進很快。莫桂蘭和飛鴻一樣,也是
一身正氣。但她與飛鴻的低調不同,對國事表現出一種積極關心的態度。這也許是兩人年齡
差異的一種體現吧!
就在飛鴻與莫桂蘭成親的同一年,袁世凱與日本簽訂了亡國滅種的“二十一條”,其中包括
承認日本繼承德國在山東享有的一切權利,並加以擴大,延長旅順、大連的租借期等。這年
5月消息傳出,全國上下一片聲討賣國賊的呼聲。
飛鴻的老友劉永福,此時已年近80歲,得知袁世凱等人的賣國行徑後義憤填膺,拍電報譴
責袁世凱賣國求榮,並表示:如果日本逞兇,他願以老朽之軀充當先鋒,與宿敵決一死戰。
“劉老將軍真是愛國志士的典範!”莫桂蘭讚賞地說。她對劉永福非常敬佩,同時也為飛鴻
有這樣一位好友而高興。
有報導說,莫桂蘭後來協助黃飛鴻之教務,更出任當時福軍之教練。她力求進取,性格剛烈
,成為廣州聞名的一位女中豪傑。教武時,莫桂蘭要求很嚴,當時人們都稱她為“莫教頭”
。有一個流傳很廣的故事,反映了這位女中豪傑當時一身正氣的精神風貌。“莫教頭”的名
聲在廣州不脛而走,許多人慕名要拜莫桂蘭為師。飛鴻晚年身體不如前,不再收徒,學武者
基本上由莫桂蘭指教,這使她名氣越來越大。跟她學武的,不僅有男的,還有少數女徒弟。
有一天,一位長得如花似玉的姑娘上門來,要拜莫桂蘭為師。莫桂蘭見她長得這麼漂亮,擔
心她不一定能靜下心來習武,就對她說:“都說學武是男人的事,你一個女子為何要習武呀
?”
對方笑著說:“習武可以健體防身,所以我想學。如果說這是男人才能做的事,那麼請莫教
頭告訴我,您這一身功夫是怎麼來的?”
莫桂蘭覺得這個姑娘挺會說話,看她模樣長得好,人也聰明。為了給她打“預防針”,莫桂
蘭又對她說:“練武是件很苦的差事,你一個姑娘家,細皮嫩肉的,吃不吃得了這份苦?”
這位姑娘回答:“幹什麼不吃苦都不行,我已經做好吃苦的準備,請莫教頭收下我為徒。”
莫桂蘭答應讓她來試試:“如果你能堅持三個月,我就正式收你為徒。”姑娘沒想到莫教頭
這麼認真,收徒還得三個月考察期。想到“嚴師出高徒”這句古訓,姑娘當即表示願意接受
莫教頭的考察。三個月很快就過去了,這位姑娘堅持下來了,莫桂蘭正式收她為徒。誰料這
姑娘是瞞著家裡人自己偷偷來學武的,家裡人並不知道她投在了莫桂蘭的門下,因此引出了
一場不大不小的糾紛。
當地有位名伶叫李篩芳,見姑娘長得貌美超衆,就想收她入戲行當女伶。李篩芳找到姑娘家
,說服了她的家長。姑娘的母親聽說入戲行收入不少,一時糊塗就答應了李篩芳。
“口說無憑,立據為證。”李篩芳怕姑娘的家裡人將來反悔,就提出要簽立契約。姑娘的母
親認為學會一技之長是件好事,將來可以混碗飯吃,於是也沒多想就簽了契約。當時唱戲的
伶人在社會上地位極低,被人們稱為“戲子”,女伶則被人視作妓女一般看待。姑娘見母親
把自己交給了李篩芳要入戲行,心裡一萬個不願意。她的父親後來得知了此事,也極力反對
,責怪其母做事草率,說她弄不好要毀了女兒一生。
盡管她父親極力反對,但契約已簽,反悔不得。怎麼辦?違約要賠巨額損失給人家,哪去弄
這麼一大筆錢?去戲行當伶人,地位低、前途暗淡,豈不苦了自己?姑娘托人帶出話來:
“我不管,反正我不入戲行,我還是跟著莫教頭學武!”
父親對她跟莫教頭習武一事,已有所聞。女兒這句話,反而提醒了這位做父親的:對,請莫
教頭出面來擺平此事!為父的像是找到了救星,臉上的憂鬱神色一掃而光。姑娘的父親找到
莫桂蘭,把此事說了,並向莫求助。莫桂蘭最看不慣別人做這種強迫他人意願的事,她認為
任何人都有自己選擇學什麼不學什麼的權利。別說這位姑娘還是她徒弟,就不是她徒弟,此
事她也管定了!
莫桂蘭有一副俠義心腸,她讓姑娘的父親帶上她的名帖到李篩芳處要人。姑娘的父親連連致
謝,帶上莫桂蘭的名帖去找李篩芳。李篩芳懾于莫教頭的威名,豈敢不照辦?無可奈何地把
那姑娘放了。
人雖放了,但李篩芳心裡不服這口氣,便向另一拳派的名師求助。過了一天,這位宗師和李
篩芳的父親、兄長一起來到“寶芝林”,意欲興師問罪。他們三人進入“寶芝林”後,飛鴻
正在廳中杠床打瞌睡,莫桂蘭則與衆人在閣樓幹活。李篩芳的父兄齊聲大喊:“莫教頭在嗎
?”
莫桂蘭聽見有人找她,便匆匆從閣樓下來。見三個素未謀面的大漢在廳中站著,不像是來尋
醫求藥的,不禁愕然。來者不善!她有一種預感。她朝杠床打瞌睡的飛鴻望了一眼,飛鴻被
叫喊聲吵醒了片刻,又回瞌睡中去了。有飛鴻在,莫桂蘭踏實得多,她問:“你們找我有何
指教?”
“我們是來領教領教莫教頭功夫的!”
“領教?你們要領教什麼?”莫桂蘭不知他們為哪樁事來“領教”,李篩芳的父親、兄長道
明自己的身份後,她便明白了八九分。莫桂蘭說他們不該強人所難,李篩芳父親、兄長則指
責莫桂蘭多管閑事。話不投機半句多,莫桂蘭知道與他們講道理是講不通的,既然他們上門
來挑戰,那就來吧!莫桂蘭毫無畏怯地問:“來吧,你們誰先上?”
那位武林宗師說:“我先來!”李篩芳的兄長爭著要他先上。莫桂蘭指著那位宗師說:“那
就你先上吧!”
莫桂蘭心想,既然這位武林中人是李篩芳專門請來幫忙的,必定有兩下子。如果把他制服了
,剩下的李篩芳父親、兄長就好辦了。
“不過,要打就是要打困籠的(意即閉門決鬥,必須待某一方被打倒後才能算決出勝負),
其餘的人請到外面等候!”當時氣氛極為緊張,大有惡鬥一觸即發之勢。“寶芝林”幫工的
把飛鴻叫醒了,飛鴻不露聲色在一旁靜觀其變。
李篩芳的父親是個盲公,雖看不見莫教頭長得如何,卻從她的言語中感悟到她的豪氣與不凡
,覺得她不愧為威震羊城的女中豪傑,不禁對她肅然起敬,李父因此産生和解之意。
李父既有和解之意,便站出來說:“大家都是武林中人,一家人何必如此傷和氣,不如大家
表演一套功夫看看就算了罷!”能化干戈為玉帛當然更好,既然李父這麼說,莫桂蘭也同意
道:“見見功夫也是好的。”被李篩芳請來幫忙的那位武師,見“東家”都這麼說,也就順
水推舟表示:“如此最好,免傷和氣。玩兩下功夫,就算切磋技藝吧!”於是那位武師先
“玩”,他隨便表演了二三十個動作的套路。輪到李篩芳的兄長,他更是盤膝而坐玩了幾下
後便草草結束了。這場一觸即發的武林惡鬥,在莫桂蘭表演完後,終于化干戈為玉帛,大家
客氣了一番,各自回去。
事後,飛鴻問莫桂蘭:“當時害怕不害怕?”莫桂蘭回答:“稍微有一點緊張,主要是不知
對方功底,怕失手有損自己名聲。至於其他的危險,我一點都不害怕,不是還有你這隻老虎
坐鎮身後嘛!”
莫桂蘭與李篩芳的這場恩怨故事,不久流傳於武林之中。後來那位“禦用”武師才知道,他
的師傅,早年竟是跟著飛鴻習武的。照輩份而論,黃飛鴻就是他的師公了!這位武師大驚失
色,深怕成為武林唾罵的目標,於是有一天,他帶上禮品來到“寶芝林”,向莫桂蘭致歉,
並畢恭畢敬地對飛鴻叫了一聲“師公”。
飛鴻有點莫名其妙:“我是你的師公?”
“是的,你真的是我師公。”那位武師把他師傅的名字說出來,飛鴻才恍然大悟。他開玩笑
說:“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你看你,都找碴找到師公的門上來了!”
一句話,說得對方羞愧地低下了頭。
在“知天命”之後的年齡認識莫桂蘭,他們的婚姻又帶有老天安排的巧合,飛鴻的第四次婚
姻常常被人們稱為“天命姻緣”。飛鴻對這樁自由選擇的婚姻十分滿意,與前面的幾位妻子
相比,莫桂蘭身體健康,更充滿朝氣。尤其是他們之間有共同的愛好——武術,使夫妻倆真
正稱得上志同道合,有更多的話題。夫妻之間往往是會互相影響的,取長補短,這是婚姻帶
來的果實。美滿的婚姻,更是能夠起積極作用的精神動力。飛鴻與莫桂蘭成家後,精神面貌
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他似乎變得更年輕了。心態的年輕,使他由過去低調退隱,變得更積
極參與社會活動。黃飛鴻又回來了!武林圈內的人由衷地高興。
飛鴻的二兒子漢森,學武很投入。過去只有飛鴻一人指導他練武,現在有了新媽媽莫桂蘭,
他又多了位教頭。莫桂蘭又當媽媽又當他的師傅,令飛鴻省了不少心。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