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悲情離合


1917年1月9日,著名的反帝愛國將領劉永福溘然長逝,享年80歲。噩耗傳來,飛鴻心裡非
常難過,因為他曾與劉永福同生死共患難,與劉永福關系非同一般。
縱觀劉永福的一生,是令人崇敬的光輝的一生。他從一個反清義士轉變為反帝驍將,為捍衛
領土完整和維護民族尊嚴,先後同法國和日本侵略者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鬥爭。在不屈不撓的
戰鬥中,屢建奇功,劉永福堪稱卓越的軍事家、著名的民族英雄。晚年他加入同盟會,再次
投身於反帝反封建鬥爭行列,為他一生劃上了圓滿的句號。
飛鴻與劉永福性情相投,因為他們都出身於窮苦人的家庭,都有一種嫉惡如仇的個性,為伸
張正義都敢於挺身而出。對於民衆的疾苦,飛鴻和劉永福都很關心。劉永福除了1907年支
持廣西欽州“三那”群衆的抗捐活動,他此前還在廣東參加過幾次調停民間械鬥的行動。有
一次,居住在南莊羅格圍的關、羅兩大姓,因一小事起釁,關姓中的一個武官與當地大豪紳
聯名誣告羅姓“聚衆造反”,請求總督譚鐘派兵清剿。兩廣總督接報後信以為真,先派統領
鄭潤才前往圍剿,燒毀羅姓許多住房和圩場。羅姓人被迫反抗,雙方各有死傷。總督譚鐘再
派劉永福率兵圍剿,劉永福發現“造反”是誣告後下令停止進攻南鄉村,並與譚鐘三次激烈
交鋒。最後終於迫使譚督放棄圍攻,救民於水深火熱之中。
“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說走就走了……”
莫桂蘭傷感之餘,也發出了無限感慨。飛鴻與劉永福相識後,有很長時間是他的部下。但在
飛鴻看來,劉永福一點官架子也沒有。比飛鴻大20歲左右的他,在飛鴻心目中一直是一個大
哥的形象。他關心民衆疾苦,愛護自己的士兵,為國為民不計個人得失,這種人真是少有啊

往事一幕幕浮現在飛鴻的眼前……
劉永福不僅對飛鴻很器重,對他的徒弟們也很關照。那還是在很多年前的一個元宵節,市民
張燈結彩,把羊城的夜景點綴得異常迷人。劉永福也讓人掛上彩燈,與下屬們飲酒慶佳節。
正喝得高興,劉永福聽到遠處傳來陣陣鑼鼓聲,詢問為什麼這麼熱鬧,下屬告訴他這是群衆
在街頭舞獅。劉永福也想熱鬧一番,心想大名鼎鼎的舞獅采青高手還在我的帳下呢!他讓人
立即把飛鴻這位軍中技擊教練召來。
不一會兒,飛鴻前來報到,劉永福讓他準備舞獅。領命後,飛鴻讓人立即準備好醒獅、鑼鼓
等,並派人趕往陳殿標、淩雲階二人住處,通知他們即來會合。一切準備就緒後,飛鴻稟告
劉永福,劉十分高興,讓他們到演武廳表演。
隨著鑼鼓聲響起,陳殿標與淩雲階捧獅起舞。得到飛鴻訓練的這兩位高徒,舞姿精妙,喝彩
聲四起。劉永福不由得誇道:“出衆出衆,名不虛傳!”
舞完獅,陳殿標登上演武台,進行武術表演。隻見他運氣作勢,兩手臂的肌肉頓時變成凸形
。進入套路表演,運掌揮拳,虎虎生風;一跳一躍,非常敏捷。
劉永福見其體魄雄健,有馴獅伏虎之態,不禁暗暗稱奇。表演完畢,陳殿標對著台下作揖為
禮,然後退下。劉永福問坐在身旁的飛鴻:“他叫什麼名字?是不是我們的士兵?”
飛鴻如實相告:“他叫陳殿標,不是軍中士兵,是我過去教的徒弟。”
劉永福毫不掩飾地說:“真是嚴師出高徒,我很喜歡他,要給他獎勵!”劉永福當場獎勵陳
殿標金牌一面,白銀50兩。飛鴻代陳殿標先向劉永福緻謝,陳殿標上前領獎時又當面致謝。
此後陳殿標又表演了師傅教的“八卦棍”,再次得到劉永福的獎賞。
後來劉永福又問起陳殿標目前的情況,得知他沒事幹時,寫了一封信讓殿標帶上,推薦他到
廣西蘇元春的軍營當技擊教練。陳殿標帶信前往廣西,儘管抵達蘇元春營中時,蘇已準備將
軍隊解散,但劉永福對飛鴻徒弟的關照,由此可見一斑。
那次表演後不久,淩雲階因結仇身受重傷,為逃避對方報複逃往香港,後來在紅磡船塢教拳
。據後來得到的消息,廣西蘇元春解散軍隊後,陳殿標先是在廣西賣武售藥維持生計。作為
飛鴻的得意門生,他是三名得到秘傳“無影腳”的高徒之一(另兩名為梁寬、林世榮),他
堅信自己能在廣西活出個人樣來。由於他確實武藝高強,當他在梧州用竹竿戰勝拳師鄔彪雄
的大刀後,名震廣西,許多人到他的武館來學武。據說後來陳殿標母親的壽辰,徒弟們肩挑
禮物前往祝賀,光是在路上的就有數萬人之多。清朝地方當局懷疑他是革命黨人,下令逮捕
他,陳殿標聞訊後與其母連夜逃往安南(今越南),並改名陳錦泉。民國成立以後,他才返
回廣東,後來遷居香港麻油地。
往事一幕幕回首,飛鴻難免傷別離。由劉永福的死別,想到與徒弟們的生離,心中不由得泛
起陣陣傷楚。自從上次到香港去準備攻擂見過正剛和淩雲階,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到香港去
了,此後陳殿標也去了香港,飛鴻自言自語地說:“雲階、殿標他們現在不知在香港怎麼樣
了?”
生離死別,更令飛鴻掛念的是他的愛徒林世榮。
民國初年,林世榮曾替福軍吳仁湖統領做軍中教練。
在清末民初這個動亂的年代裡,一個習武者是看不到出路的。他們為了生活,多數在軍中覓
一些教練之職。而做軍中教練所得到的俸薪,僅夠糊口而已。
所以林世榮除了做教練,不得不幹點別的事。
社會動蕩,為習武者提供了用武之地。當時許多戲院常有暴徒搗亂,戲院老闆為此不得不聘
請一些功夫高強的人來維持場內秩序。西關的樂善戲院老版正是出於這一考慮,雇林世榮為
護衛。
因為林世榮受雇當了樂善戲院的護衛,他和他的徒弟出入這間戲院看戲,往往就不用購門票
了。林世榮有個徒弟叫朱蝦,有一次帶朋友到樂善戲院看戲,他不知已經換了老闆,仍不買
票直入樂善戲院看戲,遭到對方阻擋,雙方發生衝突。自知寡不敵衆的朱蝦退回武館,向師
傅求教。林世榮問明情況,責備徒弟不該惹事。
朱蝦等人不服,帶人重新殺回戲院,雙方大打出手。林世榮聞訊,只得親臨戲院,謀求和平
解決此事。戲院方面認為林是來幫徒弟鬥毆的,於是火速召集衙役警政數千人增援。林世榮
進戲院後,他們一關閘門,蜂擁而上對他大打出手。
當時林世榮一方只剩他和弟子關坤、鄧二等幾個人,而且是赤手空拳。在這生死關頭,林世
榮力劈數人,奪得一對鐵鐧,他將其中一鐵鐧給徒弟,自己手執另一鐵鐧,奮勇殺敵。
這場惡鬥從二更打到四更,對方死傷慘重。欲置他於死地的戲院方的打手,也豁出命來與他
死拼。林世榮怕時間長了體力不支,到時候寡不敵衆,便想方設法突圍。他從口袋中取出兩
枚銅錢,打掉戲院兩支大光燈。頓時,戲院內漆黑一片。林世榮乘機用鐵鐧砸鐵門的開關,
將門砸開後混入人叢中脫險而去。
戲院老闆獲悉林世榮逃脫,為給那些被林世榮打死打傷打殘的人一個“說法”,出花紅懸賞
緝拿林世榮。林世榮自知闖下大禍,不敢回自己的武館,連夜出逃,不知去向。
“這事一晃就很多年了,也不知這麼多年來世榮在哪,過得怎麼樣?”莫桂蘭進來,飛鴻從
回憶中重返現實。見飛鴻問及林世榮的情況,莫桂蘭就把她從別處聽來的一些有關林世榮的
情況告訴了他。
聽說林世榮當時逃至西豆欄街,想先到萬和熟藥店躲避。店主本是林的熟人,但他怕事竟不
敢開門。無奈之下,林世榮只好來投徒弟孔寶發開的柴炭店。徒弟知道內情後,對林世榮說
:“這裡也不是久留之地,夥計人雜,人心難測。”他給了林世榮一些盤纏,讓他快走。天
色漸漸亮了,恰巧雷電交加,大雨傾盆,林世榮帶著徒弟譚就化裝成小販冒險渡河,三天後
抵達家鄉南海平洲。他先躲在田頭的草寮,讓徒弟進村把自己的侄兒叫來。侄兒告訴他,懸
賞捉拿他的告示已在四鄉張貼了,已有差捕化裝成百姓在他家鄉窺探,讓他盡早離鄉。林世
榮讓侄子回家帶自己的妻子來見上一面,見面後他和譚就取道四會城,來到懷集他姐丈處安
身。
“聽人說他在懷集住了一段時間,碰上販私鹽的強盜,他率鹽丁十餘人把強盜打得狼狽而逃
。姐丈怕他暴露身份,不讓他在外露面。而那時通緝他的告示也貼到懷集來了,林世榮既不
敢練武也不敢外出交友,心裡很煩。住了一段時間,他離開懷集不知到哪去了。有人推測,
他可能到香港去投奔他的徒弟去了。”
飛鴻說:“要是真的去了香港,那倒也好。那裡有正剛他們在,他自己還有不少徒弟在那邊
。人生地不熟,沒人幫襯真不行啊!”
廣東的形勢發展,風雲變幻莫測,使逃到港澳等地的人不敢輕易回來。袁世凱竊取辛亥革命
的果實後,開始革命黨人對他還抱有幻想。1913年3月20日,袁世凱派人在上海暗殺宋教仁
,並向五國銀行團進行善後大借款,出賣國家主權以換取帝國主義的支持,孫中山先生發動
了討袁的“二次革命”。
同年6月14日,陳炯明接替胡漢民任廣東都督,經孫中山鼓動,陳炯明在一個月後宣佈廣東
獨立。但袁世凱收買了不少陳炯明的部將,這些被收買了的軍官反對獨立,不聽陳的指揮。
龍光濟趁機率兵進攻廣州,攻下廣州後出任都督,成為袁世凱在廣東的代理人。陳炯明出走
香港,“二次革命”失敗。
“二次革命”失敗後,龍光濟在廣東進行了長達三年的殘暴專制統治。他擴充軍閥武裝,剪
除異己,摧殘民主實行專制,為袁世凱復辟帝制效勞。他搜刮財富還是小事,殘殺了大量革
命黨人和群衆。因此在他統治廣東時,反袁討龍鬥爭一直沒停止過。袁世凱復辟帝制後,
1915年12月蔡鍔、唐繼堯通電宣佈雲南獨立,各派反袁力量組成護國軍,進行護國戰爭。
1916年3月廣西陸榮廷響應,宣佈獨立。6月袁世凱病死,龍光濟投靠段祺瑞。7月北京政府
任命陸榮廷為廣東督軍,桂系軍閥乘機占據廣東。
1917年7月張勳復辟失敗,黎元洪下臺,馮國璋代理總統,段祺瑞又擔任國務總理,重掌北
京政府大權。段軍閥對外賣國、對內實行封建軍事獨裁統治,拒絕恢複國會和《臨時約法》
,孫中山於是到廣州領導了護法運動。桂系軍閥與滇軍勾結,實際上操縱了廣東的實權。
1917年8月25日,非常國會開會,決定成立軍政府。9月非常國會選舉孫中山為大元帥,選
舉陸榮廷、唐繼堯為元帥。軍閥並非真心護法,陸、唐在軍政府成立後破壞北伐,分裂軍政
府、排擠孫中山。
1918年軍閥們操縱非常國會,改組軍政府,取消大元帥,改變護法方向。孫中山被迫通電辭
職。5月21日孫中山離開廣州去上海,第一次護法運動宣告失敗。盡管廣東的革命有著深厚
的群衆基礎,但長期被軍閥控制政權,社會政治混亂,政權交替令人眼花繚亂。在軍閥割據
時期,經濟發展緩慢,人民的生活水準下降。飛鴻生活在其中,對這一點是深有感觸的。
1918年,廣州十八甫福安街梁氏蟀獵場的老闆托人來找飛鴻,希望他能到該蟀獵場去擔任守
護。梁氏托人找他,一是久聞飛鴻大名,知道他武藝高強;二是40年前飛鴻曾在佛山平政橋
鬥蟀場為盧九叔任“護草”,威名至今流傳於各鬥蟀場。梁氏把飛鴻當作一座“保護神”,
想以他來壓住那些搗亂的地痞流氓。年過60歲,諸事都要考慮。此時飛鴻已經62歲了,莫桂
蘭擔心他年紀大了,怕他身體吃不消,不太主張他去。不說別的,萬一蟀獵場內發生糾紛,
引起群毆,飛鴻能對付得了嗎?世道不安,飛鴻眼見“寶芝林”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家中開
支又大,便想幫莫桂蘭減輕點負擔,他堅持去鬥蟀場任職。
“窮有窮的活法,你還是在家打點藥店的生意吧!”
“咱家的‘寶芝林’有你一人就夠了,我還是不能在家坐吃山空。你就讓我出去試試吧,忍
受不了啦我自然也就回頭了。”
莫桂蘭拗不過他,只好同意讓他去。這樣,飛鴻到梁氏蟀獵場擔任了一段時間的守護。說是
“守護”,實際上就是保鏢、保安。
蟀獵場的報酬並不高,但飛鴻是那種做事非常認真負責的人,每天他早早就到場,直到蟀獵
場關門他才離去。有他這尊“神”鎮住這個場子,那些想來搗蛋訛詐的人都不敢起這個念頭
。對此,蟀獵場的老闆對飛鴻十分滿意。
二兒子漢森見飛鴻這麼大年紀了,還要到外面給人家當護衛,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對飛鴻說:“老爸,我也20歲的人了,我和哥哥一樣出去找事做,你就別再去外面忙了。
飛鴻認為,兒子這麼懂事,確實也長大了。後來,莫桂蘭和孩子們一起勸他,他也就辭去梁
氏蟀獵場的守衛一職。
轉眼到了1919年。年初,上海精武會派陳公哲、姚蟾伯等人前來廣州,創辦精武會廣東分會
他們離開上海前,精武會曾召開大會商討此事,會後會長施德之與夫人為陳、姚等人送行。
陳公哲、姚蟾伯來到廣州後,打破門戶之見,拜訪了廣東武林中許多名家,飛鴻自然也在其
中之列。他們準備在4月舉行成立大會,希望飛鴻屆時能參加他們的成立慶典活動,並說大
家希望能看到黃大俠表演絕技。
精武會由一代宗師霍元甲於20世紀初創建於上海。1909年霍元甲與盧煒昌、姚蟾伯、陳公哲
、鄭灼臣、陳鐵絲等愛國青年,以“乃文、乃武”、“惟精惟一”為建會宗旨,以愛國、正
義、修身、助人為己任,以強身健體、洗雪“東亞病夫”之恥為目的,在上海閘北始創“精
武體操會”,1910年改名為“精武體育會”。會徽是盾形,代表以武自衛。
精武會打破了以往根深蒂固的門派之別以及厚己薄彼的派別之見,成為中華武術史上第一個
教授多家拳術的民間愛國武術組織。該會有很多赫赫有名的國術名家,如精武會第二代總教
練中,有彈腿門趙連和、羅漢門孫玉峰、螳螂門羅光玉、鷹爪門陳子正等。開始主要以北派
拳術為主,他們到廣東發展,目的就是要融合南方武術。正因為精武會摒棄門戶之見,以宣
傳體育救國、振興中華為己任,因此得到了全國各地武林愛國人士的支持回應,他們先後在
漢口、廣州、梧州、南甯、佛山等地成立分會,並影響到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越南等地華僑聚居較多的商埠。
早在1915年孫中山先生在上海出席精武會舉行的第三屆運動會。會上他發表演說,肯定了精
武成績,後來在建會十周年時還為精武特刊《精武本紀》撰寫序文,對精武會的工作給予了
高度評價,並題寫了“尚武精神”的橫匾。十餘年間,精武會已發展成為世界性的群衆武術
組織並名揚中外。
回到廣東成立精武分會這件事上。飛鴻接到精武會廣東分會籌辦者的邀請後,他沒有理由拒
絕,便準備參加這次武林重大活動。上海派來的人緊鑼密鼓,在廣州西關荔灣湖角選定了一
塊地方做會址,然後積極物色武林高手來擔當廣東精武會的教頭。
精武會的人深知飛鴻在南方武壇的知名度,對他的武藝武德也深為佩服,考慮到飛鴻年紀大
了,不宜過累,就沒聘請他擔任教練。而最終聘請孔昌師傅擔綱此職,孔的徒弟邵漢生則任
助理教練職務。除了珠江派孔昌,廣東精武會還聘請了不少其他南派名家為教練,如廣州七
星螳螂門的蘇華蔭等,使精武會成為真正集南北兩派的武術組織。
廣東精武會派人告知飛鴻,該會定於1919年4月9日,在廣州海珠戲院舉行成立大會。他們的
負責人再次希望飛鴻屆時出席,並表演他的拿手絕技。
莫桂蘭問飛鴻:“你的絕招好像還不少,什麼‘八卦棍’、無影腳、虎鶴拳、鐵線拳、飛砣
等等,不可能每項都表演吧?你準備露哪一手給同行們看看呢?”
飛鴻開玩笑說:“絕招是要有所保留的,否則大家都會了,怎麼稱得上‘絕’呢!我會考慮
的,到時候我既要一展絕技,又不會讓人家偷學了本領。”
一席話,說得莫桂蘭忍不住地笑了:“你還懂得留一手?頭一回聽說,不簡單啊!我看呀,
成立大會上那麼多武林高手,你還是使出渾身解數吧,不要又把鞋子踢飛了,砸到別的姑娘
頭上,再拋一次‘繡球’。”
說笑歸說笑,飛鴻還是認真準備了一下。到了4月9日那天,海珠戲院門口被裝扮得比往常更
加光彩迷人,一條巨幅標語橫在進門的正上方,上面寫著“廣東精武會成立大會會場”幾個
字,格外引人注目。門的兩側,彩旗飄飄,擺滿了武林各派及一些個人送的花籃。
在這次精武會的成立大會上,飛鴻見到了許多廣東武林的名家。而對他的同鄉邵漢生,留下
了很深的印象。
邵漢生1900年出生於南海縣三山鄉奕賢村一個貧苦家庭,8歲時他便來到廣州謀生,後來拜
樂義堂武館洪拳師傅馮榮標為師。在馮師傅那裡學了兩年,他的武功進步很快,並對武術産
生了極為濃厚的興趣。以後他又拜孔昌為師學習蔡李佛拳,跟孫玉峰學習北拳,經過多年的
苦練,年紀輕輕的他便成為了技通南北的武術家。
精武會廣東分會成立時,邵漢生正好20歲,他跟隨孔昌師傅入精武會教練組,擔任助教職務
,而後又任精武會廣東分會珠江派副主任。見了飛鴻,邵漢生表現得彬彬有禮,請飛鴻這個
前輩多多指教。
飛鴻說:“指教談不上,可以切磋交流。我已老了,不是當年的黃飛鴻了,而你正當年,又
練得一身功夫,還能博采衆長,真是後生可畏呀!”
精武會廣東分會的成立大會搞得非常熱鬧,邀請到會的名師有好幾位,他們都表演了自己的
武技。輪到飛鴻表演時,主持人向到會的人宣佈:“下面上臺表演的,是少林洪拳大師黃飛
鴻師傅!”話音剛落,戲院內響起一陣長久不息的掌聲。很多人尤其是武林中人都聽說過飛
鴻其人其事,知道他是個曾經威震南方武壇的名師,有人甚至將他與霍元甲相提並論,成
“北霍南黃”之說。“北有霍元甲,南有黃飛鴻”,許多武林後來人都想看看黃飛鴻的風采
,今天總算如願。
飛鴻面帶笑容走上台,向台下觀衆拱拳行過禮,告訴大家:“今天我要給大家表演的,是飛
砣技術,請在座的武林朋友多多指教!”台下的觀衆再次報以熱烈的掌聲。
戲台的桌子和凳子上,分別擺了一些小件的物品,有茶杯、碗筷和水果等,這些東西放置得
遠近高低各不同。飛鴻從身上掏出早已準備好的飛砣,開始將飛砣舞起來。
他帶的飛砣用鐵塊製成,上面系著一段堅實的繩子。當飛鴻甩動手臂時,飛砣開始在空中飛
舞。“呼呼、呼呼”的風聲,一陣急過一陣。觀衆初時見到的是一道飛舞的白光,不一會兒
便只能看到空中盤旋著的是個圓圈了。“啪”的一聲,飛鴻隨手一甩,飛出去的飛砣便擊中
一個目標。他一使暗勁,飛砣又被拉了回來。轉了兩圈後,他又一甩,再命中所指的目標。
如此準確無誤,令觀衆大為歎服。
接下來,飛鴻加快了出擊速度,他一轉身,飛砣來回飛出去好幾趟,而且每次都命中了目標
,十多秒鐘他便打下了一大堆目標。
好戲還在後頭,表演完了帶繩的飛砣,飛鴻再表演飛砣入埕技藝。這是他從小就練成了的一
大絕招,很多人隻聽說過沒見識過。見工作人員把一個小口酒埕支起,架在舞臺一側,都屏
住呼吸看飛鴻表演。
“能不能將酒埕再支高一點?”飛鴻藝高人膽大,居然主動給自己出難題。工作人員只好照
辦,將酒埕的位置加高了許多。
“注意了,在下要表演了!一、二、三!”
“三”字一喊出,飛鴻手中的飛砣也出了手。隻見飛砣直奔酒埕而去,“當”的一聲鑽進了
酒埕,再從埕底飛出,墜於臺上。
“好功夫!”台下一片喝彩聲。內行人知道,酒埕沒全破,只是底部被打了個圓洞,說明飛
鴻的內功達到相當的功力,只有打得又準又狠,才能産生這種效果。
台下有人喊:“請黃大俠再來一次!”
飛鴻想,來就來吧,我又不是“瞎貓碰上死老鼠”——靠運氣來的!觀衆要求再來一次的呼
聲更強烈,飛鴻二話沒說,從身上掏出一支飛鏢,一甩手朝酒埕口甩了過去。這次,一點聲
音都沒有,眼尖的人定睛一看,那支飛鏢已經從酒埕鑽出來,紮在戲院的牆上。
“黃師傅,你表演得太妙了!”
“什麼時候有空,教教我們吧?”
飛鴻從臺上下來後,很多不認識的人也熱情地和他打招呼,稱他“雄風不減當年”。飛鴻非
常高興,因為在這個成立大會上,各門派的武林高手都能坦誠相處,打破了過去那種惡意相
貶的陋習。精武會能融合各家各派,他認為這是極其難能可貴的,它不但有利於武林各派的
團結,對中國武術的發展也必將起重大的推動作用。
廣東精武會成立後,開展了大量的工作,對促進廣東武術的發展,發揮了積極的作用。邵漢
生不久被廣州務本小學聘為武術教師,後來他還自己創辦過以武術為特色的小學。此後到香
港,受聘於新中影業公司,這些都是後來的事。
1920年春,陳公哲和他的胞妹與上海精武會主任陳士超到廣州,參加廣東精武會成立一周年
慶典。慶典活動結束後,他們一行到佛山參觀,佛山方面積極主張創建佛山精武分會。經過
雙方共同努力,第二年佛山精武分會掛牌。看到廣東武術界這種精誠團結的趨勢,飛鴻由衷
地感到高興。高興之餘他又聯想到自己徒弟的處境,尤其對林世榮表示擔憂。如果那時候,
武林各派能像精武會這樣團結在一起,什麼糾紛不好調解呢?
飛鴻想念林世榮等徒弟,沒過多久他這一願望竟實現了,令他大喜過望。
1920年8月,為推翻北洋軍閥的統治,奪回廣東革命根據地,孫中山決定先打倒桂系軍閥,
再圖統一中國,為此他命令援閩粵軍總司令陳炯明回師廣東。與此同時,孫中山派朱執信等
由滬返粵,聯絡國民黨舊部和民軍,響應討桂軍事行動。10月29日,粵軍在各界群衆的支持
下一舉攻克廣州。桂系殘部逃回廣西,其統治廣東的歷史宣告結束。桂系軍閥被逐後,11月
10日孫中山委任陳炯明為廣東省長兼粵軍總司令,月底他重返廣州主持政局,軍政府重新恢
複。
1921年4月7日,國會非常會議參政兩院聯合會在廣州舉行,會議通過了《中華民國政府組織
大綱》,孫中山以218票當選為非常大總統。5月5日孫中山就任大總統,撤銷軍政府。在對
外宣言中,孫中山希望各國承認廣州政府“為中華民國惟一之政府”。
廣州中華民國政府獲得了廣東人民的支持,廣州數十萬市民舉行隆重集會和遊行,慶祝新政
府的誕生。廣東局勢好轉,使廣大市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些逃往海外的人紛紛回到廣東
。也就在這一年,廣州孤兒院發起慈善籌款,在香港站住了腳的林世榮應邀回廣州參加慈善
義演。林世榮是一位扶弱濟困、熱心公益事業的武林中人,隻要社會上舉辦公益演出,接到
邀請他都會參加。這次廣州孤兒院邀他義演,他二話沒說就帶著徒弟們回來了。
很久沒見師父,回到廣州自然先要去拜會師父。飛鴻見了林世榮,高興得竟然不知說什麼是
好。林世榮的徒弟“師公”長、“師公”短地叫,令他應接不暇。問過好之後,林世榮讓徒
弟們忙別的去了,師徒倆開始敘舊,談了各自分別後的情況。林世榮談了他當年逃亡路上的
許多事,說起來至今感慨不已。其中談到他與譚就從四會取道去懷集時,途中見一老人在路
旁垂淚,愛救人危難的林世榮忙問老人為何而難過?老人告訴他,女兒寶珠被強盜搶去,因
拿不出錢贖女才哭。林世榮與譚就一起去探賊營,終於救出了老人的女兒寶珠。
“自己被通緝,你還去救人,行啊!”
“這都是師父教導的結果。”
林世榮說,從懷集他姐丈那裡出來後,他隻身到香港,找到以前的徒弟,在香港竹樹坡聚安
裡8號住下來,仍以開館授徒為業。過去的軍閥政府倒臺了,孫中山成立了廣州革命政府,
他才敢回來。接下來,林世榮參加了廣州孤兒院的慈善義演。在這次的武術表演中,林世榮
和他的徒弟們表演得非常成功,受到了非常大總統孫中山先生的高度稱贊。孫中山因此特意
以大總統的名義,向林世榮頒發了一枚銀質獎章,以表彰他取得的成績,鼓勵他繼續努力。
林世榮引以為榮,飛鴻也為此感到自豪。清末在東校場上大比武,林世榮就榮獲第一名的好
成績,為飛鴻門裡爭光。今天高徒能獲大總統的嘉獎,更是對自己和徒弟們的肯定,飛鴻當
然感到自豪。
相聚時難別亦難。林世榮在香港,已經在開創自己的天地,義演之後他匆匆與師父道別,很
快又要回香港去。廣州與香港,路途並不遙遠,但那個時代香港被英人所占,進出並非易事
。此次分別,何時能再相見,師徒倆自己也沒底。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