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蔡李佛的發展,除了陳享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他就是張炎。
對於諸史傳說,非常好奇,為何會有二位創始人的出現,因此就搜集有關蔡李佛及其武館
源流的情況。因此個人也就參考了香港與大陸等相關資訊,今天特地丟出新會洪勝始祖會
館刊登記者謝維健的文章提供參考:

『在採訪過程中,發現一些外地編寫的資料與我所瞭解到的事實有很大的出入,不利於對
蔡李佛的研究。現在這裏談談其中一些疑點和我的看法。

首先是蔡李佛發源的問題。有些鴻勝館資料介紹,張炎先跟陳享習武,17歲時投奔青草和
尚學藝8年,歸來後將所學到的青草和尚拳法轉傳授給陳享,兩人共創出蔡李佛拳。後來,
陳享在新會開洪聖館,張炎在佛山開鴻勝館。蔡李佛源於新會和佛山兩地等等。
為了考證以上這些講法,我不但查閱廣州、江門、佛山等地蔡李佛拳會或武館刊物,而且
先後到京梅和東淩調查,最終發現,不但陳享是崖西京梅人,張炎的祖籍也是新會雙水東
淩村(這裏要補充說明的是,有的資料把張炎的出生地或居住地作藉貫)。兩人都是新會
人,所以,新會作為蔡李佛拳派發源地這一點是無可非議的。



至於張炎是否是蔡李佛創始人之一?本人到京梅和東淩調查時,瞭解到,京梅的陳享後人
至今還保存著一百多本蔡李佛拳派的著作,其中有歷史源流、技擊淵源、內功心法、拳譜
、醫藥等,洋洋大觀,體系完整。而在東淩,有關蔡李佛方面的述著完全是空白。本人在
查證有關史料過程中,還發現有個別鴻勝館刊物介紹的張炎生平竟與陳享的生平如同一轍
,只不過將陳享改為張炎而已。更令人不解的是,有個別刊物還將陳享說成是佛山陳村人
,青草和尚是廣西八排山閘建寺僧人。事實上,陳享為為新會人已是人所共知,無須解釋。

至於青草和尚,據陳享後人珍藏《蔡李佛技擊淵源》介紹,青草和尚其實就是陳享的師傅
蔡福的別號,隱居廣東羅浮山,而不是廣西八排山。本人認為,如果僅憑這些謬誤百出的
資料就說張炎是風行160多年的、中國嶺南拳術最大流派的創始人之一,而他又沒有任何
著述流傳後世的話,實在不能不令人懷疑其可信性。本人採訪過一位叫趙拱卿的老先生,
今年近90歲。他有一個叔父在張炎徒弟開的武館習武,受過張炎的指點,很仰慕張炎的武
功,在趙老小時候,叔父就時常同他講張炎的事。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趙老在新
會工人文化宮業餘粵劇團工作時又認識了張炎的族人張連勝(張連勝年紀比趙老大,當時
在文化宮看門,現已去世多年。據我所知,張連勝是張炎有族緣關係並最早提供張炎情況
的人)。張連勝向他講過許多有關張炎以及鴻勝館的事。1984年趙老將從叔父及張連勝處
聽到的情況綜合起來寫了一篇有關張炎與鴻勝館的文章,發表在1984年的“新會文史資料”
第3輯。趙老講,由於事隔多年,他寫這篇回憶文章時在年代或某些細節方面可能不夠準
確,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叔父以及張連勝自始至終都說張炎是蔡李佛創始人陳享
的得意弟子,而不是蔡李佛的創始人。





據張連勝當年透露,張炎開辦鴻勝館以及取“鴻勝”為館名都是經過陳享同意的。張炎是
陳享的入室弟子,得到陳享真傳“連環閃電削鐵掌”。當時張炎在江門浮石街一間煙絲廠
工作,因得罪了當地武教頭趙煥,被迫與其比武,並將其打敗。趙煥的徒弟見此紛紛登門
求拜張炎為師。煙廠老闆怕惹事,遂將張炎辭退。咸豐六年(1856年)張炎征得陳享同意
,在江門開武館授徒,取館名為“鴻勝”(這個問題本人還在後面有解釋)。關於館名的
含義,有兩種說法:一說張炎名鴻勝,以此為館名;另一說法是陳享授意,取“洪武至聖
,英雄永勝”之意,因“洪”為清廷忌諱,故用“鴻勝”。
同年,陳享另一名弟子陳典垣早年在佛山開設“蔡李佛武館”時因雙目失明,便請張炎到
佛山主持。張炎征得陳享同意,將該館名改為“鴻勝武館”。自始,他將江門鴻勝館交由
首徒張鍾萬主持,自己則以佛山鴻勝館為總館,擴大活動範圍,門徒遍及省港澳。張炎晚
年回鄉,在雙水東淩北帝廟開設“鴻勝張館”,入室弟子有張鍾葉、張讓、張孔操、張李
文等(“鴻勝張館”直到前兩年才改為“東淩鴻勝館”)。據現任教頭張社澤師傅說,鴻
勝張館從張炎開辦後一直沿用到93年左右,武館搬到北極殿,他才改為東淩鴻勝館。



由此可見,新會雙水東淩鴻勝館是“始祖館”,某鴻勝館是“祖館”的這種講法是毫無根
據的。但為什麼有些外地蔡李佛武館又稱為“祖館”?原因是,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
陳享將京梅陳姓弟子派遣各地開枝散葉,當時新會民間習慣將這些陳姓子弟創辦的蔡李佛
武館稱之為“祖館”或“分館”,而將京梅館稱之為“總館”(當然這只是口頭上的叫法
,並非館名)。

至於蔡李佛武館的名稱問題,筆者也作過瞭解。過去,江門、新會兩地就有多家“雄勝”
、“鴻勝”、“鴻聖”等同音不同字館名的武館(均以陳享為始祖),如果僅僅是因為
“鴻勝”是張炎的別號,就一口咬定“鴻勝館”是張炎首創的,未免有些武斷。過去的
武館大多是沒有牌子的,館名只是口頭上這樣叫。而廣東話中,“洪聖”、“雄勝”、
“鴻勝”、“鴻聖”的讀法基本一樣,因此,這些蔡李佛武館名極有可能是寫法上的差
異而已。
此外,不有個一直被人忽視的疑點,就是“鴻勝”只是張炎的別號,而不是其名字。因此
,鴻勝武館出名後,張炎才被冠以“張鴻勝”這個別號的可能性很大(如康有為稱為“康
南海”、梁啟超稱為“梁新會”)。也就是說,先有“鴻勝館”後有“張鴻勝”。這些可
以從雙水東淩這個由張炎親自開設的武館得到傍證,因為如果“鴻勝館”(洪聖、雄勝)
是張炎首創而又用自己的名字作館名的話,他不會也沒有必要在“鴻勝”後加上一個張字
,取名“鴻勝張館”。』


事實上,先不管這一段歷史的真實性如何,其實,雄勝、鴻勝、北勝,均是系出同門,
三勝本一家,根本無須分出彼此,相信這是許許多多蔡李佛派門人的共同心聲,也相信
蔡李佛門人都相信飲水思源是武術人共同之本,只有共同努力合作才能為蔡李佛拳派再
度開創尚武的百年之風!
創作者介紹

南拳春秋大夢-嶺南振武堂拳藝研究工作室

beast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