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李佛拳派創拳始祖陳享 公著作有練拳行功祕要,不僅給予後學末進可供鍛鍊參考以及該
注意處,這也是值得我們參考深思的文章。

人之體魄,有強壯瘦弱之分;人之智能,有聰慧愚魯之別;人之壯弱,亦有男女老幼之異
。因此,凡創宗立派、編制拳譜,當顧及學者之稟賦,使能適合而勝任愉快。不然者,徒令
學者之,本能過於距離,必將影響其健康。餘編制拳譜及練拳行功心要,亦本乎此義。茲將
本門練習程式分為兩階段,每階段分為甲、乙、丙三級。第一階段分為:一初基先導、二隨
合剛柔、三動靜虛實。第二階段分為:一練習內勁、二器械及串子、三沙包及各種椿法。使
學者循序漸進,而底於成。


初基先導
拳之為用也,主要目的為強身健體、卻病延年,進而自衛禦侮。欲求卻病延年,須先將四
肢百骸加以煆練,使發育平均,無所偏重。舉手投足、呼吸吐納,均須純任自然,毫無緊張
牽強,影響健康。故本門練習拳式時,動作姿式,先求開展,自然放鬆,不尚拙力。
動作開展,則勁流而不滯;無微不至、自然放鬆,則肌肉骨骼無牽強緊張之弊;呼吸深長
,自能氣沉丹田,達於氣海。練習馬步時,須分別用勁,並且用內勁發出,噫、或、的、唏
、哈五音,以配合動作,是練習內外相合方法之一。
在本門練功十要:一得師;二苦練;三要當頭手不善;四節色;五補食;六要雄握標打力
;七氣長;八發響;九敵奇逢來不讓;十要日久多磨推不動。十中之第七氣長、第八發響兩
要是也。練習拳式時,須留意拳之動作,何式為呼、何式為吸,因能呼吸自然,後能靈活。
本門拳法,練架式時:發手為呼、收手為吸,降為呼、升為吸,沉為呼、提為吸,合為呼、
開為吸。各式過渡之時,有小呼吸,即為停式之意也。上述方法,初練時似有因難、矯強,
不宜執著,久而久之,則嫺熟自然。切忌速進,速則姿勢不正確,動作與呼吸不相配合,可
能有傷營衛及骨骼筋肉也。
未練拳式之前,先習馬步。馬步有高低之分(即高椿馬與低椿馬),初練馬步宜低,因低椿
馬,主步大而開展,使勁能達下肢,而透踵趾之間。但不宜過低,過低則虛實不分,虛實不
分,則變化不能靈活,成力雙重而凝滯。高椿馬步小而靈活,利於搏擊,但未熟練低馬而用
高馬,則步法輕浮而不穩。故學者勿好高鶩遠、躐等求速,欲速而不達。
本門初基,所練之五輪馬,其中包含各種步法;


五輪槌法更包括各種拳式。
此雖然是練馬步拳式之初階,亦即將來一切拳術、器械搏擊之基礎。等於建築樓宇之椿木
,樓愈高,椿木愈大、入地愈深,地基穩固,將來此幢高樓雖處狂風暴雨之中,亦能屹立不
動。所以初基先練五輪馬、五輪槌者,蓋有深意存焉,學者切勿忽視之。只要將拳式刻意熟
練,一式熟後,再練他式。倘只求快速美觀,恐易流於油滑,不著實用。椿步亦然,低椿馬
熟習之後,方可練習高椿馬、四門橋馬等,然後及於較深之拳式。須知:大者、博者,都由
小者、約者而來;高者由低者而來;緊湊者由開展而來。學者可忽乎哉。


隨合剛柔
何謂隨合剛柔?隨者,上下相隨也;合者,內外相合;剛柔者,剛柔相濟也。
何謂上下相隨?腰腿靈活,上下一致之謂。內外相合者,內而精、氣、神,外而身、手、
步合而為一之謂也。依照初基先導之方法,練習馬步拳式,嫺熟之後,進入第二階段,始能
練習相隨、相合、相濟之法。
拳之主宰在腰,根基在腿、在腳。無論拳械、搏擊,任何動作,必求腰腿靈活、上下一致
,方能自如、把握機勢。如發覺進退失據,則毛病必在腰腿之間。其根在腳者,當出拳發勁
之際,或化解敵方來勢之一刹那,馬步須穩重而靈活,腰腿一致發勁,然後方能得心應手。
故拳訣有云:練好手,不如練好走也。論語云:瞻之在前,忽然在後。所謂好走者,用以形
容步法靈活之謂。當然,拳擊方法,攻即是化,化即是攻。一攻一化,均須用勁,如不能穩
重靈活,何能應變制機?訣雲:靜如山嶽,動若脫兔是也。
從上文所述,腰腿雖然上下相隨,惟最重要者,要在於腰,腰為一身之主宰。訣又云:力
由脊發,步隨身換。所以,變換方向,前進後退、左右閃躲,均隨身之方向為依歸。所謂用
勁者,均由腰脊發出,而達乎四肢,無一不是由腰主動。運動而不善用腰,等如時鐘之失卻
發條也。


拳擊攻守,自頂至踵,均須用勁,其勁雲何?勁乃力之智者,須用一段時間苦練而成。換
言之,則未經鍛練之力謂之拙力。發拳而用有形之拙力,外表觀之,似甚壯觀,可惜者,徒
將本身有限之力,消耗於自己體內肩、背、肌肉之間,而只能陷諸體內。用勁,則能自己操
縱此無形之勁而發諸體外,高手用勁,不見其形,疾如閃電,一發即收,尚巧不尚拙。拙力
有盡,而勁則用之不禁,發之無窮也。本門之勁,種類繁多,如黏纏勁、覺勁、金剛勁、迥
旋勁、誘勁、來複勁、彈勁,就中尤以:一黏纏勁、二覺勁、三金剛勁、四迥旋勁、五誘勁
,為最主要。倘能將此數勁揣摩熟練,自能豁然貫通,操縱自如,收放由我矣。



主要勁簡述如下:
黏纏勁:黏者兩物相著,如膠如漆,不能分離之意。纏者亦有固結不解之意,不論四肢軀
幹一經與對方接觸之處,即將對方膠著約束,不使有脫離之機會。練純勁時必先
凝其神、斂其氣,只與對方觸及之處,黏著不分,其餘全身放鬆,切不可用有形
之拙力,主要在意,方能產生靈感靈覺。無論敵之剛柔、虛實、進退、左右均因
敵之變化而應付之,不自作自動。須記住“舍己從人”切勿“捨近求遠”,雖然
不先作主動,但有靈感靈覺,雖似被動,實為主動也。所謂“彼不動,我不動,
彼微動,我先動”,亦所謂“遲人後動,先人而至”也。

覺勁:分為自覺、覺他兩階段。凡練覺勁者,先練自覺。自覺者,知己也。求先自覺,然
後及於他覺。他覺者,知彼也。孫武子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練習覺勁,
除四肢外,軀體亦須練習,如練覺勁,先熟黏纏勁,凝神斂氣,靜以待動,以柔克
剛。道德經云:“常欲靜以觀其動”,孫武子曰:“激水之疾,至下漂石”此即柔
能克剛之理也。習之既久,不能一百豁然貫通,遠感覺圓滿之境界。

迥旋勁:迥旋者,本門主要之基本內勁也。不論前進後退、左右上下均須用之。迥者,轉
也、環返也。凡環形團轉者,皆曰旋。迥旋勁者,來不拒、去不舍,順敵來勢,
用環返迥旋之勁而包解之,敵人引退,即黏纏不舍以隨之;敵急則急應,敵緩則
緩隨,其用勁也如往而複,不往不復,往往復複,用迥旋勁以轉移敵方之目標及
路線,務使我得機,人逆勢,然後發勁以放之。同時,必須留意,練迥旋勁勿用
手臂、肩膀,而是用腰,不要忘記,腰如上述,為一身之主宰。黏纏敵人,須稍
用勁,不拒不舍,因敵之變化而應付之,有往來圓轉,活似車輪之意也。初練者
,圈必大,熟練者,圈愈小。如練至臻化境者,簡直無圈可見,即能用四兩勁撥
千斤力矣。




金剛勁:金剛勁者盤若波羅密經喻其最堅最利,能制物而不為物所制。如克敵制敵必須練
就如金剛之堅利,無堅不摧,無往不利之金剛勁。但必先熟練黏纏勁、覺勁、迥
旋勁相配合,剛柔相濟是為圓滿。用黏纏勁、迥旋勁使敵方失去重心,自己得機
得勢,然後發出。除得機勢外,關於時間、方向同為三大因素,發勁時,時間必
須恰到好處,在敵之勁新舊交替,舊已盡,新未生之際而發出。範蠡曰:“時不
至不可強生,事不究不可強成”。既得機勢,時複準確,然後隨敵之涵向發放之
,梅堯臣曰:“善俟敵隙,我則堂勝”,發勁之時,外示柔軟,內涵堅剛,足腿
用勁,由脊發出,當機立斷、應發即發、不可遲疑。其發勁也蓄而後發,不見其
形,則如閃電,一發即收、一擊即中。否則坐失良機,不獨不能制敵,反將為敵
所制。孫武子曰:鶩鳥之疾,至於毀拆者,節也。鷹隼之獲博,必能挫折禽獸者
,以其善於疾而存節制,故鷹隼一擊,百鳥無以爭其勢,猛虎一奮,萬獸無以爭
其威。此金剛勁之所以無堅不摧、無往不利也,不見其形者使誤無機可乘。杜牧
曰:閉跡藏形,使敵不能測度,伺機有可乘之便,然後攻之。則人不知我,而我
獨合人,此孫武子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者,其是之謂歟。
(資料來源:鴻勝蔡李佛香港冠雄國術會)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ck636
  • 不錯喔~~~<br />
    <br />
    <br />
  • 謝謝了...

    beastwind 於 2008/03/23 0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