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三是廣東省開平縣人,幼在江門隨阮泰學洪拳,擅使雙捶椿,後投雷燦師公門下學習鴻勝
門。雷師公為張鴻勝人室弟子,譚師得其傳,又時與同門黃滔、劉忠日夕揣摩,創立了不少
優越手法,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譚師對於鴻勝門之發揚不遺餘力,時時扶掖後輩,循循善誘,故其生徒在國內海外執教者為
數不鮮。
據黃滔云,譚師未進入鴻勝門曾在阮泰拳師學洪拳。時雷燦師公在廣州蓮花井設館,譚師與
雷公師系屬同鄉,因鄉誼關係,每夕必住雷館觀技。斯時雷館中人,有黃森、黃滔二人,所
練身手有過人之處。譚師為研究鴻勝手法,特約黃森交談,言其用雙揣手法,欲與黃森一較
身手,黃即應諾。未及一合,黃森被譚師擊中肋下,而譚師頭部亦為黃森掃捶所中,後黃森
施出鴻勝門走馬掛掃一式,時譚師正式投拜雷師公門下。




譚師入學未幾,對於鴻勝手法,仍未深信。一日,對雷師公請問手法.雷師公即用混元挾椿
手擊師於地,並從地下挽起。黃師云:雷師公的千字手能斷七條草繩,可見其力之宏厚。
黃師繼續說到:雷師公設館有三不設:(一)有職業時不設;(二)有生意做時不設;(三)經濟
充裕時不設。基於上述原因,從雷師公習技機會甚難,得其傳者,而寥寥無幾也。譚師與同
門過從甚密者,有黃滔,鍾泰,劉有等師雲。



譚、黃兩師相處如手足,交情逾骨肉,時相互教後輩,若久隨譚師者,莫不知有黃師其人。
兩師嘗對餘言,吾人的手法,由互相揣摩,從實踐過程中,得知實證實用。顧汝章先生常對
人云,譚師的手法,不是家派中學的,而是從戰鬥中得來的,今兩師先後已作古,其風度德
行、武術,無時不光耀吾人的腦海中。餘與鴻勝門,似結有不解之緣。年十四五時,曾在廣
州小北市二牌樓,天平街鍾泰為師,惜未竟學而中輟。後因環境關係投河北省景縣顏家莊劉
續封門下從習槍劍,又得劉師之介入太極拳宗師楊澄浦先生之門,受學於東山退思園,迨後
與黃滔師為鄰,再習鴻勝門,又得黃師之介,而新覓譚師以竟未學。

回憶初晤譚師時,黃師先對餘說,若譚師詢及你的手法,初不可強力接招,否則痛苦定必增
加,餘則默記於心。有日黃師即約余同往司後街譚家祠內拜晤譚師,見面時,譚師即詢余近
用何種手法,餘對曰掛掃插。譚師即日,汝試出插捶一招。余斯時年少氣盛,一時忘卻黃師
囑咐,即進虎爪插捶一式。餘測度最低限度亦可接受譚師二三招,豈料一招甫出,頭部即為
譚師八掛掌所中,額上則深印譚師指痕。
譚師的八卦掌法不是八卦門的雙單換掌的八卦掌法,而是譚師個人獨創的,其勢有吞腰,標
膊,舒指,引掌等勁,真有進之則愈長,退之則愈促之勢,以鴻勝聯訣,"出手宛如龍探爪,
翻身尤似虎昂頭"喻之亦不過也。

時廣州有一名拳師,名列廣州武壇十虎之一,在小北天官田設館,揚言專破掛掃插。譚師聞
言,往訪之,施虎爪插捶一招,該拳師即被譚師插捶擊中,口吐鮮紅,隨即罷手。後與譚師
比試棍法,斯時譚師對於棍法尚屬膚淺,為研究起見,應諾與試,不一合,譚師虎口為該拳
師棍尾所傷,各有勝負,兩不盲言,是武壇上一段秘聞。迨後譚師與黃師,先後得戚謝兩家
陰陽八卦棍法,為鴻勝棍法增益不少,今鴻勝棍法,亦能馳譽武壇,譚黃兩師之功不淺也。

約在民國四五年間,香港高升戲院,有德國人譯名"占也佛士",設擂比武,一時僑胞參加者
甚眾,而日中受傷不少。適劉忠師往港,目睹僑胞受創,心抱不平,欲登擂與德人比試,為
主擂事人所拒。雲:近日打擂而僑胞被擊者甚眾,今為慎重起見,凡有打擂者,必先經胡祺
彪拳師許可,方能登擂雲。於是劉師往訪問胡拳師並道及打擂事。胡拳師曰,汝欲打擂必先
要與我過手,如能勝我,則可合格。劉忠師即進走馬掛掃招,胡拳師不敵。雲:後生可畏,
請問尊師何名派?劉師曰:敝師李恩,派名佛家,經此劉師遂得上擂比試。當時該德國人與
劉師訂約打十回合,在比賽進行中,前五回合,該德人受劉師著點甚多,然仍未見該拳師倒
地。劉師即一變拳.路,施展人馬推彈,滾身沖打手法,斯時該拳師無法閃避,隨即倒地不
起。劉師因此聲名大噪,鴻勝門拳術能蜚聲海外,有賴劉師一戰之功。

時廣州有李福將軍耳劉師之名,延聘劉師為軍中教官兼衛士營營長。其時軍中有教官黃漢榮
為黃隱林人室弟子,精俠家拳,擅用穿拋扳,耳劉師之名,躍躍然欲一較上下。一日,黃漢
榮約劉師坐談,言其師門手法,欲與劉師揣摩,一場掛掃插與穿拋報會戰,各有千秋,相持
不下,兩皆會心微笑,結為密友,從此兩人即放棄教官任務。斯時有吳某者亦受職軍中,欲
挑撥劉師與譚師比試,佯言設館聘劉師任教。並雲館地附近,有一老虎,如欲開館,非先將
此虎制服不可,即雲譚師即老虎,居於司後街譚家祠內。言畢,劉師即趨譚師處,對譚師佯
仰大名,現有數十人欲延請譚師往教,未知譚師所學何派。譚師曰,我尚求學豈敢為人師,
劉師即問汝師事何人,譚師曰佛家雷燦。劉師即謝曰,此次幾為吳某所蔽,遂將吳某之事說
出,譚師亦一笑置之,劉師同時亦道出姓名師承。譚師笑曰,原來系忠哥,在香港打勝老番
者(斯時稱外國人為老番)。翌日譚師即約黃師同邀劉師坐談,詢及劉師打老番的經過,黃師
亦會意,即對劉師說,三哥欲與忠哥作一次同門賽如何?劉師亦聞譚師拳名,即應諾,由黃
師作證人。譚師即進虎爪插捶,劉師則展掛掃撐穿彈等拳腿。初時譚師在經驗與氣力,稍遜
劉師一籌,每被劉師所制,及後經黃師指點,譚師化虎爪插為吞、閃、偷漏等法,斯時劉師
取勝機會甚微,經此,三人互相揣摩,創有不少超人手法。

時廣州西關帶河基,有一名拳師,混名為鐵羅漢,身高七尺,兩臂有數百斤力,擅使藤匝手
,聲明專收長手長腳。譚、黃、劉三師即往訪之,三師事前曾商妥比武程式:(一)由黃師負
責看守鐵羅漢館中各軍器以訪混戰。(二)由劉師把守鐵羅漢館門,控制出入通路;(三)由譚
師個人與鐵羅漢講手。結果鐵羅漢被譚師插捶所中,胸中瘀痕斑斑,而譚師口唇亦為鐵羅漢
三星掌擦傷。戰前,香港《春秋日報》載有鄭君已作古,其遺作未有刊行,一憾事也。經此
一戰,譚,黃,劉三師時相往還,譚師插捶又多增變化矣。

在民國十八至廿年間,中國政府提倡武術,在南京各地舉行國術比賽,各省均設有國術館。
在廣東方面,有兩廣術館設,南下武師,有萬籟聲、李先五,顧汝章,傅振嵩。斯時廣州武
風為之一振,粵中武術健兒欲來一次南北武術大會戰,一較身手。譚師為應付此場備戰,使
生徒集中訓練起見,特設立北勝館。迨後北派拳師顧汝章,深知譚師負有神拳之名,為惜英
雄重英雄計,造訪譚師,道及發揚國術,欲與譚師交換生徒學習。譚師胸懷擴達,遂破除門
戶之見,欣然接受。預算一場南北武術大會戰化為南北國術大融洽,國術界之福也。

(資料來源:原載1976年8月出版的香港《蔡李佛》雜誌中文版第一集,譚三徒弟聶智飛作。)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